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当妖怪绑架了女鬼

  李楚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

  他要去往那净衣河的方向。

  净衣河是余杭镇附近较为宽阔的一条大河,水深流缓,天气好的时候,常有周围村落的妇女来河边浣洗衣物,由此得名。

  但这清爽的天气,周遭却十分冷清。

  因为最近传说这条河里闹水鬼。

  便有村民去德云观,将李楚请来。

  今时不同往日,有了名之后他不再依靠那几个回头客了。全余杭镇范围内,有了诡案,大家第一时间想起的已经是小李道长了。

  谁会不喜欢一个又帅又能打的小道士呢?

  迎着舒适的秋日凉风,踩着没过膝盖的干草。

  李楚来到河边,闭上眼。

  心眼打开,扫向整个河面。

  现如今他对于心眼的操控已经很灵活了,可以说如臂使指,不会再出现滞涩的情况。

  不过几次呼吸之间,他就在河底发现了一团微弱的阴气。

  找到你啦。

  几乎是同一瞬间,河底砂石堆里,原本正在默默泡澡的、绿油油像一团藻类似的水鬼,猛然浑身一炸。

  它清晰地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在注视着它。

  它开始慌了。

  跑!

  这个念头一出现,它就已经顺水游曳出了十几丈,甚至不敢抬头看一眼水面。

  但是下一秒,就有一股更危险的感觉从心头升起。

  到底是什么人?

  它终究还是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上面。

  隔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它看见一个容颜俊秀、不似凡人的小道士,对着水面轻轻地挥了下剑。

  真得很轻,很随意,就像是玩耍一样。

  可是这只水鬼忽然心里明悟,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我短暂的鬼生就要终结了。

  如果还有什么话想说,大概也只有一句……

  饶命啊。

  我才当水鬼没有几天,还没有享受到做鬼的乐趣啊喂!

  嘭——

  李楚不是第一次杀水鬼了,很熟练。而且这次的水鬼道行很低,连截江断流什么的都用不上,就随便挥一剑。

  即使被江水削弱九成的剑气,剩余的一成,荡起的余波,都足够把那只小小水鬼震为齑粉了。

  像是拍蚊子一样打死一只水鬼,李楚淡淡地望了眼天空。

  索然无味啊。

  杀这种级别的邪物,几乎已经感受不到经验值的增长了。

  尤其是在海上杀掉那只大鱼之后。

  当那庞大的一坨经验值进入体内,简直要把自己塞满的感觉,太充实、太幸福了。

  如果没有见识过这些,他本可以忍受灯笼怪。

  但是现在,他已经有了一些想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的心思。

  或许……

  对现在的自己来说,新手村确实有点不够用了。

  一点点。

  他收剑归鞘,正准备睁眼回走。

  忽然,心眼的笼罩范围中,看见远处河面上爆发出一团妖气。

  咦。

  还有意外收获吗?

  李楚快步赶了过去,不过距离还很远。李楚忽然觉得,自己的行动速度有点慢了。

  ……

  悠悠的河面。

  一叶小船随意地荡漾在上面。

  张玉溪痴痴地望着眼前的女子,看着她的眉、眼、口、鼻……

  心想仔细看来,白玲姑娘的五官俱是巧夺天工,简直无一处不是完美。

  红绫含羞带怯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心想他其实也算得上有一丝小小的英俊,可惜……

  如果没有见过小道士,自己本可以忍受小帅。

  现在看来,就有些索然无味了。

  可一想起小道士,她就又忍不住想起黑牙和青甲的死状。

  “白玲姑娘,你怎么在发抖啊?”张玉溪问道。

  “嗯?”红绫回过神。

  刚才自己居然不自觉地发抖了吗,都怪小道士,留给自己的阴影太深了。

  她娇羞地一笑:“没什么,奴家出门穿得少了,觉得有些冷呢。”

  “呵,这样啊。”张玉溪笑了笑,“我还以为你听说了近日净衣河的传闻呢。”

  红绫举起懵懂的大眼睛,“什么传说啊?”

  “你知道吗?最近都在传啊,这净衣河里近日出了一只水鬼,可以跳到水面上来抓人呢!”张玉溪故意阴森森地说道。

  “啊!奴家最怕鬼了!”红绫抬起衣袖捂住嘴,佯装害怕。

  看着张玉溪的笑脸,她又噘起嘴:“你好坏,明知道这河里有水鬼,还带我来。”

  “嘿嘿,怕什么?”张玉溪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挺起胸膛道:“你忘了我是干嘛的了?你要是怕的话,不妨靠到我这边来。嘿嘿,不是我吹嘘,普天下还没有哪只鬼能轻易近我张玉溪的身!”

  然后女画皮就轻轻靠近了他的身子……

  佳人的身体软软的、绵绵的、散发着沁人的凉气。

  张玉溪刚好浑身燥热,心想你我二人一冷一热,真是天作之合。

  就在他想觑个破绽就把佳人推倒的时候,忽然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从天而降。

  呼——

  一名布衣少年突然落在了这艘小船上,对着二人面带微笑,露出两颗虎牙。

  张玉溪正想问一声你是什么人,还没出口,红绫就被那少年一把扣住。

  “别问我是什么人。”少年冷声道:“要想救她,就回去叫人来洋山亭。半个时辰后,我要见到你们慎虚观的江守寅,不来我就杀了她。”

  红绫被那少年扣住肩膀,一时间竟感受到一阵恐怖的威压。这种等级的威压……她以前只在王上身上感受到过!就算有差距,也已经接近了。

  自己决计无法挣脱。

  不过……

  如果立刻脱掉这身皮的话,她还是可以逃掉的。

  但是那样一来,自己经营的白玲这个身份就彻底暴露了,说不定还会顺带连累白简。

  听对方话里的意思,似乎他只是针对慎虚观。

  一番心思电转之后,她觉得自己先不用急,静观其变再说。

  张玉溪将这少年的话听在耳里,顿觉心头大怒。

  你当着我的面,抓了我的女人,还叫我回去喊人?

  什么意思,看不起我?

  我不要面子的啊?

  他当即暴喝一声,手环一亮化作飞剑,飞剑现世,瞬间发出铮然一声龙吟!剑气沛然!

  剑在手,张玉溪正欲问天下谁是英雄,忽觉手中一空。

  就见……

  那布衣少年一把握住了自己的飞剑,攥着满是剑气的剑刃,劈手就夺了过去。

  然后……

  他横过剑身,将剑尖塞进了嘴里。

  喀喇喇,喀喇喇,喀喇喇……

  这人他娘的……

  他把自己的飞剑给吃了!

  而且不是江湖卖艺那种假吃,是真的边嚼边吃,连带着剑身上残余地剑气,全都给咽了下去!

  最后剩下个剑柄,他才随手一甩,丢进了河里。

  布衣少年咂咂嘴,再抬眼看向张玉溪:“半个时辰之后,前面那座洋山亭,叫江守寅来,记住了吗?”

  “嗯。”张玉溪乖乖点头。

  这是个狠人。

  惹不起,惹不起。

  布衣少年提着红绫,呼的一声,又飞掠出去。

  看那方向,正是奔不远处的洋山亭去的。

  张玉溪不禁暗自骂了一声,小师叔到底惹了什么妖魔鬼怪,屡次三番的连累人。

  他弃了小舟,也御风而起,飘忽忽直奔余杭镇而去。

  ……

  布衣少年带红绫飞上半山坡,落在一处规模颇大的亭子中。

  狸四和猫九正等在这里。

  甫一落地,狸四就舔道:“玉猞猁大人一出马,果然手到擒来!”

  玉猞猁道:“对付一个小喽啰有什么,还是等正主来了再说。他能斩杀你们大哥,那实力可能也不会逊色我太多。说不定……是一场硬仗。”

  猫九和狸四拿出绳子,把红绫给捆在一旁。

  玉猞猁又道:“按原计划,我在这里等,你们沿途盯着,有意外随时禀告。”

  身为青翼楼八玉之一,他行事还是颇为稳妥。

  自觉实力占优的情况下,没有直接杀到衙署去,而是先摸清一处环境再引敌人过来。同时对敌人情况随时进行监察,力求万无一失。

  “是。”狸四和猫九领命而去。

  等他们两个都走了,玉猞猁才坐到山亭的一边,一只脚搭在上面,从怀里小心翼翼掏出一包花生,嘎嘣嘎嘣吃了起来。

  红绫也不敢逃,就小心打量着他。

  感觉他吃飞剑的样子,和吃花生也差不了太多……

  狠。

  

裴不了说
小声bb一些,其实之前两周写的,我非常非常非常不满意……一开始的时候我一天一章,发出来的不满意还删书大改,每段剧情都是提前想好如何收尾的,每一章都是写一遍改一遍或者改好几遍才发,所以能量输出明显密集很多。   但是前两周冲三江,不敢断更,被赶得剧情很乱,节奏也不好。每次想到什么写完就发,很难受。   明天应该会上三江了,我也决定不再想这些了,每一章绝对要改到满意为止再发。当然不是说绝对会断更,就是……坚定一下,质量优先。   如果有跟到这里的读者,谢谢,真的谢谢。

第七十五章 当妖怪绑架了女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