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青楼里的好姑娘们 【新书求收藏!】

  春满楼,是余杭镇上唯一一家青楼。

  原本余杭镇上就算有妓女,也不过是些流莺暗娼,上不了台面。自从春满楼开门以后,凭借着优美的环境和一流的服务,迅速成为了当地“文人雅士”的聚会场所。

  这里是余杭镇男人的温柔乡,也是余杭镇女人的眼中钉。每逢天色稍晚,家家户户的妻子就都要看好自己的丈夫,以免有人找些借口就要去春满楼所在的街上逛两圈。

  大多数人都是无缘登门的,但是就在附近转悠转悠,看看那些衣不蔽体的“好姑娘”们倚门凭栏卖弄风情,有时说不定还能捞到一个媚眼,也是极好的。

  资深文人雅士王龙七王少爷曾经说过,春满楼比起杭州府里那些青楼楚馆,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这里他比较的,自然是青楼最关键的部分——好姑娘。

  一家大型的青楼,必须拥有全方位的人才。初入风尘的青涩少女,久经沙场的风韵徐娘……这些满足客人形形色色要求的,只能算底层的好姑娘。在这之上,还得有能拿得出手的红倌人才行。

  红倌人的要求就不止有美貌那么简单了,要欢场扬名,得有能让人开眼的本领。要让人当宝贝似的供着,必须色艺双绝。

  而春满楼,就有几位这样的红倌人。

  昨晚的死者就是其中之一。

  “死者名叫阮红梅,艺名叫梅香,是春满楼里的红倌人。”

  站在典雅考究的楼阁外,李辛夷介绍道。

  她又特地噘着嘴提醒了一句:“待会儿进去了,眼睛不要乱看喔。”

  “嗯。”李楚点头。

  文人雅士向来喜好夜间聚会,白日里的春满楼门庭寥落,行人稀少,敞着的两扇小门也不见有人进出。里面静悄悄的,透着一股慵懒的脂粉气。

  偶有一两个衣衫凌乱的女子打开窗,伸个懒腰,打个哈欠,透透气便又关上了。

  但今天,那关上的窗子又立即打开。

  睡眼惺忪的好姑娘揉揉眼睛,立刻转过身尖叫一声:“姐妹们——”

  李辛夷还是失策了。

  李楚进了青楼,不是乱不乱看的问题,而是被人乱看的问题。

  旁的地方女子就算看见英俊男子心生爱慕,顶多也就是含羞带俏地看一下。

  青楼里的姐儿们可不管这些,转眼间就围上来一大群的莺莺燕燕,簇拥着李楚叽叽喳喳,就差上手去摸了,这让李辛夷大为光火。

  李楚眨眨眼,对这种情况他也缺乏应对经验,只能用冷淡的表情来示意生人勿近。亏得身边还有个横眉立目的李辛夷,帮他屏退众人。

  “干嘛呢?干嘛呢?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人群后传来懒洋洋的一个声音。

  一众好姑娘顿时收敛了举止,纷纷退后,看来是来人颇有威严。

  李辛夷这才松口气,看向人群分开的方向。

  来的是春三娘,春满楼的老板。

  据说春三娘当年是神洛城里的红人,后来攒够了钱就自赎自身,来到余杭镇开了春满楼。

  神洛城是河洛朝第二大城池,而且不像朝歌那般有帝都威严,娱乐行业极为发达,素来有“花都”之称,可谓风月无边。

  每年的花都大会,更是河洛朝第一大盛事。

  春三娘也不愧是神洛城出身,调教出来的好姑娘个顶个的专业,才能短短时间打出春满楼的名头。

  她此时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居家常服,对襟白绸的衫子,素色的里衬与长裤。衣裳毫不惹眼,但那丰腴的身段却怎么也藏不住。可谓胸如峰峦,臀如满月,做了几年老板也没养胖的杨柳腰条,人又高挑,走起路来款款摇摆,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媚意。

  相较之下,周围那些好姑娘们顿时就显得俗气了。

  她早间是见过李辛夷的,便眼如月牙儿似地笑道:“李大人,衙门不是已经来查过了,确定梅香是自尽的。尸体也收敛了,怎么又来啦?哟,还带了位这么俊朗的小道士,是要给梅香超度吗?”

  李辛夷看她这风情隐隐的做派,目光不太友善,板着脸道:“梅香姑娘自尽是有定论了,我们因为旁的事来的。这位是德云观的小李道长,是我专门请来驱邪的,你们放尊重点。”

  “哦?还有什么事?”

  “带我们去梅香姑娘的房间,我再跟你详谈。围着这么多人,你们……成何体统。”

  李辛夷扫了一眼周围,皱了皱眉头。和那些好姑娘比起来,她今日的穿着简直像个大家闺秀。

  “好,随我来吧。”春三娘答应一声,回身摆摆手:“散了吧散了吧,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就跟生下来就没见过男人一样。”

  “是没见过这么俊的男人嘛。”有好姑娘小声嘀咕了一句。

  “明天就送你去德云观出家!”

  春三娘横了她一眼,边骂还边抬手在那肥硕的臀上拍了一记,吨的一下。

  两人随她上楼,走出两步,李楚极认真地说了一句:“我们观现在不收人的。”

  春三娘看了他一眼,眯眼一笑:“小道长可真有意思。”

  李辛夷看着她的笑脸,又看了看她的胸口。

  如临大敌。

  二楼就是红倌人们的房间了,每一间卧室都要比楼下的大许多,都带着厅堂,每一间厅室都有一个典雅的名字。

  甫一上楼,就听到一阵悦耳的琴声,声音不大,涓涓流水似的,但深入人心,让人不自觉就心神安宁。

  行过前庭,他们在阁楼中央的露台处见到了抚琴者。

  这是一个身着荷色轻纱的女子,身子在八扇屏风之后,只透出一道婉约的影子。背后是流云远天,身前是一盏瑶琴。

  画面颇有意境。

  李楚忽然驻足在此,停了一下。

  他觉得这女子看上去有些不一样,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仔细看过去,她脸上还额外蒙着一层面纱,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孔。

  春三娘又笑道:“这位是碧萝姑娘,我们这儿新晋的红倌人。不过碧萝姑娘只卖艺不卖身的,别说卖身,她连脸都不肯露呢。”

  “哦。”李楚答应一声,就想继续走。

  忽听琴声一停,那碧萝姑娘收起葱葱玉指,问道:“小道长想看我的脸吗?”

  她的声音柔柔的、绵绵的,很好听。

  “那可不行。”春三娘抢先摇头:“你当初说的,被谁看了脸,可就是要嫁给谁了。”

  碧萝姑娘站起身,在穿庭风里衣袂飘飘,微笑道:“若是小道长有兴趣,那便给他看看也无妨。”

  言下之意,倒是有些值得玩味了。

  随即,就听李楚又认真地说道:“大可不必。”

  李辛夷顿时露出笑容,扯着他离开了。

  只留下了碧萝姑娘独自风中凌乱。

  春满楼内里格局极大,是以走了挺远才来到梅香的卧室。

  身为红倌人之一,梅香的卧室也是宽阔而雅致的,有厅堂和内外间。

  伺候梅香的丫鬟也被叫了过来,小丫鬟今年才十二三岁,尽管已经害怕过一阵了,但是一问话还是哭得不像样。

  “我昨晚就睡在外间,姑娘睡在里间,睡之前还好好的。谁知道,谁知道怎么就不声不响地上吊了!”

  春三娘抚着小姑娘的肩膀,拍了拍,又看了李辛夷一眼,没好气地道:“这话早上明明都问过了,干嘛非得再招这孩子一次。”

  “因为梅香死得有蹊跷。”李辛夷淡然回答:“她自尽的时候手里握着一枚铜钱是吗?”

  “是的,铜钱也给衙门的捕快老爷收上去了。”丫鬟回答。

  李辛夷沉默了下,而后道:“我们可以断定,梅香死后会化作怨灵。”

  “啊?”

  春三娘大惊,她是见多识广的,也知道怨灵是怎么一回事。

  惊了好一会儿,她才摇头道:“不对啊,梅香平日里也没受过什么委屈,就算有心不顺心的事,哪里来那么大的怨气?”

  “这就是我要问你们的。”李辛夷道:“梅香平日里都和什么人结过怨,她最想报复的人是谁?”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尽管梅香死在春满楼。但她的怨气汇聚在哪里,她的怨灵也会一直往那边去。想要防止她害人,必须先一步找出她的怨气所在。

  她盯着小丫鬟问,小丫鬟被她看得害怕,一个劲摇头,也说不出什么来。

  春三娘搂着小丫鬟,答道:“我们楼里姑娘,接触的人就那么多。梅香平日心高气傲,和楼里几个红倌人关系都不太好。但是要说变成鬼也要报复,实在也谈不上。”

  李辛夷想了想,换问题道:“那梅香平时有没有跟你抱怨过什么?她昨晚自尽之前,有没有骂过什么人?你一直跟在她身边,应该会听到吧。”

  小丫鬟抽泣了两下,思索一会儿,说道:“姑娘昨晚,确实骂过一个人狼心狗肺、薄情寡义、不念旧情……”

  “谁?”

  “是……是王家的七少爷。”

  

裴不了说
感谢“天煞孤星命不好”的两千点推荐票红包。

第三十章 青楼里的好姑娘们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