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5章 隔岸观火

  司隶,河南,洛阳,太极殿

  刘备亲征东吴的消息,一时间天下皆知,而身处洛阳的魏帝曹丕,早已第一时间得知这个好消息。这日早朝,曹丕在太极殿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呵呵大笑道:“吴蜀相争,乃天助朕也!”

  群臣也一同向曹丕庆贺,当今天下三分,魏国实力最强,吴蜀若再兵戎相见,自损元气,那对魏国来说是再好不过了,曹丕甚至可以趁此机会,将他们一举歼灭,统一天下。

  曹丕目视站在阶下的侍中刘晔,高声道:“子扬,当日朝臣多言西蜀孱弱,难以出兵,唯卿坚信刘备必会伐吴雪恨。今日吴蜀相争,卿有何见解?”

  “陛下,刘备虽举倾国之力东征,但孙权绝不会坐以待毙!”刘晔起身后,十分肯定地回答道,“依臣之见,不如静观其变,想来孙权不日便会向陛下求援!”

  “卿言甚是!”曹丕当即传令,向吴蜀两地派出大量细作,尤其是荆州一带,更是要好生打探,他要准确地获得前线战报。同时,曹丕又命太尉贾诩负责储备粮草,打造船只兵器,三军将士每日操练不息,随时准备听候调遣。

  不出刘晔所料,一个月后,孙权果然派遣心腹长史孙邵携带大量贡品,上表称藩,同时还带来了于禁等当年被关羽擒获的魏国降将。

  “陛下,孙权遣使称藩,此乃上天宏福,祝陛下早日一统四海!”

  孙权称藩,名义上就算归降魏国,众臣纷纷向曹丕庆贺,可有一人却满脸严肃地站起身子,曹丕望去,正是刘晔。

  “陛下,孙权久据长江,志向远大,称藩不过是权宜之计,岂能甘心久居人下?”刘晔冷静地向曹丕分析道,“古人云‘一日纵敌,数世之患’,陛下何不趁此机会,出兵灭之,以绝后患?”

  “朕岂能不知孙权野心?”曹丕冷笑一声,“只是前番关羽作乱,乃是孙权袭取荆州,击杀关羽,为我大魏除去一心腹大患。更兼他三年来屡示恭敬,朕若趁其归降而出兵,必令天下欲降者心寒,更会惹人非议。”

  “陛下圣明!”众臣皆称赞曹丕的见识。作为一国之君,不仅要有战略眼光,大国信义和风度同样不可缺少。

  曹丕随即召见孙邵等吴使。在读完孙权的称藩表后,曹丕当即正色道:“朕往日便知骠骑将军之忠诚坚贞,今又送还本朝诸将,朕特拜其为大将军,加封吴王,赐九锡,领荆州牧,督交州!”

  “多谢陛下。”孙邵等人不亢不卑地拜谢道。孙权称藩这件事,东吴不少大臣其实颇有微词,只是碍于形势,才不得不屈身于魏国。

  曹丕又亲自作书一封,鼓励孙权与刘备交战,并对孙邵说道:“卿且回去告知吴王,朕不日便会命太常邢贞持节出使江东。待策命下达之日,东吴将士便可以天子之名,征讨刘备!望吴王好生用兵,大破蜀贼,以慰朕心!”

  有了曹丕这句话,孙邵等人暂且不用担心魏国趁势出兵江东,不由松了口气,于是再拜道:“谨遵陛下之命!”

  待到孙邵等人离去后,曹丕想到孙权在称藩表中请求他发兵汉中,魏吴两方联手灭蜀,于是便问众臣:“朕若是与吴一同灭蜀,卿等以为如何?”

  众臣思索一番后,只见司徒王朗起身道:“陛下,大国之师重于泰山,不可轻动!假使吴蜀两方相持不下,此时方应选一上将统兵直取蜀军要害,一举破敌!更何况孙权尚未出兵,陛下更不可为其作先锋!”

  “司徒之言甚是!”大鸿胪董昭同样说道:“昔建安二十年,刘备与孙权对峙于荆州。后太祖武帝收汉中,降张鲁,刘备恐成都有失,便与孙权和谈。此二人皆非无谋之辈,深知以一方之力难当陛下。此时出兵,吴蜀多半不愿再战,错失此等良机,岂不可惜!”

  王朗和董昭皆是魏国极具分量的老臣,听他们这么说,曹丕也打消了伐蜀的念头,笑道:“也罢,朕便看看热闹,两不相帮,任由他们交战!无论何方获胜,朕终能获得最后胜利!”

  曹丕又命尚书令桓阶起草策封诏书,雕刻吴王玉玺,并准备赐给孙权的九大礼器。待到此事告一段落,曹丕忽然想到一人,随即高声道:“传于禁上殿!”

  听到“于禁”二字,文武百官脸色皆是一变。

  三年前,于禁作为曹操最信任的爱将之一,统领七军前往樊城迎战关羽,却因暴雨的缘故,被关羽所困。最终于禁投降关羽,而部将庞德却宁死不屈,被关羽处斩。于禁投降之事传到邺城,不仅百官惊愕,就连曹操也深感失望。

  更糟糕的是,孙权夺下荆州后,放出了关在江陵大牢内的于禁,于禁又归降东吴。经过这两次投降,于禁当真成了“三姓家奴”,别说是魏国的人不齿于禁,不少东吴大臣也都对他极其鄙视。尤其是性格耿直的虞翻,曾经当着孙权的面喝斥于禁,让于禁极为难堪。

  很快,年近六旬的于禁走进了太极殿。此时的于禁须发花白,形如枯槁,面容憔悴,当年一代名将的风采荡然无存,不光是曹丕,许多于禁旧识也都微微摇头。

  “罪臣于禁叩见陛下!”以这样尴尬的身份重新站在曹丕与众臣面前,于禁早已羞愧地无地自容,当即伏地痛哭。

  看着阶下跪着的于禁,曹丕轻轻地用手指敲着案几,一言不发地沉默着。

  所有人紧张地等待着曹丕的决断,对于这样一位昔日重臣,曹丕究竟会不会网开一面。

  许久之后,曹丕方才淡淡地说道:“昔荀林父败绩于邲,孟明丧师於殽,秦、晋不责,复其官位。后晋获狄土,秦霸西戎,此皆二人之功。樊襄之败,乃洪水骤至之故,非战之罪。今拜卿安远将军,望卿效古之名将,知耻后勇,再建功勋!”

  “罪臣叩谢陛下!”于禁见曹丕不计前嫌,顿时大为感动,但此时的他,自知再无脸面说什么“誓死效忠”“赴汤蹈火”这一类的话,唯有愧疚地退到一旁。

  然而两个月后,曹丕命于禁随邢贞出使东吴,并在临行前去邺城拜谒曹操陵墓。可曹丕早就命人在陵屋石壁上,画出当年樊襄之战,关羽大破于禁七军的场景。画上庞德愤怒不屈,而于伏地求饶,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于禁见此壁画,当即羞愧万分,没多久便发病离世,闻者皆为感慨。

  至于曹丕是打算纯粹羞辱于禁,还是想让以此来鞭策他,便不得而知了。

  与此同时,荆州的战况,也越发紧张。

  

第065章 隔岸观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