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59章 天下大势

  且说中军大帐内,刘备等士卒倒完水后,便令众人退到账外,只留他与关索二人。见此情景,关索心中已猜出刘备此行的目的,多半是为了那件事要询问自己。

  喝完一口水后,刘备便直奔主题:“朕欲亲征孙权,贤侄以为如何?”

  “果然是为此而来!”关索心中不由一震,这可是季汉目前的头号大事。

  不过,身为天子的刘备居然亲自来军营和自己商量这件事,足见刘备有多看重自己,这让关索几乎有点受宠若惊。

  其实,关于刘备是否应该伐吴的问题,后世始终争论不休,就连关索在穿越前也思索过许多遍。如今真到了这个时代,关索的见识可谓更加丰富,此刻正有一肚子的话想对刘备说。

  不过出于礼节,关索还是拱手道:“臣父死于东吴之手,以臣侄的立场,恐不方便多言。”

  “这里没有外人,贤侄不必如此拘谨。”刘备和蔼地说道,“无论你说什么,朕都恕你无罪!”

  “恕臣侄斗胆!”既是刘备都这么宽容了,关索也不想再装了,当即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道,“陛下若是要为先父报仇,臣侄认为陛下应攻伐孙权!”

  “若为大局呢?”刘备不动声色地问道。

  “也应攻伐孙权!”关索十分果断地回答道。

  “噢?”刘备不由一阵错愕,“满朝文武大多认为大汉国贼乃曹丕,非孙权,朕应先为汉室报仇,北上伐魏!对此,你又怎么看?”

  “臣侄听闻孙权自夺取荆州后,担心陛下兴兵报仇,便一直再向曹操父子献媚称臣。陛下若是伐魏,想必孙权是最高兴的!”有了底气的关索也越发地自信,不紧不慢地向刘备阐述起来。

  “秦岭千里山路,无论陛下伐魏,还是魏贼来犯,兵势一交,不能骤解!想孙权自周瑜在世,便垂涎益州之地。若能夺占益州,则可全据长江,与魏贼南北对峙!陛下若与魏贼僵持在陇西或关中一带,孙权岂会放弃这个良机?”

  关索说到这里,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愤恨:“就如同他偷袭荆州那般!”

  “贤侄之言甚是!”周瑜当年伐蜀之事,刘备也是知道的,他甚为同意地点了点头,“朕也知道孙权是敌非友,更兼吕蒙、蒋钦、潘璋、孙皎等大将先后亡故,此时正是东征良机!”

  听到刘备的话语中流露出轻敌之意,关索连忙拱手道:“陛下,吕蒙等人虽亡,陆逊陆伯言尚在荆州。此人足智多谋,通晓军机,其才不亚于周公瑾,且极善示弱于人。前番先父正是误中此人诡计,方才不在荆州设防,以致被吴兵偷袭。”

  听到关索这般称赞陆逊,刘备的眼中顿时闪过无尽的恨意,咬牙道:“竖子诡计,害朕二弟!朕必擒之!贤侄之言,朕记下了!”

  刘备微微一顿,又说道:“眼下朝中大臣多言此时舍魏而伐吴,乃忘汉室之仇,恐失大义人心!对此,贤侄又有何看法?”

  “前番先父大破于禁七军,兵峰直指许都,而孙权包藏祸心,袭取荆州,为曹操解围,此等行径,无异于魏之鹰犬爪牙!”关索冷笑道,“又闻孙权曾怂恿曹操称帝,如今又是魏贼之骠骑将军,何尝不是汉贼?”

  关索说到这里,神情也越发激动:“陛下讨伐孙权,绝不失大义!”

  听完关索这番话,刘备也不禁加深了对孙权的恨意。如果不是孙权背信弃义,那天下究竟会是个什么局面还不得而知。既然孙权甘心替曹魏效力,那刘备前去征伐,也理所应当。

  在坚定了伐吴的决心后,刘备却也有了新的担忧:“只是如你这般说,朕若攻伐孙权,曹丕是否会趁虚而入?”

  “依臣侄愚见,曹丕定会出兵!”关索毫不犹豫地说道,“但他也一定会等战局明朗后,再伺机而动!”

  “为何?”刘备顿时有些好奇,“我若是曹丕,定会趁势南下,攻取江东之地!”

  关索则徐徐说道:“建安二十年,陛下及先父曾在长沙一带与东吴对峙,那时曹操攻占汉中,陛下担心蜀中安危,这才与孙权议和,以湘水为界,共分荆州!如今魏贼实力强盛,曹丕又有一统天下之野心,定然希望陛下与孙权打得两败俱伤,他好坐收渔翁之力!因此不会轻易出兵!”

  关索一番话,也勾起了刘备往日的回忆,当时若不是曹操,恐怕他与孙权真的要在荆州一决胜负。

  想到这里,刘备不由得扪心自问,倘若孙权真的因为曹丕的夹击而向刘备求和,刘备真的一定不会答应吗?

  此事刘备暂且不去考虑,他见关索见识不凡,忍不住又问道:“那贤侄以为,曹丕会如何用兵?”

  “臣侄想来,孙权定会令陆逊全力守住荆州!而曹丕定多半会在陛下挫败吴军,夺回宜都、南郡后对陛下用兵!”关索自信地回答道。

  刘备细细一想,也不由点头道:“确实,对于曹丕来说,孙权失去荆州后,便不足为患。到那时,朕便是曹丕唯一强敌!”

  “若曹丕用兵,会取汉中,还是荆州?”与关索一番交谈,显然让刘备来了兴致。

  “蜀道艰难,取汉中并非上策。魏文长将军智勇双全,足可镇守!”关索镇定地回答道,“我想曹丕定会联合孙权攻取荆州,以图歼灭汉军主力!”

  关索的话倒是和刘备的想法不谋而合,这也是刘备极为担心的地方,曹丕若是真的联合孙权一起夹攻荆州,即便是他亲统大军,恐怕也难有胜算。

  注意到刘备凝重的脸色,关索突然起身离座,然后跪在刘备面前,拱手道:“陛下,臣侄有一句话,本不当说!但此事可能关乎到大汉国祚,不敢不奏明陛下!”

  “贤侄且说!”刘备见关索如此庄重,也不由面露凝重。

  “荆州之耻与家父之仇固然当雪!”关索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但眼下孙权不可灭,大汉仍需与孙权联合,抗衡魏贼!”

  听完关索这番话后,刘备也不由脸色一变,随即严肃地问道:“贤侄莫非不愿为父报仇吗?”

  在这个以孝治天下的年代,关索说出这样的话,其实是有很大风险的,弄得不巧,便会被扣上不孝的恶名。

  关索慨然回答道:“陛下,当年先父临终遗言,命臣兄弟三人辅佐陛下,匡扶汉室!却唯独没有说过要替他报仇雪恨!”

  “云长……”听到关索说起关羽遗言,刘备不禁眼眶泛红,几乎落下泪来,“没想到你临终前最牵挂地,还是朕啊!”

  “臣侄虽欲为先父报仇,却不愿因一己之私而误国家大事!”关索激动地说道,“若有负先父临终所托,臣侄何以言孝!”

  关索声情并茂,字字句句皆出自肺腑,让刘备岂能不感动。他亲自走过来扶起关索,语重心长地说道,“贤侄啊!你这番话,朕记下了!只是日后你不可再对任何人说起,尤其是不可对你三叔与你兄关平!懂否?”

  关索知道刘备的意思,连忙点头道:“臣侄记下了!”

  君臣二人重新坐定后,关索又劝道:“陛下,此番若要和吴,魏两方交战,势必会有一场苦战!朝中大臣虽多有劝阻陛下者,但陛下若下诏东征,众臣皆会为陛下效死力!”

  关索知道,历史上刘备东征,曾经将进谏的秦宓打入大狱,又把劝阻的赵云留在江州统御后军。而关索更希望刘备这一次能统合众臣之力,如此便更能增添胜算。

  不过,刘备倒是没有对关索的这个建议发表任何看法。他沉默片刻后,便继续问道:“朕若是攻伐孙权,该如何出兵?孙权又会如何防备?”

  “你自幼生长在荆州,朕想听听你的意见!”

  

第059章 天下大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