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5章 奔云宝马

  第二天一早,关索便去求见鲍凯。鲍凯见关索连早饭都没吃就赶了过来,知道他多半是有了主意,当即屏退所有下人,让鲍荣守在门口,只让鲍丰与鲍义陪在屋内。

  至于鲍淑芸,鲍凯考虑到她已经知道了关索的真实身份,与其她想方设法地在外面偷听,倒不如把她一并喊进来。

  “我思前想后,只有一法可救得我父亲。”关索郑重地说道,“如今通往益州的道路大多已被吴军切断,唯有上庸郡可去。我父亲见形势危急,定从临沮方向前往上庸!”

  “我父亲有赤兔宝马,在平缓大路上定能摆脱吴军追击,唯有临沮至上庸一带乃荆山地界,此皆山岭小路,极难行走,而孙权也必派人于半路截杀!”

  “似此如之奈何?”听关索这么一说,鲍凯也是忧虑不已。

  “庄主可知章乡境内是否有地唤作‘夹石’?”关索连忙开口问道,“昔日我曾听闻,此处是个险要之地,适宜伏兵!”

  关索曾在《三国志》中得知东吴大将潘璋曾在临沮夹石一带擒获了关羽,只是这个“夹石”到底是什么地方,关索在后世一直都没有弄明白。不过土生土长于这个时代的人,应该会比他这个穿越者更清楚现在的地理环境,昨晚关索便把希望寄托在鲍凯一家身上。

  “夹石……”

  鲍凯听了这两个字后,也是蹙眉思索,反倒是一向安静守礼的鲍丰却是不由眼睛一亮,忍不住说道:“莫非是夹石山?”

  “丰儿,你知道此地?”鲍凯连忙欣喜地问道。

  鲍丰点头回答道:“孩儿去年往临沮县贩货时,倒是走过夹石山。此地正如关索公子所言,地势险要,山路狭隘难走。若是吴兵在那里埋伏,关将军定是凶多吉少!”

  “不知那夹石山离贵庄有多远?”既然鲍丰知道此地,关索也赶紧追问起来。

  “大约二百里,若是昼夜兼程,两日便可到达。”鲍丰非常肯定地说道。

  “如此甚好!”关索点了点头,“为今之计,不如我先于夹石山小路埋伏,助父亲打退吴军伏兵,如此便能救出父亲!”

  “此计虽好,只是以公子一人之力,如何救得关将军?”鲍凯非常慷慨地说道,“老夫愿派门客与公子同去!”

  听到鲍凯说出这话,鲍丰不由脸色微变,连忙沉声道:“父亲三思……”

  眼下鲍凯只是收留关索,对鲍家庄来说风险极小,可若派人与关索一同去救关羽,万一让东吴知道,那孙权岂能善罢甘休。

  其实关索心里也十分需要鲍家庄的帮助,但他又何尝不知这可能会带来的后果,因此他始终不敢厚着脸皮向鲍凯开口

  “此事利害关系,为父岂能不知!”鲍凯望了鲍丰一眼,严肃地说道,“但眼下关将军既身陷危难,为父若见死不救,有负当年关将军相救之恩!”

  “何况,即便东吴知道是我鲍家庄所为,凭为父在荆州多年的声望,想来也不会有大事。”鲍凯说到这里,眼神中更显坚定,“为父之意已决!汝兄妹三人无需再言!”

  鲍凯既把话说到这份上,鲍丰也不再多说什么,鲍义和鲍淑芸则是万分敬佩父亲的侠义之风、关索更是感激地单膝跪地,拱手道:“庄主大恩,小子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

  “公子快快请起!”鲍凯亲自扶起关索,“公子所需多少人,尽管开口便是!”

  关索心中早已有了主意:“若是与吴军正面交锋,纵是六百门客全去,也不济事。依我之见,二百人足矣,若是多了,反而容易被吴军发现行踪。”

  这夹石山既是地势险恶,关索认为吴兵也不会过多,只需在要害处埋伏便可生擒关羽。因此关索也不需要太多的门客,只要在关键时刻出击,就能打吴军一个措手不及,助关羽脱险。

  关索又小心地告诫道:“只是这二百人不仅要身强力壮,而且要忠心耿耿,绝不可走漏办点消息!”

  “公子无须忧虑,我庄上门客皆随老夫多年,忠心不二!”鲍凯向关索保证道,“老夫定会再臻选可靠之人,为公子所用!”

  “眼下隆冬之际,除干粮与寒衣外,还请庄主再准备几样东西。”既然鲍凯让关索尽管开口,那关索自然也不客气,想要救关羽就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

  “公子还需何物?”鲍凯十分大方地说道。

  “膏油,薪柴与石涅,还有一些喂马的草料。”关索昨晚便已想好了所需要的物资,“至于这二百人的兵器,用短剑即可,便于在山林间作战!”

  “公子放心!这些物资,老夫一定会让人尽快备齐!”鲍凯呵呵笑道。他们鲍家庄本就富庶,准备点东西还是难不倒他们的。

  “还请庄主派人去襄阳和江陵打探消息,一是确定家父行踪,二是探听孙权是否已到江陵。”关索又对鲍凯说道。眼下他要尽可能地知道更多的情报,以此来确定行动的时间。

  “公子所言极是!此事老夫定会交于心腹门客去办!”鲍凯郑重地承诺道。

  有了鲍家庄的鼎力相助后,关索的心里稍稍轻松了一些。早饭过后,关索担心自己的武艺不足以营救关羽,正准备去和鲍义探讨一下刀法,却遇上了来找自己的鲍淑芸。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想出救关将军的办法!”鲍淑芸的眼中充满了对关索的钦佩,“就像你昨日解救鲍家庄一样!”

  “三娘子过誉了。”关索轻叹一声,微微摇头,“此计凶险非常,我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若能救得父亲,我关索死又何妨!”

  看到关索脸色凝重,鲍淑芸沉默片刻后,突然爽朗地说道:“跟我来,我给你看一件宝贝!”

  “宝贝?”

  疑惑的关索跟着鲍淑芸来到了鲍家庄专门屯放物资的庄园内,这里还有一个十分宽敞的马厩,里面不断传来马匹的咴鸣声。

  “这个马厩里有我们鲍家庄数十匹好马,专门负责拉车载人。”鲍淑芸自豪地说完后,也略带尴尬地笑道,“不过,我们就在外面等吧……”

  关索微微一笑,十分理解鲍淑芸的决定,这么大的马厩,里面的味道也是够让人酸爽的,关索老远就闻到了。

  “三娘子!”一名家仆看到鲍淑芸亲来马厩,连忙恭恭敬敬地走了过来,“这几日‘奔云’的脾气不太好,你快去安抚一下它吧!”

  奔云?关索微微一愣,莫非这是马的名字?

  “你们呀,只要把它从马厩牵出来,它立马就不闹腾了!”鲍淑芸忍不住笑道,“现在就把它带过来吧!”

  很快,家仆便牵着一匹马走了过来,而关索的眼睛也顿时放出光来。

  这是一匹身子洁白如雪,四条腿呈淡银色的骏马,蹄至脊约八尺高,头至尾长约一丈长。身子强壮,四肢矫健,带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势,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匹绝世良驹。

  由于关索早年见过刘备的的卢,家中马厩更是有关羽的赤兔,因此关索起初并不认为鲍家庄的马厩里能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宝马。可关索现在则是大开眼界,眼前这匹奔云完全能和关羽的赤兔和刘备的的卢相媲美。

  “这是两年前父亲送我的礼物,我给它取名叫‘奔云’,平日里最喜欢骑它!”鲍淑芸轻抚奔云柔顺的鬃毛,眼中满是宠溺和疼爱。

  伴随着一丝留恋和不舍,鲍淑芸轻轻咬了下嘴唇,随即转头对关索微笑道:“今日我便将它送与你啦!”

  关索闻言不由一惊,连忙摇头道:“不可!如此贵重之物,我怎能收下!”

  虽说关索知道一匹良驹对武将来说是何等的重要,而他也确实喜欢这匹宝马。但奔云对鲍淑芸来说意义非凡,自己堂堂男儿,实在不好意思将少女的珍宝据为己有。

  “夹石山道路崎岖,你若无好马相助,怎能救得关将军!”鲍淑芸却是十分坚决地说道,“何况此去益州千里迢迢,有奔云陪在你身旁,我也能安心许多。”

  “而且……谢谢你救了鲍家庄!”鲍淑芸的脸颊越发地通红,微微低下了头,“这也是……我的一份心意!”

  “鲍三娘子……”

  关索深情地望着鲍淑芸,心中着实失落不已。

  如果荆州没有丢失,关索一定会努力去把鲍淑芸娶进门,可如今关索连自己的未来都无法保证,又何谈给鲍淑芸未来。

  即便自己顺利救得关羽,也不知何日再能回到荆州,他日伊人是否会另有所属。

  “鲍三娘子,此番恩情,在下没齿不忘!”关索郑重地对鲍淑芸拱手道,“他日若能再回鲍家庄,在下定当报答!”

  鲍淑芸娇羞地一笑,心中幽幽地叹息道:“愿你能记住你说过的话……”

  且说东吴大将陆逊在攻占枝江县后,很快便得知县尉李业领兵攻打鲍家庄的事情。在听闻鲍凯在南郡境内颇有名望后,陆逊便果断斩杀了李业、李既这两个带头主犯,带着他们的首级来鲍家庄安抚鲍凯等人。

  听闻吴军大将带着李业的首级前来,鲍凯想起关索先前便料到李业难逃一死,也不禁对关索更为惊叹,连忙带着鲍荣等几个家仆出庄相迎。

  今年三十七岁的陆逊在百余名骑兵的簇拥下,虽是全副披挂,但从他极具修养的气质和谈吐上来看,着实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儒将。再与鲍凯简单寒暄了数句后,陆逊便开口问道:“听闻射伤李业的是一位少年,不知鲍庄主可愿请他出来,让本将见上一见。”

  陆逊从枝江县士兵的口中得知了李业被射伤的经过,顿时对这位少年的箭术惊奇不已,毕竟李业和鲍淑芸近在咫尺,稍有偏差就会出现误伤。若是能好好栽培,日后或许能成为一名出色的战将。

  然而鲍凯岂会出卖关索,他涉世数十年,面对这种情况依旧泰然自若,微笑着回答道:“此人乃我庄上门客,姓张名灵,来我庄上不过两年,老夫亦与他不熟。昨日他射伤李业后,深怕日后遭到报复,便连夜逃走,不知去向。”

  说到这里,鲍凯不由得叹息道:“他若早知将军器重,兴许便留下了。”

  听闻少年已走,陆逊不免有些失望,便继续说道:“听闻鲍庄主膝下二子皆是英才,我主孙将军求贤若渴,不知庄主可愿让他二人来东吴效力,我主定当重用。”

  “老夫年事已高,只愿与家眷在此安享晚年,何况二子皆是孝顺,不愿远离。”鲍凯却是婉言谢绝道,“孙将军若当真器重犬子,待老夫百年之后,定让他二人前往投奔。”

  “既是庄主不愿让令郎出仕,本将亦不强求。”陆逊微微一笑,也不会因此动怒。早闻刘备与关羽在荆州广施恩德于民,如今东吴虽轻松收得荆州土地,但短时间内却难以尽收荆州民心,鲍凯眼下不愿让两个儿子为东吴效力,也是情理之中。

  鲍凯连连让陆逊扫兴,又想到人家终究是过来安抚鲍家庄的,也连忙拱手道:“将军处死李业,为我鲍家庄主持公道,老夫感激不尽。老夫愿送将军粟米三千斛,以表谢意。”

  “我东吴来荆州,绝不向百姓索取一物!庄主好意,在下心领。”陆逊却是义正言辞地谢绝道,“至于庄内百姓,庄主也可让他们尽数归家,吴军上下若有胆敢扰民者,本将绝不宽恕!”

  “如此,老夫便多谢将军了!”陆逊这一番话,倒是让鲍凯更为钦佩。

  陆逊还有军务在身,也不在这里过多停留,随即率兵返回枝江县。鲍凯回到庄上,向关索等人说起此事,也不禁感慨道:“那陆逊号令严明,又不为财物所动,着实是一位良将!”

  “若非如此,荆州怎会落到他们手里。”关索苦笑着摇了摇头。孙权有识人之明,吕蒙、陆逊又都是三国智谋超群的名将,更兼品行端正。东吴有如此君臣,岂有不兴盛之理。

  每每想到此处,关索都觉得关羽为人太傲,轻视东吴以至“大意失荆州”,也直接导致了蜀国的衰弱。

  “关索公子,吴军如此强盛,你真的有把握救出关将军吗?”听完父亲对陆逊的评价,鲍义更是为关索捏一把汗,就带两百名门客,当真是凶多吉少。

  “我既已决定,便绝不退缩!”关索傲然一笑,眼中毫无畏惧之色,他此番已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他都要试着去改变关羽的命运。

  

第005章 奔云宝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