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 小李道长最爱光顾的……

  来到春满楼时,远天已然将将暮色。

  楼外面悬着的灯笼亮起,花团锦簇、彩带招摇,门口已经站了几位衣着清凉、肌肤雪白的好姑娘,笑眼盈盈地看着过往路人。

  但凡你心里有一丝邪念,都逃不过这样勾魂的眼神。

  倘若你口袋里再有一点闲钱,那万事皆休。

  有诗赞曰: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

  李楚、江守寅、李辛夷三人联袂至此,江守寅第一眼就看见了春满楼外那醒目的牌子。

  “小李道长最爱光顾的青楼。”

  他看了眼李楚,竖起根大拇指,“李楚道友修为高绝之余,还能有如此闲情雅致,真乃龙精虎猛、天赋异禀,令人叹服。”

  李楚眉间罩起一团阴影,连连摇头。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他一出现,门口的几位姑娘顿时像被什么晃到眼睛似的,一齐看了过来,然后露出了比先前真挚一百倍的笑容。

  “小李道长!你来啦!”

  “小李道长,我们都想死你了。”

  “姐妹们——”

  楼上的姑娘听到这个名字,都纷纷推开门窗,向下张望,兴奋地呼喊。

  色彩缤纷的手绢就像雪花一样落了下来,带着扑鼻的香气。

  江守寅看向李楚的眼神更加玩味了,心说这楼上楼下的人气这么旺,你小子还想否认?

  咦。

  我心里隐隐升起的羡慕是怎么回事?

  踏进流光溢彩的大堂,就见春三娘带人迎了上来。

  以她的地位,寻常顾客是难得一见的,但李楚不一样……

  “小李道长可是稀客啊,上次一别,也不说回来看看,好狠的心。”春三娘眼波一转,就有无限风情。

  李楚开门见山道:“我们这次来是想见碧萝姑娘一面,不知是否方便?”

  “碧萝?”春三娘回头问了两句,转来道:“碧萝姑娘那边现在有客人啊……”

  她的目光在三人身上瞄了一轮,两个道士、一个朝天阙的姑娘,这阵容摆明了不是来这玩的。

  于是又道:“如果是有急事的话,我们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把那位客人先请出来。”

  李楚点头道:“确实是比较重要的事,那就劳烦了。给店里造成的损失,他们两个可以赔偿。”

  “嗨,咱们俩什么关系,我用你赔钱吗?”

  春三娘留下个意味深长的媚眼,婀娜转身离去,另外安排小厮去楼上赶人。

  三人随之上楼,来到碧萝的房间外。

  刚靠近,就听见里面传来嚣张的声音:“在余杭镇,还没听说过谁敢让本少爷腾位置?你们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赵公子……”

  “别叫我公子!今天我要是走了,我是你孙子!”

  李楚听见这声音有些耳熟,便上前推开门。

  门内宽阔而雅致,一侧是摆在地面的方桌,桌上放着酒水吃食。隔着挺远是一扇屏风,屏风后面是娇女抚琴。

  正对门口的有一排窗,待到晚些时候,推开就是一堂风月。

  而门内,正对着春满楼的小厮发火的不是别人,正是有过几次照面的赵良才。

  赵良才近来很不开心。

  宿敌王龙七离开余杭镇了,他成了余杭镇最大的富二代,却突然产生了一种人生寂寞如雪的感觉。

  春满楼的红倌人,再没人跟他争了,也有些没意思了。

  唯一能让他有些许兴趣的,就剩这位从不露脸的碧萝姑娘了。

  于是他每天都来找碧萝姑娘听一曲,等待着有一天打动她的芳心。

  他知道自己长得一言难尽,但是从没在意过这个。因为他更知道,一摞一摞的金银珠宝堆起来,再高冷的姑娘也有承认自己帅的一天。

  只是这位碧萝姑娘似乎格外冷一些……

  也好几天了,别说见面,甚至连屏风都没出过,让赵良才颇有些鞭长莫及的感觉……

  没想到,今天听到一半居然就有人来搅局,让自己走。

  开玩笑。

  赵公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他撸胳膊、挽袖子,怒道:“谁想赶本少爷走,你让他亲自来跟我说,我倒要见识见识……”

  “是我。”

  李楚推门进来以后,应道。

  “你……”赵良才正想破口大骂,一见来人是李楚,顿时脸色变了两变,用令人惊诧的速度换上了一张笑脸。

  “小李道长啊,那没事了。”

  他洒脱地一摆手,又冲李辛夷笑了笑,好像老熟人似的。

  “啊?”

  春满楼那小厮一愣,旋即想到赵良才方才说过的话……

  怪不好意思的。

  李楚也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于是道:“我们找碧萝姑娘确是有重要的事,你花的钱,他们两个可以……”

  “不用不用,哪能让您付钱?你们尽管聊,我这就走。”赵良才忙不迭地离开,又招呼了下那小厮:“那个谁,小李道长今晚的花费都记我账上。”

  “好嘞。”小厮吆喝一声:“今晚由赵公子买单!”

  赵良才就这么一溜烟地走了。

  他是真得怕李楚。

  不止是怕招惹,他现在连见到李楚都怕。

  因为他发现,但凡是和李楚沾点边的人,都容易出事。

  譬如王龙七,简直就是典型的例子,再譬如公孙柔,听说她前日里刚被邪祟抓走过。

  细细想来,李楚就是行走的不祥之兆,但凡靠近他,总免不了遭些邪祟。

  他甚至怀疑,余杭镇近来邪祟频发,未尝没有李楚在此的原因。

  面对这样的人,聪明的赵公子毫不犹豫地选择退避三舍。

  小厮出去以后,堂内便只剩下了几人。

  李楚看着屏风后面的倩影,道:“碧萝姑娘,打扰了。”

  屏风后响起柔柔的声音。

  “小李道长来,我自然是欢迎的。只是……你带这么多人来,是什么意思呢?”

  “明人不说暗话。”李楚也不扯皮,直言道:“我来此是想问,碧萝姑娘可是为寻潜龙秘境而来的广寒宗弟子?”

  对面沉默了下。

  少顷,着一袭荷白色束腰裙裳的碧萝姑娘轻轻走出,身形袅袅,脸上仍旧罩着面纱。

  但江守寅一眼认出,她就是当日那抢到秘境宝钥的女子。

  碧萝看着李楚,道:“小李道长既然问,那我也不骗你。不错,我正是广寒宗弟子,自悬月山、小瑶池而来。到余杭镇,确实是在查潜龙秘境的事。”

  李楚直接道:“如今我们三方手中各有一块秘境宝钥,只缺最后一块,不知是否在碧萝姑娘手中?”

  碧萝闻言微微讶异,扫了一眼他们,便轻轻点头:“没错,我手里的确有一枚。”

  李辛夷道:“这便对了,现今只要我们四方联手,就可以打开潜龙秘境了!”

  碧萝的眉毛一挑,看向江守寅,道:“我不会和慎虚观的人合作。”

  “碧萝姑娘……”江守寅皱眉道:“当年之事,事态不明,我们没必要纠结于此。”

  碧萝冷声道:“我师姐躺在玄冰床上,至今仍未苏醒,当年她昏死前只咬牙说了一句,慎虚观、张玉岩。这……还不足以说明事态吗?”

  江守寅道:“可我玉岩师侄当年也死在妙风山了,就死在你们广寒宗的冰封剑印之下!这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李楚和李辛夷随之点头,“我们可以作证。”

  “张玉岩死了?”

  碧萝凝眸沉思,她当日跟踪慎虚观几人的时候,也确实看见他们挖出了那具尸身,当时她并不知道其身份。

  当年慎虚观说张玉岩失踪,广寒宗这边只当他们包庇弟子,若那尸身真是张玉岩的话……双方的积怨也无从谈起。

  想了想,她颔首道:“好,那明日午时,我在伏渊真人葬身的山洞外等你们,我们一起……打开潜龙秘境!”

  

裴不了说
感谢“傲宇傲宇傲宇”的百赏,感谢“很多兔”的三百赏,感谢“书友20170129170132733”的1888赏,感谢“七夜雪烈”的百赏,感谢“zzz666666”的千赏,感谢“YiCheng”的百赏,感谢“太上忘情是无情”的302赏,感谢“凌霄.末”的百赏,感谢“江南细雨无声”的两百赏。   这种过渡章节是有点无聊的,我就直接加快进度了。本来还想写两章日常的,一看快上架了,继续剧情拉满。

第八十七章 小李道长最爱光顾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