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江湖新风尚 【新书求收藏!】

  白狐走了。

  妖物的体魄本就强过人类许多,它又得到了几日的精心照料,没多久就养好了伤。

  但它拒绝了余七安让它留下的邀请。

  白狐与德云观内师徒俩的交情,往大了说是一份香火之情,往小了说其实就是几面之缘。它当日肯冒着风险去阻拦李楚,已经是仁至义尽。

  想让它放弃自由来认主,未免就有些痴心妄想。

  中途王龙七还兴冲冲来过一次,问白狐想不想要追随他,并刻意展露出了满身的铜臭味。

  但显然,这对好姑娘百试百灵的招数并不适用于好狐狸。

  白狐二话没说就给他来了泡热的。

  当场滋醒。

  德云观的日子也变得忙碌了起来,自李楚回归以后,每天都是香客盈门。

  其中九成是女子。

  另外一成男子多半是来看小月儿的。

  没错,现在锦鲤少女也有了自己的一批拥趸。

  除了相貌清纯可人外,主要原因是附近的百姓都在传,得到这个小姑娘一句祝福,就能够心想事成。

  三清殿外的警示牌也竖了起来——文明上香,尊重道士。禁止触摸,违者罚款。

  这个牌子确实能警告大多数慕名而来的香客,但是对于其中小部分财大气粗的人来说,罚款警告无异于明码标价。

  还是有人想铤而走险来和李楚近距离接触。

  这时候他往往就要展露出闪避点满的身手,并严正警告一番:“德云观并非法外之地,这位姑娘请谨言慎行。”

  令人意外的是,往往他的态度越冷淡,那些人就会越痴迷。

  就像某种传说中的特殊体质一样。

  李楚大为困惑。

  观主余七安起初也失落了好一阵,但也没办法,那些曾经追随他的老姐妹们,都已经过了狂热的年纪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把前浪推倒在沙滩上。

  唉。

  但很快,他就从悲伤中抽离出来,展现出了一个道观掌舵人的极高素养。

  余道长在德云观的前院,竖起了一个香客大榜,上面记录着一个月中捐赠香火最多的十名香客的名字。

  排名榜首的香客,将获得一次小李道长的免费上门驱邪。

  其余九名香客,将获得一枚秘制的开光符箓。

  无形之中,营造了一种离榜首越近代表对小李道长爱得越深的氛围。

  香客们顿时疯狂了。

  现在道观一天收到的香火,就要超过之前一整个月。

  余七安的脸每天都笑得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

  但是李楚却觉得这样有些不太好,他们毕竟是一座道观,赚的是替人消灾的钱,又不是什么文人雅士的聚会场所……

  余七安似乎看出他心存顾虑,于是宽慰他道:

  “徒儿,时代变了。”

  “在我们那个年代,拳头大的人说话声音就大,实力强的人就是对的。但现在不是了,哪里有那么多邪祟给你杀?如今的江湖没有那么多刀光剑影,谁的追随者多谁就占理。”

  “你看现在的那些什么上古传承、十二仙门、隐世家族,还不都是要推出几个有代表性的人间行走。”

  “像神霄门的战云霆啊,广寒宗的清剑玲啊,杭州府里最红的那个朝天阙的展留名……这种名满天下的少侠、仙子,往往一个人就有成千上万的拥趸,所过之处万人空巷。”

  “他们的宗门也都会从他们身上获利,并想尽办法维护他们的形象。这些人间行走每出席一个仙门盛会,都要专门找人设计出场方式,穿价值千金的衣服,回头还要找说书先生满河洛去讲自己的事迹。”

  “和这些人比起来,咱们这一套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要是能借着你的名气,把咱们德云观给推出去,何乐而不为啊?”

  李楚点点头,道理他都懂。

  事实上,这种情况他也非常熟悉。在前世是再正常不过的追星行为,只是想不到这里这么早就形成了这样的圈子。

  虽然他仍然觉得这样做怪怪的……但是也没有再提出什么意见。

  因为她们给的实在太多了。

  ……

  在初秋的某一天,有一行三人踏入了余杭镇的土地。

  领头的是一位金发虬髯的壮汉,头发蓬松,高大威猛,上身半赤裸,健硕的胸肌与虬结的手臂,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他左边是一名体型瘦高的汉子,样貌看上去尖嘴猴腮,唇边两撇小黑胡,属于那种乍一看不太像好人,仔细看越看越坏的长相。

  而右边,则是又一名引入瞩目的女子。

  她穿着一身对襟的白色襦裙,内衬刺绣红色抹胸,用一条水绿色的缎带系着纤腰,仪态慵懒。最吸引人眼球的是她胸前,突出一个巍峨高耸、宏伟磅礴。

  头上梳着双花云髻,肤如凝脂,眸光浅亮,倒是位颇有气质的美人。可惜这样一副可人的脸孔,第一眼总是会被人忽视掉。

  金发壮汉看着前方繁华的镇子,用洪亮的声音道:“我们此行前来,不成功为老五报仇,誓不返回青翼楼!”

  瘦高汉子尖声尖气地道:“大哥,你小点声儿,等下道边卖烧饼的都知道咱们是来给老五报仇的了。”

  金发壮汉嗯了一声,之后用尽量压低但是依然洪亮的声音说道:“老五当初领的任务,就是去刺杀此间的余杭县令。杀一个凡人,本不该是什么棘手的活儿。但既然接连有人失败,就说明那县令肯定有人保护。我们只要继续对这个县令下手,八成就能见到杀老五的人了!”

  “诶,大哥,稍安勿躁啊,你忘了我们来时候怎么商量的了?”瘦高汉子连忙拦着他:“咱不是说好了,从长计议吗?”

  金发壮汉皱着眉:“那你说哪里长?”

  “老五传回来的消息,是说道士恐怖,让咱们不要给他报仇。以老五的脾气,能说出这种话,说明什么?他是真的被人吓破胆了!既然咱们还是决定要来,当然不能冒冒失失的就去送死。咱们先调查清楚,这个余杭县令的身边到底有没有道士保护他。如果有,是什么来头。然后再针对对方的境界谋划下手,保证一击必杀!这才是报仇该有的样子嘛,对不对?”瘦高汉子慢慢劝道。

  金发壮汉沉沉地说了声:“好,那就先听你的。”

  旁边白衣女子忽然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抹胸扣子骤然一紧,路边行人集体倒吸了一口凉气。

  痒,鼻子好痒。

  女子觉得周围气氛有些奇怪,漫不经心地眯眼瞄了一下四周,好奇道:“咦?这里的人怎么都鼻子流血了?”

  瘦高汉子捂住鼻子,瓮声瓮气道:“许是最近入秋天气干吧?咱们还是先找地方安顿下来,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金发壮汉也捂着鼻子,说了声:“好,从长计议。”

  ……

  

裴不了说
感谢“我不信这名字都有人用”的百赏。   这一章发了半天居然没发出去,后台有但是书里不显示,才发现,好气啊。

第四十七章 江湖新风尚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