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白马关郎

三国之白马关郎

壮士铁马 著

历史
类型
2020.07.30
上架
62.7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1章 关羽之子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11月,荆州,南郡,江陵县

  农历十一月初,一向温暖的荆州如今也走进了冬天。刚刚下过的几场零星小雪,虽没有给荆州大地好好地打扮一番,却也让气温开始骤降。南飞的大雁也逐渐忍受不了这冰冷的北风,不断地降低飞行高度。

  江陵,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古城之一。春秋战国时期,楚国曾连续四百余年建都于此。东汉末年,曹军大将曹仁曾在此城与孙刘联军展开了为期一年的激战。后来刘备入主荆州,江陵便一直是刘备集团在荆州的重镇,囤积了大量的钱粮器械。后来负责镇守荆州的关羽,更是把江陵作为大本营,并补修过江陵城池,使其更为易守难攻。

  只是这一天,城墙上飘扬的旌旗,已全部从“汉”换成了“吴”。

  这一年七月,关羽北上征讨驻守在襄阳,樊城一带的曹仁。八月,天降霖雨,汉水暴涨,淹没了前来支援的于禁七军,关羽便趁势擒于禁,斩庞德,围攻襄、樊。很快,樊城以北的诸多起义百姓纷纷响应关羽。一时间关羽威震华夏,兵锋直逼许都。

  可就在关羽围攻襄阳、樊城之际,东吴孙权却决定趁此时出兵,一举夺下惦记许久的荆州。吴军大将吕蒙白衣渡江,袭取兵力空虚的南郡。在招降公安守将士仁后,吕蒙的大军畅通无阻,很快便兵临江陵城下。

  江陵内本就兵力不足,还要分兵看管于禁等数万曹兵,加上负责守卫江陵的南郡太守糜芳早就对关羽心存不满,听到士仁在城下招降后,便也献出城池,致使东吴大军轻而易举地就夺下了江陵城。

  一队队整齐的东吴兵在城内四处搜寻任何胆敢反抗的残余力量,武库、粮仓等重要场所已全部落入吴军之手。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寻常百姓丝毫不敢踏出门半步,整个江陵城内陷入了许久未有的恐慌之中。

  州牧府衙门口,一行人正策马而来,为首一位黄面将军,全身披挂,腰佩宝剑,正是负责此次袭取南郡的吕蒙。

  一名等候多时的偏将看到吕蒙前来,立刻上前行礼道:“禀将军,府衙内一众官员皆已擒获,关羽妻女亦在后院,听候将军发落!”

  吕蒙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正色道:“传令下去,江陵城内大小官员,但有愿降者,好生请来州牧府衙。不愿降者,只需软禁家中,等候至尊发落。至于关羽家眷,另置别院,不可怠慢,更不许闲人搅扰!”

  “唯!”偏将答应一声后,立刻飞身上马,前去传达吕蒙军令。

  回想起刚刚那名偏将提及“关羽妻女”,吕蒙便转向身后一名将军,问道:“糜子方,我素闻关羽有三子一女,你可知他三个儿子的下落?”

  这名体态微胖的将军不是别人,正是主动献城的南郡太守糜芳,听到吕蒙问话,他也连忙恭敬地回答道:“回将军,关羽长子关平现随父征讨襄、樊,三子关兴,上月已前往益州报捷,尚未归来。”

  “至于其二子关索,并非关羽嫡子。此子天性顽劣,胸无大志,不喜军旅,全无关羽之风,若不在家中,定是外出游猎玩耍。”糜芳说到这里,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无奈。

  “传令下去,速在江陵城内搜查关索下落,以防其暗中集结关羽旧部!”吕蒙却没有因此无视关索,“若其不在城中,便不足为虑!”

  “只怕关索得知江陵失守后,会前往关羽那里通风报信,到时关羽必率大军返回。”糜芳却略带紧张地说道。自打投降东吴的那一刻起,糜芳便清楚自己已无回头路,若再次落到关羽的手里,绝对是死路一条。

  当初糜芳与士仁供应粮草不济,关羽也放出狠话要回来再治罪二人。加上他俩一直恼恨关羽轻视自己,因此面对吕蒙的突然袭击,二人也就没有了殊死一搏的决心。

  “无妨!江陵既已落入我手,关羽又何足为惧!他若敢回来,自取死耳!”吕蒙却是傲然一笑,听他自信的语气,似乎完全没有把关羽放在眼里,这也让糜芳好生奇怪,毕竟关羽手上还有数万大军。

  不理会诧异的糜芳,吕蒙很快便对身后的亲兵喊道:“传我将令,即刻出榜安民!凡骚扰百姓,擅取民私者,无论官职大小,立斩不赦!关羽麾下将士家眷,更要好生优待,不得有误!再让他们写好报平安的书信,早晚要送到关羽军中!”

  虽然无才无德,但糜芳好歹从军多年,也算是明白了吕蒙的用意,心中不由感叹,看来名震天下的关羽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荆州,南郡,枝江县

  一处干净雅致的小间内,一个相貌英俊的少年正躺在一张矮榻上,安静地沉睡着。离他不远处的墙角边,倚靠着一把佩剑,一个插满箭矢的方形箭箙和一把精致的角弓。

  也许是感受到阳光从窗棱间透过,少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略感吃力地从床上坐起。可当他下意识地环顾了一遍这古色古香的房间后,却是不由得一愣。

  “我这是在哪儿啊......酒吧里还有这样的包厢吗?”

  少年又无意中瞥到了自己的着装,更是目瞪口呆。

  原本穿着的精致西装和衬衫不翼而飞,换上了一件深棕色的貂裘上衣和一条黑色的厚布长裤,左臂系着一块好似护臂的皮革。更奇怪的是,右手拇指上戴的这个是什么?扳指吗?怎么看上去是石头做的……不对,这好像是骨头吧……

  “搞什么,是谁把我扔在这里拍古装戏啊!”少年突然注意到自己的头发好像是被绑起来了,这是古代里的束发吧。

  突然,少年隐约想起刚刚在沉睡时,脑海中不断出现的那些片段。有一位赤面长须的大汉,自己尊称他为父亲,还有许许多多身穿古装汉服的男女老幼。

  双手过膝,耳大垂肩的伯父;虎须燕颔,声若惊雷的三叔;羽扇纶巾,足智多谋的军师......

  “这么真实的感觉,不像是在做梦啊......”

  一想到这里,少年立刻闭上双眼,努力搜寻着脑海中的记忆。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终于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如此看来,我是穿越到了东汉末年,并成为了关羽的儿子关索吗......居然还真有这号人物......”

  少年转头望向窗外橙红的天空,轻轻地一叹道:“算了算了,反正生前父母早逝,又是条单身狗,穿越也不用留恋什么,挺好的!”

  这个少年正是东汉名将关羽的儿子关索,而他的前世则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工作党,名叫张灵。出生于农村,从小喜欢历史,尤其是三国时期,长大后更是成为了一名历史系的研究生。

  不过张灵毕业后因为找工作困难,尝试去卖保险,苦苦干了七八年,总算被评了一个先进员工,结果因一时高兴,与朋友喝酒庆祝时因为饮酒过量,直接喝死在酒吧里。但也阴差阳错,直接穿越到东汉末年的关索身上,不仅保留了前一世的记忆,也继承了关索全部的记忆。

  至于这个关索,严格意义来说,是关羽的庶子,也就是关羽小妾生的儿子。

  说起关羽的妻子儿女,史书上记载的并不多,但关索由于继承了记忆,因此知道也的比史书更清楚。

  这事还要追溯到当年曹操在下邳擒杀吕布,关羽因为妻子胡氏没有生过儿子,便向曹操索取吕布部将秦宜禄的前妻杜氏。怎料,喜欢人妻的曹操却直接把美女杜氏给收了,着实让关羽郁闷了好久。

  不知道是不是被关羽纳妾的念头给刺激到了,胡氏两年后就非常顺利地生下了关羽的长子关平。等刘备投靠刘表,并驻扎在新野后,关羽又偶然遇到了一位的相貌美艳的贫寒女子,正巧也姓杜,便将他纳为小妾。

  又过了两年,杜氏也为关羽生了一个儿子,正是关索。只可惜,杜氏却因为难产,生下关索的当天便离世了,抚养关索的重任,就交给了正妻胡氏。

  只是,关索终究是庶子,胡氏虽然对他不错,但也不可能完全做到视如己出,何况胡氏在几年后又先后生下儿子关兴和女儿关银屏,有时也难免冷落了关索。

  也许是因为成长在这样的环境下,关索对母亲胡氏和几个兄弟妹妹始终都是表面热情,内心始终不亲近,性格也略带顽劣轻佻。虽然自小跟着关羽学艺武艺兵法,骑马射箭也没有落下,但是关索终究有些不求上进,时政军务全无兴趣,闲暇之余更喜欢同附近的一些公子哥外出游玩。关羽念他年幼,外加上也是庶子的缘故,也并没有对他非常严苛。

  “本以为只是小说虚构的人物,没想到关羽还真有这么一个儿子......”想到这里,关索也不禁感慨地一笑。

  其实嫡子也好,庶子也罢,在这个年代能穿越成名将关羽的儿子也是不错的,可是这个时间点穿越,着实让关索想吐血。

  难道就不能早几天吗?非得等荆州丢了再让我穿越。

  马上将要十七岁的关索虽然也到了可以上阵杀敌的年纪,但关羽考虑到平日里对关索疏于管教,再加上围攻襄,樊事关重大,关羽不仅担心这个庶子一不小心阵亡影响军心,更怕他搞出点乱子误了大事,最终只把长子关平带上了前线。

  父亲和兄长不在身边,对关索来说当然是更自由了。后来得知关羽水淹七军,威震华夏的消息,关索就更加放飞自我,天天出城游猎,权当庆祝。至于东边的孙权会有啥行动,从不关心国家大事的关索更不会去考虑这些了。

  本来关索正心满意足地拎着几只野兔准备回家加菜,可当他看到黑压压一片的东吴大军鱼贯进入江陵城后,他立马就傻眼了。

  顾不得陷在城里的亲人,关索没了命的往北边逃窜,去向关羽报告江陵失陷的消息。为了抓紧时间,关索便从山林小道抄近路前往襄阳,但他没有考虑到胯下马儿早已疲惫不堪,一个失足,顿时把关索掀下马来,脑袋重重地砸在一块石头上。

  半昏半醒的关索躺在地上不知有多久,隐约听到了一伙人的声音,但没等关索看清他们的样子,他便彻底失去了意志。

  如此说来,想必关索是被这伙人带到了这里,而自己也就是这个时候穿越到关索的身上。

  真是倒霉,若是早一个月穿越,关索或许能提醒关羽防备东吴。即便关羽不听,他也可以亲自到江边识破吕蒙白衣渡江的诡计。再不行,让糜芳这怕死鬼别投降,也许就能改写荆州和关羽的命运。

  然而眼下,自己不知道昏了多少天,母亲和妹妹已经被吴军俘虏,父亲和大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关索真是欲哭无泪。

  冷静下来想一想,若是继续去北面前线给关羽汇报噩耗,关索觉得意义可能不大了,因为他熟知三国历史,也知道关羽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历史上,关羽想要率兵重夺江陵,但是他底下的士兵因为吕蒙善待他们的家眷,最后全都无心恋战,数万大军很快就散光了。最后关羽只能败走麦城,在突围的路上被潘璋和马忠擒获,和关平一起死在了临沮。

  或者关索可以劝关羽直接放弃荆州,往西逃往上庸,但先不说西面武当山脉那难走的山路,徐晃的兵马也来支援樊城,到时候前来围堵,也是风险极大。

  更何况自己不知道昏了几天,如果关羽已经在回江陵的路上,那就失去了回上庸的最佳时机。

  放弃军队乔庄百姓逃跑或许也是一个办法,但关索觉得以关羽高傲的性格,多半是不会这么做的。

  假如关羽执意要重夺江陵,那关索也是凶多吉少。在这个以孝治天下的时代,关索要是和关羽一起被擒,肯定是和关平一样被斩首,哪怕是屈膝求饶都会被敌人所不齿,没准死得更惨。

  如果关羽和关平终究难逃一死,关索也实在不想给他们陪葬,好歹是一次穿越,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自己的人生。

  其实,关索自己现在也身处险境,眼下荆州即将彻底沦陷,关索琢磨着必须尽快脱离这是非之地,可若是孤身往西去益州,关索觉得也颇有风险。

  就在吕蒙占领江陵的时候,东吴大将陆逊同样也率兵攻占宜都郡,阻绝通往益州的去路。关索再怎么说也是关羽的儿子,自小生活在荆州,荆州兵将认识他的人也不少,要是遇到盘查,大概率是要被认出来的。

  或者还有一条路,往北走临沮前往上庸,荆山一带多为山路,遇到盘查的机会能小很多,只是关索把浑身摸了个遍,才尴尬地发现自己现在身无分文,此去上庸将近千里之遥,无钱无粮无马的三无少年该怎么徒步旅行呢。

  “等等,要是我能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呢?”

  关索突然想到,小说里的关索似乎是逃难到鲍家庄养伤,等到了诸葛亮征讨南蛮时,方才回归蜀国。

  这对关索来说倒是个不错的选择,由于吕蒙在占领江陵后,为了收得民心,严禁士兵骚扰百姓和索取财物,更不会到百姓家里进行搜查。如果自己真能藏在哪个庄园里,或许能躲过此劫。

  待日后风平浪静,自己再好好考虑未来该怎么办。

  只是,小说里的鲍家庄究竟在哪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个地方,其实就算没有,只要能有个藏身之处也是极好的。

  话又说回来,自己现在又身在何处呢?

  “咕~~~~”可就在这时,关索的肚子不安分地叫了起来。

  关索尴尬地挠了挠头,苦笑道:“看来,还得先填饱肚子才行。”

  

第001章 关羽之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