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与罪在线阅读

刀与罪

花梦林海

短篇·短篇小说·2.7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6-28 11:34

刀无罪,人有情,让一切罪恶都在这一刀中泯灭消散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真英豪

  雨夜。

  荒岭。

  一身黑袍的何无罪正施展了不得的轻功,脚下生风,在树梢间或跳或跃,快成一道黑影。

  他在逃。

  “妈的!这些朝廷的鹰犬走狗果然不能惹,小爷不过是拿了他们一本账本,便被他们这通死追啊!”

  追他的是神捕门四大神捕。

  半月前,何无罪从采花郎君手中救下神捕门的大小姐。受她邀请去往神捕山做客。夜间登顶赏月,无意中竟发现了一件天大的秘密!

  由朝廷设立管辖江湖门派,缉拿江湖恶徒的神捕门,竟然在暗地里贩卖妇女儿童,牟取暴利。

  同时那些罪大恶极的江湖败类也没有被关押处决,而是在神捕门的掩护下洗白身份,最终成为替他们作恶的爪牙。

  何无罪冒死偷出三贵王轩辕武义写给神捕门门主的密信,被神捕门门主派出四大神捕追杀。

  神捕门中,除了那位神秘莫测的门主,明面上以四位神捕大人为首,这四大神捕个个武力非凡,还统帅了许多江湖属下。

  四大神捕之名,不是叫出来的,而是杀出来的。虽然何无罪年少轻狂,但他也自知不是四大神捕的对手。

  若是四大神捕中一两人也就罢了。

  他手有黑刀,心有天地,不惧一切强敌。

  可四大神捕齐出,强如他也没有把握取胜。

  他原本以为能甩掉他们,可万万没想到这神捕门的人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在何无罪身后穷追不舍,大有何无罪跑到天涯海角,他们便要追到天涯海角的意思。

  这其中就有一个强壮得过分的大块头肌肉猛男,他活像一座小山,正常人在他面前显得是那样的渺小。

  他肩上杠着一个和他体型同等巨大的铁锤,迈开步子在地上飞奔。所过之处撞得树塌枝断,发出的动静可是不小。很难想象,那是何等巨力,竟然扛着千斤重的兵器还能健步如飞。江湖中被他那巨锤砸扁的人早已记不清有多少。

  他虽然不会轻功,但他身型巨大,步子也大,跑起来速度竟丝毫不慢。

  真正让人恐惧的是他能以一挡千,一旦发起狂来,舞动那千斤重锤,纵有千军万马也挡不住他。

  他正是神捕门四大神捕之一,巨锤神捕,魏大勇。

  就在巨锤神捕身后,紧跟着一道白色身影,他借助大块头巨锤神捕的开路,在这荒野密林中如履平地,奔走如飞,靠着这份投机取巧追赶起来最为轻松。

  他手中的白色长剑,还有他那身标志性的白衣,都让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四大神捕之一的玉剑神捕,邓玉江。

  一手快剑,毒辣无情,剑下从无活口。

  若说四大神捕中谁最心狠,谁最可怕,那自然是这个看似文弱书生的白衣公子邓玉江。

  巨锤神捕魏大勇的左前方,一个留着很长胡须的瘦高个子手拿一杆银色长枪,和何无罪一样借助树梢跳跃飞奔。

  他叫周刁贵,四大神捕中的银枪神捕。

  他是典型的人狠话不多。他人狠不狠只有那些死在他长枪下的人才知道,但他的话是真的少,这是众所周知的。他性格孤僻,寡言少语,是四大神捕中最怪的人。

  巨锤神捕魏大勇的右前方,是一位怀抱弯刀的矮小汉子,大饼脸,贼眉鼠眼。

  毫无疑问他正是弯刀神捕,邵国。

  他不是中原人,而是来自一个名叫邵国的偏远小国,也就给自己取名邵国。他仿佛对中原人有着一种天生的仇视,手段极其残忍,嘴里总念叨着两脚羊三个字。

  四大神捕齐出,只为追杀一个何无罪,只凭这一点何无罪便足以骄傲了。

  追着来的可不止四大神捕,还有一人。

  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四大神捕前上方,竟有一个女人踏着树尖在空中飞跃。她身穿一件粉色长裙,动作轻灵飘然,那姿态如同一只粉燕在空中跳舞。她的轻功竟还在何无罪和四大神捕之上。

  多么漂亮的轻功啊!

  这女子不但是轻功漂亮,人更漂亮。

  一切女子的美好你都可以从她身上看到,最绝的是她的皮肤竟如牛奶般白皙,一白遮三丑,而她的白让她的美更上一层楼。真是好一位冰肌玉肤的俏佳人,一点不像凡间的庸脂粉,更似那月里脱尘仙。

  她的名儿和她人儿一样美。

  她名叫花如雪。

  昨日花似雪,今日雪如花。

  他是神捕门门主的女儿,神捕门的大小姐,是多少男儿的梦中情人,就连江湖中最为放荡的采花郎君也愿意为了她从此改邪归正,安家立业。

  “嚯嚓!”

  正巧天空又划过一道闪电,照在何无罪身上。

  他的双眼里同样有一道闪电,放出耀眼的光芒。

  那是多么坚毅的目光!

  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年轻充满朝气,有着少年人的英俊也有着中年人的沉稳,左脸上隐隐可见一道淡黑色的伤疤,这道疤痕让他坚毅的脸庞更添了几分英雄气。

  真是好一位少年英豪!

  “不跑了!且让小爷会会你们,大不了就是一死,小爷不能真怕了你们。”

  何无罪逃得烦了,心里仅剩的一点耐心都已被消磨干净,他已经跑三天三夜了,已不知跑出了多远。

  作为一个男人,他绝不允许自己累得像条死狗,最后被他们拖回去。

  男人何惧一战?

  有时候丢掉尊严比死亡更加可怕。

  只要他的黑刀在手,他有信心面对一切敌人。

  何无罪转变思想,下了决定。

  当即寻了处空旷之地,身体沉力,从树梢间直直落地。瞬间如同一颗钉子猛地钉在了地上,静止不动。身子再顺势一转,便已直面来犯之敌。就这一凭这惊人的身体控制能力便能管中窥豹,知晓他的武功之高深。

  追赶他的五人也各自停了下来,纷纷落地站稳。

  四大神捕并列在一起,气势汹汹。

  花如雪却并没有落地,而是寻了棵大树的树梢站立其上。她是仙子,仙子自然不能落入凡尘。她理应这般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

  雨还在下,天空中依旧电闪雷鸣。

  天空中的雨水对于他们这样的武林高手来说一点也无所谓。别说是雨,就是将六人放到那万丈高的瀑布底下,他们也能行动自如,不受影响。

  何无罪虽然不喜欢抬头仰望人,但他更不愿意望着那四个奇形怪状的朝廷鹰犬。

  在四个大老爷们和一位美丽仙子面前,他当然是选择望着仙子。

  人嘛,总喜欢看一些美好的事物,这本身是无罪的。

  花如雪虽然很美,但何无罪心中早已有了人,所以他并对其没动心,只是单纯欣赏她的美。

  少年人,心中总是藏着一个最初的幻想。

  他,也不例外。

  何无罪完全无视他们的样子让平日里威风惯了自视甚高的四大神捕很是生气。

  脾气一向暴躁,脑子一向简单的巨锤神捕魏大勇当即怒了,咆哮一声:

  “好小子,找死!”

  吼着已将手中巨锤向何无罪丢来。

  巨锤如陨石流星,眨眼间已到了何无罪头顶,朝他站的地方落了下来。

  何无罪就站在原地,没有打算躲。

  少年的轻狂骄傲,让他不愿意开局便退让。

  他要硬顶!

  只见他一只顶过头顶,全身真气运转,闷喝一声。

  那落下的千斤巨锤竟被他单手接住!

  雨中,何无罪傲然挺立,单手擎天,托举着那比他大数倍的大铁锤,嘴角微斜,挂着一个轻狂不屑的笑容,嘲讽道:

  “你这破东西也不是很重嘛!不过是看着唬人罢了。”

  魏大勇已然气炸了,彻底暴走。

  “咿呀呀!给某受死!”

  魏大勇怒吼一声,一个蛮牛冲撞,跑向何无罪,举起巨石般坚硬无比的拳头,朝着何无罪打来!

  那铁锅大的拳头加上那恐怖的冲击力,恐怕就是一头大象也要被这一拳打死。

  虽然何无罪不敢硬接此拳,可并不代表他就怕了这个蠢笨如猪空有一身蛮力的大块头。

  “斩!”

  就在那快如流星的大拳头即将落下之时。

  何无罪挥刀!

  后退!

  一气呵成。

  不见刀光,黑暗里看不见黑刀,自然也看不见刀光,唯看得见一片黑暗。

  唯听得见哗哗的雨声中夹杂着一声重物掉落在地发出的沉重响声,紧跟着就是魏大勇痛苦的惨叫声。那如同野兽般的惨叫声在这雨夜里显得尤为的恐怖!

  再看那魏大勇已在泥地里打滚,张着一张血盆大口痛苦吼叫,鼻孔正呼哧呼哧地吸着冷气。再仔细一看他右手竟已没了,只剩下半截手臂!

  而他那砂锅大的拳头早已与身体分离,静静地躺在不远处的水洼里。

  “小子,某要杀了你,杀你全家……”

  何无罪将头顶的巨锤往后随手一丢,巨锤落地,彭得一声在他的身后砸出一个大坑。

  可怜这巨锤的主人还没有真正发挥出它的威力便已断了一只手臂,无力再战。

  巨锤神捕,就此落败!

  在何无罪看来,什么四大神捕,不过如此。

  四大神捕,已败了一位,还剩三位。

  剩下的三人面色如常,并没有因为何无罪打败了与他们齐名的魏大勇而有丝毫畏惧。对于他们来说,魏大勇败的理所当然。他们同样看不上空有蛮力的魏大勇。

  杀人要是的可不是力气,越是高手,越是能不费吹灰之力送人归西。

  何无罪手持黑刀,自信张扬!战意盎然!

  “四大神捕,不过尔尔,连小爷一刀都接不了,如果你们也是这种水平,劝你们趁早滚蛋,小爷可以饶你们一命。”

  “小子放肆!”

  “死!”

  “有意思。”

  剩下的三大神捕已然准备出手。

  树上的花如雪却望着何无罪说话了:

  “无罪兄,小女蒙你相救,感恩戴德,热情邀你参观神捕门,不曾慢待于你,可你为何要偷盗我父亲的武功秘籍,做出这等鸡鸣狗盗之事?”

  “莫非,你救我是假,单纯只是想利用我进入神捕山?”

  花如雪的声音就像春日里山间的泉水,又暖又柔,美妙无比,有着令寒冬退却的力量。

  可这美妙声音里却满是痛苦,满是对何无罪的失望。

  那哀怨之气让人忍不住怜香惜玉。

  原来,她也是被骗了,若是她知道实情,恐怕就不会问出刚才那一番话。

  何无罪就说嘛,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和那些人同流合污,丧尽天良。

  他正准备将实情说出,向花如雪揭露神捕门的丑陋面孔,让这个被蒙在鼓里的漂亮姑娘了解真相。

  但却被人打断了。

  “大小姐,不要与他多说,何无罪偷盗门主大人的功法秘籍,现在有砍断了巨锤的手,他这是要铁了心要和我们神捕门作对,待我先拿下他,您再问不迟。”

  玉剑神捕邓玉江急忙道。

  他不但衣服是白色的,就连脸上也有着一种病态的白皙,一双桃花眼中写满了对何无罪的怨恨。

  他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剑已然拔出。

  他的剑如同他的人一般,白亮得吓人。

  在黑夜里绽放出耀眼的白色剑光。

  他一边说话,已经一边朝着何无罪攻去。

  一出手就是杀招。

  他可不是要拿下何无罪,而是要杀了何无罪。

  他为何会如此迫不及待?

  一则,他不能让花如雪听到何无罪的解释,不能让花如雪知道神捕门背地做的事。

  神捕门暗地里做的勾当全都是瞒着这位大小姐的。

  二则自然是因为红颜祸水,邓玉江早已将花如雪当做他心中的女神,他绝不许自己的女神对别的男人温柔相待,绝不允许她的女神眼中存在别的男人。

  花如雪这些天对何无罪的各种关切早已令他妒火中烧,恨之入骨。

  他的眼中已满是疯狂,激动得就连手中的玉剑也开始抖动。

  白色剑光充满了这片天地,黑夜也遮盖不住这白色的剑光。

  “玉剑,退下!我还有话要说。”

  花如雪不容置疑地命令道,语气清冷,如寒冬腊月的冰霜。

  邓玉江一听这话,气的脸色不停变换,先是憋的通红,又恨得黢青。

  但他还是无奈听话,收了剑,不再出手。

  花如雪道:“我不想对你出手,跟我回去,只要你交出我爹的秘籍,我会为你求情,保你不死。”

  何无罪笑了。

  他笑花如雪的天真。

  何无罪可不管你花如雪是不是美女佳人,他开口便是无情的吐槽:

  “真是个没脑子的傻女人,蠢得死,什么都不知道。”

  邓玉江听了何无罪的话再也无法冷静,怒喝一声:

  “安敢欺辱我的大小姐!死!”

  突然出剑,剑气纵横,剑光森寒。

  眨眼之间,那把白色的玉剑已然到何无罪眼前。

  闪着白光的利剑刺破雨幕,将一颗颗雨珠切割成两半,朝着何无罪的喉咙刺杀而来。

  眼看就要见血封喉!

  何无罪已来不及出刀,只能双脚往后一蹬,急急后退。

  “噗噗噗”。

  双脚起落间溅起无数泥水。

  何无罪在退,可邓玉娇在进。

  何无罪退一步。

  邓玉江便进一步。

  那把玉剑追着何无罪的喉咙而来。

  一时间,何无罪已然失了先机,陷入被动。

  一旦退无可退,必然一剑封喉!

  邓玉江这个玉剑神捕果然名不虚传,甚是难对付。

  “住手!”

  就在此时树梢上的花如雪出手了。

  只见她曲指一弹。一枚拇指盖大小的花形飞镖便脱手而出,划过雨幕朝着邓玉江急速飞去。速度之快肉眼根本看不清楚。

  这飞镖形如一朵绽放的莲花,漂亮精致,不仔细观看根本不会发现那花瓣边缘是那样的锐利危险。

  这花形飞镖就是花如雪的武器,死在她飞花下的人不知凡几。

  邓玉江自然察觉到了飞花的威胁,无奈他只能停下对何无罪的步步紧逼,转身反手就是一剑。这一剑横拍而出,直接将那枚要命的飞花拍落。随后急忙抽身跳开,预防何无罪趁机偷袭反杀与他。

  不得不说,邓玉江这人虽然讨厌,但这武功也确实是俊。

  一整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从容写意,确是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样子。也难怪有那么多未经世事的少女被他哄骗到手,最终落得个终日以泪洗面。

  雨还在下,雨中的几人再次对峙起来,黑压压的天伴着时而的电闪雷鸣,让每个人的心里都十分压抑。

  “大小姐,你……”

  “玉剑!谁让你动手的?你现在竟敢连本小姐的话都不听了。”

  花如雪冷冷的声音从冷冷的雨中传来。

  若是平常邓玉江自然不会与花如雪发生冲突,但今日他可是带着任务来的。

  他自然知道何无罪偷的根本不是什么武功秘籍,而是他们的大靠山三王爷写给门主的密信,这密信事关重大,里面的内容绝不能公布出去。

  他更知道这些事一定不能让大小姐知晓。

  所以他才会在关键时候打断何无罪的话,想一剑结果了何无罪,只要何无罪死了,他偷偷拿回密信,一切便结束了。

  邓玉江大感可惜,若是没有花如雪阻拦,此刻这小子已经死在他的剑下。

  幸好他早有准备。

  只见邓玉江冷哼一声,表示对花如雪出手的不满,又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甩给花如雪。

  花如雪抬手接住,问道:

  “这是?”

  “这自然是门主令,怎么?难道大小姐要违抗门主令?”

  邓玉江反问道。

  气势汹汹,咄咄逼人,此时的他颇有些狐假虎威的样子。

  他算定,花如雪绝不会违抗门主大人的意志。

  门主令,便是代表了门主大人的意志。

  他现在也不想和这朵傻白甜的莲花多说,他只想尽快拿下那该死的何无罪,取回他手里的密信。

  “门主有令,缉拿何无罪,若有抵抗,格杀勿论!银枪弯刀,快快动手,合力擒杀此僚!”

  随着邓玉江一声令下,邓玉江,周刁贵,邵国,三人齐齐出手。

  出手就是杀招!

  玉剑,银枪,弯刀,全向何无罪攻来!

  三人一心,只有同一个目标:

  那便是要何无罪死!

  何无罪运起真气至脚下,施展绝世轻功,原地飘起。

  这一跳,躲开了周刁贵的银枪,躲开了邵国的弯刀,却没有躲开邓玉江的玉剑。

  邓玉江的剑以快著称,以快成名,他的剑划过何无罪的小腿,已是划开皮肉,鲜血流出。

  何无罪受伤吃痛,心中已然动了真火。

  人在空中,一刀落下!

  “狗东西,给小爷死!”

  还没有来得撤招的邓玉江头皮一麻,望着那与黑暗融为一体的黑刀,整个人仿佛被已黑夜包围,即将被无情吞噬,已被吓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举剑格挡。

  可何无罪这一刀,他挡得住吗?

  何无罪的刀有多锋利只有那些死在他刀下的亡魂知道。

  黑刀碰玉剑,那玉剑竟像豆腐块一样,轻而易举就被黑刀斩断。

  邓玉江的眼中只剩下那黑色的一刀。

  他已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黑白无常正站在地狱门前向他招手。

  “叮叮叮”

  就在何无罪要将邓玉江斩于刀下之时,三枚飞花接连击打在那黑刀上。

  飞花携带的那股巨力,活生生将何无罪的刀带偏。

  最终这一刀只削掉邓玉江半只耳朵。

  远处的花如雪终究还是出手了,她身为神捕门的大小姐,岂能在出任务时眼睁睁看着神捕门的手下死在她面前。

  此时的银枪弯刀也回过神来,找准时机再次对着何无罪悍然出手。

  何无罪人在空,已然避无可避,挡无可挡。

  既然无法躲避,那便鱼死网破!

  何无罪刀再次挥出!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短的时间里,他竟然能挥出第二刀。

  这样的刀法,这样的武功,也未免太恐怖了。

  再落地时。

  何无罪肩头已被银枪洞穿,留下一个血窟窿,胸口被弯刀砍中,黑袍破裂,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他已是重伤。

  再看他的对手:邓玉江玉剑被断,被削掉半边耳朵;周刁贵的银枪被削落,只剩半截棍子;邵国就更惨了,不但弯刀脱了手,还连带着丢了三根手指。

  树梢上,花如雪眉头一皱,心中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是心疼,是不舍,是揪心,是牵肠挂肚,又或者患得患失。

  总之她看见何无罪受了伤,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呸!你们人多欺负小爷人少,四大神捕,不过是些鼠辈小人。”

  何无罪吐出一口血水,手持黑刀,眼露凶光,环顾四周,是那么张狂,那么的无惧无畏。

  “来啊!来!”

  “好一把黑刀,我银枪败了,败给了你手中那把黑刀,真是一把难得的神兵利器。”

  平时沉默寡言的周刁贵朝着何无罪拱手行礼道。

  他今日竟然成话痨,一下子主动说了这么多的字,平日里一天他也说不出这么多字。

  “确实是一把好刀,我邵国也甘拜下风,来日方长,我一定会打败你!我邵国战无不胜,天下第一,我邵国的刀才是天下第一刀。”

  邵国捂着伤手,咬牙切齿,眼中满是不甘,只能无能咆哮。

  深知自己伤势严重的何无罪,只能虚张声势。

  这个时候,他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惧怕。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演技。

  “来啊!来!谁来谁死!小爷倒要看看,谁敢来!”

  何无罪举刀咆哮!

  此时的他浑身是血,双眼通红,气势拉满,吓得四大神捕慌忙后退。

  没有人不怕死,四大神捕也一样。

  “属下无能!都不是他的对手,还请大小姐出手,镇杀此恶贼。”

  邓玉江捂着耳朵,跪在地上大声喊道。

  在生死面前,什么脸面都不重要了。

  哪怕是在女神面前丢了面子,也总比在女神面前丢了性命强。

  虽然何无罪在四人合攻下已然身受重伤,但他们也明白了何无罪的强大。

  临死反扑的何无罪,外加他手里那把无坚不摧的神兵黑刀,谁也不是何无罪的对手。

  “还请大小姐出手,为我等报仇,为神捕门除害!”

  阴险狡诈的邵国赶快跪在地上请求道。

  “请大小姐出手!”

  四大神捕,齐齐跪地请求。

  何无罪还没等花如雪答应,抓住机会,拿着刀便冲向那跪地的四人。

  “兄弟们,不要怕,他已是强弩之末,上啊!”

  邵国大喊一声,自己却没有上,反而转身就跑。

  “对!一起上,杀了他!”

  邓玉江喊得比邵国还大声,同时他也跑得比邵国还要要快,就连他受伤的耳朵都顾不得捂了,一边跑,耳朵一边飞血。

  “胆小鬼。”

  周刁贵嘴里蹦出三个字,不知是说跑了的二人,还是说他自己,说完也走了。

  受伤最重的魏大勇此时就是再愚笨再恨何无罪,也不敢停留,留下满地鲜血和一只断手,追着三人去了。

  没想到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四大神捕竟然也有落荒而逃的一天。

  何无罪没有追。

  不是不想追,而是不敢追。

  他要是追上去,死的或许就是他了。

  何无罪从心里看不上这四大神捕,嘲笑道:

  “什么狗屁的四大神捕,不过如此。”

  现在这里清净了,就只剩下何无罪和花如雪二人。

  何无罪遥望树梢上冷艳如仙的花如雪。

  花如雪也遥望着地面上身受重伤却依旧坚毅挺拔的何无罪。

  今夜这一战的输赢,就看二人之间的对决了。

  动了!

  二人同时动了!

  二人同时朝着对方冲去。

  何无罪手持黑刀,在泥地上奔走如飞。

  花如雪飞离树梢,朝着何无罪飘来。

  黑夜的雨幕中。

  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花如雪双手连动,数十枚飞花已如流星般朝着何无罪打来。

  何无罪将手中黑刀在身前舞得密不透风,每一刀都快到了极致,恍惚间,何无罪身前仿佛多了一面黑色的盾牌。

  “叮叮叮……”

  也不知是飞花打在黑刀上,还是黑刀砍中了飞花。

  总之一枚一枚飞花都被何无罪的黑刀挡下。

  只是眨眼间。

  花如雪已打出数十枚飞花。

  而何无罪也挥出了数十刀。

  何无罪的虎口已被震得发麻,却依旧紧握手中的黑刀,不停地在身前挥刀。

  飞花还源源不断地从花如雪手中飞出,一旦何无罪停下,那他也就败了。

  二人间的距离也越来越短,顶多还有一个呼吸间,何无罪的刀便有把握能砍在花如雪的脖子上。

  就在这时,何无罪的刀终究是慢了一瞬。

  只是这一瞬,何无罪的刀便没能挡下其中一枚飞花。

  飞花径直没入何无罪胸口,透胸而出!

  血花绽放!

  多么的美丽!

  花如雪见此,当即停了手,心中更是大乱,轻咬红唇,她的脸上已满是不忍心。

  或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其实早已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

  爱一个人,谁也说不清缘由,说不清道理。

  或许就在一个眼神,一个瞬间。

  就在花如雪停手这一瞬间,何无罪已然到了她的身前。

  这个距离,何无罪的刀比花如雪的飞花更危险,更要人命。

  何无罪毫不犹豫,对着花如雪雪白修长的玉颈就是一刀!

  黑刀破空!

  难道何无罪要狠下杀手?

  今夜,此地,难道要陨落一位美若天仙的佳人不成?

  花如雪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没有丝毫畏惧,很是坦然。

  “死在他的手里,也不算太糟。”

  黑色的刀落在佳人雪白的脖颈之上。

  美人倒地,何无罪收刀入鞘。

  ……

  这一战,终究是何无罪胜了。

  真英豪!

  一人一刀,战退四大神捕,此战过后,何无罪之名将响彻江湖!

  雨还在下。

  电闪雷鸣中,何无罪拖着沉重的身体朝着密林走去。他一直走,一直走,不敢停歇,也不知走了多久,走了多远。

  何无罪眼前一黑,一头载倒在泥地里,再没了动静。血和着雨水染红了他身边的土地……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短篇小说短篇小说

刀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