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5章 医治法正

  蜀郡,成都,法正府邸

  且说法正因在汉中之战屡献奇策,计斩曹军大将夏侯渊,俨然是刘备夺下汉中的第一功臣。刘备自封汉中王后,法正更是直接晋升成尚书令,直接负责刘备下达的一切政令。一时间法正风光无限,几乎压过了仍旧官居军师将军的诸葛亮。

  只是,法正自从汉中回到成都后,便一直觉得身体不适。起初,他以为只要好生休息几日便可无恙,因此并未放在心上。然而这几日,法正渐渐觉得情况比可能他想的还要恶劣,右胸下侧开始出现间断性的疼痛。

  今日并无朝会,法正便独自在家静养。昨夜他已疼得难以入睡,早上似乎又更严重了,让他不禁手捂右胸,额头渗汗。

  “不行啊,身体疼得越发厉害……如明日再没有好转,必须要请医匠来了……”

  就在法正疼得难受的时候,一名家仆突然慌慌张张地进屋道:“主人,大王来了!”

  “何不早报!”法正赶紧起身,强忍疼痛,想去府外接驾,未曾想刚出房门,却见刘备已然进了庭院。

  在刘备身后,还跟着一个衣着朴素,背着一个粗布袋的中年男子,法正虽觉此人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眼下他也顾不得这些,慌忙对着刘备下拜道:“不知大王亲临,有失远迎!望大王恕罪!”

  “孝直快快起来!”刘备亲自扶起法正,牵着法正的手回了房间后,随即关切地问道:“孤近日看卿面色不佳,是否感到身体不适?”

  想不到刘备并非因公事而来,并且一上来就关心自己的病情,这让法正更加受宠若惊,慌忙说道:“臣只是略感小疾,无需数日便可痊愈,此事何劳惊动大王!”

  法正这话兴许瞒得过刘备,但岂能瞒得过樊阿,他适才在庭院看到法正脸色苍白,眼眶发黑,心中便知不妙。此刻看法正还在隐瞒病情,樊阿当下便忍耐不住,开口问道:“恕小人无礼,不知法尚书这几日是否感到右胸长时间作痛,且日益严重?”

  “正,正是!”听到樊阿准确地说出了自己生病的症状,法正顿时惊愕不已,连连点头道,“不知先生如何得知……”

  “此乃彭城樊阿,精通医术,前日随关氏兄弟一同入川,他早已看出孝直你身患重病,特来告知于孤!”刘备带着埋怨地口气对法正说道,“事到如今,孝直还想瞒着孤不成?”

  “大王恕罪,臣只当是小疾,故而不放在心上!”法正连忙起身向刘备谢罪。

  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刘备立刻请樊阿诊断法正的病情。樊阿当即为法正号脉,仔细感受法正复杂的脉象。

  再经过多次确认后,樊阿也是脸色凝重,旋即起身对刘备说道:“脉象为弦脉,病定在肝脏!只是法尚书此病由来已久,若再不及时医治,恐寿命不过半年!”

  听到自己患病如此严重,法正不由得脸色惨白,呆若木鸡。而刘备更是慌得手足无措,赶紧说道:“既是如此,还请先生快快医治!”

  事不宜迟,樊阿立刻请法正趟回榻上,然后从布袋里拿出了一卷银针,经过反复擦拭后,便替法正开始了针灸。而刘备因为担心法正,也没有回避整个治疗过程。

  针灸虽然起源极早,但在这个年代要做到真正精通,则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稍有不慎便会刺伤病人,特别是背部和胸口,很多医生皆不敢在这里下针,便是下针也不过入皮四分。

  而樊阿最拿手的便是针灸,只见他熟练地将银针在火烛上烫过后,然后小心翼翼地刺在了法正胸口的穴位上,并不断观察法正的神情。在确定法正没有太多的痛苦后,樊阿方才慢慢将针刺深,或入皮一二寸,或三四寸,胆大却也谨慎。

  大约过了一炷香,樊阿替法正针灸完毕后,又写了一副药方,递给法正,犹豫片刻后,方才说道:“法尚书切记,此病最忌动怒,更不可饮酒,须静养百日,方能好转。按此方服药,每日早晚各一次,三日后小人还会再来替尚书针灸。”

  “多谢先生!”法正感激地接过药方。樊阿的针灸不仅疼痛感很轻,而且效果很好,法正现在已经觉得身体舒服了不少。

  “孝直,这段时间你便在府上休养吧!”刘备知道法正不方便起身,便亲抚法正手背,叮嘱道,“若有要事,孤会亲来你府上与你相商!”

  “多谢大王厚爱!”看到刘备为自己的病操碎了心,法正感动地几乎流泪。

  刘备也不多打扰法正,很快便与樊阿离开法正府邸。只是到了门口,刘备并没有急着上车,而是令车队在原地等候,只与樊阿两人踱步在路上。

  “先生,孤适才看你似有难言之隐,能否如实告知孤法孝直病情?”刘备先前便注意到樊阿将药方递给法正的时候隐约有些不对劲,此刻四下无人,方才开口问道。

  想不到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被刘备一下子看穿,樊阿慌忙伏地道:“大王恕罪,法尚书此病甚是凶险!依小人之才,眼下也难以治愈尚书,只能尽量延长其两三年寿命!”

  听到樊阿的话,刘备宛如晴天霹雳一般,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难道两三年后,自己就要失去最重要的谋主了吗?

  刘备奔波半生,也从未有像法正这样,刘备一直把法正看作自己的左膀右臂,日后无论征吴还是伐魏,他都绝对离不开法正。

  何况法正今年不过四十五岁,与诸葛亮年纪相仿,刘备不仅仅是现在依赖法正,更是把自己百年之后的托孤重任,也寄托在法正身上。

  想到这里,刘备亲自扶起了樊阿,紧紧握住他的手,恳切地拜托道:“先生,孤愿保你一生荣华富贵,只请你无论如何都要治好孝直!”

  “小人定当竭尽全力!”樊阿深感刘备信任之恩,郑重地承诺道。

  蜀郡,成都,关府

  且说刘备在成都北面二十里的凤凰山,为关羽选了一处幽静怡人的场所做墓地。眼下墓地尚在搭建中,下葬的日子也始终没有定下,关氏三兄弟必须要早一次、晚一次地在灵前哭泣,而且饮食也必须非常克制,酒肉是绝对不能碰的。这是汉代孝道的基本体现,就算是关索,穿越到这个时代,也不得不遵守这样的硬性规定,虽然他觉得实在是太折磨人了,亏得天生身体强壮,否则早就撑不住了。

  连日来,刘备麾下的诸多官员,多有派人前来吊丧慰问,只是亲自登门的,只有平北将军赵云、征虏将军陈到与王甫三人。

  在关索的记忆中,赵云因追随刘备多年,又是盖世虎将,关羽对他也是另眼相看,两人彼此英雄相惜。而陈到自刘备担任豫州牧时便追随左右,二十多年任劳任怨,忠心耿耿,而且武艺高强,与关羽同样交情深厚。

  王甫则是随同关羽参加了樊、襄之战,两人有过共患难的情谊,因此王甫前来吊孝的时候,哭得也是格外伤心。

  排除因公务繁忙而暂时外出的诸葛亮,关索觉得多半不会再有人亲自登门吊丧的。看来性格高傲的关羽,确实没交到多少真心朋友。何况关羽这一次丢了荆州,不少人都在心中冷嘲热讽,出生在荆州的官员甚至会埋怨关羽,自然不会过来巴结三个在朝堂上无足轻重的少年。

  “看来即便有刘备这一层关系,关家的地位还是没有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可。”

  跪在关羽的灵前,关索不断地提醒自己,而且以刘备的年纪,就算没有夷陵之败,可能也活不了太久,到时自己和关家的地位恐怕会更加地尴尬。

  没有名望和人脉的家族,最终只会走向没落,历史上的关家自关羽和关平死后,只剩下关兴一个男丁。而关兴不久后也英年早逝,只留下关统和关彝两个年幼的儿子,关家从此一蹶不振。在魏灭蜀之战中,关氏一门竟被庞德之子庞会灭族。

  “这一次,我绝不会让历史重演!“跪在关羽的灵前,关索在心中暗暗起誓,“我一定会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这种困境,重振关家之名!”

  这一日,周英与七十六名门客也来关府向关氏三兄弟辞行。关氏兄弟再三感谢周英等人此番相助之情,愿赠与金钱以表谢意,但周英等人却是坚决不收,直言未能保护好关羽,有负鲍凯之托,不敢再收答谢。事实上,他们连刘备的赏赐也一并拒绝,只愿早日回到鲍家庄,向鲍凯复命。

  经过多日的患难,关索对这些义气深重的门客也是依依不舍。离别之前,关索仍不忘叮嘱他们,进入荆州地界后可分散回到鲍家庄,以免集体行动让东吴怀疑。

  “也不知李震在扶风一带怎么样了……”

  关索亲自将周英等人送到了府邸门口。望着众人远去的身影,关索又不禁想起李震,希望他能顺利打听到马钧的下落。

  “敢问可是关二郎君?”

  就在关索准备转身回府的时候,不远处突然来了一位下人打扮的家仆,只是从此人相对精致的服装上来看,应该不是小门小户的家仆。

  “你是何人?”关索不由疑惑地问道。

  “这是我家主人送来的名刺!”家仆非常恭敬地从怀中掏出一个细长竹片,递给了关索,“明日巳时,我家主人将亲自拜府前来吊唁关将军!”

  “亲自……”关索心中好奇,伸手接过名刺,仔细一看。

  安汉将军东海糜竺敬拜。

  

第025章 医治法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