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50章 士卒之旅

  自关羽死后,刘备就日思夜想征讨荆州。等到蜀锦的销售初具规模后,刘备便开始招募新兵。半个月后,成都北面四十里外的一处小河旁,新招募的五千士卒聚集在这里,由辅军将军陈到进行训练。而关索也混在这五千人之中,隐瞒了自己关羽之子身份的他,在军中进行着艰苦的训练。

  在军中,最要紧的便是军法。等到五千新兵按照队列集合完毕后,陈到便命军正上台,高声朗读军令。

  汉代的军法虽然不如后世那“七禁令五十四斩”那般详尽,但也相当不少,而且将领和士卒所需要的遵守的军法也不相同。

  比如将领打了败仗或延误军期,甚至在行军过程中迷路都要受到惩罚,而士卒如果没有很好的保护好主将,致使主将身亡,也要受到惩罚。

  有些军法又需要审时度势,比如抢夺百姓财物这一条,会根据战争具体情况来执行。假如士卒在某一次攻城战中特别辛苦,将领就会网开一面,准许他们在破城之日劫掠民财,以此来激励士卒。

  军正一共汇报了三十多条军令,别说是普通士卒,就算关索也没办法一一记下所有军令,只能捡要紧的背。

  好在眼下是训练,不是战争时期,底层士卒需要遵守的军法还不算特别多,而且最重要的几条,关索记得非常清楚。

  不听号令者,斩!服从是军人的职责,这一条是最基本的军令。

  干行队列者,斩!战争中队形是极其重要的,如果有人擅自行动扰乱阵型,那会给整支军队带来危险。

  惑乱军心者,斩!军中杜绝一切消极的言语,在战争时期尤为严苛。

  擅离军营者,斩!既然踏入军营,就不允许擅自逃走或离开。关索若是想回家过舒服日子,只有忍着了。

  趋走喧哗者,斩!军中注重纪律,奔跑喧哗会制造极大的混乱,也是绝对不允许的。

  盗用兵器、军粮者,斩!军中的粮草辎重都是十分珍贵的,必须用严法来杜绝偷盗行为。

  此外,还有禁止斗殴,禁止损毁兵器,禁止浪费粮食等几条处以鞭笞之刑的军令,关索也都全部记牢。总得来说,这些军令对关索来说不算太严苛,遵守起来难度并不大。

  军令的事情交代完毕后,关索漫长的训练便开始了。‘

  成都,汉中王府

  就在关索开始自己士卒生涯的同时,诸葛亮也将自己这几日悉心整理的诸多文书交于刘备。刘备在快速浏览了一遍后,忍不住称赞道:“孔明心细如尘,诸多事宜皆考虑详情,纵是孤也难及啊!”

  “大王过誉!”诸葛亮淡淡地说完后,脸上却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

  刘备与诸葛亮相处十数年,岂能看不出诸葛亮的心思,当下便问道:“孔明,你似乎有话要说?莫不是关于关索的?”

  被刘备一下子看穿了心思,诸葛亮也不隐瞒,如实说道:“大王明鉴,以关索之才,大王只让他士卒……是否有些大才小用呢?”

  “何况关索进川路上擒得潘璋,识破申仪诡计,更兼救下翼德,多有功劳……”诸葛亮忍不住感慨道,“大王如此做,会不会让关索心存不满?”

  “那孔明可知孤用意?”刘备微微一笑,却是反问诸葛亮。

  诸葛亮先前也揣摩过刘备的用意,于是回答道:“依臣之见,大王是想让他通过士卒身份来熟悉军中事宜,以便日后从军征战。”

  刘备点了点头,平静地道:“这只是其一。”

  “臣请大王示下……”诸葛亮脸色微变,恭敬地说道。

  “以关索此时的见识与才能,在同龄少年中,确实罕见。”刘备意味深长地说道,“正因如此,孤也想看看他身上有多少傲气,是否甘心从一士卒做起。”

  “这点挫折都承受不住,如何能成大器?”刘备说到这里,也不禁幽幽一叹,脸上闪过一丝黯淡:“倘若他能动心忍性,经历此番磨练,日后成就定不在云长之下!”

  其实自荆州陷落后,刘备也常常心中自责,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注意过关羽骄傲自大、争强好胜的毛病,以至于关羽最终因为他的性格问题而兵败身死。

  如今,才能出众的关索远强于同龄的关羽,刘备深怕他日后走向关羽的老路,自满得意目空一切,因此才给关索这么一个考验。

  “大王高见,臣自愧不如!”诸葛亮这才明白刘备的用心良苦,“臣相信,关索定会明白大王用意,并不负大王之望!”

  刘备的安排确实有他的道理,即便不打仗,军中的生活也是非常艰苦的,经过几天的适应后,关索深有感触。

  每日天不亮就得起床,从卯时一直训练到酉时。军中的伙食虽够,却也极其粗糙,麦子做成的饭如果不控制好火候,就会蒸地又硬又粗,实在是难以下咽。好在三国时期的人,尤其是底层人民的舌头并不是特别挑剔,吃饱饭就已经是足够了,哪管好吃不好吃。而关索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吃着吃着就习惯了,就是饭量过人的他,有时候免不了要饿饿肚子。

  至于晚上睡觉,那更是酸爽。士卒们在白天操练完后,每个人身上都是臭汗淋漓,但是这个时代可没有让士卒洗澡的习惯,等到了晚上,数十名士卒脱掉上衣睡在一个帐篷里,彼此又离得很近,那此起彼伏的汗臭味绝对让关索终身难忘。

  不过幸运的是,关索真的如刘备所期望的那样,已经克服了刚刚进入了军营时的郁闷,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他也懂,现在的他是抱着学习和享受的心态来当一名士卒,毕竟在这个普普通通的军营里,有着很多历史书里没有的知识。

  这个时代的士兵训练,最注重的是队列和阵法,为了让新兵们尽快地做到令行禁止,陈到每天都要花四个时辰来操练士卒。然后才是体能和兵器,一日隔一日地轮换训练。

  两军对阵,士卒的个人武勇只是其次,团队作战更是关键。因此士卒们需要保管佩戴好标注自己姓名的负章,并牢记好身边的同伴以及自己的伍长、什长等上级军官,保持好队形的同时还要听从指挥,不仅要做到闻鼓而进、闻金而退,还要明白各种旗帜的含义和旗语。

  虽然陈到从军二十余年,极善治军,但是训练初期肯定不是一帆风顺,不少士卒无法准确地做到上级下达的指令,常常跑错位置,甚至引起混乱。这种情况出现地多了,陈到便知道不能心慈手软了,于是令军正斩首了数名心不在焉的士卒,这才让众新兵对军法心存畏惧,不敢再掉以轻心了。

  关索前世就是一个研究生,学习能力本就出色,加上他知道军法无情,因此更不敢懈怠,每日将上级传授的内容牢记于心,极少出错。特别是在体能和兵器的训练上,关索经常表现优秀,并受到上级的表扬。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嘛!”关索相信自己的士卒之旅并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不过,优秀的人不免会迎来嫉妒,任何朝代任何集团都会如此。关索虽然体型高大,但是相貌俊秀帅气,说难听点就是长得娘,往往被一些士卒认为缺少男子气概,心中更加不服。

  其中更有暗中想找麻烦的人。

  

第050章 士卒之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