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4章 决意救父

  随着鲍凯派出去的门客们陆续回庄,加上李业始终没有率兵折回,整个鲍家庄又恢复到忙碌之中,毕竟来了大量佃农和他们的亲属,鲍凯的几个庄园全都拥满了男女老少。鲍丰与鲍义率领众门客与家仆负责安顿这些百姓,而作为拯救鲍家庄的头号功臣,关索则受到了鲍凯的隆重招待。

  傍晚,鲍凯在主厅内亲自宴请关索。封建古代礼法中,宴请重要宾客时,为了显示尊重,有父子不同席的说法,不让晚辈参与,因此大厅内除了鲍凯与关索外,只有几个伺候的仆人。得到鲍凯一对一的宴请,关索自然也不敢怠慢,严格遵守记忆中关于汉代的各种礼仪。

  虽然汉末时期还没有铁锅,无法炒菜,但是富贵人家不比平民百姓,在吃的上面另有研究,除了选用高级的食材以外,还会配备各种酱料。例如曹操父子就是三国时期著名的吃货,曹操喜爱各种鱼类,曹丕爱吃水果和甜食,甚至吃菜的时候都要沾点石蜜。

  晚宴虽然只有鲍凯与关索两个人,但是鲍凯为了感谢关索的恩情,特地命人准备了诸如烤鸡、鹿肉、羊羹等精致美味的菜肴,甚至还有橘子、桑葚等水果,异常丰盛,也着实让关索惊叹不已。关羽家中虽然也很有钱,但关羽需要把大部分的金钱用在军事上,而且过了几十年的苦日子,关羽在伙食上也没什么讲究,因此除非是逢年过节,关索家中也不会吃上特别好的菜肴。

  眼下面对鲍凯招待他的美食,关索自然不会客气,他身为将门之子,从小被关羽督促锻炼,饭量也比常人大上一点,白天那点剩饭根本没办法填饱他的肚子,不管外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先吃饱了再说。

  看到关索饭量不俗,鲍凯微微一笑,举起了酒樽:“张公子,老夫再敬你一樽!”

  看着鲍凯又一次加满了酒樽,关索就倍感头大。虽说这汉末的酒度数极低,味道和口感也远不如后世的蒸馏酒,但关索前世毕竟是饮酒过量而死,心中不仅有了阴影,而且对酒这个东西怕是再难有好感。

  另一个原因,关索现在化名为“张灵”,生怕酒后误事,一不小心说出自己的真名。眼下鲍家庄大约有千余人,鱼龙混杂,关索决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以免惹来杀身之祸。

  因此,每当鲍凯向自己敬酒时,关索都是浅浅地呷上一口,并推说自己不会饮酒。鲍凯倒也不介意关索不给自己面子,只是一笑置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晚宴也临近尾声,鲍凯看关索吃得尽兴,便慈祥地说道:“张公子,宴后可愿随老夫到后堂一叙?老夫有要事与公子相商。”

  要事?什么要事?关索心中好奇,倒也不推辞:“晚辈乐意之至。”

  鲍凯又唤管家鲍荣过来,吩咐道:“你速去让二位公子过来,然后到大厅门口把守,切记不可让其他人进来!”

  “唯!”鲍荣答应一声后,立刻去请鲍丰与鲍义二人。

  待鲍荣走后,关索随着鲍凯来到后堂。两边坐定后,鲍凯又微笑着询问道:“不知张公子哪里人氏,令尊又是何人?祖上可曾出过名士?”

  这……还带这么调查户口的?关索之前起假名的时候并没有想得这么周全,不过他前世毕竟是个推销员,随机应变的能力还是有的,于是快速回答道:“晚辈乃江陵人氏,先父张泉,已亡故多年。至于祖上是否有过名士,倒是没听先父提起。”

  听完关索自报家门,鲍凯则是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只是那个笑容,总让关索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怎么总感觉这个老庄主是在试探自己。

  就在关索疑虑的时候,鲍凯的一句话,却把他惊得几乎要跳了起来。

  “眼下已无外人,关索公子还不肯以真面目见人吗?”

  看到鲍凯严肃的神情,关索知道他不是开玩笑,顿时惊疑不已,心中暗想:“这老庄主果然不简单,可他怎么会知道我就是关索?在我的记忆中,自己应该从没有和他见过面啊!”

  关索不肯轻易承认自己的身份,连忙否认道:“鲍庄主想必是认错了,在下名叫张灵,并非什么关索!”

  “关索,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房外突然响起了一个洪亮的声音,鲍凯的儿子鲍丰与鲍义也走了进来。

  看着关索满脸的不解,鲍义继续说道:“两年前的秋天,你曾与枝江县诸位公子外出游猎,我恰好也在其中。虽然你刚才刻意抹黑了自己的脸,但我还是能从声音和精湛的箭术上认出你。”

  “适才义儿和老夫说起此事,老夫想到江陵城已落入吴兵之手,你极有可能化名逃亡,便假意询问你的家世。”鲍凯手捻胡须笑道,“老夫在南郡居住已有数十年,这江陵城大小内世家豪族,就没有老夫不知道的。公子所说的张泉,老夫着实没听说过。”

  关索此刻也是哑口无言,他适才快速浏览了一遍两年前秋天的记忆,果然有和鲍义等人在枝江城外游猎的经历。只是没想到自己和鲍义的一面之缘,却会成为暴露他身份的破绽。看来想要完全理清这十六年的记忆,还是需要不少时间的,等日后空闲了,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完。

  这里面可蕴含了太多历史书上没有的知识。

  看到关索沉默不语,鲍凯知道他多半已是承认了,便试探性地问道:“关索公子故意隐瞒身份,莫不是怕老夫将你献与吴兵?”

  关索心中苦笑,不为了这个,我干嘛非得化个假名呢。

  “汉中王与关将军前后执掌荆州已有十二年,期间百姓安康,老夫亦受恩惠。”鲍凯忍不住感慨道,“何况关将军昔日曾救我鲍家庄于危难,老夫怎会做此忘恩负义之举!”

  关羽对鲍家庄有恩?关索似乎没有听关羽说过,心中顿时有些好奇。而且从鲍家父子的态度来看,他们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否则何必等确认身份,早就可以动手擒住自己,献给吴兵了。

  甚至刚刚吃的菜、喝的酒可能也下了药,想逃也逃不掉了。

  “既是被庄主识破,我也没什么可掩藏的了!”事已至此,关索也不再狡辩,痛快地点了点头,“我便是关索,家父正是关羽关云长!”

  “什么?你是关将军的儿子吗?”突然,外面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鲍凯的女儿鲍淑芸直接闯了进来。

  “淑芸,你怎么进来了?”鲍凯见爱女听到了刚刚的谈话,顿时不满地皱眉道。

  很快,管家鲍荣也慌慌张张地跟了进来,惶恐地向鲍凯请罪:“我一时没拦住,让三娘子闯了进来!请主人责罚!”

  “阿翁,是我不好,您别责罚荣叔了嘛!”鲍淑芸深怕鲍荣受罚,连忙抓着鲍凯的手臂撒娇道,“女儿就是想听听你和二位兄长在和张,哦不,关公子说些什么!”

  鲍凯一直最宠女儿,也只有无奈地叹了口气:“鲍荣,你再去大门口守着!若再有人闯进来,我唯你是问!”

  等到鲍荣唯唯诺诺地退出去后,鲍凯方才无奈地对关索笑道:“老夫这个女儿自小顽皮,若有得罪公子之处,还望公子见谅。”

  “鲍三娘子性格爽朗,气概不输男子,晚辈倒是十分钦佩!”关索看了一眼鲍淑芸后,忍不住微笑着说道。而鲍淑芸听到关索的称赞后,俏脸不由一红,洋溢起动人的笑容。

  虽是被鲍淑芸的笑容所吸引,但毕竟人家父亲与兄长都在,关索还不敢太无礼,他当即把思绪转回到正事上,问鲍凯道:“只是不知家父和贵庄有怎样的过往?”

  回忆往事,鲍凯也不由悠悠地说道:“此事尚要追溯到建安十四年,那时汉中王正与东吴大将周瑜联合攻打南郡。”

  “建安十四年.......我记得那是曹操在赤壁战败后,刘备与周瑜反攻南郡,与驻守江陵的曹仁进行交战。”关索熟知三国历史,很快便回忆起这一场著名的江陵之战。

  “恰逢一支败逃曹军经过此地,想要劫掠本庄,幸得关将军领兵路过,杀散曹军,救我鲍家庄于危难。”说到此处,鲍凯也不由微微动容,显然对当天的情景仍有一些后怕。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时候关羽确实在江陵北部与徐晃,乐进等大将来回交战,阻止他们前去援助曹仁,想不到竟能顺带救了鲍家庄。”关索这才恍然大悟。

  人生数十载,朝朝暮暮,所经历的一切,岂是史书上区区数百字可以描述完的。

  “老夫一生素爱结交义士,何况关将军这等忠义之人。”谈及关羽,鲍凯的脸上始终充满了感激和敬重,“关将军之恩,老夫永生不忘。”

  “父亲,眼下还是问问江陵的情况吧!”鲍义性子急,实在等不了鲍凯在这里慢悠悠地回忆往事,他立刻问关索,“吴军既已占据江陵,不知关将军家眷是否也一并逃出?”

  “我大兄关平现随家父征讨襄、樊,三弟关兴尚在成都未回,而我母亲与妹妹……”关索说到这里,脸色不由一黯,“她们皆陷在江陵城内,我因外出打猎,故而侥幸逃出。”

  听到关羽的妻女皆成了吴军俘虏,鲍凯一家皆是焦急不已。鲍凯连忙对关索说道:“既如此,公子应速去襄阳,将此事告知关将军!公子箭术高强,定能助关将军重夺江陵!”

  呃,老庄主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我若是去找关羽,岂不是要陪他一同去走麦城了……

  关索长叹一声,无奈地说道:“江陵既失,纵是我父亲回来,也无济于事!”

  “公子何出此言!”鲍凯不由大惊。

  “荆州将士之家眷,大半皆在江陵。而东吴大将吕蒙军纪严明,若是好生抚慰他们,则我父亲大军不战自乱。”关索恼恨地用拳捶地。这种局面根本就是死局,即便关索是穿越而来,也无力改变这一切。

  “北有曹军,南有吴军,关将军岂不危矣!”鲍义不由地顿足道。

  “正是如此!”鲍凯也知道关羽将面临何种绝境,连忙又问关索:“公子可有良策?”

  射伤李业,解鲍家庄之危,此计正出自关索,因此鲍凯觉得关索或许能有办法助关羽一臂之力。

  可这一次,关索却是为难地摇了摇头:“我亦无计可施!”

  看到关索颇有消极逃避的态度,鲍凯顿时心生不悦,忍不住说道:“莫非公子就坐视父母陷于危难而不管不顾吗?”

  听到鲍凯那略带严厉的语气,关索顿时觉得有些头疼。看来在这个以孝治天下的时代,如果自己真的贪生怕死,不去管关羽死活,受封建礼教影响颇深的鲍凯恐怕难以接受这一点,没准一个不高兴,直接把自己轰出鲍家庄。

  谁叫自己现在好手好脚活蹦乱跳,而不是躺在床上养伤呢。

  眼下自己还需依靠鲍家庄,显然不能和鲍凯起冲突,于是关索便好声好气地拱手道:“且容小子思考一晚,明日定会给庄主一个答复!”

  关索这般说,鲍凯方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公子但有所求,鲍家庄定当全力相助!”

  时候不早,关索也辞别鲍凯一家,回房歇息。而鲍淑芸默默地望着关索离去的背影,心中竟莫名地忐忑复杂起来。

  “我相信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我想我不会看错他的!”

  “可援救关将军必然凶多吉少……”

  “何况他此行是要去益州啊……可能再也不会回荆州了……”

  “淑芸,你今日白天受了点惊吓,还是早点回去歇息吧。”不知过了多久,耳边才响起鲍凯慈爱的声音。

  “喏……”但鲍淑芸今夜怕是难以安睡了。

  冬天的深夜格外寒冷,关索独自一人躺在榻上辗转反侧,一直到三更天都无法入睡。他倒不是因为冷而睡不着,鲍凯差人送来的寝衣和被单足够厚实,只是关索必须尽快想出一个可以让鲍凯满意的答复。

  江陵是肯定夺不回来的,母亲胡氏和妹妹关银屏只能等以后再想办法了,眼下关索要先想办法救援关羽,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能把自己搭进去。可是关索思前想后,始终没有头绪,着实让他心烦不已。

  虽说鲍凯愿意助他一臂之力,可鲍家庄只有六百门客和数百奴仆,在东吴数万大军面前,无异于杯水车薪。

  其实关索也想过,以援救关羽为名,向鲍凯借点钱财,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往上庸,远离这是非之地。只是此事若传扬出去,不忠不孝,背信弃义的标签可能会伴随自己度过整个下半辈子。

  汉代还是一个十分注重品德和名声的年代,倘若关索真的做出违背这个时代价值观的事情,恐怕以后的人生也会格外艰难,被别人的唾沫活活淹死。

  可是,自己究竟能做些什么呢?

  早在关索前世阅读《三国演义》的时候,就为关羽败走麦城而感到惋惜。他也曾经思考过,真的没有办法可以救关羽了吗?

  如果关羽没有死在孙权手里,三国又会是个什么局面呢?

  关索躺在榻上,不断地苦思冥想,可隐隐之中,总感觉脑海里不断闪过一些陌生又熟悉的片段。

  自己年少时,关羽便教他们骑马射箭,传授他们刀法,让他们学习《春秋左传》。有时甚至会带他们到郊外山林河流处,亲自传授用兵之道。

  自己身为庶子,性格顽劣,关羽虽是口上责备,但一直未有深究,平日里也对关索关爱有加。

  往日种种,仿佛近在眼前,那感受竟如此真实,让关索的内心几乎无法抗拒。

  “我这是怎么了……莫非关索本人的灵魂还在潜移默化地影响我吗?”关索只觉得脑中一阵热血翻腾,他不禁扶着额头,闭上眼睛,越发地感觉到自己对关羽真的产生了一种深厚的父子之情,而且越发强烈。

  难道,上天让我穿越到关索身上,是想让我助关羽逃过此劫吗?

  原来的关索虽是性格顽劣,不思进取,但他会是个懦夫和不孝子吗?会对自己的父亲见死不救吗?

  不知思考了多久,最终,关索赫然睁开双眼,重重地一拳砸在墙上,眼神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

  罢罢罢!与其在乱世苟且偷生,不如像那些英雄豪杰们一样轰轰烈烈地干一番大事,也不枉自己穿越到三国时代!

  名扬天下,青史留名,就从救关羽开始吧!

  

第004章 决意救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