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7章 僵持之局

  少时,朱然进了军中大帐。陆逊立刻说道:“义封将军,请你速领兵八千,前往临沮南面一百里的高林亭驻扎!”

  “都督这是何意?”朱然顿时不解地问道。

  “刘备下诏东征时,曾命张飞率兵两万,自阆中与刘备汇合至江州。”陆逊当即就像朱然解释道,“那张飞乃刘备麾下大将,与关羽兄弟情深,且性如烈火。此番蜀军前部,为何不见他踪影?

  “莫非都督以为张飞不在刘备军中?”朱然这时也听出了陆逊的言外之意。

  “正是!”陆逊点头道,“此乃刘备声东击西之计!他若派张飞别统一军从上庸南下攻取临沮、当阳等地,则江陵危矣!江陵若失,则我军在夷陵亦不能久留。”

  陆逊的话虽然有些道理,但朱然还是忍不住问道:“荆山一带道路崎岖,蜿蜒数百里,极难行军,都督是否过虑?”

  “兵行险着,我料张飞必会从此路来!”陆逊非常肯定地说道,“我担心临沮此刻已然陷落。义封若遇蜀军,只可坚守,不可交战!”

  既是陆逊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朱然也没什么可拒绝的,当即点起八千士卒,立刻启程。行军两日后,朱然便率军抵达高林亭,正准备派斥候去北面临沮探查汉军动静,忽有临沮败兵来报,说是汉车骑将军张飞领兵攻打临沮。那临沮本就是座小城,不消一日,汉军便攻破临沮,县长也死于乱军之中。

  “陆伯言真料事如神也!”

  这下子,朱然对陆逊也是佩服地五体投地,便立刻命士卒在高林亭一带驻扎。这高林亭位于荆山东南,地势平坦,便于扎寨。朱然一连立起多个营盘,守住要道,传令三军严加防范,决不能放过张飞一人一骑。

  同时,这高亭林西有沮水,东有漳水。朱然又命士卒结队驾船在两条河流巡视,防止张飞从水上偷渡。

  且说张飞这一路兵马在汇合陈式后,只留三千兵马驻守上庸,其余两万两千士卒皆在荆山之中跋山涉水,甚是辛劳。在攻下临沮后,张飞便令大军在临沮休整一天,明日再往当阳进军。

  “车骑将军,眼下应派一支军马速去高林亭驻扎,那里地势平坦,利于大军屯驻。若是让吴军先占了,则大军便难以走出荆山了。”军师潘濬熟知荆州地理,自然知道高林亭的重要性,连忙向张飞谏言。

  另一位军师王甫也十分赞同潘濬的建议,张飞于是命陈式领兵三千,并关平、关索两兄弟,火速前往高林亭驻扎。

  然而陈式等人尚未走出荆山,便有斥候来报,说是高林亭已被吴军占据。听到这个消息,陈式不由气恼地把大刀往地上一击,骂道:“吴狗真是狡诈,居然抢先我们一步!”

  “吴将是何人?统领多少兵马?”陈式身后的关索忍不住问道。

  “昭武将军朱然,从营盘数量来看,约有八千士卒!”斥候如实汇报道。

  得知这只拦路虎竟是朱然,关索不由得心中一惊,这朱然可是智勇兼备的猛将,极善守卫,何况他麾下还有八千士卒,足以挡住张飞的两万多大军。

  看来陆逊的智谋确实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历史上刘备伐吴时,上庸三郡因孟达,申耽等人的背叛,早已被魏国攻占,因此陆逊自然不需要在夷陵北面设防。

  可如今东三郡未失,陆逊却也料到刘备从此处出奇兵,枉费了汉军跋山涉水辛苦一场。

  “朱然定会遵从陆逊以逸待劳的计策,一场长期的僵持是躲不过了……”关索心中失望地感叹起来。

  不出关索所料,刘备与张飞两路人马在吴军寨前百般叫骂,吴军皆是坚守不出。而夷道那边,孙权的侄儿孙桓也被冯习、张南围困在城内,但陆逊认为孙桓深得将士之心,夷道城坚粮足,完全可以坚守,因此拒绝分兵去救孙桓。

  眼看吴军始终没有增援夷道,刘备又命刘封率领千余人马在吴军大营附近的一块平地上安营扎寨,同时刘备亲率赵云,埋伏八千精兵于山谷之中。吴军诸将认为刘封乃刘备之子,若擒住刘封必然搓动汉军锐气,因此纷纷请求出战。

  “此乃刘备诱敌之计,不可轻动!”然而陆逊却一眼就看出了刘备的计策,始终坚守不战,最终让刘备白忙活了一场。

  虽是吴军坚守不出,但刘备也另有后手,他命侍中马良带兵前往武陵,安抚并厚赏五溪蛮王沙摩柯,命其率领蛮兵攻打武陵郡临沅县。而原关羽手下的武陵从事樊伷,虽然才能一般,但因“办事勤勉”而被孙权赞许,加封为武陵太守。等到马良与沙摩柯兵临城下的时候,樊伷直接献出城池,致使临沅重归汉军掌控。

  没过多久,镇守零陵的辅军中郎将习珍也约同旧部,举兵起事,攻下零陵所治泉陵县,杀死孙权任命的零陵太守,与樊伷遥相呼应。

  武陵、零陵丢失的消息很快便传到武昌。此时孙权已经正式被曹丕册封为吴王,正在设宴款待前来江东的太常邢贞等重臣。突然听到败报,孙权顿时气得不顾形象,在宴席上咬牙切齿地大骂道:“樊伷、习珍忘恩负义,孤誓杀此二贼!”

  本来孙权为了笼络荆州人心,故而厚待原先一班荆州官吏,未曾想却养虎为患,着实让孙权气愤不已,恨不得亲征武陵与零陵。

  不过,顾雍、虞翻、是仪等重臣纷纷劝诫道:“大王,樊伷与习珍两处敌军皆是兵微将寡,乃疥藓之疾,眼下大患仍是刘备与张飞两路兵马,此二路兵败,樊伷与习珍自然不足虑也。”

  暴怒的孙权冷静下来后,也同意了众人的看法,当即给武陵北面,驻守公安的诸葛瑾增兵三千,同时又命交州刺史步骘领兵一万驻守长沙益阳,虎视武陵与零陵。

  果不出顾雍等人所料,马良、沙摩柯、樊伷麾下的汉兵蛮夷总计不过六千,习珍更是不到两千兵马,且汉蛮混杂,号令不一,自然不敢轻举妄动。无奈之下,刘备只好让习珍放弃零陵,与武陵军马合兵一处,驻守临沅,防止被吴军逐一击破。

  樊伷与习珍的反叛虽没有给吴军造成致命的损伤,但这对孙权来说无疑是个警钟,尤其是他想起吕蒙和潘璋生前都担忧吴军之中已有汉军细作,而且极有可能是位高权重之人,这让孙权不得不防。

  更重要的是,荆州诸多官吏不少都是刘备与关羽的旧部,前番还出现降臣廖化诈死入蜀一事。考虑到刘备现在三路兵马压境,孙权便担忧是否还会出现更多的内应。

  尤其是江陵城,那可是荆州最坚固的大型城池,里面更屯放着数万吴军将近一年的口粮,这绝对不能落入汉军之手。

  眼下荆州吴军皆在外围抵御汉军,江陵城内兵不满千人,这让孙权更是忧虑。

  在与武昌众臣再三商议后,孙权决定率领是仪、胡综、徐详、贾华、骆统等重臣前往江陵,亲自统管江陵大小事宜。为了保险起见,孙权甚至将江陵城内的大部分原有官吏都更换了一遍,特别是原先由关羽任命的,不管官职大小,统统调走。

  同时,孙权命徐盛领兵八千,前往夷陵听候陆逊调遣,又命重臣吕范领兵三千驻守枝江,负责转运粮草。如此一来,直接参与这场战争的吴兵,便已超过七万。

  而扬州之地的吴军将士,孙权又不敢轻易调动,以免曹丕突然发难。

  孙权担忧江陵兵力不足,又让胡综与徐详前往各地招募兵勇,以解燃眉之急。

  孙权坐镇江陵的消息很快便传到陆逊的耳中,虽然陆逊也觉得此举确实能保证江陵城内不会出现刘备内应,但他也隐隐有一种被掣肘压制的感觉。

  “但愿至尊能放心将前线军务全全委托与我……”陆逊心中默叹。

  

第067章 僵持之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