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杀了那个道士 【新书求收藏!】

  李楚收剑,看着前方空荡荡的夜幕,有些遗憾。

  虽然把这只鬼物杀了,但是没有收获太多的东西。他隐隐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地结束。

  阿强扭头,看着前方空荡荡的院子,有些怀疑人生。

  我家的墙呢?

  那么大一堵墙,说没就没了?

  小道士的声音又打断了他的震惊。

  “麻烦你跟我回去一趟。”李楚说道。

  在阿强身上的怨气消散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让他继续留在这里,以免有意外发生。

  这种时候必须谨慎一些,毕竟人命关天。

  “噢。”阿强连忙起身。

  他其实是有点怕的。

  但是当一个人在你面前,隔空一剑就把十几丈乃至几十丈外的东西全部清空,你很难对他说出拒绝的话。

  李楚在前面一言不发的走,他在后面低眉顺眼地跟着。

  绕过几条街,阿强立马认出来,这是去县衙的路。

  他壮着胆子问道:“您是朝天阙的大人吗?”

  “不是,我是镇外德云观的。”李楚摇头,简单答道。

  “哦,您是小李道长是吧?”阿强立刻想起来。

  他以前就听人说过,德云观里有个特别英俊的小道士,再一想李楚的脸,顿时对上了。

  接着,他又突然想到这件事还是阿珍告诉他的。

  又是一阵悲伤。

  李楚知道他应该有很伤心的事情,不过他不擅长安慰人。

  一路把他带到县衙,这里有近来加大了值守力度的三班衙役,捕头周大福亲自带队。

  他把阿强交给周大福,善后的事情,就交给他去处理就好了。

  回到衙署的后院,正看到李辛夷在院子里等着。

  “解决了?”

  李辛夷是知道他去做什么的。

  “嗯,很顺利。”李楚道。

  李辛夷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前天两个人才讨论过关于望气的事情,自己才想要上报宗门请调高手过来。

  谁知道他今天晚上,就能够监察整个余杭镇的范围了。

  方才李楚便是发现了一处怨气浓重之地,提前过去守株待兔,果然一举消灭了一只前来蛊惑人心的鬼物。

  可是……

  李辛夷很想大声质问一下眼前这个男人。

  你为什么这么快?

  但她知道,问也是问不出结果的。

  白天时候她已经问过了,当时李楚一脸坦然地告诉她,他练成了瞽目神剑前辈的心眼术。

  李辛夷顿时拋出一个楚楚动人的眼神。

  渴望,想要。

  当一个美女露出这样的眼神时,没有多少男人可以拒绝。

  更何况,李楚本来也没有打算敝帚自珍。

  瞽目神剑前辈如此伟大,将自己的独门秘术散入江湖,自己又岂能小家子气?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本硬邦邦的小黄书……

  如果这本书不是李楚拿出来,换成第二个人,李辛夷绝对会认为他是个骗子。

  可是李楚的表情过于认真,以至于她真的信了他的鬼话。

  她像是捧着什么宝贝一样,将这本“秘笈”从李楚手里接过来。

  但一看上面的修炼方法,她内心就又有些怀疑了。

  光是靠这样闭上眼去感受,没有任何法诀,有一天就能突然感知到天地万物的呼吸……

  怎么看都像是骗人的啊。

  这种鬼话小孩子都不会信吧?

  但她还是按照上面的方法修炼了整整一天。

  什么也感觉不到。

  果然是骗人的!

  不过她也不觉得失望。

  因为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只有傻瓜才会上这种当!

  李姑娘跳脚。

  但李楚又一本正经地解释说:“要观气需要心眼,你暂时还没有,慢慢感受就好了。”

  确实,按照书上的说法是这样。

  但是李辛夷怎么听都觉得这像是人身攻击……

  而且不管她如何不信,李楚目前的望气能力是实打实的。

  这她又没法反驳。

  好气哦。

  ……

  白骨山、伏尸洞。

  此间曾经也是一座郁郁葱葱的大山,据说是河洛定鼎之战中,大军曾在此地坑杀十余万南国降卒,整座山便渐渐寸草不生了。

  后来过了几百年,山洪爆发冲垮了山壁,竟然冲出了一大堆白骨,充塞四野。

  当地人重新埋葬了这满山的白骨,之后担心催生鬼祟,又请了十二仙门之一青羊宫的仙师前来,为此地做了一场法事。

  从此以后,这座大山便被称为白骨山。而后来埋葬白骨的洞穴,就被称为伏尸洞。

  如此又数百年。

  此时,伏尸洞里有月光斜映。

  映照着形色各异的四道影子。

  东面坐着一道穿前朝服饰的身影,素白色的宽袍大袖,飘飘荡荡的,仔细去看,会发现衣服下面似乎是空的。

  再抬眼看,衣服上竟然是一颗骷髅头。森白的骨头,空荡荡的眼眶,其中有两点鬼火幽幽摇曳。

  它抬起一只手,果然也是白森森的骨架。

  随着它手指一动,洞穴中回荡起一声大叫。

  “我撞道士了!啊——”

  叫声以凄厉的惨叫收尾。

  “这是蓝采的传音,它方才去余杭镇搜集命银,只传回了这样一道音信。它此时应该……已经遭遇不测了。”

  白衣骷髅用低沉沙哑的嗓音说道。

  “道士?就是那个在鬼楼大开杀戒的道士吗?”

  坐在南面的是个身穿厚重甲胄的高大鬼物,月光照不清它的面孔,只能看清它铁甲上的斑斑血迹与锈迹,看来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年头。

  它的声音艰涩难听,像是金属在摩擦。

  “八成就是他。”白袍骷髅应道:“之前鬼楼的事情发生,我们担心这样下去,随我们叛出鬼国的部众迟早会被他杀光,所以才加快了搜集命银的速度。没想到……现在连搜集命银都会遭他的毒手。”

  “糊涂,只要解开了王上的封印,那些下等的部众要多少有多少。因此急于求成,反而断送了一位鬼将!呵呵。”

  坐在西面,与那骷髅相对的,是一个无比宽厚的背影。身高约莫三丈,肩宽也有一丈多。虽然体型似人,但明显非人。

  它的声音也是无比宽厚洪亮,冷笑声嗡嗡地在洞穴里回响。

  “黑牙!”白袍骷髅断喝一声:“你要知道,加快搜集命银是我和蓝采共同决定的。而且……并不是说我们不急着解开王上的封印就不会被杀,那道士有可能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没错。”

  洞中最后一位鬼物,坐在北面的阴影中,听声音妩媚缠绵,竟是个女子。

  她缓缓说道:“这江南小镇,哪里会突然冒出这么厉害的道士?多半不是白玉京就是青羊宫的牛鼻子,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在此处盯着我们。”

  “那现在要怎么办?我想听听你们的打算。”白袍骷髅问道。

  南面的披甲鬼物道:“王上的封印破除在即,只要再多一些命银即可,不如我们去别处搜集命银。哪怕远一点。只要安全……”

  白袍骷髅默不作声。

  西面被称作“黑牙”的鬼物道:“还能躲到哪里去?我们躲的还不够远吗?要我说,别处也会有另外的修者。就一个道士,不如直接杀了他,一了百了。总是把希望寄托在吾王身上,命银哪里有那么容易搜集?在那之前,说不定我们就被一个个宰了。”

  那声音妩媚的女子犹豫道:“虽是如此,但我们尚不清楚那道士的实力……”

  黑牙又道:“他若真是修为高绝之辈,早找到这里来了,我们哪还能如此从容的坐在这里商量?”

  “可……”

  女子还欲再说些什么,白袍骷髅出声道:“好了。”

  “黑牙与我倒是不谋而合。”白袍骷髅道:“我也觉得,早些杀了他是最好的选择。他先去鬼楼大开杀戒,现在又阻止我们搜集命银,摆明了是奔着我们来的。黑牙说得好,我们不能总是把希望寄托在吾王身上!”

  “嘿嘿。”黑牙笑了两声。

  它的笑声尚且在洞**回荡,就听白袍骷髅又道:

  “那这件事就交给黑牙你去主办,先调查道士的背景,再做出手的准备。青甲和红绫都由你差遣,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

  黑牙的笑声戛然而止。

  它有些犹豫,顿了顿,问道:“白简你……”

  白袍骷髅立刻答道:“我要留在这里炼化先前搜集到的命银,正是脱不开身关键时刻。若是因为这件事耽误了破除吾王封印的速度,可就得不偿失了。”

  “可你是……”

  黑牙还想在说些什么。

  就听白袍骷髅道:“黑牙你不会做不到吧?刚才可是你说的最慷慨激昂,我还以为你是名副其实的第一鬼将。若是你害怕,我们也可以从长计议……”

  “我怎么可能怕!”

  黑牙吼了一声,霍然起身,大踏步走出洞穴,虎虎生风。

  脚步声单纯的像是一张白纸。

裴不了说
感谢“小东重新”的五百赏。

第三十八章 杀了那个道士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