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38章 天外有天

  “怎么?莫不是觉得你兄长此刻疲惫不堪,难以通过?”黄忠皱着眉头问道,若是关平真的因为这点运动量就累了,那日后也别提上战场了。

  “大兄身为武将,弓马自然不在话下!”关索则不亢不卑地回答道,“只是索堂堂男儿,若只是躲在大兄后面,恐惹人耻笑!”

  关索这番话倒是没有灭关氏兄弟的威风,黄忠听他说得有理,方才点头道:“你既有勇气,可莫要后悔!”

  “请黄老将军考教!”关索自信地笑道。

  黄忠见加关平与关兴皆无异议,便对身后的一名亲兵使了个眼色,然后指向了远处的一颗小榕树。那名亲兵心领神会,立刻跑了过去。

  黄忠虽是年事已高,但由于极善射箭,视力保养地却是不错。在确认那名亲兵完成了自己的吩咐后,黄忠便对关索说道:“此处距离那棵榕树约有一百二十步之遥。我已命人在树梢上悬挂一枚铜钱,你若能射中,这第二个考验也算通过了。”

  “一百二十步……”关索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这个距离对他来说并非难如登天,但铜钱这个目标实在太过渺小。凭着关索出色的视力,也只能隐约看得清那枚铜钱。

  看到黄忠的箭术考验比刀法更难,关平倒是有些庆幸关索自告奋勇来接受这第二场考验,以自己和关兴的箭术,多半是射不中那枚铜钱的。

  想到这里,关平心中也有些急躁,自己身为长兄,没理由在箭术上落后弟弟。

  这个时候,关索也从怀中拿出骨决和护臂,穿戴完毕后,右手拉开了二石强弓,瞄准了一百二十步外的那枚犹如星辰般大小的铜钱。

  “左边点……右边点……会不会太上面了……”

  毕竟只有一次机会,关索还是非常的谨慎,瞄准的时间也比以往更长。好在关索充满了耐心,他明白越是困难的局面,越要保持冷静,一个出色的射手,决不能自乱阵脚。

  黄忠在一旁注视着关索的神情,看到关索在瞄准了那么长时间后,依旧没有出现一丝焦躁,也微微点头,因此也不催促,他倒想看看关索这一箭会有什么结果。

  “应该可以了!”经过几番确认后,关索终于有了把握,只见他右手一抖,高喝一声:“中!”

  众人的目光跟着三尺雕翎箭,一齐望向了大榕树。

  然而,远处并没声音传来。

  关索的心不由得一沉。

  难道自己没有射中?

  很快,黄忠的亲兵飞奔而来,向黄忠汇报道:“禀将军,关二郎君的箭堪堪掠过铜钱!”

  “掠过?”关索灵机一动,“这么说,是射中了?”

  黄忠也不由目视亲兵,亲兵自然如实回答道:“铜钱被箭矢掠过后,旋转了许多圈!”

  听到亲兵这么说,关氏兄弟不约而同地望向了黄忠。

  “……既如此,这第二个考验,便算你通过吧!”黄忠沉默片刻后,方才点头道。按照他的本意,这一箭理应将铜钱射在榕树干上,才算过关。但自己有言在先,便不多计较了。

  关氏兄弟皆是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庆幸的喜悦。

  “只是掠过铜钱,居然要瞄准这么久。”黄忠冷哼一声,“你还要多加练习才是。”

  “黄老将军教训的是!”关索谦虚地说道。他也知道射出这一箭花了太长的时间,若真上了瞬息万变的战场,关索可能已经被敌人反杀了。

  “今日机会难得,老夫也来展示一下身手。”也许是看了关索射箭让黄忠有了兴致,他当即命亲兵牵来了他的战马,并从马上鞬袋取下了一张十分精致结实的长弓,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它的非比寻常。

  “这张‘神臂弓’可是老夫的至宝。”黄忠骄傲地向关氏兄弟展示了他的宝弓,“尔等看好了,这可是三石弓。”

  “三石弓?”关氏兄弟皆是一惊,眼下三石弓对他们来说仍是无法驾驭的武器。去年关羽曾让他们尝试过三石弓,却无一人可以拉开。

  “既是那枚铜钱还在,就让老夫来射吧!”

  黄忠说完,便从箭箙取出一支雕翎箭,可是却转身朝着铜钱的反方向走去。

  “这……”关氏兄弟顿时心生疑惑,难道黄忠还要在更远的距离射箭吗?

  黄忠又走了三十步,方才停了下来,此处距离那枚铜钱约有一百五十步。看到黄忠要在这么远的地方射箭,关氏兄弟顿时觉得黄忠是不是有点太托大了,万一射不中,那在三个后辈面前可是很丢人的啊!

  很快,黄忠便轻松地将三石弓拉满,而且几乎没有怎么瞄准,右手便猛地松开弓弦!

  只听得利箭带着风声,宛如电光一般,呼啸在山林之间。

  “咚~”的一声闷响,黄忠的箭矢直接插在了榕树干上,悬挂着的那枚铜钱则应声落地,而系在它上面的绳子竟然分成了两段!

  原来黄忠的目标根本不是铜钱,而是系着铜钱的那根绳子。

  “这……不可能吧!”

  关氏三兄弟全都看得目瞪口呆,尤其是关索,他本以为自己的箭术了得,可直到目睹黄忠射出的这一箭,他才觉得自己先前的自负着实可笑。

  黄忠积累了几十年的箭术,绝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比较的。

  “看来我还差得远呢……”关索内心不断地感叹,这一箭对他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原来天下竟还有如此射术,就算吕布当年的辕门射戟,只怕也不过如此。

  “终有一日,我也要像黄忠一样射出惊世骇俗的一箭!”在惊叹的同时,关索的斗志也完全被点燃了。

  黄忠能做到的,他也一定可以做到!

  黄忠走到关氏兄弟面前,见他三人皆是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此等箭术,就另你等如此吃惊?”

  “黄老将军神射,就算李广、养由基再世,也难相比!”关氏兄弟皆是齐声叹服。

  “这话倒还中听!”黄忠哈哈一笑后,又将“神臂弓”递到关氏兄弟面前,“来,你等也用这‘神臂弓’试上一试!”

  “黄老将军勿怪,我三兄弟恐难以拉开这张‘神臂弓!’”关平是有自知之明的,不想再多出一次丑。

  “这是什么话!老夫今年七十有五,尚且能拉开这三石弓!”黄忠却是厉声喝斥道,“汝等皆是七尺男儿,怎能轻言不行!莫非关羽的儿子,是这般怯懦的?”

  关氏兄弟被训了一番后,便不敢再推辞。关平首先接过了三石弓,可他只能将弓拉开一半,而且脸涨得如猪肝一般,根本无力将箭射出。

  皆着轮到关索,他也铆足了全力,但也就比关平拉得稍开一些,若想射箭还是差了一些。

  “三石弓果然难拉……”关索满脸通红,额头冒汗,却是不愿就此罢手,“但我的力气,应该还不止如此吧!”

  想到这里,关索不由屏住呼吸,咬紧牙关,右臂肌肉紧绷,使出了最大的力量。

  终于,在关兴与关平的惊叹声中,关索将“神臂弓”拉得如满月一般。

  “噢?居然拉开来了!”黄忠眼睛顿时一亮,“不过如此吃力的拉弓,射出来的箭矢也毫无威胁可言!”

  果然不出黄忠所料,关索虽然拉开了三石弓,但酸痛无比的右手已经很难捏稳雕翎箭,仓促之下急忙把箭射出。当然这箭也只飞了三四十步便落在了地上。看到这一幕后,关索不由沮丧地摇了摇头,看来还有必要进一步增强自己的臂力。

  至于关兴,他也是用出了吃奶的劲,仍没有办法拉开这三石弓。

  看到关氏三兄弟皆一脸的失落,黄忠便正色告诫道:“你等虽是将门虎子,但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恕老夫直言,天下似你等武艺者,不胜枚举!”

  “你等日后随老夫练武,更不能心存懈怠!”黄忠洪亮的声音回响在山林之间。

  “谨遵黄老将军教诲!”经过这一番考验,关氏兄弟全都铁下心来,定要好好和黄忠学习武艺。

  由于今日时候尚早,黄忠又让关索与关兴比试刀法,好看他二人优劣长短。兄弟二人各自取来大刀,用刀背展开较量。

  往日关索与关兴比试,竟没有赢过一次,这次当着黄忠的面,关索急于表现自己,不由铆足全力,大刀虎虎生风地猛攻向关兴。

  光论臂力,关索显然胜过关兴,但往往在比试的过程中,关索总觉得自己经常碰到有力使不出的情况,关兴的大刀总能出现在自己非常难受的位置,今日同样如此。关兴总是不紧不慢,一边格挡躲避关索的攻击,一边伺机反攻。

  两人斗到三十回合,关索在关兴面前越发狼狈,心烦意乱之下,猛地一刀砍空,顿时门户大开,关兴趁势把刀一横,刀背轻轻巧巧地横在了关索的胸前。

  “关兴胜出!”胜负已分,黄忠立刻高声宣布比试的结果。

  “二兄,承让!”关兴有礼地向关索拱手,他在兄长面前还是十分谦卑的。

  而关索也只好客气地称赞了关兴几句,心里却是十分地郁闷,自己的刀法怎么总数最差劲的那一个。

  这时黄忠也走到二人面前,先是称赞关兴道:“关兴如此年少,武艺已然了得,若再能增强臂力,刀法定能更进一步!”

  黄忠又看了一眼颇为沮丧的关索,忍不住摇头道:“关索年长于关兴,刀法怎的如此不济?”

  这事关索也一直挺纳闷的,经过这么久的训练,他和关兴的差距始终都没有缩短。

  眼前既有良师,关索随即拱手道:“还请黄老将军指点一二!”

  黄忠手捻胡须,沉思片刻后,方才指向不远处的两棵粗壮的榕树,吩咐道:“关索,关兴,你二人用全力去横劈那两棵树干!切记,要用全力!”

  虽然不知道黄忠是何用意,但关索和关兴还是按照黄忠的指令,分别来到两棵榕树下。兄弟二人皆是拿出浑身的力气,抡动大刀劈了过去。

  “停!”耳边忽地响起黄忠的高喝。

  没想到黄忠突然喊停,关索全力的一刀又哪里停得下来,大刀直接劈在了树干上。

  然而,关兴却能在离树干不到一寸的时候及时将刀收住,完全没有劈中。

  看着关兴的刀锋与树干那差之毫厘的距离,关索在惊叹之后,逐渐恍然大悟,难道这便是自己与关兴的差距吗?

  身为武将,纵是有千斤之力,若不能收放自如,与蛮牛何异。往日自己总是仗着自己膂力过人,想要用力量压制对手,却往往被对手有机可乘。

  看到关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黄忠不由呵呵笑道:“听闻关二郎君见识过人,想必不用老夫再多言了吧。”

  “多谢黄老将军!”关索如醍醐灌顶一般,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不足。

  

第038章 天外有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