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5章 终回房陵

  第二天,李震果然苏醒过来,热度退了的同时,也有力气下床走动。关索见李震康复地这么快,同样欣喜不已,不禁佩服樊阿医术了得,能遇到他真是太幸运了。

  虽然樊阿建议李震还是在五谷村休息一段日子,但是李震执意要护送关索。对此,樊阿也不勉强,只要李震按时服药和清理伤口,病情大概率是不会出现反复的。

  众人护送着关羽的灵柩,继续往北而行,一路穿越丛林与河流。行了大约二十里,忽然迎面出现一路兵马,人人身穿红衣,打着一面“邓”字旗号。

  “‘邓’字旗号?”关索细细一想,随即策马上前,高声问道:“来者可是房陵太守邓辅?”

  “本太守便是邓辅!”对面军中也有一位儒生策马上前,高喝道,“尔等又是何人?”

  终于遇到了刘备任命的房陵太守,关索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表明身份:“我二人乃是前将军关羽之子关平,关索!”

  “可有凭证!”突然冒出这么一队来历不明的人马,邓辅表现得还是相当谨慎,听说荆州已被东吴占领,那么这伙人的身份就更为可疑了。

  关平立刻拿出关羽的前将军印绶和刘备所赐节钺,向邓辅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得知关羽已死,邓辅也不禁凄然地说道:“听闻荆州失陷,刘封将军派我前来援助关将军。却不想关将军已被东吴小人所害!”

  听到刘封的名字,关平突然脸色一变,十分恼恨地问道:“不知刘封与孟达现在何处?”

  邓辅如实回答道:“听闻吴军袭取荆州,刘将军本欲领兵来救,但孟将军却因吴军势大,又有曹军大将徐晃屯兵襄阳一带,唯恐上庸有失,不愿前来。刘将军势单力薄,故请我领兵先行。”

  “孟达这厮,我势不与他甘休!”关平顿时气得破口大骂。

  当初刘封与孟达不愿领兵前来帮助关羽攻打襄阳和樊城,以至迁延日久,江陵被东吴攻取。如今孟达又不敢前来救援荆州,这让关平更为痛恨二人,尤其是孟达。

  “大兄,稍安勿躁!”关索在一旁连忙劝道。眼下自己一行人势单力薄,决不能和孟达起冲突。

  “如今荆州失陷,我父亡故,府君不如领兵先回房陵,以防吴军趁势来攻,再将此处军情报之大王!”相比追究孟达的责任,关索还是先想办法处理好公事。邓辅此去荆州,注定会被吴军打得落花流水,还是再不要浪费仅有的兵力了。

  “公子之言甚是,辅先带诸位先回房陵安顿,再请刘将军准备船只,从水路将诸位送到汉中。”既然关羽都死了,邓辅再去荆州也是于事无补,随即同意关索的建议。

  “如此,便有劳府君了!”关索连忙拱手致谢。

  在邓辅的引领下,关索一行人很快便到了房陵县。只不过邓辅却说房陵城小,不适宜大队人马居住,只好委屈关索一行人在城外临时搭建的营帐内过夜。

  没想到邓辅不让自己进城,心情本就极差的关平不由更加恼怒,不悦地问道:“邓太守这是何意!我等一行不足百人,房陵焉能容不下?还是太守怀疑我等是东吴细作?”

  “大公子切莫如此说,辅绝无此意!”邓辅连忙赔笑道。毕竟对面这两位可是关羽的儿子,算起来也是刘备的侄子,邓辅这个老实人还是不想得罪他们的。

  “府君莫不是怕荆州失陷的消息传入房陵,引起百姓恐慌?”突然,沉默片刻的关索开口了。

  “正,正是!”邓辅连连点头道,“前任太守蒯祺治理房陵深得民心,自他死后,百姓仍是十分怀念。我到房陵尚不足半年,并无恩德与民。”

  “房陵距离荆州最近,若是让城内百姓知道荆州落入东吴之手,定会引起百姓恐慌。”邓辅十分苦恼地说道,“到时候物价飞涨,百姓逃离,就怕我也难以阻止,到时恐有负大王重托!”

  战乱年代,边境的官员是特别地不好当,关索体谅邓辅的难处,便劝关平道:“大兄,既是府君这般说,我们就暂且忍一忍吧。”

  “好吧。”就连关索都这么说了,关平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邓辅当即大喜道:“两位公子请在城外安歇,一应所需物品,辅自当供应齐全!”

  住在营帐里,对于从军多年的王宇等人自然可以适应。樊阿与周英、李震等门客之前风餐露宿,眼下也不会挑剔,眼看众人没有因此抱怨,关索也是稍稍松了口气。

  关平则依旧在关羽灵柩前哭泣,时不时痛骂刘封与孟达几句,关索在一旁听得微微皱眉,忍不住劝道:“大兄,眼下尚不是和刘封、孟达起冲突的时候,一切等回到成都,见过大王,自有公论!”

  但关平仿佛没有听到关索的话,只是在灵前哭泣,看到关平如此伤心的样子,关索方才信了后世所说。

  汉代以孝治天下,选拔官吏的察举制中就有“孝廉”这门科目。父母死后,子女都会表现得极其悲痛。流涕累日,言则流涕这些都是极其常见的,在父母灵前哭得昏厥的都有。关索甚至还听说,有人可以在服丧期间连年哭泣,以致骨瘦如柴,不成人形。总之哭得越凄惨,越能被旁人称赞为“孝”,举孝廉的机会也就大大增加。

  关索后世的父母去世得早,多年来早把自己锻炼地更为坚强,因此他远没有关平能哭。不过这样也好,一路上复杂的事情都由关索处理。眼下即将前往刘封和孟达的大营,关索的心里就总觉得不踏实。

  关羽之死,刘封和孟达虽然有责任,但绝算不上首恶,但关索始终担心关平因为丧父之痛而失去理智,和刘封和孟达起冲突。

  刘封是刘备的养子,可能还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但孟达在历史上可是抛妻弃子率众降曹的,要是被逼急了,什么事做不出来。

  更危险的是,万一孟达被关平惹恼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关平一行人给灭了,然后降曹,那可如何是好。孟达可是统率数千之众,自己这么点人还不够他练手的。

  还是去问问邓辅离房陵最近的汉水渡口在哪里,早点从水路去汉中,这样就能避免关平和刘封、孟达直接见面。

  关索随即带着王宇和张瑞进城去见邓辅。房陵并不是什么大城,三人很快便从百姓口中问到了路,来到了太守府邸。不过,此时正有一名士卒飞快地奔出府邸,骑上一匹快马,往西疾驰而去。

  “西面……”注视着此人离去的背影,关索忍不住猜测此人的来历。

  进了府邸后,关索向邓辅说明来意后,邓辅当即提议关索等人前往房陵东北方的汉水渚口,从那里便可沿着汉水到达汉中。

  考虑到此去成都路途遥远,邓辅也愿送出一些钱粮给关索等人,只求关索回到成都后,能在刘备面前替他美言几句,把他调回安全的成都任职。

  “府君放心,此事便交给小子!”关索点头答应后,突然想到些什么,便忍不住问道,“刚刚来的,莫非刘封将军的士卒?”

  “正是!”邓辅点头道,“刘将军派人前来询问军情,吾已将关将军亡故、荆州陷落的消息尽数汇报!”

  邓辅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听说西城申太守也要到刘封大营,一同商议援救荆州之事,如今看来也是白跑一趟了。”

  听到“西城申太守”这五个字,关索心中猛地一凛,连忙问道:“莫非是申耽太守之弟,申仪申义威?”

  “正是!公子知道的真不少!”邓辅看关索年纪轻轻便对刘备手下的官员一清二楚,不免暗暗称奇。

  “该死!他怎么也来了!”听到申仪的名字,关索却不由得在心中暗骂起来。

  申仪,上庸太守申耽之弟,兄弟二人起初在西城与上庸一带聚众数千家,成为势力最强的地头蛇,连张鲁都不想轻易招惹他们。曹操平定汉中后,便加封申耽为上庸太守。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刘备在汉中之战中,命令刘封与孟达领兵攻打上庸,申耽率众归降。刘备在把申耽的妻儿与宗族迁往成都为人质后,加封申耽为征北将军,领上庸太守,员乡侯如故。申仪也被加封为建信将军、西城太守。

  根据《三国志》中记载,孟达因与刘封不和,又惧怕刘备因关羽之死而降罪,因此率众归降曹丕。曹丕又让徐晃,夏侯尚与孟达共袭上庸。申仪却在此时叛变,致使刘封大败而逃,申耽也不得已投降,刘备也失去了对东三郡的掌控。

  站在刘备集团的立场上,关索自然不会对这个申仪有什么好感。但是眼下关索担心的是,申仪的到来,会不会给他和关平带来危险。

  申耽与申仪曾经是曹操的手下,虽是后来投降刘备,但若说他二人没有和曹操暗中保持联系,关索还是不怎么相信的,毕竟三国的战争不仅仅是依靠战场上的拼杀,间谍、策反、刺杀等暗中手段也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申仪真的降曹之心已久,那么关索却是不得不防了。刘备与关羽亲如兄弟,如今关羽亡故,孟达一定会畏惧刘备降罪,这对申仪来说也是一个策反孟达降曹的机会。

  只是孟达的妻儿皆在成都,想来也不是那么容易下决心的,那申仪就必须使些非常手段,把孟达逼上梁山,这在《水浒传》里可是很常见的。

  猛然间,关索只觉得脖颈有些发凉。

  倘若刘备得知,关平与关索在护送关羽灵柩往成都的路上,遭到“孟达”的追击,双双遇害,会有何反应?孟达若是知道这件事后,又会作何选择?

  该死,他申仪要真有这样的脑洞,关索一行人岂不是危险了。

  倒不是关索有被迫害妄想症,实在是这个世道人心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

  原本关索只是不想让关平与孟达见面,把孟达逼得狗急跳墙,现在想来,必须要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第015章 终回房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