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四个第一名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陌上尘飞在线阅读

陌上尘飞

现实 / 人间百态

10.5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8-15 05:32

书籍摘要: 楚明溪的人生,就好像陌上随风飘转的尘土,漂泊不定,被种种遭遇和变故改变。花非花,爱非爱,姐非姐,父非父……世事沧桑心事定,胸中海岳梦中飞。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故乡,赖小二和狗在线阅读
纯文学 此篇纯属练笔 随便写写 想到什么写什么
逸羽飞桐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脱贫总动员在线阅读
全民脱贫,不只是政府的事,也不只是哪一个人的事。它是大家的事!本书主人翁雪亮,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却有一颗不平凡的心,为全民脱贫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社会各界人士竞相投入到扶贫大潮中来,有力推动了全民脱贫的进程。剧中以主人翁雪亮探索切实可行的扶贫路子为主,辅以雪亮、张紫兰、萧灵儿、柳娅、东方慧几人错中复杂的感情纠葛。情节感人,高潮迭起。
月色依稀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彭候的刑警生活在线阅读
所有故事均为虚构,谨慎观看
洛伦兹的蝴蝶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绝对没人看的日记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试探的手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大路的另一头在线阅读
探讨人性的美与恶,激发个人潜能,生活只有勇敢向前才能才能战胜邪恶。
树在秋叶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村委会在线阅读
村委会,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以前的认识只是开开证明材料,东家又和西家起摩擦了,请求给予调解的地方等。新时代,新征程,如今的村委会成了脱贫攻坚主战场。本书主要讲述以驻村第一书记靳成功同志为首的驻村干部、各级挂钩帮扶人员及以村支书陈廷泽同志为首的原村委会人员如何带领村民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故事。
晓魏民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卜筑在线阅读
人到中年万事休, 却道天凉好个秋。三十不豪,四十不富,五十将相寻死路。
争斤论两花花帽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浮沉掠影在线阅读
车马争锋将军役,风云变幻君王谋。 回首锦绣山河美,点墨却是阵前兵。
林思云韵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像个剑客在线阅读
我像个剑客。 么得感情、总是醉酒、兜里没钱、江湖游走。 独来独往、享受寂寞、衣食碌碌、早九晚五…… 我们都像剑客,在这座城和那座城漂泊……
像个剑客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陌上尘飞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四个第一名

  模模糊糊、蒙蒙胧胧中,我只感觉到似乎听到了姐姐那柔和又熟悉的声音,似乎还有父亲深情而低沉的呼唤。

  偶尔地,不知是谁轻呼我的名字,我就半仰起头。

  面前好像出现了校长熟悉慈祥的笑脸,我笑笑,仿佛说了一句:“这是我们校长,姓江。”然后,停了停,似乎还说了一句抱歉的话:“校长,你先坐坐,对不起,我头疼。”

  半仰起的头实在控制不住地重新落上枕头。

  青色的雾气在四周氤氲升腾,缥缈迷离。

  BJ师范大学?我似乎伫立在母校那高耸到蓝天的门前。

  那背着书包、提着行李箱的,是我吧?正默默地与生活了四年的母校依依告别吗?

  热风吹拂着我额前的头发,浓郁的酸苦味道好像刚刚打开瓶盖的啤酒倏地从心底涌起,强烈地撞击着我的胸口,疼痛、迷惘、失落、或许夹杂着些许希望的情绪立即弥漫过来,包围着我,吞噬着我。

  还记得不久前我们走上街头呼喊“救救孩子”“拯救中国”的场面,但这一切仿佛早已成为几个世纪以前的事了,我们游行过吗?我们呼喊过吗?不过我很明白,我喊掉了自己的城市梦想,把自己喊回了家乡。

  站在校门口,凝望着母校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庞,我终于体会到“竟无语凝咽”的况味。

  恍恍惚惚、隐隐约约之间,我回到了家乡,背着行囊,骑着长征牌载重自行车,穿行在乡间小路上,走进远离家门、濒临长江的一所初级中学。

  几排教室,红墙灰瓦,高高大大的梧桐、蓊蓊郁郁的水杉、歪歪扭扭的刺槐、青青黑黑的垂槐之间,穿梭着几条曲曲折折的土路,一人高的红色围墙外面,正南方向对着一条高过屋脊的岸堤,其他三面偎依着碧绿的田野。

  岸堤外,有大片的芦苇滩,夏天莽莽苍苍,清风吹拂,簌簌作响;秋季芦花飘荡,绵延逶迤,与远处向东奔流的长江水互相应和,渲染出一派苍茫风光。

  我带着学生站在大堤上、走在芦苇丛,我们观察欣赏、我们欢呼跳跃。

  咦,那个男孩头上戴上了柳丝编成的帽子,帽子下的眼睛眨巴眨巴着,多可爱啊。

  我好像在办公室品味他写的作文,在所有孩子里头,他写的《走进芦苇荡》这一篇最棒了,夺得了班级第一名。

  第一名?

  我看到自己正站在舞台上,穿着粉红色的裙子,戴着湖绿色的斗笠,脸上轻描娥眉,淡施胭脂,与其他三个女孩子一起,踩着音乐的节奏,迈动细碎的舞步,摇着裸露的手臂。

  谁能想到,一个身高1米75的男教师,居然男扮女装,在市中学生文娱会演的大舞台上,与学生们一起演绎凤飞飞的独唱歌曲《夏艳》的意境?谁又能想到,演出过程中竟没有人看出我这堂堂七尺男儿身?

  有几个年过半百的观众,居然对我竖起大拇指赞美有加。

  他们夸我身材修长、面相娇美、气质高雅,还稍嫌遗憾地指出,在四个女孩中嘴显得太大,个子显得太高,实在是美中不足呐。

  当时,我们学校团支部书记坐在他们旁边,早已识破了我的乔装打扮,半开玩笑地说:“你们担心个什么劲儿啊,人家这么天生丽质,这么貌比婵娟,还愁她将来嫁不出去、钓不到金龟婿吗?”

  就是嘛,小生我品貌俱佳,嘿嘿,在大学里对我虎视眈眈的师姐师妹本来就车载斗量啊。

  更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有我辅导编排的舞蹈居然夺得市中学生文娱会演一等奖第一名。

  真要感谢那位女孩子父亲的守旧与固执呢。

  若不是他坚决不允许女儿来城里参加演出,说什么冬天穿裙子跳舞有伤风化啊,女孩子在那么多人面前扭扭捏捏的像什么话,等等等等,在发现女儿准备爬窗子偷偷出去参加演出时,又连扇了她几个耳光!

  就在快要打熄另外三个女孩的信心与希望的时候,我奋不顾身地站了出来:“别灰心丧气的,我和你们一起跳,不就扭扭屁|股甩甩手嘛,有什么打紧的!”

  还有两个节目就到我们的了,可是我那胡子还在嘴唇上精神抖擞着呢。

  赶快去理发店,好说歹说拉开一个胡子刮了一半的男人,他下巴正往下滴着泡沫水,一脸不满地看着我。也许太匆忙,刮胡刀刚与我上嘴唇亲密接触,嘴唇就被刮开了一个不小的口子,鲜血直往下流。

  来到化装室,换衣、画眉、抹粉、穿肉色长筒丝袜。

  有女老师提醒我跳舞时注意手型,就是从那时侯开始,我明白了什么叫兰花指。

  我只觉得眼前有星星点点、幽幽蓝蓝的光,待到定睛看时,又变成了舞台上不停闪烁的彩灯。我左手拿着话筒,站在滨江市天都大剧院的舞台上,声情并茂地演唱着那首老歌《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

  我仿佛走进了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岁月,手中拿着的话筒似乎变成了琵琶,俨然成了一名刚毅、浑身上下都迸发着侠骨柔情的战士。

  置身于微山湖畔,伫立在血色霞光中,我弹起了琵琶唱起了歌。

  该深沉时救深沉,要豪放时救豪放,得抒情时即抒情,需高亢时即高亢。

  我以自己真切独特的理解诠释并演绎着经典,唱出了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中的战士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入侵敌人的仇恨,对革命事业的忠诚。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

  微山湖上静悄悄。

  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

  唱起那动人的歌谣。

  爬上飞快的火车,

  像骑上奔驰的骏马,

  车站和铁道线上,

  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

  我们爬飞车那个搞机枪,

  闯火车那个炸桥梁,

  就像那钢刀插入敌胸膛,

  打得鬼子魂飞胆丧。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

  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

  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

  唱起那动人的歌谣,

  嗨……

  歌曲唱毕,掌声雷动,明星的感觉大约就是如此吧。

  晕晕糊糊地走下舞台,坐到座位上,我仍然感觉到心在剧烈地跳动,怦、怦、怦。

  激动,紧张,甚至还有渗透着的令人窒息的情绪包裹着我。

  我不知道后面的歌手都唱了些什么,只知道那位漂亮的女主持人说的话,猛烈地敲打我的听觉神经:“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滨江市一九九一年‘五四’杯卡拉OK歌曲大奖赛冠军花落谁家呢?”

  也许为了调动观众激动的情绪,也许为了制造引人的悬念,女主持人作了恰到好处的短暂停顿,声音修饰得更明亮更圆润更甜美:“冠军有来自芦花荡中学的楚明溪老师撷取!”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夺得了第一?不会吧?有那么多高手呢。

  直到主持人再次请冠军上台,我才如梦方醒。

  颤颤巍巍地走上舞台,颤颤巍巍地从文化局局长手中接过证书和奖品。

  我站在炫目的彩色光圈里,仿佛站在云端,站在山巅,有点踉跄,还有点迷醉。

  突然,眼前一切都变了,我好像来到了滨江市工人文化宫。

  透过玻璃门,我可以看到滨江市工人文化宫大厅里人影幢幢。

  我不经意地向前走着,看到红色天鹅绒作背景的舞台幕布上方写着大字“滨江市西马克杯‘改革青春奉献’电视演讲比赛”,在眩目的舞台灯光的辉映下,这些字辐射出金黄的梦幻般的色彩。

  我身著铁锈红衬衫白色长裤,神态自若地走上舞台,开始了演讲。

  尊敬的的评委老师、亲爱的青年朋友: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奉献青春》。

  我们都知道,我市改革开放的成功,经济建设的腾飞,有赖于我们每个人的努力,尤其是我们青年。也许有青年朋友说,搞改革开放,搞经济建设,那是领导或伟人的事呀。

  哦,不,朋友,要实现我市两个文明建设的目标,还需要我们这些奋斗在平凡岗位上的青年,去发光发热,去奉献青春。

  下面来说说我自己吧。

  八九年从BJ师范大学毕业,分到芦花荡中学。说真的,我是带着几分惆怅、几多迷惘跨进长江边上这座毫不起眼的乡村中学的。

  可是不久,我的惆怅与迷惘就给学生们的热情与理解消融了。

  课堂上,没有学生捣乱,他们都端端正正地坐着,神情那么专注,那么认真。

  这对一个刚刚从师范大学毕业的我来说,是多么不容易啊。

  我庆幸自己,遇上了一群听话的好学生。

  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上好语文课,决不让学生失望。于是,我认真地备课、讲课;我认真地辅导学生、帮助学生。我们不仅谈学习,还谈社会,谈人生,谈他们愿谈的一切。

  我永远忘不了一件事,它在我脑海中刻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那是八九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天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放学后,我到班上看看,发现班长张宾雨没带雨具,一个人坐在教室里。我没有想什么,也没有说什么,拿来了自己的雨衣。

  他接过雨衣问我:“老师,明天您去市里参加文娱会演还用它不?”我笑着回答:“没关系,我再想办法。”张宾雨迟疑了一下,随即说:“老师,还是您用吧!”

  我拍拍他的肩膀,要求他拿去用,可是说了好几次也没用。

  我有点生气了:“张宾雨,这次得听老师的,要不以后就别喊我老师了!”张宾雨顺从地看了我一眼,默默地穿上雨衣。

  天已经黑了,外面的风把门吹开了几次。

  我正坐在宿舍里看书,突然听到了敲门声。谁呀,我起身打开门。“老师,您的雨衣。”啊,是他!

  霎那间我明白了,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朋友们啊,你一定也会明白,他是担心我第二天没有雨衣穿呵!

  当时,我没有接雨衣,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怨气:“谁叫你送的?谁叫你的?这么大的雪,这么大的风!我可以不要雨衣,不要雨衣!你懂吗?懂吗!”他只是默默地站在门口,身体似乎由于冷而在发抖,而我的心也在发抖啊!

  我抬高了声音,用手重重拍着他的双肩:“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不借,就让你淋雪,淋雪!你呀,你呀!”……

  这件事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每当想起它,我心中就奔腾起股股热流。

  朋友,你不觉得我的学生是多么可爱、多么懂事么?他们关心着我、理解着我,给了我许多许多,而我付给他们的却太少太少。

  从那时起,我深深地爱上了我的学生,深深地爱上了芦花荡中学。

  于是,我更没日没夜地去工作,孜孜不倦地去讲课。当楚小花同学的作文在全国获得二等奖时,当蔡妙雪的作文获得滨江市一等奖时,我忽然觉得自己每一个子夜的艰苦每一次心灵的寂寞都是值得的,学生的进步与成功,比所有的财富与荣耀还要有意义有价值。

  九○年上学期快要结束时,班上学生不知从哪儿得到消息,说我下学期不在芦花荡教书了。为这,好些学生在一天下午来到我宿舍,请我留下继续教,眼神中写满了期待与信任。

  班长张宾雨说:“老师,留下吧。有些同学说,如果你不教他们了,他们就不想上了。”

  曹俊斐笑着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讲了一句:“也许我就是其中一位,老师。”学习委员杜中正则调皮地向我挤挤眼睛:“如果你走了,老师,我们每个学生都去您家请您。”

  ……

  望着他们亲热的面庞,听着他们朴素的话语,朋友们啊,你说,我能不被撼动吗?虽然我想调离芦花荡,寻找一片更适合自己翱翔的天空,可是,我又怎能离开我朝夕相处的孩子们!

  我强忍住眼眶中快要泛滥的泪水,动情地答应他们:“我不会走的,我怎么会走呢?不会。”

  可是他们终究不放心,暑假里又赶了三十多里路,来到红旗乡楚家庄我家里。

  我永远记得那是七月二十日,天很热。我再一次被强烈地撼动了,凝视着满屋子学生期盼的笑脸。朋友们啊,你说我能拒绝他们吗?我一字一顿地仿佛告诉他们又好像告诉我自己:“我不会走的,不会。”没有掌声,也没有欢呼,从他们的眼神中,我读出了写在里面的兴奋与满意。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我作出的牺牲。

  为了给差生暑假补课,我放弃了《南疆诗刊》一个小型记者聚会;为了继续呆在芦花荡,我和哥哥姐姐磨破了嘴皮,甚至放弃了表哥为我工作调动作出的成功的努力。

  但是,我的朋友们啊,我爱我的事业,我爱我的学生,学生们需要我,我更需要学生啊。为了学生,我可以放弃一切,荣誉、名利、财富;为了学生,我可以奉献一切,青春、生命,甚至热血。

  说到这,朋友们,也许你要说:“这是很平常的呀!”是的,我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什么气吞山河的誓言,我很平凡。但是,我要把青春奉献给教育事业,为我市的腾飞尽自己的努力。

  因为我明白,因为我们在座的都明白,千尺之台,起于垒土,涓涓细流,汇成大海。

  年轻的朋友们,无论你是清洁工,还是管道工,是泥瓦匠,还是驾驶员,都不要蔑视自己的工作吧,抬起头来,挺起胸来,让我们紧紧握住彼此的手庄严宣告:“我市经济建设的腾飞,改革开放的成功,离不开平凡岗位的支撑,离不开我们每一位普通青年的奉献!”

  朋友们,让我们携起手来,用汗水、用热血、用青春去谱写振兴滨江的凯歌。我坚信,在不久的明天,我们必将用青春捧起滨江,笑傲全国,走向世界;我们伟大的祖国,也必将像凤凰一样,展翅飞翔在广袤的蓝天,掠起浩瀚的大国风范!

  谢谢大家,谢谢。

  一种激情奔流澎湃于血管,一种豪迈洋溢燃烧在心田。

  恍恍惚惚迷迷蒙蒙间,清澈的目光落在那位女评委的脸上,我发觉她正在用左手擦着自己的眼睛。

  我摇摇头,不知怎么的,我看到手中捧着一等奖获奖证书,那位女评委对我说了什么,好像是说市广播电台主任特别欣赏我的演讲,声情并茂什么的,要我等会儿去录音,预备在即将到来的教师节播出。

  听着听着,我仿佛听到校长说,昨天晚上从收音机里听到了我的演讲,蛮动人的。真可惜啊,我心里说,昨天晚上因为回家看望七十多岁的老父亲,我都忘记去听听自己的声音了。

  正在我欣喜若狂、羞涩又骄傲的时候,时空好像穿过隧道,蓦然间一切都弥散了,一切都变得漆黑一片,连我自己都无法意识到自己是否还存在。

  我似乎看见好多人,甚至还有高中的同学、小学的老师、大学里的辅导员,许许多多人的面孔排成一个没有尽头的行列,让我目不暇接。他们被串成了好像DNA一般的双螺旋结构的链子,悬浮在黑暗之中。远处好像有很多光亮,我迎着光亮走去……

  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绿色的,很多光束象探照灯一样晃来晃去,又都充满了螺纹一般的阶梯,仿佛神秘的通道一般。

  我迟疑着,似乎害怕和什么东西错过,而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就在这时,我好像回到了学校芦花荡,周围的一切都重新恢复了正常。

  一切幻境都消失了,我看见了金色的的阳光从窗外活泼地穿进教室,讲台上的杜鹃花热情地张开笑脸,走在教室里宛若漫步于诗歌散文中,我闻到了最为熟悉的青春味道。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从天上垂下来一条雪白色的光柱,带有螺纹一般的阶梯,在隧道的那一端似乎传来了学生的呼唤:“来吧!亲爱的老师,我们在这里等着你!虽然我们因为爱你而希望你能到高远的天空挥舞你的才情,但是我们想说,我们更希望你留下啊,你来,我们好高兴……”

  那是孩子们的声音,绝对是孩子们熟悉的声音。

  我再也忍不住,终于张开双臂地呼喊出来:“我来啦……”

  我相信,那是属于我和我的学生的天堂,应该仅仅属于我和我的学生。

  我终于明白了,我永远只能属于我的学生的,离开了对方,我一点也不能完整。

  今天,也许就是我们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最后永久融合的机会了。

  我的一切欲望和冲动重新被点燃了,兴奋地张开不知什么时候生出来的五彩斑斓的翅膀,象破蛹之后刚刚羽化成彩色霓虹似的蝴蝶,怀着对未来世界的好奇和憧憬,和我的学生,飞翔在那五彩的流云之上……

  我又一次站在了讲台面前。

  我开始把中考成绩单一张张往下发。

  “好啦,同学们,我们在一起已经3年了,待会儿下课铃一响,就该说‘再见’啦。”

  刚进初中时成绩在本班倒数第一的王海风考上区重点高中了,超过分数线4分呢。当她看见自己的分数时,一定会以为自己看错了吧?王海风今天特地用雪白的发夹把瀑布似的长发挽住,上身铁锈红的衬衫,下身雪白的长裤,看上去既精神又清纯。

  程林泉也考上区重点高中了——就是那个喜欢穿蓝色T恤衫的小个子。

  一年前他对升学一点信心也没有,上课总是打瞌睡。幸亏多次找他谈心,谈落了太阳,谈上了月亮,他才终于匍匐在教育的殿堂。

  而班长杜承明呢,3年前是个小不点儿,现在两条腿上的汗毛浓浓的,体育非常出色,跑起来像个小豹子,一直跑进滨江市中学生运动会长跑第一名。不过学习成绩到中考前一个月的综合测试时仍然未进入年级前十名——可是我依然坚信他一定会考上市重点的。

  在我眼里,我的学生总是最聪明最优秀的。

  真的,班长杜承明中考成绩非常棒,超出市重点10分。

  “同学们,从92年开始,通过三年的努力,大家都考上了高中,整个班级升学率,名列全校第一名。”我看了看表,心里有种莫名的骚动,“还有五分钟铃响,你们就要走了。也许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但我会在心里时时为你们祝福。”

  稍停,我又继续说:“高中的老师要严格得多,学科难度也比初中大,你们要继续努力学习,做个好学生,我一定不会忘记你们的!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我迅速转过身,一边让别人不易察觉地用右手擦擦眼睛,一边走进办公室拿出东西,返回教室。

  “柴亚,这是我没收的你的象棋,请上来拿;武晓,你的武侠小说,也请上来拿;黄川,这是你的足球——进了初三你就没有射过几次门,这都是因为我,我很抱歉……”

  柴亚、武晓、黄川等学生朝我走来,其他同学也不由自主地跟在后面,把我团团围住。

  黄川眼里噙着泪水,发出变调的喉音:“老师,没什么。我知道,天天射门不会把我射进市重点。”

  他挨近我,低头小声说:“谢谢您!”

  “我也是。”武晓说着,也挨近我,我都能听到他熟悉的呼吸声,“我以后再也不看武侠小说了,您放心!”

  我重重拍拍他的肩膀,笑了。

  他们都挤在讲台周围,有的送给我贺卡,有的递来留言簿请我写点什么。

  “老师,”柴亚抽泣着,“您办公桌上的茶叶是我拿走的!”

  “老在自习课上唱歌的是我!”洪亮耷拉着脑袋,一米八零的小伙子此刻变成了孩子。

  “再唱一次吧,怎么样?”望着眼前这位高我半头的小男子汉,我要求着。

  于是,洪亮张开挂着泪珠的嘴巴发出浑厚的男中音。

  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也许心意沉沉,相逢是苦是甜;如今举杯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不知不觉中,学生们都唱了起来(这支歌我曾教过,初三的班会课我一般上成音乐课,用以调节学生的紧张学习情绪)。他们就像我的小弟弟小妹妹一样紧挨着我,深情地唱着,唱着,仿佛在向我告别。

  歌还没有唱完,铃声似乎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穿过六月的阳光,穿过幽长的走廊,闯进每间教室。

  我的腿不由得打起哆嗦,刹那间,头脑中触电似的晕眩,这种感觉又迅速在眼前凝成一道波痕。我连忙用双手扶助讲台,脸上绽放出最亲切最动人的微笑。

  “到时候啦,同学们,我们该再见啦!”

  学生们拿着成绩单,一个一个走出教室,走下楼梯,又一个一个骑上自行车,飞出校门。

  空空荡荡的教室门口,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站着,孤孤零零;讲台上的象棋和武侠小说躺在那儿,安安静静;雪白的足球独自躲在墙角,冷冷清清。

  我弯下腰,轻轻地捧起足球。

  无声的目光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暗淡的球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