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驸马在线阅读

桃花驸马

短篇 / 短篇小说

4057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7-16 07:47

医生 坚毅 恶搞 感情 穿越
书籍摘要: 长安城内人人皆知静元公主嫦安放荡风流,她曾当众逼婚国师余清止,却被人家直接拒绝,还差点被打包送入漠北梁国和亲,实属长安城内的一大笑柄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捉奸

  嘉安七年

  静元公主嫦安大步行走于长廊中,风刮在长廊的竹丝帘子上发出沙沙的响,她身着深绿色软烟拖地长裙,窈窕身影在月光下的长廊中摇晃,在这深夜显得有些诡异。

  她的身后跟着的是自己屋内的丫鬟桃颜、合椿,还有驸马李居白的小侍从三丁。三人微微垂头匆匆随着嫦安的脚步,都屏着呼吸生怕出了声惹得主子的烦,特别是今日……他们今日是去偏殿“捉奸”,捉的人便是这文侯府庶六子李居白,这位婚期未满半年的驸马。

  那日重华宫内静元公主百里挑一选驸马,嫦安心死在漠北,乱指李居白为驸马。

  记得那日她指着李居白,疏离冷淡地说道:“就他,李家六公子李居白,我选的驸马。”两双同样带着疏离淡漠的眼睛对上,然后她看见李居白嘴角浮现一抹笑,她闭上眼想:就这样吧,这样是最好不过的。

  不出嫦安自己所料,他们夫妻两人自成亲来便无举案齐眉之意,更像是本不会有交集的两人硬绑在一起,毕竟这位驸马只是侯府的婢女所出之子,与嫦安嫡公主身份着实不般配。

  还有两人的个性,实在相差甚远,一个是游手好闲常年穿梭在酒楼茶馆的名门庶子,一个泼辣心狠的嫡公主。偏偏就是这么两个人混到了一起,倒也不说完全不像,在某些方面两人的名声一样都不太好……

  偏殿的门虚掩着,嫦安抬起脚朝门踹去,“嘣”,门开,映入眼帘的便是屋内的“一片狼藉”,倒还不至于滚到床上,只是在桌旁情意绵绵。

  李居白正趴在桌上手中捏着白玉色酒卮,不知道在傻笑着什么。身边,不,身上挂着的衣裳微微凌乱,脸上浮现着两坨红的娇媚人儿。嫦安自然认的这人,这位“贵人”便是家母屋内的丫鬟长歌,长得倒确实是好的,桃夭艳姿,完全无下人粗鄙的模样,若是穿戴再华贵些,要说她是哪家的小姐也会有人信。

  嫦安走上前,抓起长歌随手扔在地上,取下盘在腰间的汗马红尾鞭子,伴着长歌几声媚气的惊叫,“啪啪啪”发出三声清彻的响亮。

  嫦安一边把鞭子系回腰间一边说道:“若是夫君在外有什么花红柳绿,我瞧不见也无暇去管,但在府内,夫君若是做些苟且之事,便是脏了我的眼睛,我自然要替夫君管管。”

  “呵呵,呵呵……”

  李居白撑起头,歪着脑袋看着嫦安笑出了声,那双像蒙了一层水雾的漂亮桃花眼尾微微翘起像是也泛着笑。好像今日这场闹剧与他无关,而他像是一只惯会装无辜的狡猾兔子。

  “还有你,公主的驸马你也敢觊觎。”嫦安看着地上伏着的长歌,踢了踢她白藕似的修长节落的腿,冷冷地说道。

  她俯下身,抬起长歌的下巴,眯着眼打量一番后,勾唇轻笑着说:“瞧瞧你这漂亮的脸蛋,倒不适合屈身在这府内做个丫鬟,不如叫家母把你送去怡红楼接客,好不辱没了你这张脸和狐媚子劲儿。”随后便是用力一掐,修长的指甲陷进肉里。

  长歌抓着自己的衣袖,眼里噙着泪望着嫦安,死命咬着嘴唇,下巴处传来快被捏碎的痛感,也自然不敢出一言顶撞。

  “滚回去吧。”嫦安甩开长歌的脸,站起身说道,还用手轻轻抚了抚衣袖,像是怕沾到什么脏东西一般。

  长歌这才敢爬起来,还不忘对嫦安行了一个告退礼,垂着头朝门口跑去。

  “听着,叫三姨娘不必送人来给我的驸马了,在宫里我就听闻你们侯府有送美女的传统,但驸马既已是驸马,便是皇室的人,不适用你们的糟粕传统。”

  在嫦安未嫁入李府时,就曾听宫里的人传闻,李文侯府的妻妾喜欢将自己房内长得好看的丫鬟送到李侯府男人床|上,为的自然是让新人床枕前吹吹耳边风,叨叨旧人好,好保住自身的地位。好命点的诞下一儿半女,纳为小妾,倒霉的自然是一时新鲜后就被遗忘,继续做个丫鬟。而李居白的娘亲,也是如此被送到他爹李曲宏床上,只是其中交杂着太多怨恨纠葛,他爹从未正眼瞧过他们母子二人。

  闻言,长歌顿足,片刻后才点了点头跑走。

  嫦安望着桌边某人凝起眉,指着不知何时已在桌旁睡着的他,对丁三说:“还不快去把你家公子扶起来。”

  语气中自然是不耐烦,却没有一丝怨恨,恨什么?恨他轻薄好酒色?她自小在宫中长大,自然知道男子如此如此,富家公子尔耳尔耳,见怪不怪,对李居白这样的人从未抱过希望,又何来怨嗔?

  嫦安走在前头,后面跟着扶着李居白的三人,她突然停步回头,叹了一口气,伸手把系在李居白额头上的云纹锦丝花腰带扯下来,拿在鼻尖嗅了嗅,一股子廉价胭脂浮粉味扑鼻而上,令人作呕。

  她抬头的瞬间对上李居白的脸。廊梁上悬挂着的灯笼在风里打着转,烛光随之摇曳飘荡,光中映射着这张因为醉酒而红扑扑的脸,只是李居白皮肤生的白皙,加上清俊的五官样貌,显得他确实很好看,好看到像少年时期的他……

  “嫦安!”记忆里的人这样喊着……

  她片刻恍惚后,随手把腰带扔给身旁的桃颜,说:“把这东西还到三姨娘房里。”再叮嘱道:“记住是三姨娘手上。”

  桃颜点头答应着,朝家母屋子小跑去。

  和椿扶着李居白,一双三角眼却不断往公主脸上瞟,她不解刚还嚣张跋扈的公主怎么变得这般失落,却也不敢管主子的事,只得暗暗想着,更不敢多言。

  ——————

  秋水楼。

  三楼凉亭上,嫦安双手环臂倚靠在栏旁,望着远处的浓黑夜色,遥思那远方的人。如今已经是十月末尾,夜晚的凉气袭上身,却冷在心头。军旅自然艰苦,加上漠北环境恶劣,金陵生长、长安生活十年的他能适应吗?不知道第一场雪前他能回来吗?

  而她自己呢?走出深宫,又被困在这李文侯府内,金丝雀永远得生死在这金笼子里。她自嘲地扯出一抹笑,想着得仔细瞧瞧她将待一辈子的“新笼子”。

  秋水楼原是为嫡五公子李居泱的娶亲用的新房,自然以最高格局来修建的,可谁曾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当朝嫡公主竟然下嫁给李府庶子李居白,来不及再给他们造华贵的新房,就把这全府最好的新楼房给了他们,主要当然是为献给公主。

  这楼坐落于李文侯府最东北边,应着坐北朝南的好风水格调,楼外自然幽静,流水环着花草,桥行水上,婉转曲折着通向凉亭。楼内格局舒展有致,一楼正门口挂着“秋水楼”的牌匾,这字是当今圣上宋煜亲手题的。一楼作为招待客人而用,格局偏华贵新丽。二楼是夫妻卧房,书房,装饰简单素雅。三楼则是可以眺望整个侯府的凉亭,这是嫦安这小半年最喜欢待的地方,不用理会那些来疏通打理关系的李家婆娘们,就这样一个人舒舒服服地待着躲着。

  “公主,驸马醒了。”合椿的声音在她的后背传来。

  嫦安的思绪被打断,放下刚刚扶着额的手,抚了抚衣袖,转过头。

  “好。”嫦安应着,朝二楼走去。

  嫦安走进书房,便瞧见李居白半坐半躺在角落的太爷椅上,正翘着二郎腿端着一碗醒酒汤,与其说喝,不如说他在玩,把汤用勺子舀起再放下,不亦乐乎。

  嫦安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走到他面前,开口说道:“今日,我帮你把那缠你的女子赶走了,你也该把答应我的承诺兑现了。”

  嫦安知道并非李居白不贪图安逸酒色,只是这人爱自由爱的要命,烦人纠缠着他,所以他宁可在外玩玩,也不肯真的要个妾放在屋内。

  李居白站起来,将醒酒汤放置在一旁的桌子上,仰仰头,揉揉太阳穴,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问:“什么承诺?这酒后劲儿真大,喝得人头痛脑胀的。”

  嫦安指着这个惯会装傻卖疯的男人,骂道:“你,李居白,你这小人。”想想还是不解气,就重重地扯了扯李居白披散的头发。

  李居白抓着嫦安扯他头发的手,眯着眼“嘿嘿”两声后,翘起嘴说:“我可从未说过自己是君子啊。”

  世家子弟谁不想当人人夸赞的谦逊润玉的贵公子,偏偏李居白从没这志向,他的志向是吃喝玩乐。

  嫦安甩开李居白抓着她的手,双手环臂,嘴角上扬,威胁道:“李居白,我这就把那个长歌找回来,再添个什么短舞,小白小红的小妾,好让你夜夜笙歌,日日被纠缠。”好啊,你不遵守承诺,我就让你天天被追着堵着,看你怎么去外边潇洒。

  李居白听着她的威胁,也不急不恼,只是用左手揽住嫦安的腰,把嫦安轻轻压在了太爷椅上,另一只手撑着椅子,莞尔一笑后,说:“公主啊,你惯会寻夫君开心。”语气尽是轻佻与调戏。

  又伸手摸了摸嫦安的额前的碎发,说:“夫君有你一个就够了,用不着长歌短舞的。”

  李居白的气息洒在嫦安脸上,他的头发如剪碎的黑绸缎披落,桃花眼扑闪灵动,温润的嘴唇轻起轻合,脸不知是不是因为喝酒的缘故白里透红,样貌气质清俊流逸,不愧是名畅长安城的“桃花郎”。

  若是正经点,这张脸会醉倒多少长安城的姑娘老少,偏偏这张脸的主人从未有过正形,实在是浪费。

  嫦安心中暗骂老流氓,却想着有求于他,只得惯着他宠着他……

  她伸手将李居白垂落的黑发拂至肩后,然后搂住李居白的后颈,红唇抵至他耳畔处,轻轻唤着:“夫君。”

  李居白的耳旁传来丝丝缕缕的痒,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搭在他后颈的手又像一块清凉细腻的汉白玉,冷热交织缠绕心头,使得他四肢百骸苏软起来。

  他搂紧嫦安的腰,又将人轻轻扶起后放开,伸手揉了揉红得透血的耳朵,轻咳了两声,盘腿坐在书桌上,拿着毛笔不停把玩着,漫不经心地问:“今日写些什么?”

  嫦安低头细细想着,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说:“问他安否?吃食可好?衣服棉被可足?如今战况如何?”

  她忽然疾疾地抬头,对着李居白问:“还有他身体如何?可吃得消?”仿佛坐在眼前的人不是李居白,而是那个人一般。

  李居白低下头扯出一个笑,打了个哈欠,慵懒地咂嘴说:“毫无新意,我要是国师大人,漠北孤苦寂寞,还受到这么封冷不丁的信,准会被冷死。”

  嫦安想着你以为谁像你一样不正经啊,却害怕他再反悔整些幺蛾子,只得耐着性子,假意询问:“那夫君有什么法子,请指教一二。”

  李居白摊手,努了努嘴说:“欲有求于我也,得看看真不真诚。”

  “三瓶陈酿松贵子白酒。”投其所好,但嫦安仍觉得李居白实在有做奸商的潜质。

  李居白摇摇头。

  “加一盒御膳房新出的糯米紫薯糕。”李居白样样怪,当然也包括饮食,他像个姑娘家喜好甜食,饭桌上顿顿有甜味的菜,无甜不欢。

  李居白还是摇头。

  “那你要什么?”

  “近日翰林书院在修书,我负责的宫中藏书阁典籍清点盘查……”

  嫦安似是想起什么,未等他说完,抢着说道:“等等,修书不是上月就开始的事,怎么拖至今日还未完成?”

  李居白毫无愧意地笑说:“我不小心给忘了,离截止日还有三日。”脸皮比城墙还厚。

  嫦安暗骂着:我就知道你,就知道你这德性,只是给你安排个闲职,都能做的如此糟糕,要是真是重要几分的官职,怕不是整个朝廷都得给你李小六公子弄得鸡飞狗跳。

  却在下一秒露出一个适宜的笑,答应着:“你把信写好,明日我就同你一起去宫中整理书籍。好不好?”像是在哄着一个要糖吃的小孩童。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妙仙莫知在线阅读
天外摘星十六楼,妙仙玉手莫知道。 天下谁人不识君,东西南北皆照应。 这是其中寻仙踪,探莫知,兜兜转转的故事。
龙钧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兔子丢了在线阅读
甲骨·日。 象形故事。
荆棘之歌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阿鲁阿泉作品集在线阅读
阿鲁阿泉,笔名:李念恒,彝族,云南武定人,生在云南大山里的彝人农家。  个人名言:或许庸庸碌碌,或许平凡无奇,但我一直在前行!
李念恒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天媒地聘在线阅读
田多金,自末世穿越到古代,自带好运手指,看谁顺眼,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让人得到好运!上官俊,自出生起,便有霉神瘟君的雅号,看谁不顺眼,只要动动右脚就能让人倒霉!有意算计无心,胖妞PK美男,好运手指遇上霉气右脚,谁赢谁输?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方乐远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三秋泪痕在线阅读
卓嘉影是一个返沪知青子女,由于在亲戚家无法共同生活,独自一人搬出来,随后得知出国留学的男友在异国寻得心上人,心情跌落谷底,在爱与不爱中挣扎,当真爱来临时,却障碍重重......
娜嘉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你有家啦在线阅读
“万物俱有形,甲骨会说话。” 征文主题:家。
恍若晨曦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苏里杨在线阅读
人的仇恨分很多种,有些源于对世界认知的颠覆,有些则源于自身的挣扎,而解决仇恨的办法便是延续仇恨...
红房子绿裙子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童心星球大冒险在线阅读
【“非童凡响童心入梦”第一届中国儿童文学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科学幻想# 让孩子们开始了解基础科学。
千古一水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弑神帝国兴亡史:上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徐遮天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桃花驸马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