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1章 挟持入川

  由于之前已经做过一番详细地打探,因此李震很容易便找到了马钧的家。在敲了几下门之后,马钧的妻子牛氏很快便开了门,看到回来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一个陌生男人,牛氏也不由愣住了。

  “敢问可是马夫人?”李震十分有礼地问道。

  “妾正是……”牛氏疑惑地看着李震,“不知足下是……”

  “你夫君马德衡在别人家田里看犁耙时,害了热病,甚是危急,已被送往县城里医治!”李震假装着急地说道,“他让我速来请你过去,晚了恐不能相见!”

  “这是他的草帽,你可认识?”李震说完,便将马钧的草帽递给了牛氏。这顶草帽是马钧这几年一直戴的,牛氏岂会不认识。

  “啊呀,他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会这个样子!”牛氏一听马钧危在旦夕,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想起多年夫妻之情,牛氏也不由得嘤嘤哭泣,早上发的牢骚早就抛之脑后。

  “呜呜!他若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看到牛氏哭得这般伤心,李震觉得自己还真有些过分,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做了,那就索性干到底,便连忙劝道:“夫人休要如此悲伤,你夫君或许还有救!我们先去了县城再说!”

  “我,我这就跟你去!”牛氏六神无主,只好跟着李震上了马车。李震则立刻快马加鞭,架着马车赶往了越亭渡。

  当天傍晚,周英架着他的马车已经到达了渭水河畔,而装在棺材里的马钧这时也醒了过来。当他爬出棺材,看到周英把自己带到了一条宽广的大河旁,不由得又惊又惧,斥责道:“你,你究竟是何人!这,这里又是什,什么地方?”

  周英见马钧醒了,也不急着赶路,只是淡淡地笑道:“这里是渭水,往前二十里便是越亭渡!”

  “渭,渭水?”马钧自幼生活在槐里,自然知道渭水离槐里有多远,顿时叫了起来,“你,你带我,我来这里做,做什么!”

  就在马钧震怒之时,身后突然又响起了马车疾驰的声音,正是李震载着牛氏赶了过来。看到妻子出现在自己面前,马钧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问道:“细君,你,你怎么来了?”

  “此人说你病重,危在旦夕,我便跟着他过来了。”牛氏看到马钧完全不像生病的样子,也满脸不解地问道,“夫君你为何在此?”

  马钧虽然嘴笨口吃不会吵架争辩,但并不代表他智商欠缺,他很快便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不由气愤的嚷道:“你,你把我们夫妻骗,骗到这里,到,到底想做什么?”

  “德衡先生,请恕我二人无礼!”周英跳下牛车,对着马钧作揖道,“出此下策,只为将先生带往成都,引荐于汉中王,别无他意!”

  马钧顿时无语,原来说到底,还是这两人想让自己为刘备效力。但想不到他们居然会用这种手段,马钧还是郁闷地说道:“你,你们这也,太……”

  “德衡先生息怒!”周英一边赔着不是,一边劝道,“汉中王仁德之名布于四海,且有识人之明,相信先生定能在汉中王麾下一展所长,升官进爵,更是不在话下。”

  “你夫妻若是不愿和我等去成都,现在就可离去。”李震笑呵呵地说道,“只是天色已晚,此处离槐里尚有百余里,不知先生可有把握平安回家。”

  马钧夫妇顿时面面相觑,他们身无分文,又没带任何干粮,何况夜晚即将到来,龙亭渡一带本就人烟稀少,他们夫妇别说回家,就连过夜恐怕都成了问题。

  注意到马钧为难的神色后,周英便趁热打铁:“先生若愿与我等前往成都,这一路上的饮食起居,自有我二人安排!绝不亏待了先生!”

  听完周英的一番话,马钧默然不语,其实他对原来的生活既缺乏信心,又觉得十分无趣,早有踏上仕途之心,但由于自己是个农民,又有口吃,马钧总得觉得很难有出人头地的一天。眼下这二人既然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自己又没有退路,何不就此接受,或许会成为人生的转折。

  “我说夫君,既是人家汉中王这般看重你,你又何必摆架子!就去益州,又能怎样?”牛氏可是厌倦了跟着马钧过苦日子,因此极力怂恿马钧去益州,大不了换个地方务农就是了。

  “罢罢罢,事,事到如今,我还有何,何话可说!”连牛氏都这般说了,马钧也只有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愿汉,汉中王真能器,器重我!”

  听到马钧不再拒绝,周英与李震不由得大喜,四人一同前往龙亭渡,寻得渡船渡过渭水后,前往益州。

  大约二十日后,周英与李震护送着马钧夫妇回到了成都,先在驿站内安排牛氏住下,然后带着马钧来到南面凤凰山的关羽墓前去找关索。正在关羽墓旁不远处练习箭术的关索得知二人真的“请”来了马钧,连忙欣喜地迎上前去。

  “关索见过德衡先生!”虽然眼前这个马钧穿得土里土气,但关索还是敬重地对他拱手作揖,“此番将先生骗至成都,全是小子的主意,与他二人无关,还望先生不要迁怒他们。”

  “实,实不相瞒,他二人一路上也多照料我夫妻。”马钧淡淡地笑了笑,终于忍不住说出他长久以来的困惑,“只,只是不知,关二郎君如,如何知我才能?”

  “这……此事说来话长……”关索尴尬地搪塞道,“索知先生精于巧思,乃世间少有的大才,若埋没于田野乡间,岂不可惜!”

  关索这番话倒是让马钧听上去很舒服,他连忙谦虚地拱手道:“承蒙二,二郎君看重,小人愿,愿为汉中王效,效犬马之劳!”

  关索闻言大喜:“先生稍候,待索作书信一封!”

  事不宜迟,关索回到庐墓内,快速写了一封书信,然后将他交于马钧,说道:“索为先父服丧,不可轻离庐墓,先生可携此书信去军师将军诸葛亮府上,就说是关索举荐!”

  如何让刘备重用马钧,其实让关索也费了不少脑筋。

  擅长发明创造确实是马钧的一大优势,但马钧还有一个严重的毛病,就是因为天生口吃而导致的嘴笨。马钧确实有能力把一样东西发明出来,但要让马钧说出个因为所以,乃至具体的步骤和细节,那马钧也是做不到的。这也使得历史上的马钧在魏国一直都没有机会得到重用,甚至马钧都没能把他的才艺传授给后人。

  而马钧现在已经被骗到了成都,那关索绝对不能让这个人才被埋没。而将马钧举荐给刘备这件事,关索觉得与其让自己去做,不如让诸葛亮去完成。一来,能发明出诸葛连弩和木牛流马的诸葛亮也是一个拥有巧思的奇才,也许比刘备更能发现马钧的过人之处。

  二来,诸葛亮深受刘备信任,由他举荐的人才,刘备多半都会另眼相看。就像蒋琬当初当广都县长的时候,因为酗酒不理政务差点被刘备处死,最后因诸葛亮的一句“非百里之才”,刘备后来直接把蒋琬调到中央担任尚书郎。

  “多谢公子!”马钧接过书信后,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

  “公子,事情既已办妥,我与李震便回鲍家庄了!”周英这时也向关索告辞道,“已然耽搁不少日子,若是回得太迟,恐主人怪罪!”

  “此番多谢二位兄长,索感激不尽!”关索再次向二人致谢,“二位回到鲍家庄,可代我向庄主致谢!”

  周英沉默片刻后,又忍不住问道:“三娘子那里,公子可有话要说。”

  听到周英提起鲍淑芸,关索也不由得心情沉重,犹豫一番后,方才叹息道:“我心中虽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周兄回去,便这么说吧。”

  周英与李震皆是心中感慨,关索与鲍淑芸虽是彼此有意,但两人分处蜀吴两地,这段情意怕是难有善终。

  关索知道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在与周英三人告别后,继续开始练习刀法与箭术,这对他来说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

  

第041章 挟持入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