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秘境宝钥【残缺】

  当张玉岩的身影被剑光吞噬的那一刻,整片梦境轰然破碎。

  葛小姐与李楚同时醒来。

  李楚神光一顿,立刻又重新闭目,打开心眼。茫茫高天之中,正有一道缥缈烟气在飞速逃窜。

  一次梦中斩杀不足以消灭这只魇,但可以让它受到相当程度的重创。

  李楚循踪而望,看见烟气最终落在妙风山一处隐蔽的山腹之中。

  果然,魇能行动的距离也是有限度的。

  老巢就在妙风山吗?

  待尘埃落定之后,李楚重新睁开眼。

  就见自己面前凑着一张精致的小脸,正在用看怪物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李楚皱眉:“干嘛?”

  李辛夷方才听惊醒的葛小姐讲了梦里发生什么事,只觉颠覆了自己的三观。

  魇在梦境之中是无敌的,这不是常识吗?

  可是为什么李楚可以在梦境中一剑把魇秒杀掉,这未免有些太骇人听闻。

  但是想想他是李楚,好像又没有那么令人震惊……

  除了怪物,她想不到还有什么好的解释。

  看了半天,李辛夷才平复下心情,道:“魇在梦境中被你斩杀一次,受到的创伤远比常人要大。它至少一年半载之内,应该都无法出来作乱了。只是……我们还是得找到它的本体,才能彻底消除这个后患。”

  “我找到了。”

  “嗯?”

  “他的本体应该就在妙风山中,我记得它的行动轨迹,现在就可以过去找到他。”李楚道。

  李辛夷看着眼前的小道士,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再起波澜。

  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只鬼物也是倒霉。

  可能神合境乃至化龙境的名宿,对付这种成了气候的魇都没那么容易,可它偏偏遇见了李楚。

  在梦境里被活活砍死就算了,而且还有本事顺着轨迹找到现实中去把你本体镇压。

  下手又快又狠。

  在她出神的时候,李楚已经长身而起,雷厉风行地背上长剑就要出发。

  在欺负实力弱于自己的鬼物这件事上,他向来积极。

  当下唤来葛老爷和葛家的丫鬟照顾小姐,二人出门径直奔妙风山去了。

  葛小姐还有心追出去和李楚道别,但是她刚抬起头就哎呦了一声:“脖子好痛。”

  ……

  妙风山离葛家庄并不远,二人到达的时候夜色还浓。

  李楚凭着记忆去找,中途有一些路不通,还稍微绕了些远路。

  等找到那处山腹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这季节气候只能说是微凉,但是到了此间,居然让人感觉有些寒冷。

  这处藏在中央的山腹,拨开外面倾倒的树木枝杈,里面竟然是完全被冰封住的!

  李辛夷用手敲了敲,都是硬逾铁石的坚冰,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了。里面依稀是一团墨色,看不清封藏着什么东西。

  她思忖了下,道:“这冰墙里蕴着剑意,像是广寒宗的冰封剑印。”

  广寒宗也是十二仙门之一,也是其中唯一一个只收女子的门派,门下弟子素以清高孤傲著称,在江湖上行走的并不算多。

  而广寒宗的山门位于北地悬月山,距离江南洲十万八千里,若有弟子来到此处,倒还真是一件怪事。

  李楚不清楚这些江湖上的神通和秘辛,他只知道一件事。

  “魇的本体就在这冰下。”他说道。

  李辛夷点点头,从怀里掏出四张火部符箓,分别贴在冰墙四角。接着运起真气催发符箓,四条火龙轰然现世,盘旋在冰墙外面,熊熊舞动。

  在火舌舔舐之下,从这隐秘山腹中流出的水很快汇成了一条潺潺的小溪。

  而内部的真容,也渐渐展示在两人面前。

  山腹中空,之前被坚冰填塞,现在冰全部融化了以后,露出了一片开阔的空间。

  在空地的正中央,盘腿坐着一个穿着湛青白底道袍的青年人,也是因为冰封的缘故,此时面目如故,栩栩如生。

  李楚看着他的装束,隐约觉得像是见过,但又一时不敢肯定。

  看他此时的坐派,恐怕很多人都会只当他在睡觉,而猜不到他已经死去不知多少年了。

  虽然长相不同,但是李楚凭借着熟悉的“炁”,一下就辨认出来了。

  “这就是那个魇的本体。”

  李辛夷沉吟半晌,道:“他应该是在冥想打坐之际被冰封致死,心存不甘,才会化作了魇。只要镇压了它的本体,那魇就会消失。”

  说着,她手腕处光华一闪,名剑“秋雨海棠”重新被拿在手上。

  经过她花了不少钱进行的重新炼制,秋雨海棠此时恢复了以往的锐意,剑光吞吐,锋芒逼人。

  李辛夷正欲掐诀念咒,忽听得一声惨叫:“且慢!”

  从那尸身之上,轻幽幽飘起一团缥缈的烟气,渐渐聚成一道人形。

  这被李楚重伤的魇,到底还是现身了。

  这名叫张玉岩的鬼物求饶道:“求求二位放小的一条生路吧,小的在山中苦修多年方才成了一些气候,从未敢害过人命啊。”

  李辛夷斥道:“若不是我们阻拦,那葛家小姐不出三天就会被你窃光阳气,你还说不敢害人!”

  “那只是小的一念之差,小的今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鬼,绝对不敢再犯!”

  “哼。”

  李辛夷自然不会听他的鬼话,抬手就欲将此魇灭杀。

  “慢着!我有宝物可献,愿意此宝换小的一条鬼命!”张玉岩大声叫道。

  “嗯?”李楚轻轻扬了下眉毛,道:“听听他有什么好东西。”

  李辛夷的剑尖将将抬起,尚未落下,便又收了起来。

  张玉岩的眼珠转了转,道:“二位需得先说好,小的若是献出了令你们满意的宝贝,你们可得答应不杀我。”

  李楚颔首:“我可以保证不许她再杀你。”

  李辛夷顿时皱眉看向他,他只是一摆手,制止了她的问话。

  张玉岩袍袖一挥,只见它下方的尸身胸口处,亮起一道荧光。

  一团烟气裹着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件飞到两人面前,李楚张手接住,发现落在掌中的是一方残印。

  好像是一方白玉大印被切成四块,而这只是其中一块,印下刻着一个繁复的“秘”字。

  李辛夷搭眼一看,惊呼道:“秘境宝钥!”

  她目光凌厉地看向张玉岩:“你这东西从何而来?是哪座秘境的宝钥?”

  张玉岩道:“小的不知啊,小的自从化作鬼物之后,就已经丢掉了前世的记忆。只记得这是件极重要的宝物,却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从何而来。”

  李楚问道:“很贵重吗?”

  李辛夷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无价之宝,待会我再与你细说。”

  “好。”李楚点头,右手拔出了铁剑。

  张玉岩浑身烟气瞬间一抖,尖叫道:“你出尔反尔!”

  “我没有。”

  李楚淡淡地回答了一声,长剑挥落。

  嗤——

  一阵令人满意的经验值汇入体内。

  

第五十一章 秘境宝钥【残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