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人比我更懂强化

没人比我更懂强化在线阅读

没人比我更懂强化

大神之姿

玄幻·异世大陆·88.72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2-03-19 18:03

邪祟滋生,恐怖暗藏。众生如草,命如鸿毛。世界怪诞而危险,你握紧了手中的普通铁刀,悄无声息间,普通铁刀变成了百炼精钢刀。有武器依旧不算安全,你收集到一本《追风刀》秘籍,用手指点了点,《追风刀》秘籍变成了《阴风怒炎刀》。低语在深夜回响,只有这些依旧让你感到紧张,你想尽办法挖到一根十年份的野山参,连续强化三次,十年份的野山参变成了万年灵参王,然后把它吃了下去......你终于感觉好像安全了一点点。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1、诡世界

  漆黑、混沌、不见天日。

  声声意义不明的呢喃呓语在黑暗中回荡不休,陆铮的意识昏昏沉沉,在不见任何光亮的黑暗深海中孤独漂流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这仿佛没有时间概念的黑暗混沌中,隐隐约约有声音飘了进来:

  “陆哥,陆哥......!”

  “......婆婆,救救他!”

  “他失血过多,脉相近乎消失,恐怕是救不回来了。”

  是谁在说话?

  我......已经死了么?

  模糊的声音仿佛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让陆铮混沌而蒙昧的意识泛起波澜。

  “怎么会这样......”

  “唉,他的伤势太重,老婆子我也无能为力......”

  “都怪我,都是因为我......要不是为了救我,陆哥他也不会这样......”

  或惶急,或悲切,或无奈,越来越清晰的声音犹如在平静的湖面投下石子,陆铮眼皮微微抖动,逐渐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

  “等等......”

  “婆婆你看!”

  耳边接着传来惊喜的呼喊,陆铮也鼓起全力,一点点睁开了双眼。

  视线中光线昏暗,昏黄的灯光映照着茅草横生的屋顶,破烂的门窗,冷硬的床板,这是一间阴暗破旧的房屋,摆设简陋到不能再简陋。

  而在床边,有一个眼眶通红的黑衣少年,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妪,两个穿着奇怪的人正或惊喜或愕然的看着他:

  “陆小子,你醒了?”

  “太好了陆哥,真是老天保佑!”

  陆铮不由得一愣。

  虽然光线昏暗不清,但是视线中破败陈旧、没有任何现代物品、简陋至极的屋子,还有床前两个奇怪打扮的人,无不让刚刚恢复了几分清醒的他一脸懵逼。

  天可怜见,他可清清楚楚的记得在前一段清醒的记忆里,作为游戏公司苟策划的他还在深夜加班加点的测试着自己的新游戏,期间只是稍稍打了一个盹而已,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古怪的地方?

  这他妈是......穿越?

  早就受够997福报的社畜陆铮,心中猛然升起些许兴奋和期盼,几乎下意识的就想起身坐起来。

  嘶!

  然而身体刚刚动了一下,一股直击灵魂的剧痛从胸腹传来,让他面容一下子扭曲成一团。

  “小心!”

  屋子里,见到陆铮醒转过来,房间中的老妪和少年纷纷上前,其中又以那个少年人神情最为激动:

  “陆哥,你的伤口才缝合好,不能乱动!”

  陆哥,这是在叫我?

  此刻,躺在床上陆铮浑身冷汗直冒,整个人被强烈的疼痛、虚弱所包围。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胸腹部位被一层厚厚的白布包裹,上面有猩红的血迹大片大片的渗透出来,似乎是受了什么极其严重的伤势。

  这具身体......我魂穿了?

  熟读网文经典的陆铮刚刚下意识闪过一个念头,脑海中突然有狂潮般的陌生记忆翻江倒海,汹涌而来,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那是另外一个叫做陆平的人的记忆片段,宛如梦幻泡影,不断在闪回、消失。

  这里是白龙山城寨,地处新国的西疆苦寒之地。原主陆平,年龄二十三,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现在是城寨夜巡队成员,负责夜间巡守,护卫城寨安全。

  母亲早亡,父亲则是城寨的普通农户,两年前因伤寒肺痨故去......记忆到这里,陆铮顿感欣慰。

  众所周知,父母双亡就是穿越者标配,凭这一点他都不需要什么狠掐大腿了。

  更离奇的是,记忆中原主的样貌,几乎和原本的自己一模一样,仿佛是平行时空另一个自己一样,让他一时间产生一种周公梦蝶般的梦幻感。

  记忆还在翻涌,陆铮目光转向床前的老妪和少年。

  一脸紧张和关切的少年名叫许勇,今年刚刚成年就加入夜巡队,和原主关系很好;旁边头发花白的老妪,则是白龙山城寨的医师药婆,很受寨民们的尊敬,看上去自己身上的伤就是对方医治的。

  不过,这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浑身上下无比透露着疼痛和虚弱,为了搞清楚自己目前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处境,陆铮迫切的就在汹涌混乱的记忆片段中寻找起来。

  嘶!

  然而这个念头却仿佛起到了反效果,无数汹涌的记忆碎片更加混乱,使他本就不堪重负的大脑像是快要炸开了一样,强烈的刺激下他下意识的抬起唯一能动的手,捂住了自己额头。

  而下一刻,陆铮的动作不由得一僵。

  因为当他的右手捂住额头的时候,他的手掌一下子就摸到在自己的眉心正中,竟然生出了一道三四公分长短的封闭血口。

  而更加惊悚的是,在封闭的裂口之下,有一个诡异的球体正在微微跳动着,似乎是他的眉心上长出了第三只眼睛!

  “什么鬼东西!?”

  当摸到眉心疑似第三只眼的事物时,陆铮心跳好像停止了一瞬,脱口失声。

  没有正常人类会对自己长出第三只眼无动于衷,除去部分中二少年,这是绝大部分人的正常反应。

  尤其是此刻他的手掌清清楚楚的感觉到,眉心第三只眼睛虽然还处于闭合的状态,但是眼球的部分却不受他控制的在微微跳动,就好像是一个独立生命体一样!

  “陆小子,你不记得了?”

  床前,头发花白的老妪目光落在陆铮脸上,似乎还在惊奇他为什么能清醒过来:

  “昨天夜里有寨民被邪祟附体,突然发疯,你们夜巡队与其战斗,死伤惨重。你虽然被救了回来,但是伤口却被邪祟之血污染,所以......”

  一旁的少年许勇则是垂下头,语气有些哽咽的道:

  “对不起陆哥,要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更不会被邪祟给污染,都怪我没用......”

  邪祟附体,污染?

  这个世界,有鬼?

  被污染又是怎么回事......聊斋志异+生化危机吗?

  寥寥数言背后的意味让人不寒而栗,捂着额头的陆铮背脊发凉,念头激烈翻涌。

  他下意识的想要质疑,却又一下想到,既然连穿越、借尸还魂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已经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么这个世界存在妖魔鬼怪又有什么不可能?

  可怜刚刚一睁眼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中国,甚至都已经开始考虑抄哪些诗来装逼,然而现在看来也太天真了些。

  “陆哥,陆哥?”

  床边,眼见陆铮的反应奇怪,许勇更加愧疚和担忧,红着眼睛道: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糟透了。

  陆铮此刻脑海中被乱七八糟的记忆片段冲击着,只能勉强回应了一句:“我现在脑子很乱......”

  许勇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旁边的药婆阻止道:

  “好了小勇,他虽然醒转过来,但是还不算脱离危险,先让他静养,有什么话后面再说。”

  她看着床上的陆铮,叮嘱道:

  “陆小子,你失血过多,伤势太重,能从鬼门关前回来已经是万幸,先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待会我让小勇把益血汤给你端来。喝了药熬过今晚,你就会没事了,明白么?”

  现在的陆铮记忆一片混乱,巴不得这两人赶紧离开以免自己露出什么破绽。他强忍精神分裂般的刺痛,虚弱的点了点头:

  “好......”

  药婆点点头,没有多说,当即挥手赶着恋恋不舍的许勇离开了房间。

  屋子里归于寂静,只留下陆铮一个人紧闭双眼,强忍疼痛和虚弱,努力平复着脑海中汹涌冲击的杂乱记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大致将原主遗留的记忆大致吸收,他才缓缓睁开了眼,脸色已经苍白虚弱的好像刚和十个红牌技师大战过一场一样。

  原主陆平的记忆就像摔碎的玻璃,不仅失去了连贯性,还缺失了大部分,陆铮其实并没有找到有关昨天深夜的记忆。

  然而在其他片段里面,他却是同样发见了不少令人毛骨悚然的记忆或者说是信息。

  两月之前,有更夫李三于后半夜发狂,吼叫声惊动邻里,当大家破门而入时发现更夫李三莫名死在了自己的家中,死因是......自己扼住自己的喉咙,掐死了自己。

  半年之前,有农夫牛力于睡梦中发狂异化,异变为青面獠牙的恶鬼,其闯入隔壁邻居家中,活生生将一家三口咬死、啃噬,最终被赶来的夜巡队合力击毙。

  去年隆冬,有屠户王豹于睡梦中疯癫发狂。是夜,其妻子儿女,皆被王豹肢解剥皮;当被其他人觉察异常发现后,王豹甚至连自己的皮都已经剥下,却依旧行动自如,夜巡队死伤数人,才将面目全非的王豹击毙。

  一年之前,两年、三年之前......这个白龙山城寨并不大,也就万余人口的规模,但是这样正常人在睡梦中突然发疯、变成怪物的恐怖事件,每年都会发生好几起!

  “睡梦中令人发疯,变异,变成怪物、邪魔,这就是所谓的邪祟附体......”

  脑海中记忆翻涌,油灯的灯火映照着陆铮的脸色有点发青。

  “这特么简直就是恐怖片的世界......”

  这些记忆有的是原主亲身经历,有的只是听闻,每一件都透露着难以言喻的邪异,让人不寒而栗。陆铮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要是遇到这种恐怖的事情,该怎么活命?

  穿越前的他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997社畜,但好歹生活在太平盛世。他对穿越的期许是重生过去,拳打强子脚踢二马,或者二话不说所有积蓄梭哈比特币,苟上几年直接走上人生巅峰;

  再不济穿回古代抄诗装逼,搞搞发明,三妻四妾,一样是轻松愉快。

  然而现在,这个朝不保夕,从里到外都透露着诡异和怪诞的世界,让他对穿越这件事的美好幻想彻底破碎,只剩下了焦虑和恐惧。

  “又是重伤,又是变异,这么稀烂的开局还玩个蛇皮?除非......”

  沉默了片刻,陆铮脸色阴晴不定,突然在心中试探般的默念道:

  “深蓝?”

  没有回应。

  “系统?”陆铮声音有些急切。

  寂静无声。

  没有深蓝,也没有系统。

  陆铮的心顿时凉透。

  这具身体状况糟糕至极,哪怕是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都能时刻感受到伤势的严重和身体的虚弱。而这里的世道还如此诡异危险,连金手指都没有,这还玩个屁?

  尤其以这个封建时代落后的医疗条件来看,要是没有什么灵丹妙药的话,他身上的伤口一旦发炎或者感染,几乎就等于死路一条!

  陆铮额头冒汗,只觉得自己前途叵测,内心浮现起巨大的焦虑和危机。

  沙沙沙。

  就在他内心灰败,考虑着是不是该试试删号重来的时刻,一阵脚步声飘了进来。

  吱呀一声,虚掩着的木门被一下推开,之前跟随药婆离开的许勇小心翼翼的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药碗走了进来。

  “陆哥,你还没躺下?”

  发现躺在床上的陆铮睁着眼睛,许勇将碗放在桌边,然后来到床边小声道:

  “正好,婆婆把益血汤煎好了,快把药喝了吧。”

  没有找到金手指、感觉生无可恋的陆铮看了他一眼,嘴巴动了动,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求生欲是所有生命的本能,他刚才一瞬间想过要不要干脆自杀,试试有没有可能换号重来甚至回到地球。

  但是他转念一想,如果真的彻底嗝屁了怎么办?

  求生欲是所有生命的本能,世道再艰难,还是狗命要紧啊。

  心中无可奈何,陆铮配合的让许勇把自己的上半身一点点托起,半靠在了床头。

  接着就见到许勇将药碗端了过来,然后轻轻的吹了吹热气,送到他的嘴边,小心翼翼的安慰道:

  “陆哥,这益血汤,补气养血,药性温和。喝了药,你很快就能好了。”

  “我自己来吧。”

  汤药散发出浓郁刺鼻的草药味道,陆铮也没有心情说话,只是颇为吃力的抬起手,接住了碗。

  然而,就在他准备喝药时,视线中,他面前热气腾腾的药碗上方,突然浮现出来了一张奇特玄奥的阴阳八卦图形面板,面板正中标注有一行小字:

  【益血汤】

  品质:普通(白色)

  功效:内服用药,具有一定益气补血的效果

  面板下方,则是一根造型浮夸的能量槽,以及一明一暗两个大大的选项。

  【强化/回收】

  陆铮狠狠眨了眨眼,心跳陡然加速。

  因为这个面板他有些眼熟,看上去很像是他在穿越之前,自己测试的游戏的强化功能面板!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小说异世大陆小说

没人比我更懂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