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江守寅看着张玉溪,“你们这段时间可曾与人结仇?”

  张玉溪赶紧摇头:“我们谨遵师傅教诲,丝毫不敢放肆。明面上保护公孙大人,暗中加紧寻找秘境的事情。薛师弟和刘师弟整日在山中,哪里会与人结仇?而且……”

  而且对方指名道姓就是冲你来的……

  犹豫了下,后面的话他到底没敢说出来。

  江守寅觉出他的意思,被气得笑了一下,“我刚刚才到余杭镇,哪里会与当地的人结怨。若是在别处惹的仇家,又怎么能提前来这里算计他们两个?”

  “是是是。”张玉溪赶紧点头,顿了顿,又道:“薛师弟和刘师弟修为也不弱,这江南小镇哪里会有人能对付的了他们,会不会是广寒宗的人……”

  江守寅沉吟了下,摇摇头,“这不是广寒宗的行事风格。罢了,多想无益,今晚我去一看便知究竟。”

  张玉溪道:“好,不如我与小师叔同去?尽管这样衙署这边只剩玉宁师妹一人坐镇……但我还是担心小师叔的安危……又怕中了杀手的调虎离山之计……但绝不能让小师叔一人犯险……”

  他似真似假地纠结了好一阵。

  江守寅无声地翻了个白眼,“你就留在这边吧,如果我搞不定的话,加上你又能有什么区别?”

  张玉溪暗自松了口气,但面上满是自责:“都是弟子无用!帮不上小师叔的忙。”

  “你要真想帮忙,就去帮我把驴喂了吧,它还是有点用的。”江守寅懒洋洋地说道。

  “是。”张玉溪应声出门。

  但品品又觉得这话不大对劲。

  ……

  夜。

  今晚的妙风山格外安静。

  娃娃脸的小道士倒骑驴子,慢悠悠上了山。

  他在毛驴背上兀自出神。

  究竟是哪路好汉绑了自己的两个师侄,还指名道姓的要自己去救人。

  自朝歌城到余杭镇这一路,或者说他之前十几年的人生,大多数时间都是默默修行。出门与人打交道也一向是谨慎谦虚,自问没有什么大的仇家。

  如果说是因斩杀邪祟……

  他也向来是除恶务尽,从不会留下什么首尾。

  莫非对方是冲着慎虚观来的?想要趁他这个慎虚观的希望外出游历的时候偷偷扼杀掉?

  这样想来倒是合理。

  不过……

  虽然常被人说是惊才绝艳,但他也心里有数。自己或可称天才,但也不是什么天灵根、大能转世或者天生仙体之类的妖孽,值得别人这样费力来扼杀。

  无论是魔道修者还是正道同侪,都没必要放着那几个闪耀如星辰般的人物,而来针对自己。

  莫非就只是单纯的绑票求财?

  不可能,对方根本就没提钱的事儿。

  如果说是求色……

  那两个师侄的样貌他是有印象的,若果真如此,他只能给那伙绑匪竖一个大拇指,赞声真汉子。

  等一下!

  他脑海闪过一道电光。

  如果对方的求色是针对自己呢?

  他摸了摸自己光滑玉嫩的皮肤,又想了想自己玉树临风的气质。

  当场顿悟。

  一切都得到了解释。

  哪里来的什么仇家?根本就是有人馋自己的身子!

  呵呵,现在的坏人,虽然卑鄙……

  但还是有眼光的嘛。

  他这边自觉堪破了对方的目的,忍不住笑了一下,嘴角翘得老高。

  忽听得那边一声女子娇呼:“救命!”

  江守寅方才一路看似出神,实在神识一直笼罩在方圆几十丈的范围,夜色中一草一木尽收眼底。

  此时就见一名白衣薄纱的女子从山林中跑出来,神态惊惶。

  看她面貌,似乎是个美人,再观其体态……等等,好大。

  江守寅心性再好,也是十几岁的少年。何况多年来一心修行,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那女子一路奔跑过来。

  江守寅赶紧从驴背上坐直了起来。

  驴子昂昂轻叫了两声。

  江守寅脸色一红,再也坐不住了,翻身下驴。

  正当此时,那女子跑出林间,脚步一个不慎,被灌木绊倒在了前方。

  江守寅赶紧快步过去,伸出手扶起那女子的小臂,温声问道:“姑娘,你可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道长!”女子握住他的手,顺势将他的胳膊抱在了胸前,江守寅顿觉三魂出窍,就听那女子在耳边道:“这山上有妖怪!”

  “妖怪?”

  “是!道长救我!那妖怪好凶。”女子一边叫着,一边抬起头来。

  她看着江守寅的眼睛,漂亮的瞳孔忽然一转,有异样的色彩迸发出来。

  谁知江守寅却瞬间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他左手已然攥好了个掌心雷,一掌推出!

  嘭!

  他竟早有防备。

  这一掌打在那女子胸口,将她当场击飞出去,狠狠撞在树干上,落地之时吐了一口鲜血。

  江守寅睁眼道:“妖孽!我早看出你不是人!”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猫九。

  猫九眼见暗算不成,反倒受伤,爬起来转身便逃。动作极为迅疾,恍惚间化作林间一道白光。

  但江守寅哪能轻易放她离去,他平日看上去做什么都慢悠悠的,但临敌之际,却好似变了个人!

  他朝驴子叫了一声:“山下等我。”,同时扬手打出一颗蓝色小剑丸。

  锵的一声。

  剑丸化作一把松纹古定的宝剑,剑威凛然!

  慎虚观传世名剑,擎天!

  古剑横空,江守寅翻身踏上剑刃,瞬间化作剑光掠去!

  御剑术。

  修者到了气海境,可以使用御风术短暂飞行。到了神合境,方才能够驭使法器飞行,而其中最炫酷的,自然就是御剑!

  擎天剑划出一道炫目的尾焰,自林间飞驰而过,所过之处,林木纷飞,触之即碎!

  不过顷刻之间,剑芒就要追上那道白色的影子了。

  纵使猫九没有受伤,她也不可能快过剑芒。

  正当此时,忽听得炸雷似的一声暴喝,一道金色光影从天而降!

  来得好快!

  江守寅翻手举起道门八卦印,顶起一道黑白九宫八卦图作为盾牌。

  轰——

  这全身修为举起的八卦印,竟险些被一拳轰碎!

  嘭的一声,江守寅被巨力从飞剑上砸了下来,飞剑也随之停止。

  他翻身落地,掣剑在手,正欲迎敌。

  却见那金色光影嗖得一声翔跃而走,重新隐入了几十丈外的黑暗丛林中。

  江守寅吐一口浊气,只觉胸口发闷。

  这人下手好重!

  或者……不能称为人了。

  它们虽然完全化了形,但是一动手,浓烈的妖气便再也掩盖不住。

  是妖物!

  “小师叔!小师叔救我们啊!”

  “是小师叔来了吗?”

  他正犹疑之际,又听前面有人大声呼救。

  江守寅循声探去神识,就见前方丛林内,一棵大树上绑着两名道士。

  一名丑而壮,一名相貌普通身材矮小,正是自己那两个倒霉师侄。

  他小心探察四周,每一步都确定了没有埋伏,才缓缓走到近前。

  “小师叔,你终于来了。”丑壮道士和普矮道士齐齐唤道。

  江守寅一边挥剑帮他们松绑,一边问道:“你们做了什么?为何惹来了如此道行高深的妖物?”

  “小师叔不知道吗?”丑壮道士反问。

  “嗯?”江守寅看向他。

  这时,普矮道士眼中忽然精光一闪,右手骤然化出一道长剑,刺向江守寅!

  江守寅对这二人全无提防,被这一剑正中左肋!

  亏他反应迅疾,剑尖刚刚破体,他就一掌隔空将那普矮道士击飞,翻手又夹住丑壮道士一剑,将他也一脚踢飞。

  制伏这二人,不过瞬息。

  同时他心中明悟,想到这二人定是中了摄魂之术。

  是方才那妖女的手段!

  自己的江湖经验还是不够,如此小心,却还是受了轻伤。

  一道血光随着长剑离体,丛林中立刻传来怪响!

  几番暗算之后,到底还是要总攻了吗?

  这些妖物如此狡诈阴毒,分明就是想致自己于死地!

  危机关头,另有一个念头不可抑制地自江守寅心头升起,并且挥之不去。

  那就是……

  我特么到底招谁惹谁了?

  

裴不了说
lpl决赛太好看了。

第五十七章 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