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河洛王朝的第一套飞行棋

  当震动结束,他们发现眼前的世界已然面貌大变。

  那阡陌纵横的原野上,划分出一格格的路径依然存在,但空地上却多出了许多东西。

  有的格子多了雕像、有的格子立起碑文、有的格子摆上了箱子、甚至还围绕着山峰裂出了一道环形的河流……

  满目奇观,却不知是何用意。

  而在天地的四方尽头,则各多出了一道石台。

  众人一脸茫然,唯有李楚,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棋盘若是缩小到一张纸上,他倒是颇为熟悉……

  只是还缺一样东西……

  旋即,就听老者朗声道:“潜龙棋局,是伏渊一生呕心沥血之作。在棋局的一开始,需要四人参加。”

  “东、南、西、北,四方起始各需一人,尔等各自担当一方行者,按顺序依次向前行进。”

  “我会在云端祭起一颗只受天道控制、任何人都无法影响的六壬神骰。六壬神骰每次摇出的数字,就是你们可以前进的阶数。前进的目的,是回到我们脚下的中央圣山。”

  “你们每人回到中央圣山的阶数是相等的,但是路径中会有不同的奇遇,或是好的,或是坏的……”

  “无论如何,都必须严格按照规则指示行动,违反者将被直接驱逐出秘境。”

  “需要多久才能回到中央圣山,要看你们的算计、实力和运气……缺一不可。”

  “届时,第一名到达中央圣山的人,可以得到化龙果奖励。其余名次,奖励也不同。”

  “想要化龙果的人,就必须拔得头筹,明白了吗?”

  随着他的介绍,众人头顶,天际的白云迅速汇聚,很快聚成了一团中空的云层。

  云端的空处,显露出一颗巨大的骰子,骰子只有一面通过空处露出来,上面的点数金光闪闪,其余几面都隐在云层中。

  只受天道影响、绝对公正的六壬神骰……

  老者的脸上洋溢着兴奋,就好像是等了好久终于得到玩伴的孩子。

  其余几人脸上尚且有些懵懂,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异的玩法。

  而李楚已经可以确认……

  没错,这玩意就是飞行棋!

  在他九岁之前,就已经精通各种棋类,象棋、军棋、跳棋、围棋、五子棋、黑白棋、国际象棋……等等,全都打遍全校无敌手。

  这也导致了,没有任何小朋友肯跟他下棋。

  太过无趣。

  直到有一天,有人带着一盒名叫飞行棋的东西来到学校。

  他的不败神话被当场击碎了。

  幼小他不明白,这种靠运气获胜的罪恶游戏,凭什么称之为棋类。

  那天的失败,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想不到,在多年之后的另一个世界,又遇到了这个大型玄幻版的……飞行棋。

  这样说起来,伏渊真人倒也算是一个领先时代的人才。

  “现在……你们要选出来参加棋局的人。”老者的声音提醒道。

  人选其实毫无争议。

  慎虚观这边当然是江守寅,丑壮和普矮本就是来递毛巾的选手。

  李楚无疑自己出马,狐女也是绝佳的啦啦队人选。

  而李辛夷和碧萝……她们都是独自进入秘境的。

  “好!”老者问过人选之后,最后确认道:“广寒宗、朝天阙、慎虚观、德云观……四方站定!”

  听到德云观的时候,几人都微微侧目,看向李楚。

  总感觉……我们中间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但偏偏在这里,这个奇怪的东西才是最强的……

  他们心里都明白,若不是这个棋局的机制,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与李楚竞争的机会。

  所以,感觉就更加奇怪了。

  “去吧!”

  老者高喝一声,大袖挥舞,一阵狂风席卷着李楚的身体腾云驾雾,一眨眼的功夫,就跨越了半片秘境,去到了远方的北侧石台之上。

  此时,江守寅在东、碧萝在南、李辛夷在西、李楚在北,互相再看不见彼此。

  但下一秒,那云层的四面一荡,便显露出四人被放大的身形。

  这样,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可以被看得清清楚楚。

  “第一回合,东!”

  老者的声音传上高天,化作雷鸣滚滚,可以清晰而洪亮地传达到每个人耳中。

  他袍袖一拂,六壬神骰无风而动,在云中翻滚,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隆隆——

  停。

  六壬神骰的第一次滚动,停在了“三”上。

  “东方行者,前进三阶。”老者的声音再度传来。

  江守寅不必动,自有一阵清风托举,将他缓缓移到了前方第三阶处。

  在圣山顶上看这棋盘好似不大,但是真落在地上,一阶也有数丈之远。一块格子就罩住了方圆几丈的地方,颇为宽阔。

  也许是为了让初来乍到者适应,各个方向的前六阶都是干净的,没有什么奇观。

  但再向前,就吉凶难料了……

  ……

  “南方行者,六。”

  “西方行者,四。”

  “北方行者,三。”

  第一轮过去,大家各自前行,无事发生。

  第二轮随即到来。

  六壬神骰轰隆隆转动,最终定格在六。

  “东方行者,前进六阶。”

  前进很多,但江守寅却没有急着高兴,而是将目光谨慎地投了过去。

  那快空格上放置着一个硕大的箱子。

  “东方行者请开启宝箱。”老者又道。

  江守寅有点紧张,他还记得在山洞里被伏渊真人整蛊的经历。这家伙连死了都不让人省心,他活着时候设计的游戏……说不定会有什么猫腻。

  哪怕这箱子里放着一坨XX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喀,宝箱开启。

  里面是一枚狭长的青色令牌。

  “青云令!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东方行者前进十阶!”

  江守寅这才松一口气,暗道一声,看来是我错怪伏渊前辈了。

  清风再次托举,将他又往前送了十阶。这样一来,与其他三人的差距就很大了。

  “耶——”峰顶的丑壮和普矮也欢呼起来。

  然而,这声欢呼很快便戛然而止。

  原来江守寅甫一落地,就觉脚下一紧,草地上骤然窜出两道藤蔓,瞬间将他全身捆缚住,极为强韧!

  老者又道:“东方行者遭遇青藤怪,若在下一回合开始前无法挣脱,视为放弃该回合。”

  江守寅皱紧眉头,真气周天加速运转,然而这青藤却好似遇强则强,他挣脱的力度越大,传来的绑缚力道也越强,不仅无法脱身,渐渐还让他呼吸困难。

  他不禁心里怒骂一声,老贼!

  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

  山峰顶上,丑壮和普矮也跳起脚来,连声质问道:“这算什么?”

  “把我小师叔送进陷阱里,这不是耍人吗?”

  老者斜眼一瞥:“你们在质疑灵官?”

  他的衣袖无风鼓荡,看来马上就要有所动作似的。

  两个怂人一缩脖子,顿时不敢再问。

  六壬神骰再转,轰隆隆——

  “南方行者,前进四阶。”

  碧萝看向自己要去的位置,那里有一团火,不知代表着什么……

  她的身形刚刚落地,就听轰然一声爆响!

  那火焰瞬间扩散,整片空地全部燃烧起来。

  她顿时明了,这是逼她后退!

  但她偏偏不退,而是指诀一拈,一阵冰寒真气透体而出。

  嗤——

  一阵白烟袅袅,猛烈的冰气顷刻间扑灭了火焰。

  老者眼中露出赞许,袍袖再挥,骰子当空再转。

  “西方行者,前进二阶。”

  李辛夷吐了吐舌头,她两次加起来还没走出前六阶。

  慢是慢了些,但也说不好是祸是福……

  轮到了李楚的回合。

  “北方行者,前进六阶!”

  听到老者的声音,李楚放眼一看,前方六阶处,立着一尊丈余高大的金甲神人雕塑,看上去横眉立目、怒发冲冠,高高举着拳头,不知是何用意。

  就听老者又道:“落及雕像处,需承受金甲力士一拳!”

  他刚说完,李楚的身形落地。

  果然,还没等站稳,那金甲雕塑忽然间活了过来!目光锁定李楚,高高举着的拳头,带着浓重的破风声落了下来!

  轰——嘭!

  李楚抬起一只手掌,挡住了那硕大的拳头,云淡风轻。

  这画面看上去……相当随意。

  就好像那金甲力士故意放水,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似的。

  但只有李楚心里清楚。

  这一拳……很重!

  甚至于让自己的手掌产生了一丝持续三秒的痛感。

  ……

  “咦?”

  老者似乎有些意外,喃喃道:“莫非是那力士傀儡的灵力有所泄露不成?不应该啊?”

  但他并没有影响棋局进展,很快便看向了东方。

  江守寅见碧萝和李楚都如此轻易地解决了麻烦,如果自己再耽搁,那马上就要被取消回合了。

  当下也顾不得这藤蔓与自己紧紧缠绕在一起,呛啷啷一声,召出擎天剑。

  “斩!”

  哧!哧!哧!

  神意御剑。

  接连几道剑光闪过,那纠缠不休的青藤怪便断成好几截落在地上。

  只是……因为缠的太紧,江守寅的衣裳难免被剑气波及,也多出了几道狭长的口子。

  形象完全没了先前的从容。

  不过此时也顾不上那些了。

  见他挣脱出来,老者微微一笑,转动骰子。

  又是一个六。

  “东方行者,前进六阶。”

  这数字一出,江守寅觉得自己运气还算不错。

  目前可谓一骑绝尘。

  在他要去的位置上,同样是一尊金甲神人雕塑。

  江守寅保持着应有的慎重,但也没有太害怕。

  已知总是没有未知可怕,看过李楚抵挡金甲神人那轻松的样子,他觉得这东西也不是很厉害。

  只要自己不掉以轻心,应该不会有太大麻烦。

  他这样想着,随后……身形落地。

  老者的声音响起:“落及雕像处,需承受金甲力士一拳!”

  不用提醒,江守寅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双手拈诀,高举向上,一道金光闪烁的九宫八卦轮盘凭空具现。

  一面坚实的盾牌!

  严阵以待!

  轰——嘭——

  金甲神人一拳砸落,顷刻间,江守寅觉得像是一头蛮荒凶兽从几千里外狂奔过来,一步不缓,正撞在自己的法盾之上。

  破碎。

  窒息。

  都在一瞬间。

  接着他整个人便被抛飞出去。飞出几十丈远之后落地,又在地上犁出一道十几丈的坑道……

  所幸,金甲力士的攻击并不是为了伤人。

  尽管这一拳的力道大到恐怖,也只是将他打飞,并没有一丝劲力透体而入。

  但是……当他翻身爬起,发现自己已经快回到起始点了!

  就听老者道:“东方行者倒退二十三阶!”

  一夜回到解放前。

  江守寅好一阵欲哭无泪。

  这金甲力士……怎么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确定打自己的和打李楚的是同样的傀儡?

  从云端的景象中,他能看见其他人对这一拳的反应,都是有些惊讶的。

  包括李楚,他此时的神情也有微微的讶异。

  但别人惊讶没关系,他一惊讶,就显得有些嘲讽了……

  就好像是在说……

  不是吧?

  原来这玩意也能打飞人的啊……

  江守寅不禁面皮发烫,自从遇见李楚之后,他好像不止一次遭遇这样的时刻了。

  很憋屈。

  但是又很难解释。

  气。

  

裴不了说
感谢“一粒海胆”的千赏,感谢“灵魂黎明”的三百赏,感谢“半斛米”的百赏,感谢“一长”的百赏,感谢“书友20200806143920284”的百赏。   秘境方面……算是我的一个私心尝试吧,不会作为主线剧情,只是偶尔出现,保证每个玩法都不一样。大家如果有什么好玩的想法,也可以在评论里提出来。

第八十九章 河洛王朝的第一套飞行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