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场景仿佛昨日重现

  李楚上前给红绫解开绳子,红绫顿时肩膀一绷,咬紧嘴唇,喉咙里不由自主地说:“你不要过来啊……”

  “姑娘莫慌,我是好人。”

  李楚看着惊惶的红绫,眼中略有一丝同情。看她这神态,分明是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即是通俗来说的,吓傻了。

  想来这些妖物属实可恨。

  竟将好好一个无辜女子吓成这等样子!

  绳子被解开,红绫也得到了自由。

  不过她才不在意这个,从始至终这根绳子也捆不住她。

  现在只要能逃离这里,她已经不惜任何方式了,哪怕脱了这层皮也没关系。

  可是小道士这双眼看上去虽明亮温和,她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外露出一丝阴气,绝对就再也别想摆脱这双眼的追踪。

  所以她不敢施展任何诡术。

  对于一只鬼物来说,还有什么比面对面和小道士交谈更恐怖的事情吗?

  尤其是在他刚刚一剑秒杀了一位看上去特别狠的妖王以后。

  稍微露出点破绽,下一个就可能是你……

  可是她毕竟也活了几百年,心智到底坚韧一些。

  很快就从极度的恐惧中脱离出来,变成虽然也很强烈但是还能勉强思考的恐惧。

  就相当于将恐惧程度从猫九降到了春三娘。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于是颤声感谢道:“多谢……小道长将我救出来,大恩大德,感激……不尽。”

  “不必多谢。”李楚温声道:“姑娘你是哪里人啊?”

  “奴……奴家姓白,单名一个玲字,不是本地人士,随家父流亡至此的。”红绫报出了自己虚构的身份。

  “白玲姑娘。”李楚轻轻点头,问道:“不知你现今家住何处?”

  “奴家随父亲暂住在余杭镇的衙署中。”红绫道。

  “好,那我送你回家吧?”李楚道。

  “啊?”

  红绫一个波澜起伏的颤音“啊”,送我回家?

  她差点没当场哭出声来。

  就在想要跪地求饶的前一刻,她反应过来这个回家并不是回老家。

  而是字面意义的回家。

  然后。

  更想哭了。

  她连忙拒绝道:“不劳烦小道长了,奴家……可以自己回家的。”

  李楚凝眉看着她,这姑娘显然是收了很大惊吓之后有些神志不清了,放她一个人走这么远山路回去。

  不行。

  就算妖魔鬼怪没有那么常见,余杭镇的地痞无赖还是不少的。

  万一出点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他摇摇头道:“帮人帮到底,姑娘你心神不定,还是我陪你一段路程吧。”

  听到帮人帮到底,红绫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子。

  下一句就是送佛送到西啊。

  他这是在暗示要送我上西天吗?

  “白玲姑娘?”李楚见她莫名其妙地愣神,又叫了一声。

  “啊……好的,劳烦小道长了。”红绫只好答应他。

  “无妨,举手之劳罢了。”李楚一摆袖,让她先行。

  当下红绫迈开脚步,快步走出山亭。

  她现在恨不得把这两条腿换两只翅膀飞回去,让李楚赶紧滚蛋。

  可惜换不得。

  ……

  慎虚观的人来得很快。

  已经不必再去搜山了,江守寅等人都暂且窝在衙署中。只有张玉溪比较浪,约了白玲跑出去泛舟。

  然后屁滚尿流地跑了回来。

  当他说出有一只很强大但不知道有多强的妖王抓住了白玲姑娘,点名要江守寅过去的时候。

  江守寅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个场景怎么有点熟悉啊?

  一次不够还得来两次是吗……

  我只是个可怜的小道士,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但没办法。

  既然对方的目标是他,那他也只能去迎战。

  如果畏首畏尾,让无辜女子因为自己受牵累……岂是修道之人所为。

  几名慎虚观弟子齐声说要与他同去。

  江守寅的目光一一扫过这几个货色……

  为了避免自己逃跑时候还要背着几个人,他拒绝了这番请求。

  独自一人,骑驴出征。

  他这坐骑看似慢慢悠悠,实则脚程极快,片刻便来到净衣河畔的洋山附近。

  此间山路复杂,上山与下山路各不相同,是以并没有遇上李楚和红绫。

  但是早有两双妖异的瞳孔缀在他后面。

  一处上山路口,江守寅通过不多时,狸四和猫九从两侧显露身形。

  为了避开江守寅的神识,他们监视时一直离得稍远。

  “没错,来的只有他一个人。”狸四咬着牙说道:“这一次,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

  江守寅赶到现场的时候,只看到一地的绳子。

  “嗯……”

  他眉头一凝,敌人是在暗处埋伏吗?

  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他神识迅速铺开,方圆数十丈尽收眼底。

  立刻发现了远处有战斗的痕迹,似乎是一道强力的剑气扫过,将一条路径上的树木全部斩断,稍微沾点边的也都枝叶无存。

  在那些倒地的树木与落叶之间,掩盖着一具很大的尸体。

  似是山猫,又似虎豹……

  是猞猁?

  他勉强认出这具尸体的物种。

  这只猞猁生前应该是一只道行高深的妖物,哪怕死去之后,本体上残留的妖气依然强盛。

  是它抓了白玲姑娘?

  江守寅沉吟一阵,忽然间心头闪过一个隐隐约约的念头。

  此地不宜久留。

  如果自己再待在这个地方,好像又要沾染上什么莫名其妙的因果……

  在修者达到神合境之后,是会时而有这种福至心灵的预感出现。虽然不甚明晰,但是往往很准。

  于是江守寅迅速决定。

  得溜。

  他立即翻身上驴,呱嘚呱嘚跑下山去。这头驴也属实神异,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

  狸四和猫九在上山路口还没待多久,没有等到玉猞猁的召唤,反而是又传来一阵驴蹄声。

  两只妖怪对视一眼,都有些诧异。连忙闪身躲避,隐藏入林中偷眼观看。

  果然是江守寅骑着青驴飞快下山。

  这……

  玉猞猁怎么可能放他离开?

  随着江守寅的骑驴背影再次远去,两妖才重新显露身形,眼中都有几分迷惑。

  “上去看看。”狸四说道。

  不用他说,猫九也已经用最快速度冲上山去。

  几次腾跃间,来到山亭外。

  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空荡荡的山亭。

  “怎么回事?玉猞猁大人呢?”狸四双手比划着。

  我那么大一只猞猁呢?

  怎么在这好端端地就没了?

  猫九鼻子抽动了两下,一指远处,“那里……好像有血腥味。”

  她脚步极轻地走过去。

  “这……”

  狸四走过来的时候,同样长大了嘴巴,倒吸了一大口凉到透心凉到刺骨的究极凉气,令整片山林都暖了几分。

  这短短片刻功夫,玉猞猁大人就被斩于剑下。

  未免有几分幻灭。

  好长一阵沉默之后。

  “我们……该怎么办?”

  猫九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一时有些无措。

  也不怪她,连玉猞猁都对付不了这道士,实在是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狸四平静了一会儿,没说话,而是大踏步走到玉猞猁的尸身前,化手为爪。

  噗。

  再次趁热。

  这玉猞猁整日啃食金铁之物,它的尸身即使死了之后依然坚逾金石,狸四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戳穿了它的下腹。

  很快掏出一颗莹白如玉的妖丹,那品级比金狮的还要高许多,看上去分外诱人。

  狸四再次将这颗妖丹包起来,一系列动作十分流畅。

  熟练的让人心疼……

  猫九在一旁默默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有些熟悉。

  悲。

  

裴不了说
感谢“zzz666666”的千赏,感谢“书hai55555”的百赏。

第七十七章 场景仿佛昨日重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