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梦中的情郎 【新书求收藏!】

  江南洲的秋来的虽然晚,但也终究是来了,天气渐渐转凉。

  李楚看着那些依旧花枝招展、穿着清凉的女香客们,略有一丝疑惑。

  “她们不冷吗?”

  “这种不论天气冷热都愿意露出优美身段的姑娘,和仙女有什么分别?我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送上火热的目光,给她们提供一丝温暖的慰藉。”余七安振振有词道。

  李楚似懂非懂。

  临近正午的时候,前院的香客队伍里起了些骚乱。

  有人叫道:“哪个小婊砸敢插队!”

  “把她拉回来,不要脸!”

  “想见小李道长也得守规矩不知道吗?”

  “都让开!我是朝天阙门下紫衣卫,谁敢挡我!”

  “……”

  李楚赶紧去把来人领到后院。

  李辛夷发丝凌乱、柳眉倒竖,坐在石桌旁撅着嘴,双臂环胸,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当然,不气也是鼓鼓的。

  李楚给她倒了杯茶。

  她看着小道士,幽幽说道:“现在想见你一面可真难呐。”

  李楚点头:“最近观里的香火是很旺。”

  李辛夷语气酸酸的,“是啊,如今你成名了嘛。我前阵子回杭州府,都听到有人在谈论你了呢……”

  李楚淡淡地道:“也就多赚了很多钱,出门很多人认识,做事很多人吹捧……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好的。”

  李辛夷的胸口剧烈起伏了两下,一些会被屏蔽的言语就在嘴边。但看看李楚的脸,她终究是忍住了。

  她李女侠在江湖上打拼了这么久,图的是个什么?

  不就是这些吗!

  你居然还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

  在那些小李道长被传扬的事迹里,也未尝没有过她的影子。

  但大多是一些诸如“抱大腿”、“躺赢”、“混子”、“朝天阙的小喽啰”这类评价。

  真令人气愤。

  更气的是,一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自己还是要来求李楚帮忙……

  自打怨灵案之后,她就一直驻守在余杭县,原本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她也该回杭州府了。

  可前两天李楚又跟她说了自己被几名鬼物算计的事情。

  李楚只是例行公事告诉她一声,毕竟是有无辜的人因此被害,但李辛夷一下就从中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能在白昼出现的鬼物,通常称为日游鬼,每一只日游鬼都绝非善类。

  因为鬼物的天性就是喜欢黑夜,即使能够扛住白天猛烈的阳气而不死,实力也会被削弱许多。

  还敢在光天化日下行凶的,那就不是普通的日游鬼了。

  说不定都是鬼将级别!

  按照李楚的说法,至少有三只鬼将聚集在余杭镇,虽然被他杀了其中两只。

  但这背后,肯定还有更大的鱼!

  她越发想要探究怨灵案背后的真相,说不定能揪出一只鬼帅!

  如果真解决了这件事,那自己不说扬名立万,起码升职加薪是跑不了的。

  所以她才索性留了下来。

  至于李楚为什么能在三只鬼将设下的陷阱里毫发无伤还反杀两只这种事情……

  她已经不想问了。

  问的多了,人生会失去动力的。

  话说回来,今天她来找李楚的事情倒是和怨灵案无关。

  她在余杭县的时候,县内的诡案周大福都会直接报到她这里,一些小事她都随手处理了。

  但近日有一件怪事,却是她也搞不定的。

  迎着习习的凉风,她慢慢给李楚讲道。

  在妙风山脚下有一座葛家庄,也是余杭县所属。

  葛家庄只有一个大地主,就是葛老爷家,庄子里其余百姓基本都是给葛老爷种地的佃户。

  这种土地主不像是镇上的王家、赵家那样经商发财,但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真比家底可能也不会输。

  到了葛老爷这一辈,他虽然娶了七房姨太太,却只有一个独女。

  他渐渐上了年纪,也看得开了,不打算再要儿子,只把这一个女儿当做掌上明珠疼爱。

  葛家小姐姿容俏丽,性格活泼,一向招人喜爱。葛老爷也盼着能招个好点的上门女婿,寻寻觅觅,迟迟没有给女儿选定夫婿。

  葛小姐从半个月前开始,精神突然开始萎靡,整个人都变得病恹恹的。

  但是请了许多郎中,都看不出是什么病症,都只能说是心病。

  问葛小姐有没有什么心事,她也只是脸红不说话。

  有小丫鬟去半夜伺候小姐,听见她每晚都会说些梦话,听她梦呓竟像是和人谈话一般,有问有答……而且若仔细听那内容,颇有些不堪入耳。

  次数多了,小丫鬟也不敢隐瞒,就把事情报给了老爷。

  直到此时,葛家人也没有往邪祟那面去想,只觉得葛小姐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葛老爷想,女儿莫不是年纪大了没成亲,开始想男人了?

  于是他就寻思开始着手招上门女婿,一放出风,顿时十里八乡的俊后生都慕名而来。

  这下葛小姐不再沉默了,她强打起精神,好一番寻死觅活,一哭二闹三上……

  在闹得乱哄哄的时候,葛老爷劝说了一句,你迟早要嫁人的,早一些嫁也没什么不好。

  谁知葛小姐回了一句,我这辈子已经认准了张郎,除他之外,我谁也不嫁。

  这一句话出来,全家都惊了。

  原来小姐早有了心上人?

  难道她这阵子病恹恹的,竟是因为相思病吗?

  葛老爷倒也不想拦她,女儿有心上人是好事,不管谁家小伙子,他豁出来把家财相赠,也得给女儿谋个幸福。

  可是女儿却死活不肯说出这张郎到底是谁家的男子。

  最后连哄带骗,她才道出来,原来这张郎是最近一个月来,每天晚上都会来到她梦里的一个人。

  他容颜绝世、堪称丰神如玉,才华横溢,能出口成章。知情识趣,懂得女儿家的一切小心思。

  总而言之,世上简直没有比他更完美的情人。

  葛小姐在梦里,也早与他共赴巫山、几番云雨、大雨倾盆……

  也是这连日暴雨之后,葛小姐醒来才总是觉得精神越发萎靡。

  但她不觉得这是张郎的过错,只当是自己思虑过度所致。

  她不知张郎是从何而来,也不知他们将去往何处,但她觉得和张郎这些日子的相处,简直是之前二十年从未有过,哪怕死也甘愿。

  葛老爷大惊。

  这哪里是什么心上人,这分明是鬼迷人啊!

  他不敢怠慢,赶紧报了官府,想请朝天阙的大人来诛除了鬼怪。

  可惜葛小姐十分抗拒,李辛夷也没法与她了解太多情况。

  她在葛小姐卧室外间守了两天,也没有任何邪祟的影子。

  但葛小姐的梦呓仍旧存在。

  好像……

  这不是什么邪祟的幻术,而是这邪祟就是在梦境中来往。

  她想起一种传说中的鬼物。

  魇。

  这种鬼物就是专门进入人的梦境中吸人阳气,借以修炼,十分难缠。

  无奈之下,她只好来找李楚。

  这已经快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了……

  李楚对处理这种鬼物倒也没有什么经验,但他并不推辞。毕竟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妙龄少女被鬼物害死,总要试一下。

  当下,他就和李辛夷一起来到葛家庄。

  整片葛家庄,只有一座占地极为辽阔的大宅邸,毋庸置疑,这就是地主葛老爷家。

  来到葛家府上,葛老爷自然千恩万谢,握着李楚的手一通许诺。

  只要除掉害人的鬼物,好处绝对少不了二位。

  不过,李楚现在也不是那种没见过钱的青涩小道士了。

  他只是云淡风轻地说道:“我会尽力除掉鬼物,救回葛小姐……这绝对不是钱的事儿。”

  葛老爷感受着小道士明显重了七分的手劲儿,连连点头:“我懂,我都懂,小道长怎么会在乎这些俗物呢……但是我也只有这些俗物了,若是我女儿这次平平安安,刚才许诺的报酬,还可以再翻一倍。”

  李楚的手劲儿也云淡风轻地翻了一倍,捏的葛老爷龇牙咧嘴。

  一番寒暄过后,他亲自带着二人来到了葛小姐的住处。

  刚进跨院,就听见葛小姐虚弱却尖利的声音传出来。

  “你们不要再痴心妄想了!张郎是世上最好的男子,我二人早已许诺三生!我就算饿死,在这里上吊,也绝不会对别人动心,滚!”

  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砸东西的声音,一群媒婆打扮的女子灰头土脸地溜了出来。

  李辛夷咂咂舌,小声道:“这葛小姐……越来越难搞了啊。”

  

裴不了说
这周上了六频和app,虽然都是不起眼的小位置,但是听说新书能不能走起来就看这一步了……所以构思了很久这段时间该写什么。大情节稍微拖一拖,还没想好……   今天好像收藏涨的快了一点,但是评论和推荐特别安静,跟假的一样……有点慌,不知道是不是起点的机器人……   还是那句话,感兴趣的收藏推荐票打赏评论章说随便走一走,谢谢了!

第四十八章 梦中的情郎 【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