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谜在线阅读

掌中谜

者川

悬疑·侦探推理·1.0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16 22:23

掌中迷,迷中生,欲解迷,由掌起,风又生,水又起,掌中迷需掌中解。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断截女尸

  早上八点二十五分

  “这里,这里,师兄”宁伊一边挥着手一边叫着,在这若大的机场尤为明显。谷耿在出机口就看到他的这个神经大条的师妹,宁伊是他在哈曼其国际大学偶然认识的法医学学妹,后来交流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宁伊是以前自己家隔壁的小妹妹,小时候还一起玩来着,只不过后来宁伊一家搬走了,自己家也出了事情。

  “看到了,看到了,宁伊小师妹你这样想不看到都困难。”谷耿调侃地说着,他们两个人一见面没有打架就已经很不正常了,在别人面前谷耿是一个冷漠不爱说话的犯罪心理专家。但是一面对这个宁伊就破功,也是奇妙了。

  “说嘛呢!太久没挨打想挨打呀!”说罢宁伊抡起拳头就往谷耿身上砸。

  谷耿连忙问:“不是,我说怎么是你来接我呀不是李征队长吗?”

  一听到谷耿问事情宁伊就把要打谷耿的事情给忘了说道:“本来昨天我只是听说队里面要来一个新的同事还是从国外高薪挖回来的,结果早上的时候突然队里来事了全都出警了,就我来迟了,然后就安排我来接人,李队把你照片给我看说这个专家脾气不好让我注意点,结果是师兄你这不就好办了嘛。”宁伊说完笑着。

  “李队都说了我脾气不好的哪,小师妹你可别说我刁难你哦”谷耿哈哈的贼笑着,“咋滴你要蹬鼻子上脸么,你不记得当初在学校你可没有一次打赢我哦!”宁伊说完这句话,谷耿脸都绿了这是一段耻辱的历史,没有别人知道这宁伊真的是他的克星。

  “对了师兄你有地方住吗?”宁伊一边帮他拿行李一边转过头问到,“没呢我准备先去酒店把东西放了再去再去找”“要不你去我那里住吧,正好我那边还有一间空房间,我住的地方离所里近当初回来的时候所里分配的,说是为了法医更好的工作的,谁不知道就是让我们随时待命嘛。”

  “那师妹我就打扰了了哦!师妹你真的是貌美如花,乐于助人的小仙女呀,可真是省的我一顿麻烦了,哈哈哈”谷耿厚脸皮的说着。“得了吧,你都不推脱客套一下的嘛,这样也好,等一下你你放下东西跟我去吃个饭就去所里,你这叫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现在是你的剥削者你知不知道,老实点。”说话期间刚好把行李放进后备箱里面。

  “了解,伊伊小师妹,再说了我是那种不老实的人么!我这几年可是得劲的锻炼了呢”谷耿欠欠的说着。“你可得了吧,我开车”宁伊一边开车门一边说着。

  谷耿在副驾驶上合着眼。因为机场离市中心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所以谷耿乘机迷了一会倒到时间差不然一会去了所里又没时间了。

  因为宁伊从回来一直是自己开车所以技术还是很平稳的,这一路上谷耿睡的很死。

  “师兄到了”宁伊叫着谷耿,“行呀,伊伊你现在车技可以呀!”谷耿吃惊到以前的那个小公主改变了很多。“那不必须的嘛,现在自己一个人住会开车要方便很多的。”宁伊自豪的说着,这些年来自己一个人磨砺了很多,也越来越沉稳,今天也只是在师兄谷耿面前话多一点。

  谷耿细看了一眼眼前这栋楼,非常老派。宁伊回过头看见谷耿还在打量这栋老派的楼说道“这栋楼已经很老了没有电梯,住的也大多是所里面的人还有一些公务员。”

  因为谷耿的东西不多,所以两个人在说话期间就已经把东西提进门了,进门就看到宁伊跟很多独居的人不一样,她把房子收拾的很干净甚至有一点洁癖的感觉。“来师兄,穿这个吧,你...应该不会嫌弃我吧,哦你也不敢,哈哈哈”谷耿低头就看到宁伊把一双棕熊的拖鞋放到他脚边。

  ..........................

  “伊伊我好歹是一个男人吧!”谷耿埋怨的眼神看着宁伊。“哎,师兄大丈夫能伸能屈呀,这就是一双拖鞋而已啦,快过来吧”宁伊推着行李箱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这是卫生间,这是你的房间,对面是我的房间,在后面是我的书房。我去给你找套干净被单,你先收拾一下,随意一点就好了。”

  谷耿进到房间里,一边收拾自己的行李一边收拾着房间,还好平时宁伊打扫过,只是灰尘多一点,“师兄,来我们把被罩套上吧。”谷耿一回头就看到宁伊拿着一套粉色的床单在门口笑着。“小师妹你别搞我呀,这这这,粉红色跟我的气质也太不符了吧,我可是个纯纯的大老爷们要是被别人看到那多不好意思呀。”

  “哎呀,师兄你就将就一下的嘛,你就想着这就是个床单就可以了呀,什么颜色有啥关系的呢”宁伊贼笑着。“宁伊伊,算你狠”谷耿咬着牙齿说道。

  两个人就是快,平时宁伊自己一个人换被罩都是要搞上半个小时的,今天十分钟就好了。“好了,你去休息一下吧,剩下的我来搞吧”谷耿看着跟着忙了半天的宁伊心疼说着。“那行吧,师兄你自己先收拾一下,我去煮饭,吃完我们就去所里”宁伊抬着头看着谷耿说道;“行呀,伊伊你现在可真是上得厅堂下的了厨房呀,今天我有口福囖”谷耿笑着说。

  “那师兄你就看好了,亮瞎你的合金铜狗眼,哈哈哈”宁伊大笑着说。

  谷耿刚好把最后一样东西放好,就听到宁伊在餐厅自己吃饭”哦,来了你做了啥呀,伊伊”“师兄你刚回来我给你做的素淡一点免得到时候伤到肠胃,小葱油泼面够不够”“可以呀,伊伊你跟奶奶学的吗”谷耿笑着问;“是呀,记得你小时候总是在我家吃小葱油泼面的时候就过来了,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安了一个狗鼻子,那么灵”宁伊一边笑着说一边把面拿到餐桌上。

  “害,你不知道每次你们家做小葱油泼面的时候我在家都闻到你奶奶葱过油的香味了,真的我那时候老馋你家的面了,后来我妈就打我,但是打了好几次都没用,最后实在没办法就提两斤面去你们家了,你奶奶还说让我给你家当童养媳呢。”谷耿回忆着以前小时候,洋溢的笑容宁伊不禁看呆了。两人突然对视着“咳咳,是呀是呀你那个时候可厚脸皮了,吃饭的时候我妈老是把我两对比,然后可劲说我,我当时都想跟你打一架呢”宁伊一边缓解这刚才的尴尬一边说着。

  “哇,太好吃了跟你奶奶做的味道一样呢!宁大小姐我佩服你。”谷耿一边吃着一边说。“行了行了,你别烫着了,吃饭别说话”两人就在这场无声的嘬面时间里度过了刚才的尴尬。

  “叮叮,.....喂,师父,接到了,好好,马上过来。”铃声打破了这场寂静。“师兄你吃完了么,师父让我们直接去现场,”宁伊放下手机抬头问。“我吃完了,我洗碗吧!”宁伊赶忙接过来说“今天洗碗先放过你,你先去收拾你的东西,下次就不会放过你的。”

  “哦豁,那我就不洗了,我得好好珍惜最后不洗碗的快乐时光。”谷耿贱贱的说着边走向房间去拿上自己的手机和钱包。刚好宁伊洗完碗擦手“走吧!”

  两人上车直接往案发现场赶。

  一个小时后

  下午十三点零七分

  二〇〇〇年七月二十八日,案发地点:盘清市潮泽村龚家湾河堤口

  一到河堤口就看到一条警戒线,外面围着一群看热闹的村民。“来来来,让让,我是警察”宁伊一边提着从后备箱拿下来的箱子一边扒拉着人群说着,好不容易挤过来,对着站岗的警察一边出示着工作证说道“我是法医宁伊,这位是今天刚到的专家谷耿。”警戒的警察看完证件说道“谷专家您好,宁法医李队长和范法医都在里面,你快进去吧!”

  “师父我们来了,这就是上头请回来的专家谷耿。这是我师父范清”宁伊对着一位穿着蓝色隔离衣大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说着。“哦哦哦,你好,伊伊你快去把衣服换上,”范清回过头跟谷耿打完招呼就开始交代宁伊然后就马上回过头去处理地上躺着的尸体,

  “师兄,我要开始工作了,你去找李队长吧,诺,就是那个头发乱七八糟的穿着皮衣的那个大高个”,宁伊一边穿防护衣一边撇嘴朝那边方向说着

  谷耿随着宁伊手指的地那个方向就看到了。一位穿着皮衣头发挠的乱七八糟一米八多大个子一边安排人去搜查一边看着现场的男人。

  宁伊带好一次性头套手套,穿好防护衣。就赶紧到尸体的放置地。“师父,我来了。”宁伊蹲在范清旁边顺手接过刚放入试剂管的喉管唾液“伊伊,你怎么看这次的死法”

  宁伊一边拧着试剂盖子“一具断节女尸,光断节这种情况就很离奇了,更何况断裂部位是腰部,切口还很整齐,就像是用大闸刀一下切开,还有尸体是在河边发现的但却没有发胀发白或者出现巨人观,所以在水上的时间不超过一天,从死者外观来看年龄不超过三十,脸上的妆容也画的很讲究,有耳洞,但是只有一只耳环,耳环还是某家最新品,很难定到,头发是黑色的且烫着当下最流行的大波浪,上面穿着一件红色的碎花上衣,下身穿着深蓝色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棕色的绑带高跟鞋。可见这名死者生前应该很注重外形,画的妆和穿搭也很讲究,所以这名死者应该有一定的文化以及一定的时尚理论,所以她的生活质量不差”

  宁伊目视就可以看出死者的外貌特征以及生前部分状况。

  “不错呀,伊伊,从最直观的外貌都能看出这么多,这次事情有点急,我们晚上要加班出结果,今天我们两个人一起采样,小宋跟着你拍照记录取样,一会你采集死者的胃液,大肠,唾液以及子宫内的样本,还有死者身下的土质跟死者旁边的土质样本,这个尸体在我们到达之后就没有移动过,所以土壤也要去化验一下”范清一边处理一边安排着。

  “好的,师父”宁伊蹲下仔细看了一下腰部断开的地方除了切口整齐外,内脏也有点奇怪,并没有因为切开外面包裹的皮层而溢出来,而是整整齐齐的没有发生任何的错乱,这就有点让人觉得有点诡异了。“小宋,你着重拍一下这个部位的切口”

  “师傅您过来看一下这里,有点奇怪,子宫,子宫被切开了,奇怪,所有内脏都好好的怎么就子宫被切开呢”“拍一下,小宋,近写”宁伊带着手套指着子宫部位给范清看

  范清皱着眉头“凶手对女性有恶意,你把子宫还有*道都采集一下”

  谷耿看着法医们工作,看到尸体的状态开始沉思,没有意识到李征走近他,“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干嘛,怎么进来的?”谷耿这才转过头,看到李征一脸铁青的脸才反应过来刚刚忘了过去打招呼

  “哦,抱歉刚刚忘了过去打招呼,你好我是谷耿,早上八点二十的机票所里派宁伊法助接的我,因为宁伊法助工作急,所以宁伊法助直接带我过来了”一边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和聘文。

  李征脸色这才慢慢好转,伸手跟谷耿握手“你好,你好,我是刑警队队长李征,这种死法谷专家有什么看法,这个案件。”

  “你好,李队长,叫我谷耿就好,凶手很有手段,懂得一定的化学理论和临床医学,还有堤口可能不是第一抛尸现场,其次凶手在心理有一定的问题”谷耿看着李征的眼睛说

  “那可真是个难搞的对手了”李征紧皱着眉头看着忙碌着为死者采样的法医们,思考着什么看了一下手表,下午十四点三十九分,说道。“黑豹,让局里抽三队人过来,把上中下游岸边都搜一下”

  “好的,头”一位麦色皮肤冷面大约一米七五穿着警服的警员边回答一边打电话

  “好了,晚上讨论会谷专家也一起去吧,给他们讲一下你的看法你看怎么样,因为这次事情有点急你刚下车就让你开始工作真是抱歉了”李征尴尬的说着

  那边宁伊她们也收拾好了尸体也被抬上车先送到分析室去了,过来刚好听到李队跟谷耿说晚上一起过去。“李队你这也太压榨人了吧,刚下飞机就让我师兄加班呀”宁伊一边抱怨一边调侃着

  “嗨,你这小丫头你懂什么,这次事态严重,上头可注意着呢”李征哈哈的笑着说着

  “哼,你就是压榨,我先带师兄去吃饭,一会再过去”宁伊憋着嘴皱着眉说道,因为这次事情的确很严重,不仅上头看着,而且社会影响也特别大。随即宁伊转身提着箱子对谷耿说着“走吧,人是铁饭是钢先去吃晚饭,晚上可有的忙了,真是的凶手可真是个变态。”

  谷耿笑着说“凶手是变态倒是真的,还是个聪明的变态呢,先去吃饭吧,等一下我可要吃两碗饭,嘿嘿”

  “看到这样恶劣的案件,你还能吃两碗饭,你也是个变态”宁伊一脸嫌弃。

  在两人没看到的地方一个看着很朴实的男人混在村民当中默默的看着现场嘴角还带着一丝丝满意的微笑。

  一个小时终于到了盘清市公安局,宁伊带着谷耿在附近的餐馆里点了三个菜,谷耿也真的吃下了两碗饭连菜都没剩,“师兄你还真是个变态吖。”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么有意思的案件可不下饭么,之前在国外的时候碰到很多比今天这个更变态,手段也更恶劣的,我要是没点承受能力,那你今天看到的可就是脱相的我了”谷耿哈哈的调侃着宁伊

  “那师兄你这些年可受苦了”宁伊眼睛有些发红的说着

  “还好吧,忙一点能让我忘记当年的事情也好,这次回来我也是想找到当年事情的真相”谷耿面无表情的说着

  “行,那师兄到时候需要我帮忙,尽管喊我”

  “放心肯定喊你,毕竟师妹你的能力强,再说了在盘清市我可一个熟人都没有,只认识你,你现在可是我的免费劳动力呢”谷耿夹着菜边吃边看着宁伊

  “行行行,您可千万别跟我客气,我也不想你跟我客气,毕竟谷叔和文姨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我也想知道当年事情的原因”宁伊看着强装不在意的谷耿红着眼睛笑着说

  吃完宁伊就带着谷耿到局里的重案组开会地点,一进来人都在坐着,李队在投影上放着女尸的照片一边分析着“这次案件非常严重已经属于恶性事件了,社会关注也在增加,它不仅跟赵雷贩毒案有关还跟一些其他事情连着,下面局长跟市长有两句话要跟大家说说。”

  “同志们,我是盘清市新上任的市长,我叫林海峰,这次案件不仅在社会上影响深,中央也很重视,所以这次案件所牵扯出来的人,事可能比较广也比较深,但是你们都不用担心,中央已经派人下来成立特案组,你们查谁可以直接查,要什么资料直接从资料库调,这是中央给你们的权力,下面让你们局长给你们说两句”说完就将话筒递给了罗正。

  “多的话我也不说,这次事态严重,林市长也说了这次给你们放了很大的权利,中央也派人下来了,所以你们做事情不需要问我,但是每次有进展的时候都向我汇报一下,不然到时候上头问起案件情况我一问三不知,怎么给权怎么帮对吧”罗正笑着说一边观察的在座的人。

  下面的人轰然笑了起来,却不知自己被偷偷观察着,谷耿看着罗正观察的眼神,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败下阵来

  “你在看什么,我说这罗局也太贼了吧,说是为了放权其实就是想看进度怎么样了,还有这次成立的特案组说是因为这次案件,谁不知道是为了清根拔苗,清理盘清市以前的冤案污案还有那些老虎”宁伊在旁边偷偷的说着。

  “好了,大家继续讨论,争取把方案讨论出来,范科长早点把痕检和尸检报告做出来,这样更有利于我们讨论”李征拧着眉头说着。

  “李征那位是!”罗正转向李队眼神看着谷耿带着一丝疑问。“哦,这位就是这次请回来的犯罪心理学专家谷耿,”

  “哦~,你就是谷耿吖”罗正看着面无表情的谷耿

  谷耿连忙走上前“罗局长您好,林市长您好,我是谷耿。早就听闻您的大名了”

  “哈哈哈,好小子大早上的就给人上蜜糖呢,老林这就是我跟你说的谷耿—犯罪心理学专家,在x国警界很有名的,没想到这么年轻啊”罗正看着谷耿的眼睛笑着说

  “林市长好”谷耿连忙同林海峰握手

  “你好,接下来就麻烦你们多费费心啦,争取早些把这些个罪犯一网打尽。”林海峰认真的看着谷耿。

  “市长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的”谷耿也回视过去。眼神里表达了一切所说的话

  “好了,罗局走了,就不耽搁他们了”林海峰就带着秘书先走。、

  “行了行了,小谷你好好干,晚上就派人把你的警官证给送过来。”说罢罗正拍拍谷耿的肩膀。

  谷耿望着罗局他们离去的背影,想着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看什么呢?”宁伊戳了戳谷耿“嗯,没什么”宁伊看到谷耿没什么事就转身回检验室一边走一边想着这次的事情太诡异了,而且太急了,今天晚上就要出结果的可见上头对这件事多么重视了。

  “行了,谷耿别看了,我们进去看看他们讨论的怎么样了”李征看着发愣的谷耿,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但是干想着也没什么用

  “好”谷耿看着李征的背影“李队这次你怎么看,还有以前出现过这类似的案件吗?”

  “以前没有发生过像这次这么奇怪的案件,怎么了?是有什么发现吗?”李征转过身看着谷耿

  “这件事绝对不是突然发生的,而且这肯定不是历年来第一次发生的案件,有没有以前的卷宗,我想看看。”

  “行,我去给你找找“说着两人就到了会议室门口,众人还在讨论,一位剪着寸头,皮肤黝黑,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却长着一双杏仁眼,看起来应该是那种谨慎却很温柔善良的那种阳光大男孩,丝毫看不出是一位刑警,男子穿着棒球服,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一样,一看到李征,立马从会议室里走出来。

  “李队这次的事情有点古怪,我怀疑跟上次的贩毒团伙有关”男子皱着眉头看着李征等着他回答

  “哦,忘了介绍了,这是侦查中队的一员于利,外号花豹一会回队办公室给你介绍一下队里的其他成员,后面工作也好展开”李征看了一下于利皱着眉头思考刚才于利说的话

  “你好,谷专家”大男孩于利笑着伸出了手,丝毫没有刚刚那股紧张的感觉、

  “你好,我们年龄都差不多叫啥专家呀,叫我谷耿就好,对了你刚刚说的贩毒团伙什么意思?“谷耿看着眼前一脸阳光笑容的男孩,在听到后面这句话后,瞬间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严肃

  ”就是前一段时间出现了一伙贩毒的,好像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一下子过量在大街上晕倒了,被人送到医院检查出来了,当时医生立马给他做了手术取出来了一公斤重用避孕套分开打包好的可卡因,取出来后人恢复正常了,第三天人就莫名其妙的死了,本来各项体征都检查是正常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人突然就死了。死后也是跟昨天那名女尸一样,面带微笑,你说诡异不诡异,所以我怀疑两者之间肯定有什么联系”于利皱着眉头叙述到

  “那尸体放哪里了,还有那其他毒贩现在还在本市么,或者往哪边逃走了?”谷耿看着于利

  “事情是在清洲区发生的,所以尸体放在了清州区的区总公安局里,往哪边逃的还不知道,追查他们的警察也还在查。”于利皱着眉头看着谷耿说着

  “花豹,你先去通知一下队里的成员五点开一下会,安排案情的调查工作,顺便让谷耿跟大伙认识一下”李征看了一下手表十六点半点半

  “okk李队,要不要给你带份晚饭呀?”于利又恢复了往日阳光活泼的样子

  “好,还是老样子,多带三份,今天晚上大家伙估计都吃不成了。”“谷耿你有什么忌口的吗?”李征又看着谷耿询问道

  “我没有什么忌口的,跟李队一样的就可以了。”说罢于利瞬间瞪大了眼睛“你你你你确认?”

  “是呀,有什么问题吗?”谷耿疑惑的看着一脸惊奇的于利

  ”没问题,没问题,受小弟一拜,以后你就是我大哥,谷大哥”于利装模做样的端着京剧范,抱拳拱手,做完之后就跑进去了会议室里的四男两女低头说着什么。

  “咳咳,兄弟们事情商量的怎么样啊”李征看着会议室里皱眉的一众警察们

  “李队,这次事情实在太突然了而且诡异”情报部中队的老张头皱着他都快成一字的眉毛看着李征说着

  “对呀,我也只能用诡异来说”一位长着杏眼一对挑眉都快皱成八字的女警察也随着老张头的话音说到。

  “看来大家都没有思绪了,那我们先把工作安排一下,大家先回去吃个饭休息一下整理一下思绪,晚上开始行动,不然时间久了更难办”李征严肃的看着众人

  “老张头你们情报队先去附近搜集有用的信息,附近村民最好都做一下笔录包括一些路上的摄像头都可以拷贝一下,详细的任务你们一会自己安排一下吧”

  “收到,李队”

  “黑豹,鹰眼,三秒,你们三人一人跟一队,碰到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们,阿谷,花豹,加一一会跟我一起去清州区的总公安局那边看看”李征边整理文件边吩咐下去

  转头就看见谷耿对着白板上的关系网写着什么

  “行了都散了吧”

  “阿谷,你在想什么呢”李征看着入迷的谷耿

  “你看,这无名女尸被这样残忍的方式分尸了,但是却面带微笑,什么样的情况下她会面带微笑呢,那只能是跟她熟悉的人在一起至少是一个让她放松的人,那么死者生前接触到的最后一个人是一个关键的突破口。可能是嫌疑人也可能是受害者,我们要尽快查出来,死者生前最后接触的一个人是谁。还有这死者在水里泡了一天了,但是皮肤都没有发白或者肿胀说明泡水的时间她还活着,所以水里不是第一抛尸点,岸边才是,但是在哪个岸边呢,抛尸和分尸是不是在同一个地方呢,这是一个问号。尸体面部带着微笑又与之前死亡的毒贩有这很微妙的关系。“嗯,奇怪”还有水很有可能只是运输方式”谷耿靠着桌子在白板上一边画着种种线索直接的关系一边分析着

  李征收回正准备拍谷耿肩膀的手,听着谷耿刚刚分析的问题。是的,这个案件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好像在指向什么,李征隐隐约约感觉到这后面可能涉及到很大的事情。这个案件如果不尽快破解出来,可能还会发生其他不好的事情。

  李征的手重新搭在谷耿的肩上“可以呀,不愧是专家呀,好了专家,你这几个点分析的很好,对了我想起来了,之前的死的那个毒贩叫赵雷,具体的信息我们得去一趟青洲区总局”

  “李队,一会我们过去让宁法助也一起,看还能不能提取赵雷尸体内的毒品分析或者跟那边申请一些相关资料”谷耿圈出白板上死者照片边说

  哐当,会议室的大门被于利踹开,也打破了之前的寂静。两人看着于利手上端着四个快餐盒,两手一边一根手指上都挂着用白色塑料袋装的食物,还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咋呼的喊着。

  “头,谷哥来吃饭先,这次给你们弄了六颗毛蛋,还是热乎的”说话间于利快速的用脚勾起两张桌子拼在一块,分着饭菜笑着说“咋样,'头~'还是我最贴心吧。”于利嘬着筷子边分着手里的东西“不过啊,我是没想到谷哥在国外呆这么久了,还好这一口呀,嘿嘿。”

  “好小子,你最贴心好吧,毛蛋呀还是热乎的好吃”李征一边剥蛋壳一边乐呵呵的说着“阿谷你也快点趁热吃”

  “好,毛蛋是什么蛋呀”谷耿打开餐盒又看着旁边小塑料袋里的三颗鸡蛋,又看了一下李征手里的鸡蛋“这个鸡蛋上面是什么呀”谷耿呆望着那颗有小鸡雏形还有毛的鸡蛋

  “毛蛋呀,你不知道啊,老谷啊,这毛蛋可是个好玩意呢,很好吃的,你快尝尝”李征看着呆住的谷耿,生起了戏谑的想法,说罢就把剥好的鸡蛋放到谷耿碗里,毕竟这家伙可是从过来不管面对谁都面无表情的,现在还有这个表情,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表情

  谷耿瞪大眼睛看着碗里的那颗蛋,“你快把这个东西弄走”谷耿急促的指着碗里的蛋说着

  “哈哈哈,谷哥,我还真以为有人跟头一样,口味那么新奇呢,你知道嘛所里就两个人爱吃这毛蛋,一个是咱们头一个是咱这楼里打扫卫生的胡大爷”于利大口扒着饭说

  “花豹,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啊,要不要一会去跑个负重五公里呀,这毛蛋是大补你不懂”李征咬了一口刚剥的毛蛋,又拿着筷子夹回了谷耿碗里的毛蛋“好了,好了快吃吧,一会还有事呢”

  “好,那这三个”谷耿将刚刚放毛蛋碰到的那坨米饭挑起来,想放到盒盖上

  “唉,放我碗里,不能浪费啊老谷,你那三个毛蛋就归我咯,你没有口福咯,平常这小子只给我买两个”李征急忙拦住谷耿的手

  “谢谢”说完谷耿就开始吃饭

  “嗝,我吃完了,头,谷哥来杯水吧”于利站起来收拾餐盒,又去倒了杯水

  “谢谢啦,花豹,你喊一下宁伊,一会我们要采集赵雷身上的毒品验一下”李征扒着饭嘟囔着

  “谢谢花豹”

  头顶的白炽灯亮着刺眼的光,像是要把阴暗彻底赶出去,但是在无人落寞的角落还是有阴暗夹缝丛生,最后会不会成长壮大,就看有没有人去干涉披露了

  谷耿收拾完餐盒,喝了一下水“走吧”看了下手表十九点

  李征端起餐盒走出会议室,顺手关了照亮会议室的灯,门

  偌大的会议室瞬间安静的可怕,就好像刚才的热闹从没出现过

  “头,这边”于利从驾驶探出头

  “师兄”宁伊也打开后座的窗户探出来

  谷耿做到后座“吃饭没,伊伊”

  “我开完会就在解剖室吃了,不过师兄你这些年口味变挺重呀,以前没听说你吃毛蛋呀”宁伊笑着调侃谷耿

  谷耿听着宁伊的话瞬间回想到,刚才吃饭的场景,脸色变了又变“没有啊,伊伊,我哪知道李队口味是这样的啊,我就说了个跟他一样,哪成想”谷耿委屈的哭诉着

  “哈哈哈,我还以为老谷你是个面瘫呢,原来你也是个正常人嘛”李征看着谷耿对着宁伊委屈着

  “哈哈哈哈,就是就是,谷哥你知道你刚刚是啥样嘛,小媳妇哭唧唧的样子”于利开着车偷空的看着后视镜的两人

  “师兄他哪里是面瘫啊,他只是毕竟轴,做事情跟有强迫症一样,对人也一样,不熟的人板板正正的模板式表情和回答”宁伊笑着调侃谷耿

  “唉,宁伊你们两个很熟啊”李征转过来看着两人

  “是呀,我们小时候就认识,他是我隔壁家哥哥,小时候老是偷偷跑到我家里加餐,我俩还打过架呢,他妈妈也很无奈,最后提了两斤面粉去我家,只不过后来我搬家了,去别的市了,就再也没回来也没遇到了,后面在x国哈曼其大学进修又碰到了,只不过刚开始都不认识毕竟变化那么大,他因为一个案件要找我们学院拿资料,导师让我去协助的他,案件结束后,过了好几个月他请我跟导师吃饭聊着聊着才知道的”宁伊回忆着

  “那你们还挺有缘分啊,这样都能遇到”李征调侃着两人

  “嗯,是挺有缘分的,而且伊伊做的小葱油泼面跟吴奶奶做的一模一样”谷耿认真的看着李征的眼睛说着

  “哼,你就是惦记着那小葱油泼面,那你可记住了,有饭吃才是大哥,而且你现在还是借住在我家,你现在得讨好我,我可是你大哥了”宁伊插着手靠在座位上

  “好好好,管家婆,宁大哥”谷耿笑着看向宁伊

  “你们两个可真逗啊,没想到局里的高岭之花宁法助是这个样子,新来的高岭之花也是这个样子,是不是高岭之花都有两幅面孔啊”于利看着后面的两个人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反萌差,花豹你是豹子不是狗”李征嘚瑟的看着于利

  说话间到了到了清州区公安总局

  “那叫反差萌”宁伊打开车门转过头幽幽的看着前面的准备下车的两个人

  “额,都差不多都差不多嘛”于利挠着自己的寸头说着

  “唉,李队,局里的人不会想到这两朵高岭之花私底下跟个小孩子一样,爱拌嘴”于利跟李征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两个人靠在李征的耳边悄咪咪的八卦到“不是,你不觉得他们两个之前很和谐,这是不是有情况啊”

  “行了,你别八卦了,别在别的局人面前丢脸”李征嫌弃的揉了揉耳朵,朝于利的肩膀拍了一巴掌

  “嘶,头你也下手也忒狠了吧”于利揉着肩膀哀嚎着跟上前面三人

  顷刻间几人就到了总局主楼的门口,看到一位斜靠在柱子的青年警察。

  看到几人来到跟前“您们好,您们是盘州区总局过来的李队长吗,”青年赶紧站好,一一握手问着

  “是的,我是盘州区的李征,我们来之前跟你们这边主要负责那个案子的警官打了电话的”李征跟对方说道

  “李队长您好,我叫赵令,我们队长已经跟我说了,知道你们对这个案子很急所以让我在下面等着,等你们到了直接带你们过去”赵令转身说完直接带几人加入了楼里

  随着几人的离开,楼外又恢复了一片寂静,在寂静的夜里,光明与黑暗肆意的交融着。

  一行人来到五楼档案室门口

  “李队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再等几分钟,管钥匙的老王刚刚去吃饭了大概五六分钟就会过来,我们队长也再回来的路上”

  “没事,刚好我有些事情也想问一下你们孟队长”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掌中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