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0章 武圣陨落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12月,荆州,南郡,临沮县

  夹石山路上,关羽父子三人率领十余名将士与两百门客,与潘璋的近四百吴兵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拼斗。吴兵装备精良,长矛环首刀俱都锋利,铁铠皮甲皆是牢固。更兼潘璋所带这四百人皆是训练有素的精兵,依靠阵法与配合,很快就在拼杀中占得上风。

  只不过鲍家庄这两百门客也并非平庸之辈,不少人身强力壮又通晓武艺,与两倍于自己的吴兵交战,顽强抵抗,一时间尚不至于溃败。尤其是周英与李震二人,靠着精湛的武艺和旺盛的斗志死战不退,同样也杀死多名吴兵。

  更何况吴兵一路冒火追击,身体极为不适,而关羽等人却经历了一番休整。特别是这两百门客几乎没怎么厮杀,此刻体力优势明显,久而久之,渐渐抵挡住吴兵的攻势。

  关羽须发喷张,怒吼连连,毫无保留地奋力死战,转眼间劈死十数名吴兵。潘璋知他英勇,哪敢上前硬拼,便开始指挥吴兵不断游走骚扰,避免与关羽正面交锋。关羽毕竟年事已高,加上旧伤、疲劳等因素,一连几刀没有劈中人后,体力渐渐不支,双手拄着青龙刀,止不住地喘息着。

  关平,校尉张瑞等人虽是拼死护卫关羽,但连日的激战让他们很快也到了强弩之末,数名将士先后被吴兵所杀,逐渐让关羽暴露在吴兵面前。

  一名吴军屯长看到关羽已无还手之力,连忙挥刀朝着关羽的小腿劈去。

  “父亲小心!”被数名吴兵缠着的关平也是有心无力,只能着急地大喊。

  然而,那名屯长却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一根锋利的箭矢准确无误地插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什么?”眼看就能制服关羽,这突如其来的一箭顿时让潘璋又惊又怒。

  只见关索不知什么时候翻身骑上了奔云,拉开二石角弓,一箭又一箭地射向吴兵。

  关索知道自己并不擅长刀法,与吴兵近距离的拼杀反而会成为拖累,倒不如施展自己最拿手的箭术。身处在众门客之中,关索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争取反败为胜。一时间关索箭无虚发,一连射死十余名士卒。吴兵见关索箭术厉害,难以靠近却又不得不防,不仅士气上受到影响,在避箭的过程中也不断露出破绽给众门客。

  “吴狗!休伤君侯!”

  与此同时,王宇那三骑听到身后隐约传来喊杀声,心知情况不妙,连忙折回,果然看见吴兵将关羽等人尽数围困。三人当即大怒,从后纵马冲进吴兵阵中。吴兵只顾与门客们正面厮杀,不曾提防后方,更兼王宇刀法出众,武艺绝非等闲可比,一时之间竟将吴军阵型冲得溃散开来。

  局势陡然转变,潘璋的双目几乎喷出火来,他厉声对身后的二十名弓箭兵喝道:“给我放箭!先射死那暗箭伤人的竖子!”

  原本这二十名弓箭兵是潘璋打算留给关羽,防止他骑赤兔马突围而逃的,但眼下形势紧急,潘璋便决定拿出他最后的底牌。

  其实潘璋自己身为武将,也通晓箭术,但经过长时间的观察,他明显感觉到关羽的这个儿子箭术竟在他之上,靠近突施冷箭风险极高,很有可能会被关索反杀。

  二十名弓箭兵立刻整齐地上前十步,张弓引箭,调整角度,对着关索一齐抛射而出,二十支利箭密密麻麻地射向了奔云上的关索。

  “保护公子!”数名门客眼看吴兵放箭,立刻手舞短剑上前为关索格挡。关索也急忙驱使奔云避箭,正欲取箭回射,却发现背上的箭箙已是空空如也。

  “该死,箭用完了!”没有箭矢,关索顿时手足无措。

  吴兵第二轮的齐射转眼即到,门客们为了保护关索,一个又一个的中箭倒地。关索看在眼里,内心又是悲愤,又是震撼。

  他们与自己非亲非故,却为了“义气”二字这般舍生忘死,这让他如何过意地去。

  “我关索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热血沸腾之下,关索大吼一声,左手紧握大刀,右脚猛地一踢奔云。那奔云宝马长啸一声,凭借着惊人的爆发力,直接如风一般冲刺起来,冲向吴兵。

  “跳起来!”

  关索右手猛地一提缰绳,奔云心领神会,高高跃起,宛如一条白龙,径直跃过众门客、关羽与关平等人的头顶,一名东吴长矛兵躲闪不及,被奔云仰面踏翻在地,当场毙命。

  “好一匹良驹!”关氏父子皆是惊叹不已,想不到关索胯下的这匹宝马居然这般厉害,几乎可以和赤兔相媲美。

  关索与奔云犹如神兵天降一般杀入吴阵,吴兵猝不及防之下,竟被关索一连数刀,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直冲潘璋而去。

  擒贼先擒王,眼下己方处于十分劣势的局面,唯一的办法就是快速擒杀敌方主将,力求一线生机。

  关索的冲锋大大地鼓舞了众人的士气,关羽更不会让儿子独自冒险,立刻目视赤兔。那伴随关羽近二十年的赤兔仿佛通人性一般,高声长鸣,快步冲了过来。

  关平等人也是奋起拼杀,为关索助势。眼看面前的吴兵开始抵挡不住,潘璋倒也临危不乱,继续喝令弓箭兵:“不许慌乱!给我放箭!”

  二十名弓箭兵再次把目标对准了一马当先的关索。面对吴兵的箭雨,关索也只有双手舞刀,奋力挡箭。然而刀法终究不是关索所长,纵是全力格挡,左臂还是中了一箭,剧痛之下,关索双手不由一松,大刀顿时掉落在地。

  “竖子受死!”关索既没了兵器,潘璋便立刻拍马杀到,手中的大砍刀对着关索直接劈了下去。

  “休伤吾儿!!!”

  伴随着关羽的暴喝,赤兔马宛如一道红光袭来,青龙刀从下方腾空升起,潘璋一心要杀关索,哪里提防关羽突然杀出。

  只听得“当”的一声响,潘璋一声惨叫,手中的大刀瞬间就被震飞到半空中,直接插在了一名躲闪不及的弓箭兵脑袋上,当场毙命。

  “这......这......”一对虎口爆裂流血,潘璋不禁瞠目结舌地看着关羽,奋战到现在,他居然还有这般神力。

  眼看自己主将的兵器被打飞,三名弓箭兵生怕潘璋有性命之忧,也顾不得生擒关羽的命令,急忙对着关羽射出了三支箭矢。

  关羽此刻却是油灯枯尽,刚刚那一刀后,他已是连青龙刀都无法抓稳,哪里还有闪避的力气。

  三支利箭无情地贯穿了关羽的胸口,关羽顿时吐出一口鲜血,一个跟头从赤兔马上摔了下来。

  “父亲!!!”

  眼看关羽中箭,关平怒吼一声,大刀奋力扫去,将那三名弓箭兵一一砍死。关平仍不解恨,疯狂地追砍着剩余的弓箭兵。

  而关索更是咬紧牙关,强忍疼痛,硬生生拔出了手臂上的箭矢,纵身扑向潘璋,双手死死掐住潘璋的脖子,双目圆睁地大喝一声。

  “去死吧!”

  关索全力一拉,将自己与潘璋一并拽下马来,然后翻身骑在潘璋身上,双拳如雨点一般猛砸向潘璋的脸。

  “二弟让开!”关平此时已将二十名弓箭兵全数杀尽,把目标转向了潘璋。关索便急忙翻身跳起,死死踩住潘璋,不让他有一丝逃脱的机会。

  “狗贼!纳命来!”暴怒的关平高高举起大刀,对准了潘璋的脑袋猛劈过去。

  怎料,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潘璋突然惊呼着开口道:“慢!我能换回你母亲与妹妹!”

  听到潘璋喊出母亲胡氏与妹妹关银屏,暴怒的关平也突然冷静了下来,手中的大刀距离潘璋头顶不过两尺,却始终劈不下去。

  “哼!”在旁的关索突然劈出一掌,重重地击在潘璋的脖颈上,一击就把潘璋打得昏死过去。

  关索知道潘璋是孙权的爱将,那就暂时留他一命,真要杀他也不必急于一时。

  潘璋被擒,吴兵急忙来救,但关氏兄弟及众人皆死命拼杀,势如疯虎。吴兵逐渐死伤甚多,终于胆气尽丧,四散而逃。

  一番惨烈的搏杀后,夹石山道路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渠,四百吴兵伤亡大半,而关索带来的两百门客同样也只剩下七八十人,其中大半带伤。跟着关羽父子一同逃出麦城的十八骑,眼下更是只剩下五人,也都是伤痕累累。

  “父亲,父亲!”看到关羽双目紧闭,口中渗血,关氏兄弟皆是六神无主,焦急地呼喊起来。

  仿佛是听到关氏兄弟的呼声,关羽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凄惨地说道:“我骄傲自大,以致丢失荆州!纵然回到成都,又有何面目再见诸位同僚,又岂能苟活于世!”

  “父亲,不要再说了!”关平难以克制自己的泪水,痛心疾首地哭喊道。

  “人活百岁,终有一死,你等不必如此悲伤。”关羽强提一口气,正色告诫关平与关索,“我死之后,你兄弟二人与兴儿定要好生辅佐我兄,匡扶汉室!此乃为父毕生之愿,切不可忘!”

  “孩儿明白......”关平与关索知道关羽伤势过重,已无力回天,不由得心中悲痛,认真地聆听关羽最后的教诲。

  “平儿,你身为兄长,日后定要孝顺母亲,爱护弟妹!”关羽握住关平的手,“关氏一家,为父便托付于你了……”

  “孩儿记下了……”关平泣不成声地点了点头,无论如何,他都要想尽办法救回胡氏和关银屏。

  “索儿,往日为父确实看轻了你,本以为你难成大器。”关羽将目光望向了关索,颇为懊悔地说道,“若早知你有如此胆略,为父便带你一同出征,或能攻克襄、樊!荆州也不至于丢失!”

  “为父相信日后你定能名扬天下,绝不输于为父!”关羽欣慰地看着关索。经过这一次患难,关羽已经对关索充满了前所未有的信心。

  “可惜.......为父看不到那一天了......”关羽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父亲.......”关索热泪盈眶地点了点头,“孩儿定不负您之所望!”

  关羽又环顾王宇等五人,慨然长叹道:“诸位随我十数年,患难与共,不想今日在此分别!还望诸位念昔日情谊,多加照看三位犬子,一同尽忠报国!”

  “我等必肝脑涂地,已报君侯知遇之恩!”王宇等人皆跪在地上,涕泪横流地说道。

  “只恨........死前未能........再见兄长与三弟一面.......我心不甘.......”

  关羽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右手突然向着西方举起,苍白的手指不断地颤抖着,仿佛是要抓取什么。

  “兄长!三弟!关羽有负桃园盟誓!先去了!”关羽用尽所有的力气高喊出这一句话后,右手便无力地垂落在地,一双丹凤眼中已再无一丝光芒。

  一代名将,三国武圣,就此陨落.......

  “父亲!父亲!父亲!!!”关平狂呼数声,抱着关羽的遗体放声大哭起来。

  “君侯!!!”王宇等部将皆是如丧考妣一般痛哭不止。周英与李震等门客同样也是心中悲凉,不禁单膝跪地,送别关羽。

  关索默默地看着逝去的关羽,晶莹地泪水从他的眼中夺眶而出。

  为什么自己这般努力,终究还是没能救下关羽......

  难道这是天意吗?

  回想起关羽拼尽最后的力气,为自己挡开潘璋那一刀,也许关羽早存了必死之心,所以才会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儿子。

  不仅仅是活下去的希望,关羽托付给自己的,还有他丢失荆州的不甘和未曾了却的夙愿。

  想到这里,关索便伸出右手,替关羽阖上双眼。他注视着关羽伟岸的遗体,不知不觉地握紧了双拳。

  “父亲,请您放心地离去吧!我关索定当继承您的遗志!”关索不断地在心中发下誓言,“您心中的遗憾,未竟的事业,就全都交给我吧!”

  (经过反复考虑,还是选择让关羽落幕,毕竟不想让关羽回去承受各种难堪,也需要关羽之死来进一步激化吴蜀双方的矛盾,当然我会在潘璋身上多做些文章)

  

第010章 武圣陨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