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听说妖丹价值连城?

  红绫神秘兮兮地来到白简的房间。

  白简正手捧一卷兵法,在恶狠狠地盯着书页,看他用力的神情,似乎是想用目光从中挖出点什么来。

  听到红绫的脚步,他才将身子向后一仰,摆出一副从容的姿态。

  端起茶杯,小抿一口。

  红绫进门,他悠悠问道:“怎么了?”

  “我想到对付小道士的方法了。”红绫一点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说道。

  白简眉眼一凝,确认道:“当真?”

  “当然,十拿九稳吧。”红绫满脸自信。

  “说来听听。”白简微微露出喜色。

  红绫道:“我们劫走一个小道士不得不救的人,他自然要乖乖来伏尸洞,到时候……自有王上等着他。”

  白简思忖道:“以人要挟……我们先前不是商议过,只是这小道士重利轻义,交游甚少又无亲无故,唯一勉强可称作亲人的也就是他师傅……小道士已经如此厉害,他师傅的修为实在难以预料……你可是想到了合适的人选?”

  “当然。”红绫道:“这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这衙署中的公孙姑娘!”

  “哦?他们俩……”

  白简露出一个“懂的都懂”的笑容。

  “我方才路过公孙柔的闺房,听到了……”

  红绫回以一个“懂的都懂”的笑容。

  “这大白天的?”白简露出一脸的难以置信。

  “啧啧啧,真是……世风日下!有辱斯文!”白简连连摇头道。

  “你一把老骨头,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啦。”红绫笑道。

  “说的你不是一张老皮一样。”白简反唇相讥。

  红绫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可是有随时在变化的。”

  “行了、行了。”白简懒得再和她拌嘴,“既然有了目标,那接下来就好办了……我们只要送他去见王上,就万事大吉了。”

  想到此处,白简不禁发出了阴冷的笑声,“桀桀桀桀桀桀桀……”

  王上……

  红绫望向伏尸洞的方向,心中默默念道,这次只能靠您了。

  以往的征伐中,王上从没有令它们失望过。

  可这次,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竟隐隐有些动摇。

  红绫连忙摇摇头,将这丝对王上的不敬抹掉。

  王上必不可能失败!

  ……

  李楚从公孙柔房里出来的时候,正赶上慎虚观的几名弟子踏进后院,以张玉溪为首。

  因为江守寅刚刚离去不久,白玲反倒先回来了,这实在有些奇怪。

  而且听说还是德云观的那名小道士救的白玲,这就更奇怪了。

  他们来是想问问具体情况。

  路过公孙柔的院子,正见公孙柔恋恋不舍地送李楚出来。

  张玉溪一下就呆住了。

  虽说他已经“主动”放弃公孙柔了,但是……心中多少存着些不甘。

  再看此时的公孙柔,鬓发散乱、面色潮红、眼波如丝、气息不匀,

  这分明就是……

  这分明……

  这……

  这特么还是大白天啊!

  张玉溪见了李楚,第一句话原本是想问,真的是你救了白玲姑娘?

  可是见了公孙柔的样子,立刻又想骂他一声,禽兽。

  两句话到嘴边合在一起,就变成了……

  他悲愤地指着李楚:“就是你这禽兽救了白玲姑娘?”

  额?

  李楚被这当头一句话问愣了。

  他试探性地反问道:“我……救的不对吗?”

  张玉溪呸了一声,大脑重新掌握了嘴的控制权,而后质问道:“掠走白玲姑娘那大妖实力强横,你怎么能救回她?”

  他的意思很简单。

  就凭你?

  在慎虚观几名弟子的眼里,他分明就是一个毫无真气波动的凡人,根本是靠一张脸在招摇撞骗。

  这样一个江湖骗子能够斩杀那大妖?

  某鲁姓先贤曾经说过:真的吗?我不信!

  旋即,就见李楚点头道:“那妖物的确实力强横,我也受了些伤……算是险胜。”

  “哼。”

  张玉溪冷哼一声,李楚谦虚的姿态在他看来,分明就是心虚!

  “就怕是别人杀的,你出来领功吧?”

  他斜睨着李楚,又悲痛地看了看公孙柔。一股说不清的味道左右着他的思绪,使他认定了李楚是个奸猾小人。

  如果此时把他的心肝脾肺肾都掏出来做道菜,稍微一尝就会知道,那股味道……

  是酸。

  李楚有点奇怪,他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张玉溪,淡淡地说了声:“我没必要骗你。”

  他觉得很奇怪。

  这种事有什么好撒谎的?

  难道杀了那妖怪还有钱领不成?

  “那妖丹呢?”见他的回应稍显无力,张玉溪又质问道:“若是你亲手斩杀了那大妖,那他的妖丹你不会不取吧?”

  李楚瞳孔一缩。

  他的第一个念头是,我取它的妖丹做什么?那玩意又不能卖钱。

  随后立即联想到,既然他这么问,该不会是……能卖钱吧?

  余七安从没告诉过他妖丹的价值,他遇见的妖怪少,也没有主动问过。

  道观里狐女和小锦鲤都是妖怪,自然也不会主动说我身上哪里最值钱。

  是以他对于妖丹的价值一无所知。

  此时他有些害怕,自己该不会错过了什么吧?

  李楚的心……忽然像是被一只大手攥紧……

  “呵呵。”张玉溪见他哑口无言,自觉是占了上风,冷笑道:“妖物身上最珍贵的就是妖丹,那等道行的大妖,一颗妖丹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斩杀了它的人,会不取妖丹?”

  价值连城?!

  李楚眼前一黑。

  心态崩了呀……

  他现在顾不得别的,立马就想回去看看那大猫的尸体还在不在原处。

  见李楚不出声,那边张玉溪又过分嚣张,身后的公孙柔站了出来。

  公孙小姐冷声道:“小李道长绝不可能骗人,整个余杭镇的百姓都相信他。张道长,你管得未免太宽了!”

  张玉溪看着公孙柔,不知怎的,感觉她现在好像比之前更好看了,脸上莫名多了股容光似的。

  看着她美貌的面庞,张玉溪忽然更气了。

  虽然他也说不清在气什么。

  但就是气。

  娘的。

  ……

  正当此时,另有一人大踏步进了后院。

  来人正是江守寅。

  他回到衙署,就听说白玲姑娘已经被人救回来了,救她的人也在。

  他早就知道余杭镇另有高人出没,此时听说高人驾到,当然要来见见。

  迎面见到李楚的第一眼,他就忆起了那一夜……

  心头响起一声果然。

  这张脸不可能会记错。

  果然是他!

  自己还曾经百般不愿相信这个猜测,但实在难有第二种可能。

  这个看起来除了长得极度英俊以外似乎平平无奇的小道士,竟然还拥有着难以想象的高深修为。

  作为天之骄子长大的江守寅第一次产生一个有些困惑的念头。

  这世界……是不是有些不公平?

  ……

  江守寅出现在场中,张玉溪更觉胆气大增。

  如果说现今的余杭县内谁的修为最高,他首推自家小师叔。

  于是他大声问道:“小师叔,是不是你斩杀了那大妖?”

  江守寅怒视了他一眼,喝道:“闭嘴!”

  骂还是轻的,这句话一下戳中了江守寅心中的忌讳,他差点就想一巴掌甩过去。

  你还嫌我莫名其妙的仇家不够多吗?

  张玉溪有些急了,他指着李楚道:“这江湖骗子说是他斩杀了那妖王,你信吗?”

  江守寅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沉声道:“不是他杀的,难道是你吗?”

  “啊?”

  张玉溪最为仰仗的小师叔一登场就给自己来了两记背刺,属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他“啊巴啊巴”两声,不知该再说些什么。

  江守寅来到李楚身前,拱手道:“贫道是朝歌慎虚观,江守寅。方才几位师侄无礼,还请道友恕罪。与道友再次会面,我也有些问题实在想请教。”

  李楚轻轻皱眉,他虽然急着想走,但人家客客气气,他也只好点头道:“但讲无妨。”

  江守寅问道:“当日那飞天狮子,可是道友斩杀?”

  “是我。”

  提起那只飞天狮子,李楚还是印象深刻的。

  因为它实在太过吓人,自己施展了全力一剑,还不小心斩破了狐女脆弱的雷云……

  江守寅感激道:“那狮子不知为何想要杀我,道友当日斩杀他,实在是替我了结了一桩大麻烦。”

  李楚无所谓地摇摇头:“我出于自保而已,不必多谢。”

  “今日这妖王也是不知为何冲我而来,多亏道友出手,几乎是又救了我一命。如此恩德,江守寅必定铭记于心。”

  江守寅诚心诚意地躬身行礼,几乎一揖到地。

  看见江守寅行如此大礼,李楚倒还好。

  张玉溪的内心有些崩溃了。

  小师叔你这是在干嘛啊?

  我拿你当爹,你给别人装孙子?

  别吧。

  ……

  李楚扶起江守寅,道:“帮到你的地方,我都不是刻意为之,说是恩德大可不必。”

  “施恩者可以不在意,受恩者却是该铭记的。”江守寅反握住李楚的手,又问道:“不知道友来自哪方仙门古观?白玉京?青羊宫?亦或云游观?”

  白玉京与青羊宫是十二仙门中的道教门庭,云游观亦是神秘之极的上古传承,若非人丁太过稀少,也要算上一个仙门之位的。

  在江守寅看来,李楚定然是这几个道教名门才能培养出的绝世妖孽。

  天灵根、诸般仙体、甚至是大能转世身,都有可能。

  不论是哪家宗门出了这样一个妖孽,未来百年都将会获得极大的竞争力。

  身为慎虚观作为继承人培养的人物,他不得不关心。

  李楚如实道:“我是余杭镇外、十里坡、德云观的弟子,名叫李楚。”

  “啊?”江守寅讶然。

  这种妖孽级的仙门新秀,是余杭镇本地人?

  怎么可能?

  莫非是哪位隐世大能的弟子?

  他追问道:“不知尊师名讳……”

  李楚又答:“家师名叫余七安。”

  余七安?

  这名字根本没听过……听起来也不像什么正经人啊……

  没有仙门的全力栽培,没有大能的自幼提携,就能在这个年纪拥有这般恐怖修为……

  这还是个人?

  江守寅彻底凌乱了

  看他愣神,李楚趁机道了声告辞。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山上去看一眼。

  那价值连城的妖丹诶……

  ……

  见李楚要溜,张玉溪咬着牙对江守寅道:“小师叔,你不要被他的话迷惑了。他身上毫无真气波动,显然就是个江湖骗子!”

  江守寅摇头道:“世间传承无数,修炼法门各不相同,岂能用真气来辨别一切?”

  张玉溪不服:“那你亲眼见他斩杀那两只大妖了吗?”

  江守寅沉吟了下。

  要非说亲眼见到……倒是还真没有。

  张玉溪见他沉吟,知道没有,便厉声道:“我证明给你看!”

  他气急攻心,本想唤出飞剑,没有反应,才想起飞剑被妖王吃了。

  只好单手结印,掌心蕴气,一团凝练真气瞬间聚起!

  道门掌心雷。

  他一发狠,就要将这掌心雷朝李楚打过去!

  那边公孙柔忙叫道:“小李道长!小心!”

  不用她提醒,李楚早听见背后风头不对。回过身来,就见张玉溪正举着掌心雷,摆出投掷的姿势。

  李楚双指成剑,随意地朝他一指。

  葵花点穴手!隔空打穴!

  噗。

  灵力化作的飞箭正中张玉溪肩头。

  李楚心中微微满意。

  这隔空打穴的功夫自己也是第一次用,看来效果不错。

  张玉溪正想丢出掌心雷,突然感觉周身一僵,再也无法动弹。

  那颗掌心雷正好举到头顶……

  嘭——

  一团凝聚着愤怒的掌心雷果真就在掌心爆炸。

  我炸我自己……

  张玉溪满头满脸瞬间漆黑,当场成了昆仑奴,七窍之中各自有血迹渗出,模样凄惨无比。

  但一头鬓发整个弯曲向上,化为卷毛,又显得十分滑稽。

  更惨的是,掌心雷炸过之后,他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也无法言语……连一声疼也喊不出……

  江守寅看到这一幕,内心剧震!无以复加!

  一个恐怖的词浮上心头。

  仙法!

  没错,毫无疑问。

  绝对是传世仙法之一的定身术!

  这李楚的来头,肯定不像他说的那般简单。

  绝对大得离谱!

  念及此处,他再度躬身,连声道:“李楚道友!我这师侄……只是难以相信你修为如此高绝,存心试探,不敬之处,他已受了重伤,堪为惩罚!回头我门中定然还会着重训诫,还请道友手下留情!饶他性命!莫与小辈再多计较……”

  这张玉溪一直莫名其妙地针对自己、还搞背后偷袭,确实让李楚有些生气。

  但是现在他被自家的掌心雷重伤,也算自作自受,受了惩罚。再多追究,除非就是要他性命了……

  李楚可从来都没有那动辄杀人的心思。

  而且……现在他也确实也懒得跟这个憨批多计较,便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现在李楚满心想的,都是那颗价值连城的妖丹。

  什么也不能阻止他去摸尸的脚步!

  

裴不了说
昨天少一章,今天发个二合一的大章……   感谢“skinner”的五百赏,感谢“逆风雪月”的五百赏,感谢“zzz666666”的千赏,感谢“杨欣就”的百赏,感谢“那就随便起个名吧”的五百赏,感谢“半仙wy”的百赏,感谢“书友110819210916837”的五百赏,感谢“WaghdohM”的百赏,感谢“开玩笑啦”的百赏。   也感谢在qq阅读端打赏的好朋友,我这里翻不到了,也诚心感谢。

第七十九章 听说妖丹价值连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