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8章 谈判人质

  且说诸葛瑾自来到成都后,一路上便感受到无穷无尽的杀气,无论士卒还是百姓,无一不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诸葛瑾一行人,让诸葛瑾和他的亲兵们倍感压力,深怕会被人行刺暗杀,到了驿站后便再也不敢出门,老实等候刘备召见。

  其实诸葛瑾当初虽赞同孙权与吕蒙袭取荆州的计策,但并不觉得应该对关羽赶尽杀绝。眼下关羽身死,刘备震怒,孙刘联盟已正式破裂,如若再次开战,恐怕白白便宜了曹操。

  想到这里,诸葛瑾心中便更为烦闷,便差人去诸葛亮府上,想请诸葛亮来驿站商量一下,看看两家是否还有重新结盟的机会。

  若是往日,诸葛亮按照礼法都会前来拜见大哥,但是今天,诸葛亮只是传出话来,说眼下孙刘反目,就算是兄弟也不宜私下相见,并叮嘱诸葛瑾明日见到刘备时,务必谨言慎行。

  “谨言慎行……何需孔明叮嘱啊……”诸葛瑾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一想到刘备此时可能会有的表情,就知道将要面对何等困难的局面。

  两日后,诸葛瑾怀着忐忑的心情,终于来到了汉中王府,站在了刘备与诸葛亮的面前。虽说昨夜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眼下面对用眼神就能杀人的刘备,诸葛瑾还是有些紧张。尚未来得及开口,刘备却突然一拍桌案,怒骂道:“孙权竖子,背信弃义,夺孤荆州,更害死云长!孤正欲兴兵报仇,子瑜来此,还有何话说!”

  诸葛瑾深吸一口气,不亢不卑地回答道:“大王,我主本无意攻取荆州,全因关君侯过江擅取我湘关米,吕子明气愤不过,便擅自出兵,更令潘璋断君侯归路,终而酿成大错!”

  “我主得知君侯亡故,亦不胜哀悼,今特命我略备薄礼,前来吊唁君侯。如今吕蒙已死,冤仇已消。我主愿送回君侯妻女并部将周仓,还望大王能放归潘璋,两家再结盟好,攻破曹操!”

  “子瑜一番说辞,就想把罪责全推给吕蒙?”刘备冷笑一声,随即恨声道,“孤与潘璋有切齿之仇,孤誓要将其摘胆剜心以祭云长!”

  “大王,潘璋只是奉了吕蒙将令,不得不从!更何况他本无意伤害君侯,还望大王明鉴!”诸葛瑾依旧言辞诚恳,“何况大王将潘璋囚入大牢而不杀,想来也是为换回胡氏母女。”

  其实刘备对于如何处置潘璋也是十分矛盾,既想杀了潘璋为关羽雪恨,又担心会此举触怒孙权,伤害到关羽的家眷,让关氏兄弟更为悲痛。

  在被诸葛瑾点穿心思后,刘备不由得更加恼怒,厉声道:“孤若执意不放潘璋,他孙权又能如何!”

  眼看刘备咄咄逼人,诸葛瑾也咬了咬呀,正色道:“久闻大王与关君侯桃园结义,情同手足!如今关君侯不幸亡故,其寡妻孤女尚在荆州,渴求与三位公子团聚。更兼周仓追随关君侯近二十载,忠心耿耿,此等忠义之臣,大王弃忍弃之!”

  诸葛瑾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告诉刘备,孙权虽然不会加害胡氏母女及周仓,但如果刘备执意要杀潘璋,那他们三人接下来的情况也就不受孙权控制了。

  比如突然染上疫疾,医治无效撒手人寰,那刘备你也别怨孙权。

  甚至说难听的,他们三人皆是孙权的战俘,想怎么处理那是孙权的事,特别是胡氏母女,孙权完全可以把她们当作战利品赐给他人,这对关氏兄弟来说定然是奇耻大辱。

  若是其他人,刘备尚且能狠心舍弃,但胡氏母女是云长的家眷,周仓又是近二十年的旧部,如果刘备真对他们弃之不顾,那么不仅仅是关氏兄弟,就连底下的大臣们也难免会感到心寒。

  被人要挟的感觉往往都很不好受,尤其是自己的切齿仇人,刘备恼恨地看着诸葛瑾,如果不是看在诸葛亮的面子,他诸葛瑾还能好好地站在面前和自己说话?

  诸葛瑾看刘备面色恐怖,也只有低头不语。诸葛亮看气氛实在尴尬,便开口劝道:“大王,依亮之见,孙仲谋若真想换回潘璋,可再加上糜芳与士仁!”

  刘备也知道,一个潘璋想让孙权把半个荆州重新吐出来,无异于痴人说梦,但这样就把潘璋还回去实在难解他心头之恨,因此他也再琢磨还能再把谁换回来。

  听到糜芳与士仁的名字,刘备的眼中也不由闪过一丝憎恨,随即沉声道:“也罢!他二人随孤多年,竟临阵降吴,间接害死云长,其罪不亚于潘璋,孤断然不能轻易放过他二人!”

  “大王明鉴!”诸葛瑾急忙恳切地说道,“糜芳与士仁投降吕蒙,致使江陵与公安失守。若是将他二人送还,大王岂会宽恕?我主名声亦会受到连累!还望大王三思!”

  “孤意已决!休要多言!”刘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子瑜可回去告诉孙权,只要他将胡氏母女,周仓,糜芳,士仁这五人送还给孤,孤便放了潘璋!”

  “喏……”诸葛瑾见刘备执意如此,也是无可奈何。不管怎么说,先把条件告诉给孙权,再看看是否有回旋的余地。

  “至于去关府吊唁,子瑜还是免了吧。”刘备冷冷地说道,“只怕关氏兄弟心中愤恨,出手伤了你,到时岂不伤孔明之心?”

  诸葛瑾微微一叹,即便这次人质交换成功,孙刘两家也因为关羽结下了不解的仇恨,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场大战爆发,这恐怕是曹操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子瑜若无他事,明日便启程回荆州吧!”刘备心情极度恶劣,一反常态地对诸葛瑾下起了逐客令。

  “不知大王可否令瑾先去牢中探视潘璋?”诸葛瑾想起孙权特意叮嘱他要确认潘璋的状态,就怕一路上被关氏兄弟虐待的不成人样,要是已经半死不活,那孙权也只有忍痛放弃了。

  对此,刘备倒也没啥意见,在百名士兵的陪同下,诸葛瑾很快便在成都大牢内见到了潘璋。

  成都乃益州最大的城池,牢房也极具规模。刘备为防止潘璋逃脱,已令百名士卒在外严加把守,牢内也多添了二十名士卒,死死盯住潘璋。而潘璋则单独关在一间牢内,桎、梏、拲三木刑具将他的脖子、双手与双脚紧紧锁住。如此天罗地网,潘璋纵是背生双翼,也逃不出去。

  “子瑜先生!可是至尊令你前来?”看到诸葛瑾突然出现在阴暗潮湿的牢房内,被锁得动弹不得,万分难受的潘璋顿时惊喜不已。

  “文珪将军,你可安好?”牢门外的诸葛瑾也关切地问道,眼下潘璋看起来倒是没啥问题,手脚健全,除了有点鼻青脸肿外,想来应该没受过其他酷刑。

  “暂无性命之忧……”潘璋一边说,一边注意着诸葛瑾身后那些刘备派来监视的士兵,有这些人在,自己从关索那里探听到的情报恐怕就不能直接告诉给诸葛瑾。

  “子瑜先生,请转告至尊,务必救我!”潘璋突然提高声音,情绪异常激动。看到潘璋如此急切地想要出去,诸葛瑾的内心也不由一惊。

  “潘璋一向作战勇猛,绝非贪生怕死之人……”诸葛瑾内心暗自思忖,“如此反常,莫不是另有隐情?”

  

第028章 谈判人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