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34章 刘封之患

  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2月,益州,蜀郡,成都

  在关氏一家回到成都后,关羽在城北凤凰山的墓地也修建完成。刘备便选了个适宜的日子,将关羽下葬。到了这一天,在漫天飞舞的纸币下,在凄凉悠长的挽歌中,关氏一家连同府上所有的家仆全部随着关羽的灵柩前往凤凰山。而刘备也率领诸葛亮、许靖、糜竺等重臣一同前往,送关羽最后一程。

  甚至连张飞都阆中赶回成都,带着全家人一同出席关羽的葬礼。

  伴随着无尽的哭泣声,关羽终于安葬在凤凰山中,永远沉睡在成都城外。比起历史上头枕洛阳,身卧当阳的结局,已经好上太多了。

  昔日刘备爱将霍峻去世后,刘备曾在他的墓前留宿一夜,已示对霍峻的特别悼念。如今关羽的坟墓旁,也有特别为刘备搭建的棚屋,以供刘备日后前来悼念关羽。

  同样,关氏三兄弟也暂居在墓旁的一处庐墓内,除早晚回府向胡氏请安外,其余时间均要在此服丧。刘备还特意赠与关氏兄弟四书五经,以及《孙子兵法》等珍贵书籍,告诫他们在服丧期间仍要勤于文武,万万不可懈怠。

  服丧期间禁止一切娱乐活动,关索每日在关羽墓旁研读《春秋左传》与《孙子兵法》,或练习刀法箭术,每日相当充实,只是关索仍不满足于现状。

  “想来一年后,刘备就要东征孙权,为关羽复仇。只是法正仍在家中养病,生死难料……真怕刘备到时重蹈覆辙……”

  这一日练武歇息时,关索想到不久后即将到来的夷陵之战,不由得心中一紧。

  “若是我也能随军征战,或有机会改变刘备败局……”

  不过,关索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刀,却是微微摇头:“只是随军征战岂是儿戏,以我现在的武艺,怕是凶多吉少……”

  这段时间关索虽然一直向关平与关兴请教关氏刀法,但关氏兄弟皆不擅长指导武艺,因此关索的刀法虽有提升,但也十分有限,始终不如关平与关兴。

  平日看着关平与关兴皆在熟练的舞动大刀,关索的心中不免有些着急,忍不住思索起来:“若是再有高人能提点我一下,或许能弥补我和关平他们的差距……只是该找何人呢?”

  话说在关索服丧期间,天下也还发生了不少大事,最为震动的,那便是一代权臣,魏王曹操病逝于洛阳。在得知关羽确实身亡的消息,曹操顿时欣喜不已。关羽与刘备情同手足,如今他死于孙权之手,刘备必然深恨孙权。孙刘联盟正式破裂,曹操便可高枕无忧了。

  然而,每晚夜深人静之时,曹操又常常回想起与关羽的种种往事。万军之中力斩颜良,封存赏赐千里回归刘备,想到这些,曹操都会万分遗憾,为何这等忠义猛将不能为他所用。

  也许是因为上了年纪特别容易伤感的缘故,曹操的身体开始每况愈下。相传曹操又在洛阳城外的濯龙祠看到了一株根部流血的大梨树,受到惊吓,便一病不起。

  最终,六十六岁的曹操于建安二十五年二月病逝于洛阳。曹操之死的消息传到成都后,关索自然是非常感慨。来到三国时代,居然没机会亲眼见一见这位伟大的枭雄,着实可惜啊!

  这一日,刘备正与诸葛亮在偏殿议事,听闻曹操死讯后,刘备在惊喜死了一个强敌的同时,又不禁想起与曹操这个老对手二十多年的较量,心中竟莫名涌起一丝伤感。

  “想不到曹孟德终究还是走在了孤的前面啊……故人一一离去,孤今年已有六旬,不知还有多少光阴……”

  就在刘备感叹之余,又有派往荆州的探子回报,说是潘璋病逝于巫县。

  “什么?潘璋死了?”这个消息倒是让刘备有些始料不及,但他随即又冷哼一声,“狗贼害死云长,活该有此下场!”

  “大王,小人听闻东吴那边纷纷传言,说是.......”这时候,探子却有些支支吾吾,似乎有难言之隐。

  “说是什么?”刘备看他吞吞吐吐,不由皱眉问道。

  “说是大王毒死了潘璋!”探子终究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

  “一派胡言!那潘璋是死在孙权军中,又不是死在益州境内!”刘备勃然大怒,忍不住拍案骂道,“孙权竖子!我日思夜想为云长报仇,他还敢将潘璋之死赖到我头上!真是欺人太甚!”

  说完,刘备便要和诸葛亮商议伐吴报仇之事。但诸葛亮却是劝道:“大王息怒。眼下曹操已死,其子曹丕继位魏王,中原必有动静,可先派人去洛阳等地打探消息,然后再做决断!”

  冷静下来的刘备也知道此时不是征伐孙权的最佳时刻,于是听从诸葛亮的建议,往洛阳、许县、邺城等地派遣探子。事情才处理完没多久,门外士卒突然来报:“启禀大王,副军将军刘封在殿外等候!”

  听到刘封从上庸回来,刘备与诸葛亮皆是脸色一变。刘备沉思片刻后,方才说道:“传他进来!”

  少时,风尘仆的刘封便进到殿内。注意到刘备脸色不对,刘封心中不禁一凛,连忙下拜道:“儿臣参见父王!”

  刘备冷冷地目视刘封,颇为不悦地问道:“两月前,我命陈式将军替你回成都,为何今日方才归来?”

  “回父王,孩儿得到父王军令后,便立刻启程返回成都。怎料前日下雨,山路多有塌陷,故而耽误了归期。”刘封如实回答道。

  既是刘封这般说,刘备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作计较,他沉默片刻后,方才沉声道:“你当机立断,斩杀申仪,除一大患,孤本欲褒奖你!”

  说到这里,刘备突然话锋一转,拍案怒喝道:“然而,昔日我令汝与孟达屯军上庸,伺机支援云长。他是孤结义兄弟,亦是汝叔父。曹操先后派于禁、徐晃救援樊城,而汝却一连数月按兵不动,致使云长兵败身亡,又有何话说!”

  此番刘封独自被刘备召回成都,心中知道多半是因关羽之死。眼下见刘备果然向他问罪,刘封连忙伏地哭诉道:“父王!上庸三郡地少民稀,粮草输运,征收需赖申耽,申仪二兄弟,但二人皆言上庸初定,若强征百姓服役,只恐会起祸端!”

  “孩儿也知曹操亲率大军前来救援,上庸数千兵马若去支援二叔,倘若败绩,申氏兄弟焉能不怀二心,只恐上庸三郡亦不能保!”

  “二叔水淹七军,威震中原,孩儿本以为纵是不去支援,以二叔之勇,也断然不会有失。万万没有想到孙权竟会偷袭荆州!”

  “孩儿知道荆州失陷后,本欲提兵去救,奈何时间仓促,只得先请邓太守前去救援!二叔亡故,孩儿也日夜愧疚!若早知如此,当初定不会所视不管!”

  刘封言辞恳切,涕泪横流,颇有懊悔之意,刘备也不能不为之动容,思忖良久后,方才长叹一声:“你且退下吧!”

  自得知刘封归来,诸葛亮的神色一直颇为复杂。待刘封走后,诸葛亮咬咬牙,对刘备说道:“刘封生平只服大王,从其擅杀申仪一事来看,足可见其刚强不驯。而世子柔善宽厚,大王在日,尚可制御刘封,但易世之后,只恐终难驾驭。”

  诸葛亮微微一顿,沉声道:“不如趁早除之!”

  诸葛亮的建议让刘备也不由脸色一沉,其实这个念头他在去年立刘禅为王世子的时候就曾动过,为了保护刘禅,也许终有一天要牺牲刘封。

  但思索良久后,刘备最终还是摇头叹道:“孤与刘封终究十数年父子情分,云长亡故,他虽有过失,但终究罪不至死。何况他除掉申仪,安抚孟达与申耽,也算为我除去一患,此时杀他,只怕人心不服。”

  诸葛亮心中默叹,又道:“大王若终究不忍,不如善言安抚刘封,令其改回寇姓,光耀门楣,倒也不失为一件坏事。”

  “此事……容孤细细斟酌。”诸葛亮的这个提议,倒是让刘备有些心动,但这是否会引起刘封的不满,引发祸端呢?

  

第034章 刘封之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