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1章 离别之夜

  刘备的伐吴诏令下达后,张飞便要返回阆中,准备率军出征。而刘备也让关索、关平、周仓、王宇等人随张飞同回阆中备战,因此关氏兄弟也到了与家人告别,走向战场的时刻。

  临行前的最后一天,关氏一家五口在家中共进晚餐。只是关羽去世的阴霾还没有散去,又要迎来关索与关平的出征,整个晚餐的气氛也是非常沉重。

  胡氏自得知关羽死讯后,每日都伤心不已,时至今日仍旧郁郁寡欢,年过四旬的她,这一年来明显苍老了许多,两鬓增添了无数白发。望着关平和关索雄壮的身姿,胡氏又不禁想起当日出征襄、樊的关羽,心中更加伤感。

  “平儿,索儿,明日你们兄弟便就要走了,今晚可要多吃一点。”胡氏双眼泛红,仍是强颜欢笑,不想因为自己影响关氏兄弟的情绪。

  “母亲,孩儿此去,定要生擒孙权,为父亲报仇雪恨!”关平此刻的内心充满了热血,他这一年多来日思夜想的,就是可以跟随刘备东征孙权,为关羽报仇。

  “母亲无需挂念,大兄与孩儿定会凯旋而归!”关索则看出了胡氏的伤感,便好言宽慰道。胡氏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也有近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对自己的饮食起居特别照顾,因此关索在穿越后对她也十分尊敬,守孝期间对胡氏的请安问候也丝毫不曾怠慢。

  “到了军中,凡事都要听你三叔的,须知军法无情!”胡氏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哽咽道,“沙场上刀箭无眼,你们兄弟千万小心,切记不可意气用事!”

  “孩儿谨记母亲教诲!”关氏兄弟齐声点头道。

  “大兄,二兄!我们关家的名望,就靠你们了!”关兴也在一旁激动地为两位兄长打气。

  由于关羽得子较晚,因此关氏三兄弟皆是年少,并未成亲。其中关索与关兴连婚约都没有,而关平虽是在两年前与江陵一户大姓世家有过婚约,但虽着荆州失陷,这个婚约自然就不了了之。

  既是关氏三兄弟皆无子嗣,刘备自然要为关家留下一个男丁,因此就没有让关兴参与此次伐吴。眼看两位兄长都随军出征,身为将门虎子的关兴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羡慕的。

  “三弟不用担心我们。倒是你在家中,好生侍奉母亲,照顾妹妹,为父亲服丧守孝仍不可怠慢!”关平郑重地告诫关兴。

  同样身穿一身孝服,年方十四,眉目如画的关银屏,看到三位兄长互相勉励,脸色微变。胡氏看出关银屏心思,便和蔼地说道:“银屏,你若有话,不妨现在说与你二位兄长。此去沙场,不知他们何日才能归来。”

  看着斗志高昂的关平与关索,关银屏犹豫一阵,方才开口道:“小妹祝二位兄长早日建功立业,重振关家威名!”

  “小妹在家中也要勤学女工,孝顺母亲!”关平仍不忘叮嘱关银屏一句。

  气氛沉重的晚饭结束后,关索并不急着回房间收拾衣物,而是到后院练习刀法和箭术,除了当士卒的那段日子,关索几乎每天都要练上一番,都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黄老将军,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每次看到赤血大刀,关索便想起黄忠临终前对自己的嘱托,更不敢有所懈怠。

  赤血大刀左右撩斩,上下劈挑,不断在耳旁呼啸而过,关索舞得兴起,干脆松开左手,右手握住刀柄尾部,转动身子,猛地圆抡右臂。

  “喝啊!”

  电光火石之间,关索一连抡两个大回环,动作一气呵成,让关索自己都颇为满意。黄忠临终前赠给他五十八斤的赤血大刀,如今对关索来说已是相当的趁手,舞动起来一点也不觉得吃力,而且他也把关家刀法和黄忠教给他的两套刀法练得相当精熟,只等着到战场上大显身手。

  至于黄忠的另一件至宝,三石“神臂弓”,关索更是把它当作自己的杀手锏,练习得更为刻苦。眼下,距离关索三十步外的一颗大榕树,在一支树梢上,悬吊着两枚铜钱,正一左一右地摆动着。

  这两枚不动摆向的铜钱,总有重叠的那一刻,而关索等的也正是这一刻。

  在战场上不能有过多的瞄准,关索也以此来磨练自己,快速搭上箭,拉开三石弓,一箭射去。

  箭簇带着两枚铜钱,直接插入树干。

  “总算成功了!”关索兴奋地握紧了拳头,这个难度极大的训练方式他练习了好几天,今天终于一箭贯穿两枚铜钱。

  眼下关索的箭术也越发精湛,他已经可以多次在一百二十步外用“神臂弓”准确地命中目标。不过,关索也发现一个问题,那便是多次使用三石弓后,关索的右臂会明显出现酸痛,射箭的准头也会开始下降。

  “真上了战场,我就必须更加谨慎……”关索心中思索着应对之策,“看来平时还是要用二石弓进行射击,只有到了关键时刻,才能拿出三石弓。”

  就在关索放好长刀与硬弓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关索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只见关银屏的侍女阿玉正忐忑地望着自己。关索便忍不住问道:“阿玉,有事吗?”

  看到阿玉满脸的紧张和羞涩,关索忍不住心中苦笑,说起来他和这个小侍女还有那么一点孽缘。当然,这是那个玩世不恭,不求上进的公子哥在自己穿越前惹下的风流债。

  大约是在两年前,那会儿关索正处于生理发育期,也开始了解男女之事,而阿玉那会儿年仅十三,长得虽不是倾城倾国,但五官还算端正,声音也很甜美,这便让游手好闲的关索动了心。

  好在关羽家教严格,关索虽然性格顽劣,但还是不敢做那种败坏门风的事情,因此最多是用甜言蜜语把可怜的阿玉连哄带骗,外加时不时外出采些野花送给阿玉。加上关索相貌英俊,轻而易举就俘获了阿玉的芳心。

  前番荆州失陷,阿玉也随胡氏母女被吴军软禁,本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关索。可当她得知东吴要用胡氏母女等人换回潘璋,阿玉便哭着求着让胡氏带她一同回去,这才能与关索重逢。

  看到阿玉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关索也不忍伤了她的心。只是自己仍在为关羽服丧,加之明日便要出征了,关索实在不想为男女之事分心。

  “战场上刀箭无眼,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命回来呢……”关索心中不由感慨道,“还是别让这小丫头有太多的念想了……”

  何况,关索真正牵挂的人,远在荆州。

  而阿玉也注视着关索的面庞,这一年多来,关索由于经常要在凤凰山服丧的缘故,她始终没能私下里和关索见面,偶尔跟在关银屏身后望见了,都没有任何眼神交流。

  但她清楚地感觉到,关索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喜好游玩的公子哥了,仿佛脱胎换骨,光是那一双眼中就透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成熟稳重,这让刚从吴军手里脱险的阿玉,特别有安全感。

  后来,阿玉又听闻关索战吴兵、败申仪、救张飞等诸多事迹,阿玉更是对关索倾心不已,每日只都盼着能趁关氏兄弟回家给胡氏请安的时候见关索一面。

  只是每次抱着期望,往往得到的都是失望,阿玉看得出来,关索对她比从前要冷淡地多。

  或许是君侯之死,对关索造成的打击太大了……阿玉有时候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可阿玉又时常想起自己的身份,更是会自卑到伤心。这个时代,妾的地位尚且低下,更不要说她这种侍女,恐怕就和个物件差不多,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例如成为主人的玩物,或被当作礼物随意送人。当初同阿玉一同服侍关银屏的几个侍女,都被孙权赏给有功之臣,命运不知如何。

  “等过些年,我一定会将你纳入房中!到那时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不会让你吃苦受委屈的!”

  当年关索对自己说过的话,阿玉依旧是刻骨铭心,只是不知他是否还记得了……,

  “阿玉,你在想什么?”看到阿玉默默地低着头,关索忍不住奇怪地问道。

  阿玉这才回过神来,不由得俏脸一红,连忙说道:“娘,娘子让我为二家主收拾衣物,免得有东西落下!”

  “呵,银屏妹子这也太小看我了吧!”关索不由得心中暗笑,虽说是第一次随军出征,但关索前一世可是活了近三十岁,不至于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不用了,你回去侍候银屏吧。”关索摆手拒绝了阿玉的好意。

  阿玉颇为失望地叹了口气,又继续说道:“娘子还说,明日卯时就要在城外集合,还叮嘱二家主早点休息,千万不可误了时辰。”

  听到关银屏如此细心地叮嘱,关索突然心中涌起一丝暖意,又问道:“银屏还有什么要你转告我的吗?”

  阿玉犹豫了片刻,方才低声道:“娘子……其实想请二家主去她房里坐坐……”

  

第061章 离别之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