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买命的铜钱不能花 【新书求收藏!】

  山风轻柔,鼓动衣裳。

  花间草下,翻飞的蝴蝶像是少女的裙袂,活泼而跃动。

  德云观外,三个小马扎排成一排,余七安领着李楚和小月儿,摆出一个左手托腮的同款姿势,一起看着里面发呆。

  第一天看觉得幸福,第二天看觉得充实,第三天看就觉得有些无聊了。

  只有小月儿依然保持着兴致勃勃的样子,不时地问一下,这个是做什么的,那个是做什么的。

  当然,八成是她昨天问过的问题。

  有时候她也记得这个问题昨天问过,但还是要问一遍。

  因为她不记得回答是什么了。

  道观的日子就是这样,仿佛山外闲散的白云。

  悠悠而过。

  李辛夷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平静。

  她今日的穿着极引人瞩目,衣色玫红,左肩斜开,整个洁白圆润的肩与半边深深的锁骨都裸露在外,胸前挺翘,紧窄的腰身让傲人曲线一览无遗。

  一双雪白长腿,在裙裳开叉处若隐若现。

  长发依旧高高束起,一双美目沁着波光,远远便锁定了李楚慵懒的身影。

  随着她走近,前院铺砖的工人全都魂不守舍起来。但他们并没有被责骂,因为工头也看呆了。

  离得近了,李辛夷才看见挨着李楚坐的小月儿。

  少女精致的面孔和清亮的眼眸,让她眼中蓦然浮起如临大敌的紧张。

  等她的目光再落到少女胸口。

  这份紧张顿时消解了七分。

  自古豪杰爱高山,未闻骏马踏平川。

  ……

  “余道长,小李道长。”李辛夷招呼了一声。

  李楚看着李辛夷昂首挺胸走上前来,特地往那里扫了一眼。

  嗯。

  果然有一颗痣。

  这坦坦荡荡不加掩饰的目光自然也落在了李辛夷的眼中。

  她微微一笑。

  呵,男人。

  一番双方互不知情的心理活动之后,她才阐明了今天来此的正题。

  简而言之,怨灵案尚未完结。

  “前日里我来找过你,当时你不在,那时就已经出事了。”

  事情发生在下柳村驱邪的第二天,当时李辛夷还没启程回转杭州府。

  两名捕快在早上去班房的路上一起买烧饼,谁知其中一名捕快在接过烧饼之后,刚刚转过身,就突然暴毙了。

  他死得毫无征兆,当时就把另一名捕快吓傻了,喊了好半天快报官才想起来自己就是官差。

  尸体抬到衙门查验之后,令仵作一度怀疑人生。

  因为这具尸体没有任何问题,该捕快平日里身强力壮,没有任何疾病,也没中毒,没有外伤,甚至连情绪波动都没有。

  好好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死了。

  似乎只能用诡案来解释。

  就在周大福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件事情引起了他注意。

  那名卖烧饼的小贩将捕快买烧饼的钱全部交到了衙门,说是死人钱自己不敢收。

  不过几枚铜板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平时周大福也不会在意。但当时他正毫无头绪,就盯着那些铜钱发了会儿呆。

  这一盯,他猛然发现了不对。

  正常铜钱上写的都是“河洛通宝”,可是这些铜钱中却有一枚,写着“阴司通宝”,这字样前所未见。

  他当即就把案子交给了李辛夷。

  李辛夷上报了朝天阙,得来的消息是,“阴司通宝”是鬼国的铜钱。

  人间鬼国,传说中是留存于阳间的无数鬼物建立的国度,虚无缥缈却又切实存在。自荒古时期传承至今,每次现世都会带来莫大浩劫。

  事情大了。

  周大福再去查这名捕快是从何处得来的这鬼国铜钱,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原来这铜钱与前两次怨灵案有关。

  当日下柳村惨案,这名死去的捕快曾去收敛尸体,小女孩儿的尸体就是他在山下找到的。

  这枚铜钱,当时就被小女孩儿握在手里。

  收容尸体的时候铜钱掉在地上,他也没仔细看就揣了起来。当时另一名同僚还说过他,捡死人的便宜,说不定会遭报应。

  但是他贪小便宜成性,还笑着说这就算作自己帮她收尸的报酬了。

  后来他随手拿这枚铜钱出去买烧饼,钱刚刚花出去,命就没了。

  周大福也是多年的老捕头了,该有的嗅觉还是有的。

  他又立刻去查了薛家大娘子的尸体。

  当日大娘子自尽之后,尸身是薛家自行收敛。周大福带人撬开大娘子的棺椁,发现她的口中果然也含着一枚铜钱。

  正是“阴司通宝”。

  前后串联,暗中的隐线终于浮出水面。

  为什么余杭镇诡案频发,罕见的怨灵接连出现?

  背后有强大鬼物作祟!

  案件虽然还没有水落石出,但是这下彻底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没有办事不利,没有虚报诡案。

  不是我撒谎,我被针对了,懂吗?

  周大福扬眉吐气。

  之后就换成李辛夷发愁了。

  她又问了自己的师傅,确定了这枚铜钱就是鬼物的一种手段,唤作“买命钱”。

  这是一门极为歹毒的诡术,专门蛊惑心怀怨气的人,用此钱买走人的性命,人死后便会化作怨灵。

  至于那捕快的死,属实有些无妄之灾,花了别人的买命钱,就将自己的命也送出去了。亏他心无怨气,还不至于化作怨灵。

  她意识到,这边确实有她所期待的大案,如果能够解决,绝对是大功一件。

  但同时她也担心,自己的能力够不够解决这件诡案,毕竟她上次对付一只怨灵都差点翻船。

  所以她前日才会来找李楚帮忙。

  只是当时扑了个空,她只好自己想办法。

  梳理之前的怨灵案,她发觉背后作祟的鬼物应该是有能感受到怨气的法门。

  每当有旺盛的怨气出现,它就过去加以蛊惑,让人卖命给自己,来换取化作怨灵报复仇人的机会。

  怨灵出现之前,必然先有人死亡。

  于是她让周大福等一班捕快日夜紧盯,一旦余杭县境内有人失踪或者死亡,必须第一时间上报。

  果然不出两天,就传来了新的死讯。

  ……

  她讲这些的时候,德云观的男女老少就都围在一旁,像是听故事似的。

  听她讲完,小月儿害怕地缩了缩肩膀,小声道:“原来捡别人的钱会死的吗?”

  余七安赶紧拍拍小姑娘的肩膀,安抚道:“月儿不怕,咱们只捡不花,保证没事。”

  要是小月儿因为听完这个事,今后出门不敢捡钱了,那可就亏大了,她现在可是振兴德云观的关键人物!

  李辛夷看着小道士俊朗的侧脸:“你能来帮我吗?”

  李楚这几天待得也有些无聊,便没多想,直接点头道:“好。”

  女子的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恰似花开。

  她主动提道:“赏金会按之前的给,如果能揪出幕后真凶,还可以再加。”

  李楚点点头,云淡风轻。

  有了小月儿这个稳定的收入来源,他倒还真不用太在意衙门那不稳定的赏金了。

  赚钱多麻烦,哪有捡钱方便。

  他这次答应帮忙,有一半是出于想要维护余杭镇安宁的正义之心。

  嗯,至少一小半。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死者吧。”李辛夷很快站起身。

  “去哪里?”李楚问。

  李辛夷道:“春满楼。”

  

第二十九章 买命的铜钱不能花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