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子.雨夜追杀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沈秋魔头无视礼法,狂悖无道!忘川宗人更是颠倒黑白,倒行逆施!与这样的左道妖人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诸位武林同道,正道豪杰,大伙是为除魔卫道而来,舍生取义便在此时...并肩子上啊!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_沧浪之水_.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长歌莫问醉抚琴.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壶中日月,袖里乾坤。.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游戏异界小说推荐

公路求生,我有提示系统在线阅读
宿醉醒来,张拓海发现全世界进入了一个名为公路求生的游戏之中。 一个人,一辆车,在看不到尽头的公路上寻找物资,艰难求生。 在这里,危机四伏,很多人都因为寻找物资而殒命。 张拓海发现自己觉醒了提示系统。 【左边这个物资箱里有资源,不要动右边的,里面有鳄鱼。】 【前方右转,左边会发生路面塌陷。】 【停车,路边的树梢上挂着一个4级物资箱,里面有房车改造图。】 当大家都还在小心翼翼艰难求生的时候,张拓海已经可以开车房车吃火锅了。
碳酸鱼雷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MC的异域领主生涯在线阅读
主角来到了异界,发现这个世界似乎不太正统的样子? 法师们高高在上,整日躲在法师塔中不愿出来,牧师们传播教义,却对自己的神灵知之甚少,佣兵们做着屠龙的美梦,却连身边的森林都不敢跨入太深…… 面对着这群不太靠谱的队友,他却在镇子面临兽人入侵的前夕,被推举成了领主? “行吧,只要亮出血条,神我都杀给你看!” “不过现在的话,你们每个人都先给我砍一百棵树,不过分吧?” 主角站在自己的麦田前,意气风发!
红尘谪仙li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我有无限怪物卡牌在线阅读
击杀一阶初期哥布林……一阶初期哥布林卡+1 消耗十张一阶初期哥布林卡,一阶初期哥布林成功提升至一阶中期。 发现bug……击杀自己召唤出来的怪物会留下尸体并且获得卡牌。 什么?食物不够? 看着手中的尖牙猪卡,路圣发出嘎嘎嘎的怪笑…… 什么?哥布林断腿,断手? 路圣直接一刀断头……哥布林卡+1 受伤是不需要治疗的,直接砍死就好。 实力够了该出去冒险了? 也行,反正分身已经准备好了。 …… 这是一个苟王依靠分身和召唤物打遍天下故事。
咸鱼三梦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带着精灵球勇闯怪猎世界在线阅读
李凡穿越怪猎世界。 每天都能领取到一颗精灵球。 就此走上一条另类的猎人之路。 雄火龙,一球带走。 轰龙,只需两颗。 本书又名【怪猎世界里的训练师】,【拿天彗龙当坐骑的猎人】,【怪物军团养成记】。
赵拉拉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提瓦特的假半仙在线阅读
【新书《小猫咪只想和平的日常》已发布,诸位可移步一看!!!】 古华派的弟子辰石自认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过人之处,又是偷懒不愿费力学武,但为了不被饿死,自学了传至上古的相面之术。大成之后,年轻的辰石自觉的已能出师有名,算透天下人,直到有一天山上来了一个叫钟离的看客……  【提瓦特本地人的日常,无系统,无魂穿】
枭扉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我的海克斯心脏在线阅读
新书《魄罗的正确养成方式》已发。 [英雄联盟同人] 主角杰诺,英雄简介: 祖安,在一场影响深远的重大毒气泄露事故中。 你救下了奥莉安娜,从此符文之地上不再有发条魔灵,而你的心脏衰竭,即将死亡。 好在你抱紧卡蜜尔的大腿(雾),换上了海克斯心脏。 泽三炮跑过来祸祸皮尔特沃夫,你逃到了比尔吉沃特,不然就会被吸干心脏能量。 你搬到了救兵,和沙皇一起击败了泽三炮,然后他决定把曾曾曾曾……曾孙女嫁给你,为他延续血脉光复恕瑞玛,还威胁说不接受就把你飞升成狗头人。/doge 你坐在逃婚前往暗影岛的船只上,思考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交流群:797552710
可能有猫饼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苍青之剑在线阅读
第6纪241年,君士坦丁堡风雨飘摇。 皇帝君士坦丁御驾亲征,全军覆没。异教徒帝国携大胜之威,吞并帝国东方全境,兵锋直指首都。 17岁的帝国公主狄奥多拉临危登基,而摆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已经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罗马,就要亡了。 ……………… 命运的齿轮疯狂转动,某个穿越者出现在了君士坦丁堡的街头。 “根据原本的剧情,君士坦丁堡是迟早要沦陷的。”他思索了片刻。 “还是先把女皇拐跑吧。” (本书分类为游戏异界,背景为魔改中世纪,书名又为《这队伍我真带不动》) ————————— qq群见新书简介嗷!
幽祝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燃钢之魂在线阅读
新书《高天之上》已发布,大家可以去看看。 ======== 这是前传奇战士携带系统穿越游戏异界,吊打各路野怪,单手怼Boss,平A救世界的故事。 “先砍死敌人,再去思考为什么会打起来。” ====订阅书群:817993941===== 源于火,生于钢,魂为柴,身为薪,智慧不灭,秩序永存,传承往复,直至如今。 摧锋于正锐,挽澜于极危,以心中之火燃尽诸界,此乃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我,神明,救赎者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被繁多神明所注视的世界,各式各样的教廷坐落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  传教在这个世界变得花样多彩。  美食之神的神官会举办美食品评会,音乐之神的神官会开演唱会,工匠之神的神官叫卖着他们的手工神器,旅行之神的神官绘制着绝美的风景画……  望着自家破败的小小教堂,再看着别家教会花样繁多的传教姿势。  爱德华毅然决定将自家教会的经历搬上了“大银屏”!  热血澎湃的末世战争引得无数人精神激荡,黑火药与神秘的对撞刺激的人头皮发麻,天使与凡人交汇感动了无数少女,人类与魔兽少女的绝恋牵动了超级魔兽们的泪腺……  不知什么时候起,西比亚大陆发生了新的变化。  “什么?!古亚神教发布了新的电影?!走走走!看古亚神教的新电影去!”
妖梦使十御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当前位置: 游戏 游戏异界 左道江湖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契子.雨夜追杀

  太行山外围,山道之上,狂风呼啸,暴雨倾盆,还有电闪雷鸣,时不时便有一道雷光自阴沉天穹划下,将这暴雨之夜照亮一丝,但转瞬又归于黑暗。

  豆大的雨点狠狠砸在这难行的山道上,在暴雨之中,两匹老马在马鞭的抽打下发了疯的跑。

  但驭马的倒也不是什么骑士。

  那是一个背着包袱的半大丫头,还有一个趴在马背上,看上去受了伤的少年人。

  而在他们身后,快十丈远的地方,一群黑衣骑士紧随其后,有的手握大刀,有的提着长矛,还有几个在马上开弓射箭,想要把那亡命逃跑的猎物射倒。

  “不许跑!停下!”

  “快!放箭!”

  他们的吆喝声在风雨里显得缥缈至极,那些骑士开弓射出的箭,在这倾盆大雨里也根本射不远,而且那半大丫头的马术相当不错。

  不但自己驭马逃亡,还时不时打出一个呼哨,让驮着受伤少年的老马跟着她一起奔驰。

  在这一耽搁的功夫里,那少年少女又跑出丈许。

  但身后追击的骑士也不慌张,眼看弓箭无用,他们便抓着武器,拉着马缰,甚至还放慢了脚步,吊在两个逃跑的年轻人身后。

  他们分散开,围追堵截,就像是狼群,将猎物逼向绝境。

  他们并不担心猎物溜掉。

  就这么一追一赶,一炷香之后,那驭马奔驰的半大丫头转过山道,眼前风景骤然一空,她在黑夜中向前眺望,就露出了一抹绝望的神色。

  眼前这山涧平台,是一处悬崖绝壁,前方无路可走,也难怪那些北朝游骑不再射箭。

  “轰隆”

  又一声雷鸣,耀眼的闪电从云层直下山脊,打在一颗枯树上,引燃了雨中一团火,那一闪而逝的光也照亮了这两个年轻人的绝境。

  背后山道上,那些黑衣游骑纷纷下马,手握刀枪,朝着他们逼过来,在后方还有握着强弓的同伙。

  背着大包袱的半大丫头,也将自己昏迷的师兄从马背上扯下来,在豪雨之中,这丫头的发髻都被打散,黑色的头发就那么贴在脸上。

  她又冷又怕,全身颤抖,就像是个无处可去的小猫儿一样。

  她拽着师兄的手臂,拖着师兄在山涧平台上一点一点的后退,鲜血从师兄的伤口流出,又混杂在地面的雨水里,倒是颇为凄惨。

  她惊恐的看着那些朝他们逼过来的北朝骑士,在夜雨里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但那些家伙身上的杀气和这夜雨混杂在一起,让丫头更为惧怕。

  她也算是小半个江湖人,尽管从未入江湖。

  她也从那些唱曲的小厮们那里听说过江湖恩怨,彼此仇杀,北朝与南朝的国仇家恨等等,但她从未如此真实的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就像是有山鬼趴在背后,朝着脖子吐出寒气,让丫头寒毛倒竖。

  她又不通武艺,而眼下这情况,就算通武艺又如何?

  面对十几个凶徒,就算想要拼死一搏也没可能的。

  “师父...”

  丫头咬着嘴唇,死死抓着师兄湿透的衣衫,她被那些围过来的骑士逼到悬崖边缘,畏惧的向后看了一眼。

  下方是滚滚河水,雨点打在水波上有阵阵回音。

  但影影幢幢的看不清楚,也不知这山崖到底有多高,纵身跳下会不会稀里糊涂的丢掉小命?

  “咳、咳”

  就在这肃杀之时,被丫头拖着的年轻人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在意识恢复的那一刻,他便感觉有忍受不住的痛从腹部刺入脑海。

  让他发出一声呻吟,下意识的便捂住腹部。

  手指上有粘稠的感觉,那是伤口崩裂处的血渍,他感觉一阵昏昏沉沉,那冰冷的雨点打在身上,都有种麻木的感觉。

  “这是失血过多啊,得赶紧清创缝合呢。”

  这年轻人自言自语了一句,紧接着就听到了丫头惊喜的呼唤。

  “师兄!师兄你还活着。”

  “呃?”

  他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拖着自己手臂的丫头。

  大眼睛,黑头发,穿着粗布衣服,又被雨水浸透,那头发贴在肥嘟嘟的脸颊上,还有雨痕在脸蛋上滑落。

  倒是颇为可爱。

  但那眼睛里却有掩饰不住的恐惧,她的手指都在抖动。

  他又回过头,看到雨夜中持各种管制刀具朝他们走过来的黑衣人们。

  “轰隆”

  又是一声雷鸣,闪电于空中一闪而过,让年轻人眼前的黑暗被驱散一瞬,也让他看到了那些黑衣人手中闪耀寒光的利刃。

  还有那些家伙脸上扣着的诡异面具。

  这是...什么情况?

  搁这拍戏呢?

  自己是又喝醉了,跑来当群演了?

  不对啊。

  年轻人歪了歪脑袋。

  不是失足坠崖了吗?

  自己最后的记忆,眼前浮动的,明晃晃的天空,越来越远的天空...

  就在年轻人一团浆糊的意识一点一点复苏的同时,黑衣骑士们的首领也似乎失去了耐心。

  他举起手,身后的同伙便停在原地。

  那家伙带着诡异的黑色面具,他瓮声瓮气的对颤抖的丫头,和神游天外的年轻人说:

  “尔等已经无路可逃,交出你们在古墓里找到的东西!我便放你们一条生路。”

  “不!”

  那丫头也许是怕极了,在这绝境中反而生出一股勇气,她大叫到:

  “师父说,你们这些北朝鹰犬最是不讲道义!杀人越货,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我才不信你的保证!”

  “呵呵”

  听到这话,那黑衣骑士发出一声冷笑,他说:

  “蠢材愚夫也敢妄议我等?”

  “你这丫头倒是伶牙俐齿,想必卖到扬州去当瘦马也是大有前途,还能让我等兄弟多赚几个酒钱。”

  这骑士一挥手中的刀,发出破风声,让丫头缩了缩脑袋,那股胆气也丧去了九成九。

  “废话少说,东西交出来!”

  他向前一步,做威逼状。

  丫头惊得后退一步,结果左脚险些踩空,把悬崖边几块碎石踩落,叮叮当当的顺着山崖掉了下去。

  “我...我...”

  丫头怕的眼角带泪,她抓着背后的包袱,对那黑衣人喊到:

  “除非...除非你们发下毒誓!东西给你们,你们就要放我和师兄走!”

  “行啊。”

  黑衣人回头看了身边兄弟一眼,众人顿时一阵哄笑,他看着眼前这两个江湖雏儿,就像猫戏耗子一样,他问到:

  “要不要再立个字据啊?黄毛丫头。”

  “有字据当然好啊...”

  丫头还想说些什么,但却听到怀中师兄一阵叹气。

  “他们耍你的,笨蛋丫头,扶我起来。”

  师兄发了话,知道自己被耍了的丫头狠狠的朝着黑衣人呲了呲牙。

  她用尽力气,把虚弱的师兄搀扶起来,师兄带血的手放在丫头肩膀上,身体倚在她身上,让丫头感觉有点吃力。

  但师兄挡在身前,隔断了她和那黑衣人的视线,却又让丫头有了种安心的感觉。

  师父不在,就只能依靠这平日里凡事溃溃,泯于众人的师兄了。

  “诸位...大侠,我还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沈秋摇晃着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他倚着丫头站在悬崖边,左手在丫头背后悄悄的解开那个大包袱,抓在手里。

  他对眼前那杀气逼人的黑衣人说:

  “但你们是要我们身上的东西,对吧?”

  “装什么傻!”

  黑衣人冷声说:

  “路不羁从古墓里起出的东西,交出来!”

  他身后另一个瘦高汉子也抖了抖蓑衣上的雨水,开腔说到:

  “我说啊,你们这些江湖中人要那些仙家遗物有什么用?不如交给我等,或者跟着我等回燕京面见国师领赏,从此做个富贵翁,岂不美哉?”

  “美哉确实美哉。”

  沈秋抿了抿嘴,他说:

  “既然你们这么想要,那就给你们吧!”

  “哗啦”

  丫头的大包袱被沈秋扔向眼前,他抓着包袱的边角,让其中囊括的东西如瓢泼雨水一样,劈头盖脸的丢向那些黑衣人。

  丢出包袱的瞬间,沈秋便抓着丫头的手腕,转身跳下山崖。

  “啊!”

  丫头被师兄的疯狂举动吓得大叫,如八爪鱼一样抱在师兄身上,就那么坠下山崖。

  “叫什么叫。”

  沈秋不满的反手抱住这半大丫头,他说:

  “十多米高而已...我反正会游泳。”

  说话之间,只是短短一瞬,抱在一起的两人便坠入山崖下因暴雨倾泻而暴涨的河水中,起伏几下,就被湍急的水流卷着消失在了黑暗里。

  山崖之上,那黑衣人半蹲在山崖边,面具之下的双眼,冷冷的看着一片黑夜的浊流。

  在他身后,那些伴当们将沈秋抛出的包裹里的东西都收集了起来,片刻之后,那个瘦高汉子便走来,叉手回报。

  “都统,没有。”

  “狡猾的小贼!”

  这黑衣人站起身,他看着左右在越发倾盆的豪雨中摇来摇去的树木,他说:

  “我等要是空手而回,不需国师吩咐,自有人会把我等扒皮拆骨...找!就算把这片山翻过来,也要找到那仙家遗物!”

  “是!”

  高瘦汉子应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却被都统唤住。

  “去把查宝找来。”

  他压低声音,对心腹下属说到:

  “夜雨甚急,道路难行,两个小贼又不知方位,虽然狡猾,却也难逃多远。找到踪迹后,让查宝出面去诓骗他们,万事以找到宝物为先。”

  “事成之后,把那清秀丫头抓起来,至于那个少年...杀了!”

  “是!”

  ------------------

  “噗”

  沈秋气喘吁吁的拖着怀里的丫头,靠水中浮木勾连,爬上满是泥泞的河滩,他已近脱力,张口边喷出一口混杂着血迹的河水。

  脱力都是其次。

  腹部的伤口不痛了,很麻木。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也许已经感染,在眼下这情况里,如果再不及时包扎,他的小命就要玩完了。

  “师兄,师兄,你别死啊!”

  眼看着把自己救出险境的师兄躺在河滩上不动了,半大丫头急得跪在地上,死命的摇晃沈秋的身体。

  这让想要休息一下的沈秋无奈的说:

  “笨丫头,别摇了,本来不会死,这下要被你摇死了!”

  “哼”

  师兄又说怪话了,这代表他还不会死。

  丫头露出笑容,但转瞬又抱着双臂,别过脸,就像是生气了一样,她鼓起腮帮子,对沈秋说:

  “你以前都叫我青青的,现在又叫我笨丫头,我不喜欢你这么叫我。”

  “别闹了。”

  沈秋真的是没力气和这丫头吵架,他揉了揉有些发烫的额头,努力呼吸了几声,他说:

  “接下来听我说,笨丫头...呃,青青,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干燥的,可以避雨的地方,能生火最好。”

  昏昏沉沉的感觉袭上心头,强烈的疲惫混杂着睡意来袭,让沈秋感觉不妙。

  他抓住丫头的手腕,叮嘱到:

  “生了火之后,挤压我的伤口,直到鲜血流出来,然后弄点木炭,覆盖在我伤口上,用烧开冷却的水清洗伤口。”

  沈秋喘了口气,他看着一脸茫然的丫头,用最后的意识叮嘱到:

  “找块石头,清洗干净,烧到滚烫,压在伤口,最后用干净干燥的布条包扎。”

  “别喝冷水,等我醒过来,记住了吗?”

  说完,沈秋眼前发黑,摇摇晃晃的倒在了地上。

  在他眼前,青青丫头微张着嘴,看着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的师兄,她眼中一片茫然。

  片刻之后,这丫头回过神,猛地跳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周围,她有些害怕,但还是从师兄腰间解下一把短刀,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走入了黑暗中。

  “范青青啊范青青,笨师兄拼死救了你,你要知恩图报啊,我辈江湖儿女,就是要这样侠肝义胆...”

  “唉?师兄刚说要找什么来着?”

  PS:新书上传,求收藏,推荐票,谢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