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梦境之中我无敌?

  梦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人不能真正地控制自己晚上梦到什么。

  而且做梦的人往往不会知道自己在梦里,梦中的一切感觉都会被当做真实存在的。

  仿佛就是一个短暂产生的世界。

  传说,人如果在梦境中死去,就有可能诞生出一种名叫“魇”的鬼物。

  它拥有进出别人梦境的能力,可以在梦里吸人阳气修行。道行加深之后,还可以强行拉人入梦。

  这种鬼物很少出现,可一旦产生,就很难处理。因为它要害人很容易,只要在梦境里,没有人可以和魇对抗。

  想要消灭这种鬼物,必须要找到它的本体所在进行镇压。

  是夜。

  李楚和李辛夷守在葛小姐卧室的外间,各自闭目冥想。

  李辛夷的鼻端隐隐有两条气龙游走,气龙尾端盘旋,随着她体内周天的运行而有节奏地起伏着。

  李楚却不需要靠运功吐纳来增强自己的力量,他是在用心眼术观察着四周。

  虽然说魇自梦境中来去,没有真实的形迹。但肉眼看不到,不代表没有。他想用望气之法来感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随着对心眼术运用越发纯熟,他也渐渐有了一些体悟。心眼术的感知范围,与他神魂注入的程度有关。

  若是他只感知身前十丈,那么他可以随意活动,不会受到影响。

  但是若他将感知放大到整个余杭镇,那么他就要全身心投入其中,其余感官也会迟钝许多。

  这其实是一个较为危险的状态。

  良久,李辛夷运行完两个大周天,缓缓睁开眼,看着已然行过中天的月亮,有些疑惑。

  “怎么今晚如此平静?”她小声道。

  在以往的夜晚,葛小姐早就该开始干柴烈火的梦呓了。

  随即,就听内间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我还没睡着……”

  李辛夷一拍脑门,难怪。

  魇可以将睡着的人拉入梦境,但对清醒的人只能无可奈何。

  所以理论上来讲,是可以通过不睡觉的方式来避免受到魇的侵害。

  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

  葛小姐要是想和这只魇彻底了断,躲是躲不掉的。

  按照他们的事先商量好的,葛小姐今晚要尝试着打探出那只魇的出身,即它本体所在。

  没想到她居然失眠了。

  李楚耳中听见她们说话的声音,刚想睁开眼,忽然看到一股近乎透明的烟气徘徊在葛家的房顶。

  来了!

  这就是魇赖以入梦的力量吗?

  可惜这股烟气过于缥缈,李楚并没有看到它来时的路径。

  由于葛小姐没有入睡,所以这股烟气始终不得门而入,就在屋顶上方盘旋。

  就听葛小姐在屋里意味深长地说道:“小时候我睡不着,爹爹都会轻轻拍我,哄我睡觉。现在要是有一个人能进来拍拍我,我应该也就能睡着了吧……”

  李楚没有回答,他正在全心观察那股烟气。

  李辛夷霍地站起来:“我来。”

  葛小姐忙道:“不用,不麻烦了,我感觉……啊!”

  在她连声推辞的时候,李辛夷已经推开门,大步流星走到床边,一记熟练的手刀劈在她下颈。

  这一记手刀的劲力把握的十分精准,恰好可以让她失去意识,但是又不会对身体造成额外的伤害。

  而且很解气。

  李辛夷痛快地拍拍手,我看你不顺眼半天了!

  哼。

  随着葛小姐闭上眼,那股盘旋的烟气也开始缓缓下沉,整个融入她的身体。

  ……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

  在一幕如画的风景里,骤然显现出两道身影。

  葛小姐一改之前的颓弱之态,此时身着鹅黄碧丝裙,缀着珍珠流苏,头上挽着飞仙发髻,簪着一串明珠。明眸皓齿,红唇点点,身姿修长中带着几分娇弱,看上去分外惹人怜爱。

  她的面前,站着一名身着翠绿衣袍的男子。

  男子头戴镶着翡翠碧玉的绿色圆帽,长衫猎猎,风度翩翩。面如冠玉,朗目星眉,倒真是世上少有的俊美。

  也难怪葛小姐见到李楚之前,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可是此时的葛翠花,再看面前的情郎,眼中已经没有了那种痴迷,取而代之的,是复杂的神色。

  她犹豫了下,轻声问道:“张郎,先前你曾对我说,你名叫张玉岩,朝歌人士。可是你还没告诉过我,你为什么会来余杭县呢?”

  张玉岩奇怪地看着面前的女子,“翠花,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我想见见你,不是这样梦里见,我想见见真正的你……”葛小姐踟蹰地道。

  张玉岩凝视着她,眼中有精光一闪而过,随即面色骤变。

  他语气陡然变得凶狠:“你背叛我了!”

  葛小姐面色一凝,慌张道:“张郎,你在说什么啊?我……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张玉岩冷笑:“你以为你瞒得过我吗?在梦境之中,我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你的心思根本瞒不过我。”

  葛小姐连退几步,她这才明白,为什么她先前会觉得张郎如此知情识趣。根本不是什么善解人意,而是自己所有想法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这太可怕了。

  “让我看看是谁,是谁能让你变心?跟我在一起不好吗?在这里我有最俊美的容貌和最强大的能力,世上不可能会有比我更完美的人!你居然会还会变心……”

  张玉岩目光阴狠、话语低沉,头顶的翡翠碧玉帽闪闪发光。

  说着,他忽然转头看向远处,怒道:“是他吗?居然就在你身边!”

  随着他伸手一抓,竟凭空出现一道朦胧雾气,待雾气散尽,李楚的身形显现出来。

  李楚颇为惊奇。

  他此时并没有入睡,而是处于心眼术的感知状态中。只是神魂较为沉浸,算得上是“深度冥想”。

  而魇居然可以将深度冥想的人也拉进梦境,这种手段的玄妙之处,显然不是一个入梦能简单解释的。

  其中的关窍,恐怕大有研究。

  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入别人的梦境世界,虽然是被强行拉进来,但是稍微感受一下,似乎和外面也没什么不同。

  就在他默默观察四周的时候,张玉岩也陷入了沉默。

  它是魇,是鬼物,这周围一切都是它所编织的梦境,包括它自己的身体。

  这副相貌,是它按照自己记忆中最英俊的五官所打造出来的,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完美面孔。

  可今天它才知道,原来有人的存在是超乎想象的。

  简言之,就是它做梦都想不到人可以长这样……

  片刻的无言之后,它那张堪称完美但是不如李楚的英俊面孔逐渐扭曲起来。

  张玉岩骤然怒吼道:“我要你死!”

  轰——

  随着它一声令下,天地变色!

  在这片梦境中,它就是主宰!它能拥有它所能想象到的一切力量。

  不说是陆地神仙,但至少言出法随!

  轰然声中,一道粗大的璀璨光柱从天而降,宛若天罚!瞬间将李楚修长的身形吞没其中。

  “哈哈,死吧!”张玉岩狞笑。

  在梦境中杀人并不会令他当场死亡,但是会给人的神魂造成创伤。如果它盯着李楚不放,只要李楚睡觉就杀他一次,就像窃取葛小姐的阳气一样,迟早有一天能让他因神魂衰竭而死。

  它也是这样打算的。

  世上居然有自己做梦都想不到的容貌,这实在是令鬼难以容忍!

  但很快,令它更加难以容忍的事情发生了……

  当那通天的光柱散去,脚下的山脉都几乎被夷为平地。

  可是原地……居然有一道身影缓缓站了起来。

  李楚眉峰紧蹙,梦境中的魇果然强大,方才那一击的力量简直令人窒息。

  自己居然被打倒了!

  而且受了轻伤。

  有血丝从嘴角流出,他擦了擦,然后拔出剑来。

  张玉岩有些呆滞。

  这……是为什么啊?

  我是魇啊,这是梦境里,是我的主场啊。

  梦境之中我无敌啊。

  可是……这种强烈的死亡的威胁感是怎么回事?

  当李楚挥出那一剑的时候,张玉岩才想起。

  所谓的梦境无敌,其实也是有极限的。

  这个极限就是它的想象。

  梦境中的一切都可以按照魇的想象来具现,所谓言出法随。

  但是想象也不是凭空捏造,它一定要见过、闻过、听说过,起码有一个概念才可以具现出来。

  就像它所见过的所有最英俊五官组合在一起也不如李楚的脸。

  它所见过的极限实力,好像也不如李楚这一剑……

  不会吧?

  剑光临头的那一霎,张玉岩脑海中闪过一丝荒谬。

  世上真会有这样的人吗?

  我一定是在做梦。

  啊。

  好疼……

  

裴不了说
感谢“牛牛牛8888”的千赏,感谢“天煞孤星命不好”的千赏,感谢“书友20191204014431195”的两百赏,感谢“书友20170829185914366”的百赏。

第五十章 梦境之中我无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