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救 【新书求收藏!】

  今天对整个余杭镇的“文人雅士”们来说,绝对是黑暗的一天。

  因为就在傍晚时分,大家或三五成群或偷偷摸摸来到春满楼的时候,看见此间大门紧闭,门外挂着高高的免战牌。

  一众文人雅士不免呜呼哀哉。

  春满楼内。

  往日到了这个时辰,正是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今天却是一片安静。

  楼里的好姑娘都被集中到了二楼的几个房间,方便受到保护。大家聚在一团,窃窃的私语声此起彼伏。

  尽管梅香性子不好,平日里没什么朋友,但想到昨天还活生生看在眼里的一个人,今天突然有可能变成鬼回来,都难免会为之心有戚戚。

  梅香的卧室里,赵良才扁着嘴,长吁短叹道:“梅香确实说她怀了我的孩子,但是青楼女子岂会轻易怀孕,她分明是算计了我。若是之前,我娶她做个小妾也没什么,但现在我若收了她,让公孙姑娘知道了该怎么想?”

  “所以昨天早上她派人邀我来春满楼见面,我才回绝了她。我给了她一千两银票,让她好自为之,也不算绝情吧?这孩子不论她要不要,都够她好好生活一段时间了。”

  “谁知道她……怨念居然这么重……”

  他支支吾吾,言语间也是有些委屈。

  说着,他又目光殷切地看向李楚:“小李道长,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你神通广大,降服怨灵绝对不在话下!”

  或许在几天以前,他对李楚毫无印象,但是经历过柳家鬼楼以后,这印象可就太深了。

  拿自己那位堂兄来说。

  从柳家鬼楼回去以后,赵良辰躲在房间里哭了一宿,说梦话都是些什么“又帅又能打”之类的字眼。

  第二天早上红着眼睛就回杭州府了,说不入神合境此生不再下山。

  可见李楚带给他的心理阴影有多强烈。

  王龙七道:“你既然觉得自己委屈,不如等梅香回来了,你好好跟她解释一下,说不定能净化她的怨气。”

  “滚。”赵良才瞪了他一眼:“你少在一边说风凉话,这是人能想出来的主意?”

  王龙七嘿嘿坏笑两声。

  李楚摸了摸鼻子,感觉有被冒犯到。

  想一想,驱邪的过程中很容易出现伤亡,偶尔有点意外也是在所难免的吧?

  譬如某些口无遮拦的富二代。

  赵良才不知是感受到李楚的目光了还是怎的,转过头,冲李楚露出了一个舔狗的笑容。

  李姑娘在角落,站着如喽啰。

  她眯着眼打量着屋子里几个人好一会儿,然后将李楚拽到一边,悄悄说道:“这次驱邪,我来出手,你先不要动。”

  这话和她上次警告李楚的差不多,但含义已经完全不同了。

  上次她是怕李楚贸然出手给自己添乱。

  这次她是怕李楚出手太快,根本没有自己表现的机会!

  看看赵良才和王龙七的嘴脸,李辛夷一阵不爽。凭什么他们对着李楚就是舔狗笑,对着自己就是敷衍笑。

  好像自己只是个一无是处的花瓶一样。

  自己必须要重振朝天阙的声威才行!

  李楚看了她一眼,然后点点头,答应了。

  他一向是个儒雅随和的人。

  ……

  夜色渐浓,很快来到了子时。

  赵良才惴惴不安,提心吊胆,想要说些什么,又没人理,只好坐在墙边独自瑟瑟发抖。

  王龙七倒是安稳睡着了。

  自从发现孩子是赵良才的之后,他就放心了许多。虽然乍一听见这个消息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仔细想想,现在这反倒是件好事。

  因为这样一来,梅香的怨念八成不会在自己身上。

  我太干净了!

  所以他睡得很坦然。

  甚至还打起了呼噜。

  李楚正在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起风了。

  他清朗的双眸蓦然睁开。

  阴气袭来。

  见的鬼物多了以后,他对阴气的量级也越来越敏感。他察觉到,来的这股阴气好像不太对劲。

  正常的怨灵,阴气大概是两百个灯笼怪的强度。

  而这股阴气,大概有四百四十三个灯笼怪的强度。

  略微强了一丝。

  但想起方才李辛夷叫自己先不要动时那自信而笃定的眼神……

  她应该是有必胜的决心的。

  反正也只是比普通怨灵强了一丝丝,对朝天阙的正统修者来说,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这样想着,他又安然闭上了眼。

  啪。

  整座春满楼的灯火,都在一瞬之间熄灭。

  顿时响起一阵恐慌的声音,惊叫声连成一片,恐慌好像炸营一样迅速蔓延。

  “都别慌!有朝天阙的大人在,咱们安稳待在原地!”春三娘高声道,迅速稳定了局势。

  阴风从露台与窗口刮进来,窗户一扇扇被推开。

  这风彻骨的凉。

  “我出去看看。”李辛夷推门而出。

  所有人都被安置在附近几个房间内,她来到走廊里,可以同时观察到几个房间的情况。

  随即,她便在走廊那边,看到一片液体淅沥沥流动过来。

  殷红的颜色,粘稠的质感。

  是血。

  她的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果然随着那一大片流淌的鲜血,一个小小的影子爬了过来,像个婴儿,还要更小一些。

  婴灵!

  李辛夷心头一炸,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但她很快明悟,梅香是带着身孕自尽的。化为怨灵的,不止是母亲!

  糟糕了。

  那婴灵通体鲜红,皱巴巴的脸上,两个小眼珠还带着白蒙蒙的颜色,见了李辛夷,忽然诡魅地咧嘴一笑:“咯咯。”

  噗——

  随着它一声怪笑,一大股血流席卷而来,速度奇快!李辛夷此刻身在走廊中央,避无可避,抬手就打出了一道符箓。

  嘭!

  凭空出现了一道宽阔的金色虚影,拦截了第一波的血河冲击。

  但就听哧啦一声,这道符箓也随之失去了灵性,自动撕裂,飘飘落下。

  婴灵血是一种极诡异的存在,可以污染法器符箓,这也是许多修者都不愿意遭遇婴灵的一大原因。

  但李辛夷没有选择,她只能硬着头皮召唤飞剑。

  咻的一声,名剑“秋雨海棠”掣在手上,她左手玉指拈诀,右手挥剑斩出,喝一声:“小梅花剑气!”

  嗖!嗖!嗖!嗖!嗖……

  一道无形剑气脱离剑身,顷刻间一化数十,好似漫天飞箭。

  那小小的婴灵,顿时乱箭攒身!

  噗噗噗……

  “啊——”

  一阵剑气雨点似的落在身上,婴灵发出哀嚎,满地翻滚。但随着剑气临体,血光迸现,那些血滴一离开它的身体,就会化为更浓厚的血流,汇入血河之中!

  李辛夷咬牙。

  这是婴灵的另一个麻烦之处,你对它造成的伤害只要杀不死它,就会让它的血河变得更强大,它对你的攻击也会成倍地增强。

  简言之,这是一种生命值越低攻击力越强的鬼物。

  果然,这次涌来的血河更加汹涌澎湃!

  李辛夷心疼地将掌中长剑舞了一个剑花,幻化出的剑芒瞬间排成一个圆盾,挡住了血河的又一次冲击。

  但她身体被这一击震退了几步,飞剑的光芒也变得黯淡下来。

  如果是在野外遇见这样的鬼物,她的选择绝对是转身就跑,每多打一回合,自己的法器都可能会受到更深的污染。

  但是两边房间里有那么多百姓要保护,她不能如此。

  于是,她毅然使出了自己最后的手段!

  “小李道长。”她轻声唤道。

  这时叫李楚出来帮忙,再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如果是普通怨灵,自己当然可以对付。

  但首先,买命钱炮制出来的怨灵是比普通怨灵强一档的,这点之前已经领教过。

  再然后,这还是一只怨灵中独一档的婴灵。

  里外算起来,眼下这只婴灵早已高出天际,可能已经有接近鬼将的实力了!

  那我找人帮忙怎么了?

  不是我菜,我被针对了!

  “嗯?”李楚闻声开门,他本来以为真的不需要自己出手的。

  李辛夷对着他,心安理得且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个字。

  “救。”

  

第三十二章 救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