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轮到你了

  “江南洲自古繁华,余杭镇也不是荒僻之地,怎么本地的邪祟如此猖獗?简直……简直不讲规矩。”

  “我到此地尚且不久,就已经三番两次遭遇暗算,这次干脆就来县衙劫人……”

  “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画皮……什么陷阱诡计……”

  江守寅一边盘膝打坐、运功调息,一边口中碎碎念道。

  “咦,小师叔你是不是落了一句?”旁边端水的普矮道士突然问。

  “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不太对仗……”

  他这边正说着无所谓的废话,江守寅忽然胸中一凝,双眉紧蹙,凭空吸出一股烟龙,在鼻端盘旋三周之后进入。

  “噗——”

  这一口气入体,登时逼出一股黑血来。

  吐出了这口血,江守寅的面色顿时变得煞白,但看神情,好像还舒缓了几分。

  “呼——”

  他再长舒一口浊气,从另一旁的丑壮道士那里接过毛巾,擦了把脸。

  又问道:“玉宁怎么样?”

  “玉宁师妹阴气入脑,虽未伤及性命,可能也要过阵子才苏醒。”普矮道士答道。

  这时,外面响起急促但不敢用力的拍门声。

  公孙辙道:“江道长还好吗?”

  “公孙大人请进,我已没有大碍了。”江守寅道,声音中透着掩盖不住的虚弱。

  李楚跟在公孙辙身后,一起过来了。

  江守寅见状,第一反应是从床上下地,站起身来,先朝李楚施礼:“李楚道友。”

  之后才向公孙辙见礼:“公孙大人。”

  又抱歉地道:“恕贫道学艺不精,没能保护好公孙小姐。”

  “唉,江道长莫要自责。许是……小女命里该有此一劫。”公孙辙咬牙道。

  他此时虽心乱如麻,也没有怪罪谁的想法。

  慎虚观的道士们来帮他一直是情分,这阵子也着实是尽心尽力,看江守寅的伤势,也确实是力不能及。

  他一指身后的李楚,道:“我与小李道长来此,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具体经过,还烦请几位道长讲述一番。”

  “好。”

  江守寅待几人落座,便说道:“我玉宁师侄本来一直伴随公孙小姐,方才被人偷袭打晕。”

  “我察觉到衙署之中有阴气迸发,就赶紧过去,发现是那位白玲姑娘。她劫掠了公孙小姐,就要离开。”

  “我疾追上去,又有另一鬼物出来拦路,是那位白简师爷。”

  “他父女二人竟都是鬼物幻化!白简是一具骷髅,白玲是一只画皮,至少都有数百年道行。”

  “啊?”公孙辙听到此处,讶然一声。

  想不到自己如此器重的师爷……是鬼。

  难怪总觉得他博古通今,原来他根本就是从古时候活过来的,从始至终都在骗自己。

  娚其娘也……不,嬲其娘也。

  上了这老鬼的当!

  “我与那白简交手,不想此獠道行极高……我一时不敌,中了他一掌,阴毒入体,刚刚才运功逼出毒血。”

  顿了顿,稍许犹豫,他多说了一句:“在我看来,那白玲至少是鬼将级别,而白简……应该是鬼帅。”

  提起这个,其实江守寅心里是有点委屈的。

  我慎虚观好歹也是朝歌大观、道教名门,派出来的这些弟子就算谈不上优秀,行走江湖也是足够了。

  到了这小小的余杭镇,不说降维打击,起码绰绰有余。

  谁知道这里……

  三天两头就跳出一只大邪祟,自己刚来就有金狮招呼……之后又一只大妖……紧接着就发现眼皮子底下藏着鬼将和鬼帅……

  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这样一来,就显得他们这些慎虚观弟子跟废物一样。

  看着公孙辙那关怀弱者的眼神,他很想大声地解释,不是我们菜……是这个地方太不对劲了!

  到处都是邪祟,还都是大个儿的,怎么玩?

  但这种时候,越解释就越会显得无能,说多错多。

  道经有云,错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

  待他说完,公孙辙拿出一张纸条道:“他们还在小女的房间内留下了这个。”

  只见那纸条上写着很简单一行话。

  “若想救公孙柔,今夜子时,叫李楚来白骨山伏尸洞。”

  见到这张纸条,江守寅内心起了一番不为人知的波澜。

  刚看到前几个字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这剧情他太熟悉了呀。

  再一再二,还要再三?

  别吧……

  然后看见后面的名字,变成了李楚,他才偷偷舒了一口气。

  终于轮到你了。

  或者说,可算不是我了……

  李楚见到这张纸条,微微蹙眉,露出思索的神情。

  江守寅看着李楚的表情,暗暗点头,对,就是这个味儿!

  是不是懵了?

  虽然知道有些不对,但,当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倒霉久了,终于有一天看到倒霉的变成了别人……

  那他难免会有些……隐秘的、小小的……庆幸。

  不过他心里毕竟还是正义感为主。

  江守寅开口道:“李楚道友,如今我的伤势……起码要几天才能恢复。我们慎虚观能助你一臂之力的,只有薛、刘二位师侄。另外,我那坐骑青驴是头难得的灵兽,脚程极快,也可以借你驱使。”

  一旁端水盆、拿毛巾的普矮和丑壮被他突然点到,顿时一个激灵,眼中流露出同款惊慌失措。

  毕竟小师叔都被打成这样了,他们很难不害怕。

  李楚在他们两个之间扫了一下,最后……只带走了坐骑。

  在他的观感里,慎虚观的驴还是不错的,人嘛……

  不提也罢。

  ……

  公孙柔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漆黑而开阔的深洞之中。

  只有一侧的洞口能打进来一条线的月光。

  那条月光的尽头,插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古剑。

  这把古剑上镌刻的纹路已经看不清了,剑刃也有些破损,但不知为什么,就是给人一种很沉重的感觉。

  好像比一座山还重。

  “你醒的比我预料中快很多。”黑暗里突然响起妩媚的声音,“本来以为你能刚好看到小道士来送死的。”

  “白玲?”

  公孙柔挣扎着坐起来,因为躺在冰冷坚硬的石头地面很不舒服。

  “呵呵,我不叫白玲,难听死了,我真正的名字……叫红绫。”

  冷艳的女画皮来到她身前,俯下身,居高临下,打量着公孙柔的脸。

  公孙柔觉得她的眼神很恐怖,有些害怕,睫毛微颤,小声道:“这两个名字差不多吧……”

  女画皮的眉毛抖了一下。

  “与其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她没好气地道:“再过两个时辰,小道士就会进来救你,然后你会亲眼看见他被我们的王上杀死,再之后……”

  她的手指在公孙柔的眼眶轻轻游走了一轮,“我喜欢你的眼睛……”

  “你们的王上?”公孙柔有些迷惑。

  其实她还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

  只是在这种环境下,她也不敢问。

  没等红绫回答,洞穴的深处,骤然响起了一阵轰隆轰隆的怪响。

  似乎有一团幽蓝色的诡异火焰亮起,光芒远远的透了出来,落在人眼里,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

  只有……无尽的幽深与寒冷。

  红绫的脸上蓦然闪过浓重的惊惧,仿佛那火光,倒映着幽冥。

  良久之后,一尊骨架喀喇喇地从那火光燃起的深处走了出来。

  白简浑身的每一根骨骼都洋溢着激动,比起先前,它这副骨架似乎在纯白中又多了一抹幽深的颜色。

  “王上的实力……已经全部恢复了!”白简的声音虔诚而激动。

  “真……真的吗?”红绫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王上已经为我重新炼制了这副骨躯,我感觉……”白简陶醉地握紧五指,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力量。

  “我感觉不用吾王出手,我就能解决那小道士了!”它如是说道。

  

裴不了说
感谢“YiCheng”的百赏,感谢“暗淡为”的百赏,感谢“江南King”的百赏,感谢“千寻皓”的千赏,感谢“开玩笑啦”的百赏,感谢“好多兔”的两百赏。

第八十一章 轮到你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