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杀手怎么还不来啊? 【新书求收藏!】

  逃!逃!逃!

  不能回头!

  千万不能回头!

  豹五的心跳如雷鸣,几乎震到自己的耳膜里。

  一阵风似的跑出了不知多远,它才敢稍稍停下脚步,换第一口气。

  随即,就感觉到一口腥甜涌上喉头。

  之后是脏腑丹田的剧痛。

  还有软塌塌的右臂,自己的整条右臂都应该碎成粉末了吧?

  最怕的还是丹田处的伤势。

  它不敢去查看,但是,它已经隐隐有了感觉。

  自己的妖丹应该已经裂开了。

  妖丹碎裂、五脏移位、半身骨碎,简单来说就是意味着……

  死。

  对于一只化形多年的妖物来说,死其实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尤其豹五,它的身手灵活,力量爆炸,速度奇快。这是它纵横多年杀人无算,却每每能全身而退的保障。

  能追上它的人打不过它,能打得过它的人追不上它。

  但它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这样可笑的情境下。

  当它那用尽全力的一拳“天塌地陷紫金锤”轰在小道士的身上,却没有肉身撕裂的触感,甚至对方动都没动一下,它就察觉到有些不对。

  这小道士莫非是金刚铸的身子吗?哪怕是一座山,自己这一拳打下去也该颤动一下吧?

  更令它想不到的是。

  仅仅一刹那之后,自己所打出的力量就加倍的反震了回来!

  轰然之间,摧枯拉朽。

  这一拳,打出了大恐怖!

  豹五瞬间就被吓破了胆子。

  它转身就跑,但是一边跑,还能一边感受到这股反震之力在自己体内肆虐。

  “啊——”

  良久之后,它才在一片翠绿的林木间停下,背靠着一棵树,喘了几口粗气。

  既然死亡无可避免,不如留下些许力气,做些有用的事情。

  那个小道士根本没有追过来——其实豹五有感觉,从始至终,他甚至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确实,自己这样的小妖,在他看来或许就是一只蝼蚁吧。

  蝼蚁挑衅,仅靠反震之力就能将其震死,又何必去追。

  可是……

  一个人类,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肉身?

  这江南小镇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尊大神?

  既然有如此修为为何不早些显露出来?

  啊……

  如此死去真是不甘啊。

  可是又毫无办法。

  这样的敌人,甚至不是它可以升起仇恨之心的。

  对了!

  它连忙从自己怀里掏出一枚手掌大小的青鸟雕像,看上去色彩斑斓,栩栩如生。

  雕像口中衔着纸卷,它抽出来,打开,用鲜血写了几个字。

  “道士恐怖,勿来。”

  之后豹五将纸卷重新塞回雕像口中,再向其中注入自己的最后一丝妖力。

  咻——

  雕像被注入妖力之后,竟迎风一展,化作一只真正的斑斓青鸟,迅速飞上高天。

  “呼。”

  看到青鸟飞走,豹五才算最后呼出一口气。

  若是自己的结拜兄弟姐妹们知道自己死在这里,一定会再来给自己报仇。那最后的结局,定然是全军覆没。

  千万不能这样!

  豹五怔怔地望着青鸟飞走的方向,良久,眼睛也没闭拢。

  现在青鸟变成了活物。

  反而轮到豹五栩栩如生了。

  在生命的最后,它仿佛看见了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它逝去的青春。

  ……

  ……

  日子过得很快,一晃夏季已然临近末尾。

  李楚在衙署里住了也有些时日。

  这些天,余杭镇上风平浪静。

  有怨气深重者,衙门捕快会连夜上门处理,不解决纠纷绝不罢手,正义从不迟到。

  鬼物一直没有再出现过,使得李楚都有些怀疑,是不是真的只有那一个鬼物在背后兴风作浪。

  唯一有变化的,是公孙柔送来的汤。

  她每天换着花样的给李楚煲汤,什么甲鱼枸杞百合汤、灵芝蜜枣老鸭汤、羊肉冬虫夏草汤……

  李楚也有过疑惑,“为什么每天的汤听起来都是补肾的?”

  公孙柔脸颊红红地回答:“多补补总没坏处。”

  李楚想一想。

  确实。

  还有一件事,他这些日子一直在衙署里,与外界接触不多。

  还不知道自己已然成名了。

  从前他驱邪,靠的都是回头客,周大福、王龙七等等,名声没有传出去。

  可是春满楼这次,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帅杀婴灵的英姿,被好姑娘们全部看在眼里。

  在这个年代,信息流通的枢纽,基本就是大型的酒楼、茶肆、勾栏等人流密集之地。

  而青楼,是这些地方里较为上流的存在。

  去青楼聚会的文人雅士,每当谈起一些涉及诡案的话题,总是免不了被好姑娘们安利一番小李道长的事迹……和他的相貌。

  很快这些事情就传遍了余杭镇的大街小巷。

  那天,公孙辙外出赴宴,宴席地点在镇上一座酒楼,李楚也随行陪同。

  在酒楼中别有一座台子,专门供书先生讲故事。

  那位说书先生提起惊堂木,开嗓便道:

  “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怜。”

  “邀酒摧肠三杯醉,寻香惊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荼蘼花了我无缘。”

  “小楼寂寞心与月,也难如钩也难圆!”

  啪!

  “诸位,咱们今日不讲王侯将相,不讲才子佳人,专门讲一讲咱们余杭镇有一位奇人。这位奇人住在镇外十里坡,坡上德云观,正是德云观中一位小道士,名唤李楚。”

  “这位小李道长……”

  雅间内,李楚的脸刷得红了。

  平时听这些鬼怪故事的,多是男子。说书先生讲李楚的故事,下面坐的居然大多是姑娘。

  而且她们显然对李楚的事迹耳熟能详,每每听到精彩处还能提前发出欢呼。

  除了喊“小李道长”的,还有喊“相公”或者“我爱你”的,更有甚者,还有喊“娘亲爱你”的。

  让李楚一阵坐立难安。

  老先生讲完李楚的故事,她们就立刻散去了,目的性十分明确。但这短短一会儿工夫,留下的赏钱就比平时一天都多。

  说书的老先生嘿嘿一笑,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了瞥见财富密码的喜悦。

  李楚等她们全都散去了才敢离开包间。

  小心翼翼。

  ……

  近日德云观里的客流量也陡然暴增。

  余七安已经在各年龄段女子的围攻下,坚持接待了许多天。

  起初的日子,香客突然多起来,他还开心得合不拢腿。

  可是随着香客越来越多,并且络绎不绝,老道士渐渐顶不住了。

  每到傍晚,他都要累得直捶后腰,端着泡了枸杞的茶杯,颤巍巍地看着余杭镇的方向,眼泛泪光。

  “徒儿,你要何时才能回来啊?”

  “师傅想你。”

  ……

  其实,李楚在衙署内也一直纳闷。

  青翼楼的杀手怎么还不来啊?

  难道它的计划是要让公孙辙活活老死吗?

  嗯?

  

第四十章 杀手怎么还不来啊?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