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6章 糜竺吊唁

  关索在穿越前,曾在网上看过各种分析甚至是阴谋论,关于蜀汉中的各个派系之争,在关索看来,这蜀中眼下便存在着四大派系,比他前世了解地更为复杂。

  这第一大派系,就是在益州土生土长的官吏士人,统称为益州派,代表人物为黄权、彭漾、张裔等人。

  第二大派系,是刘备入蜀前,效力于刘璋的非益州籍官员,统称为东州派,代表人物为法正、吴懿、李严等人。

  说起这两个渊源深厚的派系,就不得不提三十年前刘焉入蜀之事。当年刘焉得知益州有“天子之气”,便向朝廷申请担任益州牧,以便实现自己的野心。然而益州的世族豪强实力雄厚,刘焉为了尽快树立威信,便将自己的势力一并带入蜀中。同时因为中原动乱,百姓大多逃亡益州,刘焉趁机收编南阳、三辅等地的流民,组建了一支听命于他的“东州兵”。

  而后,刘焉寻事杀掉了王咸,李权等数十位地方豪强,触怒了益州本土势力。益州从事贾龙和犍为太守任岐先后起兵反抗刘焉,都被东州兵击败。至此,刘焉暂时镇压住了益州的世族豪强。

  只是好景不长,刘焉没过多久便因病去世,益州官吏赵韪希望利用刘焉之子刘璋的柔弱宽容,便推举刘璋继续统领益州。可益州世家对刘焉父子早就心存不满,以甘宁为首的益州豪强纷纷起兵反抗刘璋,却又被东州兵击败。

  虽然刘璋成功地镇压了甘宁等人的叛乱,但依旧没能改变他暗弱的一面,东州兵在益州欺压百姓,刘璋始终无法阻止。益州诸多大姓世家与赵韪暗中联合,企图推翻刘璋,但再一次被东州兵成功镇压。

  也许是考虑到益州本土世家的先后叛乱,刘璋便开始逐渐重用益州派人员,并宽容他们的犯法之举。东州派及后来迁往益州的士人,越发得不到重用,法正便是最好的例子。十多年来,益州派再次掌握了话语权。

  可到了刘备攻打益州之时,多年来受到压制的东州派不是倒戈相向便是冷眼旁观,法正、李严、孟达、许靖,甚至是吴懿都投降了刘备。而益州派除了张松、彭漾等少数依附刘备外,大多都跟随刘璋奋起反抗。

  最终的结果就是,刘璋身边的几位重要本土官员,张松因为通敌泄露被刘璋处死,张任兵败死节,王累因劝阻刘璋不得而自尽,郑度因向刘璋献上坚壁清野的计策被刘璋罢免,不久病逝于家中。益州本土势力丧失了数位精英人才,虽然刘备也不断启用和发掘益州俊杰,但获利最大的,反而是法正,吴懿,许靖这些押对宝的东州派。

  不过,眼下虽是东州派的风头压过了益州派,但益州派毕竟有大量的本土人才作补充,他日必能后来居上。

  这第三大派系,就是刘备担任荆州牧时,效力于他手下的荆州籍官员,统称为荆州派,代表人物为黄忠、马良、蒋琬等人。

  荆州是刘备从寄人篱下走到独立自主的福地。在成为荆州牧后,刘备不仅得到了黄忠、霍峻、冯习等良将,更是得到了马家、庞家、习家等世家大族的支持。荆州的文臣武将大大增强了刘备集团的实力,而且在刘备夺取益州的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

  只是,眼下荆州已被东吴夺取,荆州派一下子失去了故乡和未来人才的补充,这对他们是个极其沉重的打击。听为关羽护丧的赖恭说,其中一些人甚至迁怒到镇守荆州的关羽,这也是关氏兄弟面临的尴尬。

  最后,还有一个派系,那就是跟着刘备南征北战,辗转四方的元老派。文臣以糜竺,简雍,孙乾为首,武将主要有关羽,张飞,赵云、陈到等人。这些人的资历自不用说,忠心更是刘备绝不会怀疑的,毕竟他们在刘备最患难的时候,都誓死追随。

  不过,元老派现在却面临着两个重大的问题。

  第一,既然是元老,那就证明这个派系的数量只会不断缩减,只能靠后代进行补充。事实上这几年里,简雍与孙乾先后病故,随着关羽的逝去,刘备早年的从龙之臣已经是屈指可数了。

  第二,就是元老派在刘备的阵营中,一直都是备受荣宠。可实际上,一部分人的实力完全配不上他们的官职,这也会让其他派系的人,不免窃窃私语。特别是糜芳和士仁这两个刘备旧将降了东吴后,元老派最值钱的忠诚都变成了笑柄。

  在其他派系的人看来,如果元老派个个都是绝世奇才,刘备早年哪至于东奔西走,处处寄人篱下。

  就比如今天前来吊唁的这位糜竺,在刘备入主益州后,官拜安汉将军,地位甚至在军师将军诸葛亮之上,礼遇和赏赐也几乎是无人可比。只是糜竺既不擅长谋略,也不擅长统兵,出身商贾家庭,也不治经学古籍,没什么特别的才能。关索一直觉得,近几年的糜竺在刘备阵营里更像个老好人和吉祥物。

  然而,糜竺早年在徐州,对刘备的忠诚几乎到了当舔狗的地步。在刘备被吕布偷袭夺取徐州后,糜竺不仅向刘备出钱出人,助刘备重振军容,更是把他妹妹糜夫人献给刘备为妻,简直就是刘备的财神爷。

  后来曹操听闻糜竺的事迹后,想拉拢糜竺,上表举荐糜竺为嬴郡太守,可糜竺却拒不接受,决意跟随刘备,这一跟就是二十多年。

  正因为这样的忠诚,糜竺在得知糜芳投降东吴,导致关羽败亡后,他便命家仆将自己绑起来向刘备请罪。但刘备却并无怪罪他的意思,亲自为他松绑,仍旧礼待如初。

  但糜竺心中却更为愧疚,以致于卧病在床,历史上的他在刘备称帝前夕便病死了。可如今糜竺却是命不该绝,樊阿来到成都后,凭着自己杰出的医术及时稳定了糜竺的病情。

  病好了大半的糜竺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准备礼品,亲自来关氏兄弟的府邸,吊唁关羽。

  巳时将近,关氏三兄弟已在正厅等候糜竺到来。注意到关平神色复杂,关索忍不住劝道:“兄长,糜竺因他弟弟糜芳投降东吴,间接害死父亲,一直心怀愧疚,以至卧病在床。冤各有头,既然大王都不怪罪他,我等更不应失了礼数,免得大王责备。”

  “为兄知道。”关平望了一眼比略高半头的二弟,淡淡地回了一句。不知为何,关平越发觉得自己对关索心存抵触,莫非自己嫉妒关索见识不凡,备受众人青睐?

  没这个必要吧,自己如今是刘备亲封的偏将军、汉寿亭侯,而关索现在仍是一介白身,真的有必要去嫉妒他吗?眼下应当兄弟齐心,早日为父亲报仇雪恨。

  很快,年近六旬,面容憔悴的糜竺柱了根拐杖,颤颤巍巍地走进了关府大门,看到糜竺竟这般形容枯槁,关索也不由微微叹息,糜竺好坏也是刘备最尊敬的臣子之一,眼下却变成这副模样,看来糜芳降吴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在与负责护丧的赖恭见礼完毕后,糜竺又痛心疾首地望向了关氏兄弟,愧疚地说道:“三位郎君,老夫对不住你们啊!”

  吊唁之时,关氏兄弟依旧在两旁哭泣,而糜竺亲自焚烧纸钱,在关羽灵前悲声痛哭,片刻功夫就两袖湿透,伤心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刘备,当然这其中包含着糜竺的万分自责。

  糜竺一面哭,一面向关羽忏悔,又不断地痛骂糜芳,吊唁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方才结束。由于糜竺年事已高,痛哭一场后已是上气不接下气,起身时也站都站不稳了,赖恭深怕糜竺有个闪失,便让关氏兄弟先请糜竺到后堂拜茶,等歇息片刻再让糜竺回府。

  到了后堂,糜竺依旧情绪难以平复,喝了几口水都是呛得不行,看到他这个样子,就连关平也是心中不忍,连忙劝道:“糜公年事已高,切莫自责过度,伤了身体。”

  “荆州丢失,云长亡故,罪在逆弟!老夫身为兄长,上不能报恩大王,下不能诛戮逆弟,还有何面目再见大王,再见各位同僚!”糜竺捶胸长叹道。虽然刘备不曾怪罪于他,可他终究是糜芳兄长,他日后如何能在众人面前抬得起头。

  “小子闻糜公曾向大王面缚请罪,大王则言兄弟罪不相及。糜子方投降孙权固然可恨,但糜公对大王忠心耿耿,无须如此愧疚。”关索这时也开口劝道,“想来先父泉下有知,也绝不会怪罪糜公。”

  “老夫才能浅薄,无谋无勇,尸位素餐多年,已是万分惭愧!”糜竺长叹一声,摆手道,“还不如早日去向云长谢罪!”

  看到糜竺这般颓废,关索略一思忖,很快便有了主意,连忙说道:“小子早闻糜公是商贾奇才,蜀中物产丰富,有多少奇货,想来糜公心里最是清楚!譬如这蜀锦……”

  “嗯?”糜竺与关平、关兴皆不知关索为何突然说到这个话题,皆是好生奇怪。

  关索不理会三人疑惑的目光,微微一笑,继续说道:“眼下荆州失陷,大王霸业全靠蜀中支持,糜公若能一展所长,何愁不能为大王分忧!”

  糜竺虽是因关羽之死而心神意乱,但他好歹也年过六旬,吃过的盐比关索吃过的米还多。关索都说到这份上了,糜竺如何不清楚,当即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多谢二郎君指点!”

  自刘备入主益州后,设立司盐校尉和司金中郎将,实行盐铁专卖,作为政府的一个重要财政收入,但除此以外,官府并不从事其他销售,府库常常会出现缺钱的情况。而糜竺自来到益州后,既不统军也不管事,只是偶尔在刘备身边提提建议,因此空闲时间很多,闲暇之余便重操旧业,做起了生意,五年来积累了不少班底。

  数日后,糜竺前往汉中王府拜见刘备,直言愿监管蜀锦的制造与销售,充实军资。恰逢诸葛亮外出归来,十分赞同糜竺的观点,蜀锦工艺精美,是蜀中最有贸易前途的商品,确实应有人负责管理。糜竺出身商贾世家,在刘备的重臣之中,无人比他更为合适了。

  很快,刘备便草拟了一份决定,命糜竺兼任蜀锦校尉,简称锦官,并在成都锦江边建设官方蜀锦工坊。

  此外,各郡县内开设多个蜀锦专卖市场,官家与私家蜀锦均须在此销售,统一蜀锦在益州境内的价格,防止有人恶意杀价扰乱市场。同时由糜竺组建商队,将蜀锦销往其余州郡。官方蜀锦利润,六成归入府库,四成归由糜竺。

  听到刘备让自己拿四成的利润,糜竺慌忙伏拜于地,恳切地说道:“罪臣只愿为大王分忧,以补逆弟降吴之罪!蜀锦的一切收入,罪臣均将上交大王。至于一应开销,罪臣自有俸禄可以承担。”

  让人自掏腰包,白白出力,刘备多少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何况这个人是自己的从龙之臣糜竺。只是糜竺执意不肯,刘备知道他仍是因为糜芳降吴一事心存愧疚,因此也不再强求,等日后再补偿糜竺的劳苦。

  “子仲大病初愈,还要为孤如此劳累,孤着实于心不忍!”刘备亲自扶起糜竺,即便是当了汉中王,刘备始终忘不了糜竺在患难时期对他的鼎力相助,因此他对糜竺也是非常的敬重。

  “听闻子仲数日前曾去关府吊唁,这蜀锦一事,莫不是关氏兄弟向你提及?”这个时候,诸葛亮突然微笑着问道。

  “正是!”糜竺连忙点头道,“孔明如何得知?”

  “亮只是猜测。”诸葛亮顿时起了兴趣,“可是关平所言?”

  “并非关平,乃关羽庶子关索。”糜竺说到这里,也是感叹道,“若不是他这番话,我只恐难以振作起来。”

  听到糜竺说出关索的名字,刘备与诸葛亮不由得对望一眼,心中可以说既是意外,也不意外。

  不意外的原因,是因为关索近日确实展现出远胜同龄少年的见识,已然超越他兄弟关平与关兴。而意外的原因,则是关索居然会想到通过蜀锦来充实益州的府库。何况这关索自幼生长在荆州,第一次入川便看出蜀锦在蜀中独特的价值,确实十分难得。

  就在刘备与诸葛亮感叹关索之才的时候,一名士卒突然快步进门禀报道:“启禀大王,孙权麾下绥南将军诸葛瑾现在城外,请求大王召见!”

  

第026章 糜竺吊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