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8章 营救关羽

    自得知江陵失陷以后,关羽在回军路上,曾数次派人与吕蒙联络,质问他为何偷袭荆州。而吕蒙不仅热情地款待来使,还带他们去关羽将士们的家中慰问。当关羽军中的将士们从使者那里得知家眷平安,并且得到丰厚的优待时,很多人根本无心再与吴军为敌。

  就这样,关羽的大军很快便不战自散。势穷力孤的关羽无奈之下只能带着数百忠心耿耿的将士败走麦城。孙权又派人前去招降关羽,关羽便假意投降,令周仓与王甫率百余士兵留守麦城来牵制吴军,自己则率两百余人,出城北走小路,往上庸而去。

  只是孙权并不相信关羽会真心投降,他早已命朱然率兵三千,在麦城北面埋伏。又令潘璋领本部五百精兵,在章乡夹石山一带埋伏,专候关羽前来。

  关羽虽然武艺盖世,但毕竟年近六旬,体力不比壮年。在连连冲破朱然与潘璋的埋伏后,关羽已是疲惫不堪。加上身边只剩下十余名骑兵,关羽便令关平断后,自己则在前开路,往夹石山深处而来。

  就在关羽行至一处狭窄山路时,突然一声呐喊,十数根绊马索一起拉动,一下子就绊倒了赤兔马,将关羽掀下马来来。一百名身着青衣的吴兵从两边的树丛中一拥而上,在潘璋麾下别部司马马忠的指挥下,将穷途末路的关羽团团围住,数十把长矛和长戈牢牢地压住了关羽的身躯,另他动弹不得。

  看到关羽已经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马忠不由得意地大笑起来:“哈哈!所谓万夫不当之勇的关羽也不过如此,到头来还不是成为我的俘虏!”

  可就在马忠陶醉在擒获关羽这份大功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马蹄疾奔的声响,并伴随着越来越嘹亮的喊杀声。

  马忠急忙转头一看,只见身后尘土大作,一队人马奋勇杀来。为首一将手持大刀,胯下一匹高大白马,口中高呼道:“我乃汉中王麾下副军将军刘封,在此久候了!马忠狗贼,留下我叔父!”

  打着刘封的名号救人,是关索想到的最适合虚张声势的方法,希望能先吓住吴兵,至于能撑多久,全看天意吧。

  不出关索所料,面对突然杀出的这支援军,不仅仅是那群吴兵,就连马忠也是大吃一惊:“上庸刘封?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保护君侯!”

  就在马忠和吴兵分神之际,关羽麾下的十余名骑兵也纷纷赶到,挥刀冲杀,前来营救关羽。都督赵累一马当先,手中的大刀左劈右砍,一连杀死数名吴兵。

  听到声旁吴兵接二连三的惨叫声,马忠这才回过神来,咬牙切齿地喝道:“顾不得这些了!速速格杀关羽!”

  既然不能生擒关羽,那就提着人头回去请功,说什么也不能让上庸的蜀军给救去了。听到马忠发出的格杀令,吴兵也立刻放开手脚,拿起长矛与长戈,纷纷刺向了关羽。

  眼看关羽危急,毫无畏惧的赵累大吼一声,飞身跳下马来,用自己的身躯为关羽挡下了正前方的攻击。

  数把长矛无情地贯穿了赵累的血肉之躯,赵累连惨呼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口中便暴吐出一阵血雨,殷红的鲜血随即从他的口中泉涌而出。

  “君侯......”赵累用尽最后的力气,喃喃地吐出了这最后两个字,便气绝身亡。

  看到忠心耿耿,跟随自己十余年的赵累惨死在面前,关羽血红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右手紧紧地抓住了掉落在身旁的青龙偃月刀。

  “喝啊!!!”

  伴随着一声暴喝,怒火中烧的关羽突然站起身子,双臂全力抡动青龙刀。只见一道银光划过,关羽身旁的十数名吴兵顷刻间身首异处,看到那一道道飞飙的血柱,马忠与众吴兵皆是呆了。

  这难道就是关羽的真正实力吗?就是天神下凡也不过如此啊!

  “那便是我的父亲……关羽!”亲眼看到关羽的武艺,关索顿时觉得心中一阵热血沸腾,猛地一踢马腹,催动奔云疾驰而去。

  “快上,快上!关羽已是强弩之末,万万不能被他吓住!”马忠气急败坏地指挥着士兵们,如果不能再这里擒杀关羽,那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然而暴怒中的关羽却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青龙刀飞舞之处,吴兵血肉横飞,衣甲平过。吴兵就算不怕死,一时也难以接近关羽。

  与此同时,离马忠不过二三十步的关索也急忙将大刀往地上一插,搭上利箭,猛地拉开二石强弓,直接瞄准了马忠。

  弓弦声响,马忠的右肩瞬间中了一箭,惨呼着扑倒在地。看到自己没有射中马忠的要害,关索不由郁闷地一拍大腿,看来第一次上战场,自己的情绪完全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匆忙之下,箭术根本没能完全发挥。

  “马忠,纳命来!”现在还不是懊恼的时候,关索很快便掏出第二支箭,再次对准了倒在地上的马忠。

  “保护司马!”

  旁边的吴兵看到马忠受伤,赶紧上来护着马忠朝后退去,一些不敢和关羽交战的吴兵也纷纷调转目标,冲向了关索。

  “吴兵休要猖狂!”

  周英和李震当先赶到,先后跳下马来,一左一右护住关索。周英擅使一把大砍刀,好似出闸猛虎,李震的长枪同样神出鬼没,如游龙戏水,两人奋力拼杀,丝毫不给吴兵靠近关索的机会。何况二百门客也一同杀到,吴兵很快便开始抵挡不住。

  而关索在马上箭不离手,弦声不绝,一支支雕翎箭连续射向围困关羽的吴兵,转眼间已射中十数人。

  眼看关羽的危机渐渐瓦解,马忠不甘心到手的功劳就这样飞走,发了疯般地命令吴兵上前格杀关羽,而关羽部下的那些骑兵也是不要命地冲了上来,死死地保护关羽,绝不让吴兵有任何可趁之机。

  马忠畏惧关索箭术,一面往南退去,一面歇斯底里地咆哮道:“给我杀!给我杀!谁杀了关羽重重有赏!”

  过于把注意力集中在关羽身上的马忠,丝毫没有提防身后又有四骑飞马杀到,为首那名浑身浴血的少年将军,正是关羽长子关平。

  为阻击潘璋与朱然的追击,关平独率三骑断后。当得知关羽遇伏的消息,关平便立刻前来救援。看到那名肩上中箭的吴将正指挥吴兵再次包围关羽,关平不由得怒火中烧。

  “贼将受死!”关平大喝一声,手中的大砍刀对着马忠当头劈去。马忠尚未来得及回头,脑袋已被关平一劈为二,顷刻毙命。

  马忠一死,吴兵立刻开始溃散而逃。关平与关索各自杀了一阵,便无心追赶,双双下马,来到关羽身前。刚才关羽因赵累之死,暴怒拼杀,浑然不顾自己快要透支的体力,眼下吴兵尽散,关羽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险些栽倒在地。

  “父亲,孩儿救援来迟,您可曾伤着?”关索赶紧扶住关羽,关切地问道。

  这是关索自穿越以来第一次亲眼见到关羽,却和他记忆中的关羽相去甚远。头盔遗失,衣甲残破,浑身浴血,须发花白,赤红的面庞因为过度疲劳也血色全无,身躯颤颤巍巍,几乎站立不住,哪是当年名震天下的虎将,着实是一个日薄西山的老人。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关羽不由定睛一看。当他看清了眼前的这个少年后,顿时又惊又喜。

  “索儿?为何是你?”适才关羽还真以为是上庸刘封前来营救,直到他看清关索的面容后,才知道救了自己的,竟然是他一直都不看好的庶子关索。

  就连关平也非常惊讶地看着关索,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敢相信这个性格顽劣的弟弟会救父亲于危难。

  “索儿,你母亲和妹妹现在何处?”关羽见关索逃出江陵,便不由关心起妻女的下落。

  “皆都陷在城里了……”关索痛心疾首地说道,“孩儿是在吴军进城前,侥幸逃出江陵的。”

  关羽与关平闻言,皆是黯然失色,终究还是没有奇迹出现,胡氏母女仍旧在吴军手中。

  面对失落的关羽父子,关索不由急切地说道:“父亲,此地不可久留,东吴大军仍在身后!您和大兄先走,孩儿断后。”

  “索儿......”关羽注视着关索严肃的目光,心中惊叹不已,怎么数月不见,自己的儿子好似变了一个人。

  “千万小心!”关羽知道自己与关平等人皆是筋疲力尽,必须赶紧离开此地。他郑重地叮嘱了关索一句后,翻身骑上赤兔,带领众将士继续往北边撤退。

  骑在赤兔马上,关羽忍不住回头望向关索,心中着实担忧不已。

  关索身边不过两百人,后面潘璋和朱然可是率兵数千,这断后可是凶多吉少的差事,真不知他哪里来的勇气。

  当然,关索也不是有勇无谋,他早就考虑到夹石山道路狭隘,他让门客们拿出准备好的膏油和薪柴,铺在了地上数十具尸体上,然后用火石点火,瞬间燃起熊熊烈火。再加上有涅石这种煤炭,滚滚的黑烟很快便直冲云霄。

  只是点燃尸体,火势还是远远不够的,关索把心一横,直接命人点燃道路两旁的草丛与树林。此刻西北风大作,冲天的烈火很快便向东南方向蔓延开来。

  “走!”想到吴兵正朝着这里追来,关索也不敢久留,立刻带着众门客撤退。

  且说马忠手下的败残吴兵向南逃窜,正遇上了领兵赶来的潘璋和朱然。听到关羽被“刘封”所救,马忠又被关平斩杀,二将皆是又惊又怒。

  “什么?刘封?莫非上庸的蜀军前来支援了?”潘璋气得将手中大刀重重地敲在地上。本以为马忠这两百人在山路擒拿关羽连同这十几骑肯定是万无一失,谁曾想节外生枝,竟被“刘封”给救了,马忠又丢了性命,真是得不偿失。

  朱然也不禁皱眉道:“若是刘封前来支援,关羽不易擒也!此事须速速禀报至尊!”

  可潘璋却是不死心,继续追问这些吴兵:“那刘封带了多少人马?”

  “大约只有二百人。”一名从军多年,经验丰富的屯长在刚刚的乱战中,隐约瞥见了“刘封”带来的兵马,很快便推断出人数。

  “区区两百人,想必是来的匆忙,或者只是先头部队!”潘璋顿时又来了精神,哈哈大笑道,“既如此,我二人立刻追上去,连刘备那假儿子也一并擒了!”

  潘璋的话也让朱然觉得有理,他一面命人速速禀报孙权,一面与潘璋率兵追赶关羽。

  只是两人追了一阵,却见前方狭隘的道路上燃起了熊熊大火,黑烟滚滚,甚至两旁树林皆是一片火海。朱然与潘璋见此情景,都是震惊不已。

  “如此火势,大军岂能通过?想来刘封必有准备,若是继续追击,只恐中他诡计!”事已至此,生性谨慎的朱然不赞同继续追击。此番收复荆州,关羽数万大军只剩十余骑,东吴方面已是大获全胜,朱然觉得实在没必要冒着中伏的风险继续追赶关羽。

  “岂有此理!”潘璋吐了口唾沫,怒不可遏地说道,“吕子明白衣渡江袭取江陵,陆伯言横扫宜都,我二人若是连个兵微将寡的关羽都擒不住,日后有何面目在江东立足!”

  “文珪,此事不可莽撞!既是刘封前来援助,须等至尊将令,方可追击!”朱然知道潘璋立功心切,又爱冒险,便立刻上前劝阻。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若等到至尊将令,关羽早已逃至上庸!”潘璋厉声说道,“你若怕死,我自率本部人马前去追赶!这生擒关羽的功劳,我绝不会放过!”

  说完,潘璋便不再理会朱然,带领部下数百精兵,往左侧山林进发,伐木开路,趁着火势没有进一步扩大,绕路朝北追击关羽。

  而朱然只有摇头叹息,他与潘璋并非上下级,自己也无权命令他。但他既受孙权将令统领三千士兵,就必须以大局为重,眼下他只有一面派人跟在潘璋后面,一面亲自回去向孙权禀报。

  

第008章 营救关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