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慎虚观的重大发现

  太阳落下山。

  秋虫儿闹声喧。

  慎虚观的几位弟子,就站在妙风山一处隐秘的山腹中。

  这几日,江守寅一直在此处以神识搜山,纤毫不漏的滚滚神识横扫而过,才终于在此处发现了一些异样。

  这山腹隐蔽,岩体下却有新土,应该是有人在此挖过坑。周遭还有些许的真气残余,应该是不久前有修者在此施展神通。

  于是他带人来到了这里。

  亲眼看见那飞天狮子的尸首后,江守寅好是震撼,同时心里也有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这没头没脑的强大仇家死了,自己也不用再溜走了。

  在他身边,站着张玉溪、薛玉柱、刘玉山。

  薛玉柱和刘玉山就是丑壮、普矮两个道士,先前他们被人摄魂,险些给小师叔来了个背刺。

  等清醒过来以后,两个人又羞又怕,迎风思考了一晚上,才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衙署。

  还好江守寅并没有跟他们计较,只是摆摆手,让他们去喂驴……

  这次江守寅亲自带队搜山,张玉溪就抢着加入了,理由很有力,为了自己的亲哥哥。

  对此薛玉柱和刘玉山嗤之以鼻。

  小师叔来之前你怎么不急着找你哥呢?合着你这兄弟情谊是每个月来那么几天?

  这种人,平时干活总是躲在后面。只要领导一来,又立马抢在第一个表现。

  无耻。

  很气。

  但又没什么办法。

  见面还是要冲他点头哈腰的师兄长、师兄短。

  尽管心里恨不得师兄又短又软。

  很快,丑壮和普矮将那块新土再铲出来,居然挖出了一具栩栩如生的尸体!

  竟真是慎虚观弟子张玉岩!

  不错,这具尸身也正是前日李楚和李辛夷遇见的那具魇的本体。取得秘境宝钥后,本着入土为安的人道精神,他们还是挖了个坑把这具尸体埋了进去。

  不想这么快又被翻了出来。

  “哥!”

  张玉溪当即哀嚎一声。

  这具尸身极为僵硬,仍然保持着盘膝打坐的姿势,无法改变,只能这样放在地上。

  张玉溪跪倒在尸身面前嚎啕大哭,不过嚎是真嚎,眼泪倒没掉下几滴。

  旁边还有三个人冷眼旁观。

  这画面看着不仅不悲伤,还有几分诡异……

  江守寅也颇为惊讶,他发现这里有些异样,本来只是怀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心态来挖一下,没成想居然真能挖出张玉岩的尸身。

  几年前张玉岩奉观里命令,带着秘境宝钥来江南洲,调查潜龙秘境的事情。

  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始终没有回来。

  直到后来广寒宗来函兴师问罪,称张玉岩重伤了她们一位小瑶池弟子。

  慎虚观的高层完全不明就里。

  后来再经几番交涉,才知道了事情大概。

  当时恰好广寒宗也有派弟子来寻找潜龙秘境,两人偶遇,原本是结伴而行,中途张玉岩却突然施以辣手,偷袭了广寒宗的弟子。

  这名弟子用了门内禁术才强撑着逃回山门,只说了一句“慎虚观、张玉岩”,之后便昏迷过去,始终没有苏醒。

  多的便再无从得知了,连妙风山这个地方,都是后来慎虚观的长老根据他的行动路径推演出来的。

  广寒宗有心独占秘境,也不愿再透露别的。

  就只是单纯地通知一声,你家弟子欺负了我家弟子。没人证、没物证、没理由,但就是你家弟子错了。

  于是慎虚观就道歉了……

  对方毕竟是十二仙门之一,而且素来以不讲理著称。对她们低头,不丢人。

  张玉岩一失踪,丢了秘境宝钥,慎虚观对潜龙秘境便也不抱期望,干脆就把这档子事放下了。

  直到前些日子,常守冲收到公孙辙的求援信,得知他恰好要来余杭县赴任,便又派了几名弟子过来,让他们好好查一下妙风山,看能不能有些收获。

  正好江守寅晋升化龙境在即,也盼着能得到一枚化龙果辅助,便也赶了过来。

  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想不到失踪了几年的张玉岩,就这么被人草率地埋在土里。

  “可是这里都是新土……玉岩师兄的尸身也丝毫未腐烂,他莫非是这两日才死的不成?”普矮道士纳罕道。

  江守寅摇头道:“他的神魂已经消散好几年了,尸身不腐,可能是他之前在某些不与外界通气的秘境中,又或者是……冰封。”

  “没错,我兄长一定是被冰封的,是广寒宗门下做的!她们一向最擅冰法。”张玉溪起身说道。

  江守寅道:“你搜一下宝钥还在不在他身上吧。”

  说实话,他对此并不抱希望,对方杀了张玉岩,八成会抢走他的宝钥。

  张玉溪仔细搜索一番,果然没有收获。

  但他不死心,想了想,又道:“我哥一直有在靴底藏东西的习惯,我再看看。”

  说着,他就麻利地除下了张玉岩的陈年老靴。

  一阵山风吹来,那味道着实不太好。

  江守寅当机立断,封了自己的嗅觉。

  丑壮和普矮就没这个能力,丑壮道士只能抱怨一声:“那玩意能放靴子里吗……不嫌硌脚?”

  想不到,张玉溪居然还真的在靴底摸出一份东西。

  一张羊皮地图!

  他打开一看,如获至宝,喜滋滋地给江守寅递过来,“小师叔,你看这是什么!”

  江守寅抬手阻止他靠近,“是什么你告诉我就好了。”

  “是地图,好像……就是这座山的形势,上面似乎有一条龙的标记,说不定是潜龙秘境的所在!”张玉溪激动地说道。

  江守寅想要接过来看一下,但想了想,还是收回了手,道了声:“带路。”

  当即,张玉溪拿着那张羊皮图,一马当先。

  图上画的草木山石,经过这些年时间多有变化,但是基本的路径和山体是不会变的。

  天色刚黑下来,他们就来到了一处崖壁之前。

  周遭三面空荡,远处茂林围绕,一水环流,景色颇为优美。尤其此时入夜,天星朗朗,月映山壁,更添几分灵秀。

  江守寅也懂些风水,隐隐觉得这里像是处墓地的好局。

  “就是这里。”

  张玉溪一指,在崖壁上正有一块凸起的石头,似是浮雕,一人来高,但是全无美感,只是形状颇有标志性。

  他又道:“图上画着这块浮石的形状和一个临字印,应该是开启禁制的印诀。”

  江守寅点点头,先让他们闪开,以免意外发生。

  他独自站在崖壁前,手拈临字印,真气催发。

  咻——

  一道气芒自他双手打在那块凸出的石头上,很快得到反馈。

  浮石之上,亮起白芒。

  轰——隆隆——

  旋即,两侧崖壁似是有所感应,迅速隆隆不停地打开了一道三丈高的大门!

  果然是禁制机关。

  几名慎虚观弟子对视一眼,这门后黑漆漆凉飕飕,不知道藏着什么隐秘。

  江守寅想都不想就迈步走进。

  事关化龙果,定要进去一探究竟才行。

  

裴不了说
感谢“太上忘情是无情”的百赏,感谢“skinner411”的百赏.

第七十二章 慎虚观的重大发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