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爱你别哭

我爱你别哭在线阅读

我爱你别哭

于信水

现实·人间百态·4.23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7-24 21:16

小说叙述一个武汉普通家庭,原本温馨幸福的一家,因为新冠疫情的爆发而陷入一场令人泪目的生死劫难中。小说主人公英少是一个儿子,也是一个父亲,是一个丈夫,更是一个医生……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我爱你,别哭……(第一章)

  谨此致敬一线抗击疫情的医护英雄们

  我爱你,别哭……

  第一章

  一

  英少早早的就下班了。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妻子田露露还专门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提醒他绕道万家路幼儿园对面的莉莉蛋糕店,把前天给女儿小月订的生日蛋糕取回来。

  女儿小月在万家区万家路上幼儿园,是个兔唇宝宝。很小的时候就在英少所在的三江医院做了兔唇修补整形术,效果很好,成形自然,不知道的人,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小月活泼可爱,聪明懂事,虽然知道自己曾经是个兔唇宝宝,但一点也不自卑,还经常说自己就是只小兔子。最喜欢唱“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喜欢唱歌,跳舞,是这个家的开心果。

  英少是WH市三江医院危重症科副主任医师。三江医院是WH市二十九家三级甲等医院之一,省市两级政府重点建设的窗口单位。从一个医学院实习生到独挡一面的副主任医师,英少整整走了十六年。之所以进入这家医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缘于父亲。父亲英超群,从一个赤脚医生一路走到这座多少从医人做梦都想进的殿堂级大医院,当年是何等的光宗耀祖。

  母亲陈凤英,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识字不多,话也不多。自从随父亲进城以后,就一直居家收拾家务,照顾一家人的饮食起居。不是母亲不愿意出来做工,是父亲不让。英少清楚的记得有一年,那时候英少还在高中读书的时候,父亲所在的三江医院后勤处需要招一个清洁阿姨,母亲拿了招工表格回来填。被父亲知道后,把表格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母亲没说什么,只是走过去把垃圾桶盖上,从那以后母亲就再也没有提过出去做工的事。

  母亲一生育有两子,英少是老二,前面还有一个哥哥叫英武。英武在父亲眼里是不上进的逆子,高中没上完就辍学了。捣腾饭店,搞运输,炒房产,什么都干,什么也都没干好。最近几年,跟朋友又去了南方,说是包工程,做了老板。房子有了,车子也有了,比英少前两年刚买的SUV要高上不止一个档次,但父亲依然看不上他。

  妻子田露露已经准备好了几个拿手小菜,有父亲最爱吃的葱爆武昌鱼,也有母亲最爱吃的麻辣小豆腐,当然更有小月最喜欢的可乐鸡翅。父亲和母亲虽然七十多岁了,但仍然精神矍铄,把客厅装扮一番。小星星,小气球,四周闪烁着五彩灯,好像一下走进了童话世界。

  月儿已经五岁了,从一个小脸憋得通红只会哇哇哭的小豁嘴,出落成小姑娘的模样了!妻子田露露十分疼爱她。妻子是一个农村苦孩子,十岁没有了母亲,父亲身体又不好,只能偶尔出门打些零工贴补家用,家里大多数的时候都要靠亲戚邻里帮助。凭着要强的性格,考入WH市一所医科院校,现在是万家区人民医院疼痛科护士长。

  说起和妻子这份姻缘,还是缘于母亲的一次生病住院。母亲有腰间盘突出的毛病,有时候疼起来都走不了路。所以那段时间除了家,离家里最近的万家区人民医院的疼痛科也就成了母亲最熟悉的地方。田露露那时候还是刚毕业不久的医学院实习生,手脚麻利,嘴巴又甜,一招就来。模样儿也可人,个头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一笑起来,两个小梨窝,让人感觉亲切又温暖。英少母亲就喜欢招呼她,她也喜欢侍候老太太。没事就来看英少母亲,一口一个娘娘叫着,嘘寒问暖。像是失散多年的娘俩,又像是多年未见的小老姐妹。

  英少母亲天天在嘴上夸着,夸得英少父亲也坐不住了。英少父亲也觉得好,觉得一个女娃娃从农村出来确实不容易,又听了身世,更是添了几分同情和好感。

  缘份这东西说来就来,有一次田露露送药顺便来家里做客的时候,两人算是见的第一面。英少至今还记得,两人一见如故,似乎有些相见恨晚。虽然露露比英少小了足足四岁,但感觉要比英少成熟得多。英少话不多,偏内向,两点一线男,二十五六岁了,见了女孩居然还会像个小男生一样,脸红心跳。英少也是第一次有了那种感觉。也就是那一年,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并随露露看望了她家在农村的父亲。

  这都是十四年前的事情了,想起来还是满满的幸福。时间过的真快,父母老了,七十多岁了。自己也已人到中年,两鬓都冒出了几根刺眼的白发。露露虽然学会了各种保养,但依然逃不过一笑起来眼角浅浅的细纹。十几年来,露露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结婚前几年,两个人一直没要孩子,开始的时候并不着急,总觉得奋斗几年再要孩子更好。但老年人却不这样认为,英少母亲总是察言观色,时不时把媳妇拉到一边,偷偷的问,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比如酸的?甜的?辣的?看着媳妇苦笑着,一脸茫然甚至尴尬的表情,英少母亲脸上挂满了失望。父亲虽然并不像母亲那样心细如丝,问来问去,但偶尔也会感慨一下,有意无意的问一句。英少,你们俩今年多大了?或是出去的时候,尽量往人少的地方去,抑或是看着别人家的孙子孙女,远远的望着,眼里流露出难以言说的羡慕和心酸。

  英少能理解父母的心情,哥哥英武离婚了,且只有一个女儿,还是跟着以前的嫂子。其实当初哥哥的女儿完全可以争取过来,只是哥哥不肯带,放弃了抚养权。父母很是伤心,尽管嘴上不说什么,却总是让人感觉父母一直耿耿于怀,整天像缺失了什么。

  小两口终于计划着要个孩子,可计划来计划去就是怀不上。不管怎么努力,不管怎么调理,天天这个补那个补也没用。医院检查结果,两个人都没有什么毛病,老天好像纯粹是要和小两口开这个并不好笑的玩笑。时间长了,英少父母似乎感觉出了什么,不问了,也不再奢望了,

  后来,就来了小月,小月是一个弃婴,虽然天生兔唇,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任谁看了都心疼。在确认小月是个弃婴的情况后,露露从医院里把她抱回来,在最好的医院又找了最好的专家做了兔唇修补,整形。小月一天一天长大,也给这个家带来了数不尽的幸福和欢笑。

  二

  客厅里的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小月喜欢看的喜羊羊灰太狼,父亲戴着寿星帽抱着同样戴着寿星帽的小月躺坐在沙发上,悠闲着喝着茶,居然也看得津津有味。母亲已经把餐桌准备好了,打开蛋糕盒,祝您生日快乐的音乐就溢满了整个房间。

  好久没有这样热闹了,虽然和父母同住一个小区,并且相隔不远,但由于工作太忙,也很少能聚在一块儿。小月的生日自己有两年没陪她了。这个生日一个礼拜前露露就说了,小月还拿着巴拉拉小魔仙的小魔棒,指着英少的鼻子说,坏爸爸,再忘了,小魔棒就让你的大鼻子现出原形。

  随着祝您生日快乐的音乐,电视屏幕上也切换到了小月以及这个家这几年来点点滴滴的画面。英少不禁有些感慨,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自己也到了记忆里父亲的年纪。不惑之年,什么都应该明白了,可自己越活越糊涂。最近单位里越来越忙,似乎有些反常,按照往年这个时候,应该是个“淡季”,今年却不知怎么了。

  听朋友说在市肺科医院最近出现了几例很奇怪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有几例情况严重的已经收治入院了。上午,看见科室主任蔡长海行色匆匆的从院部会议室回来,随后就认真召集科室里的医护人员,嘱咐道有发热急诊过来的病人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还有,蔡主任又在英少旁边耳语道,他刚刚接到通知,下午要去巿里临时开个会,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回来,有紧急情况。具体什么紧急情况,蔡主任倒没有说,英少也不好多问。

  露露用手推了两下英少,英少这才意识到自己走了神,父亲正等着和自己举杯呢。父亲身体也不像以前,背驼了,腿也不直了,走路也略显蹒跚了。母亲的身体更是不好,高血压,糖尿病,就从没离过药。

  小月嚷嚷着要吹蜡烛,切蛋糕,并说一人一大块,她只要一小块就好了。切蛋糕之前还要许一个大愿,并神秘的说,这个秘密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真是个小人精!”父亲扶正了小月头上有些歪斜的寿星帽,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溺爱。

  “我的小伙伴都说我像爸爸,可是我觉得像妈妈。”小月仰着脸,问露露。

  露露看了一眼英少。英少推了推有些下滑的眼镜,赞许道,“其实,我觉得你更像妈妈,你看妈妈多漂亮。还有,你的小酒窝呢?”

  “小梨窝,是小梨窝!酒窝大,梨窝小,梨窝更好看!”小月嚷嚷着争辩道。

  露露白了英少一眼,梨窝里像灌满了蜜。嗔怪着,“啧啧,和你过了这么多年,还不如我们小月!”

  母亲点燃了蛋糕上的蜡烛,并把蛋糕移到了小月的面前。小月赶忙闭上眼睛,双手合十。祷告了一会儿,忽然睁开眼睛说:“我刚才许了一个愿!愿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小月,永远健康,快乐……”

  “别说出来。”母亲提醒着小月,“你不是刚刚说过不能说的吗?”

  小月眨巴着眼睛,神秘的告诉奶奶:“那个秘密的愿没有说,这是我公开的愿!”

  母亲笑了,夹起一块鸡翅放在小月的碗里。手机响了,露露看了一眼在沙发旁边充电的手机,转过头对英少说,“赵健医生的电话?”

  “呃……”赵健是晚上的值班医生。也是自己带出来的学生。英少知道,不是特殊情况,他应该不会打电话过来。

  英少点开电话,里面传来赵健急促而略显慌乱的声音,“英老师,你现在有时间到医院来一趟吗?”

  “怎么了?”明明知道有情况,英少还是控制不住的问了一句。

  “刚刚转过来一位危重病人,情况很危险,现在蔡主任开会还没回来……”

  “现在病人状态怎么样?情绪稳定吗?”英少焦急的询问着,看了一眼旁边的父亲还有家人,感觉再问下去,不但毫无帮助,反而浪费时间。“知道了,我这就过去,你们先做好准备。”

  父亲放下手里酒杯,默默看着电视屏幕。小月站在英少的面前,一脸无辜的表情。

  “爸爸不吃蛋糕了吗?”小月有些失望,也有些不舍。“你不陪我过生日了吗?”

  “医院有病人在等爸爸去抢救,下次再陪你。小月最懂事了,对吗?”

  “嗯,我是乖宝宝。”小月看着英少,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期盼,“爸爸早点回家。”

  英少弯下身,吻了一下小月,拿起外套转身就出了家门。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我爱你别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