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8章 周英献计

  章武元年,公元221年12月,荆州,南郡,临沮

  在位于荆山的汉军大营内,主帅张飞正郁闷地召集众将,商议进兵破敌之策。自朱然占据高林亭后,这支汉军三个多月来难以前进一步,被吴军死死地拦在荆山内。

  这段时间以来,张飞每日派人在吴军北寨门前挑战,不仅百般辱骂,还派老弱残兵前去诱敌,甚至亲自在吴军寨前饮酒,但朱然皆是不为所动,只是死守营寨,绝不派兵出击。

  朱然既不出来,张飞便想办法在吴军寨前立土山,搭楼橹,想要让士卒用箭矢射击朱然大营。

  张飞此举,确实是古代常用的攻寨策略。但是由于风向时常不利的缘故,土山和楼橹必须建在百步之内,如此箭矢方有威力,但朱然军中还配备了八架六石床弩。

  床弩是一种大型弩机,是防守营寨、城池的重要工具。由于张开弩机需要极大的拉力,因此通常会让多个士卒同时操作。射程往往可达两百步以上。关羽镇守江陵多年,也攒下了八架六石床弩,射程最大可达二百五十步,江陵陷落后,这些床弩便全都落入了吴军手里。

  而朱然自吕蒙死后,便负责镇守江陵,此次他也将其中四架床弩带来抵御张飞大军。

  最后的结果就是,在床弩超远的射程范围面前,汉军根本没法顺利搭建土山和楼橹,犹如长矛般超长的箭矢甚至可以一下刺穿多个汉兵。张飞无奈之下,只能就此作罢。

  这个办法失败后,张飞又派士卒去东面的漳水探路,看看是否有办法渡过漳水,绕开朱然大营,结果也被朱然的巡哨船只截杀。

  与此同时,秋雨连绵,荆山一带山路更为泥泞难行,让汉军苦不堪言。

  而从上庸三郡运粮前往张飞大营又必走荆山,粮草应接自然也出现了不少困难。好在刘备及时让新城太守孟达返回新城负责粮草,这才没有让张飞大军断粮,但频频收到运粮队发生事故的消息,让张飞更为气闷。

  何况,苞原隰险阻而结营乃兵家大忌,王甫、潘濬和关索先后提醒张飞要小心朱然使用火攻,因此汉军虽然人数占优,但始终保持高度戒备的状态,时间一长,士卒们不免焦躁。

  张飞又命士卒另寻小路,试图走出荆山,但是汉军中车马繁多,想要找一条适合大军通行的路,实在是太难了。

  就算士卒能走出荆山,无粮无马,也是自投死路。

  更让张飞担心的是,十二月已是隆冬之际,再过不久就会天降大雪,到时候驻扎在荆山的两万汉军,一定会更加艰难。

  今日这一番议论下来,包括关索在内,众将又没什么好主意,就连王甫与潘濬两位军师也只是建议静观其变,张飞顿时怒不可遏,拍案大骂道:“这**猾的吴狗,我定要杀他们个片甲不留!传令三军,明日不惜一切,强攻吴军大寨!”

  “将军不可!”潘濬连忙劝道,“壕沟鹿角暂且不说,吴军寨中更有床弩。何况朱然麾下士卒众多,我军若是强攻,纵然胜了,亦会伤亡惨重!”

  王甫与众将一同相劝,张飞也知道强攻实在是下策,气恼地双拳砸在桌案上,咬牙道:“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便在此干等不成?”

  其实关索也是异常地苦恼,当初是自己向刘备建议走这条路的,如今却被朱然阻截在这里,进退不得,这让关索实在是郁闷不已。

  就在张飞恼怒,众人无奈的时候,一名士卒快步跑进大帐:“禀车骑将军,营外来了一个自称周英的,说是枝江县鲍家庄的门客,有要事求见张将军!”

  “周英?”

  听到这个名字,关索与张飞等人皆是惊讶不已。自周英将关羽的灵柩护送回成都后,张飞、王宇、吴班等人已是两年未曾见过周英,就连关索也要一年半未与周英相见了。

  “快,请他进来!”张飞连忙说道。

  少时,身高七尺,虎背熊腰的周英在士卒的带领下来到账内,对着张飞行礼道:“小人周英,奉鲍凯庄主之命,前来拜谒车骑将军!”

  由于周英当初和关索一同擒获张达与范强,救了张飞一命,因此张飞对周英的态度还是不错的,随即笑道:“周英,自阆中一别,不想你我还有机会再见!只是不知你今日来我大营,有何见教?”

  周英则豪情万丈地把手一拱:“实不相瞒,小人正是来助张将军破敌的!”

  此话一出,帐中众人皆是又惊又喜。就他们好奇周英有何良策的时候,关索突然奇怪地问道:“周兄,朱然率军把守高林亭要道,你是如何来我军大营的?”

  关索这话倒是让众人心生疑惑,鲍家庄远在枝江县,要来荆山,必要通过高林亭,吴军怎会轻易放周英过去?

  “大路确实被朱然守住,我是从小路来的!”周英微微一笑,如实说道,“此处往东七十里,有一条小路可出荆山,抵达当阳,只需两日。然而此路着实狭窄隐蔽,甚至要穿过几处洞穴,莫说吴军,就连当阳一带百姓也大多不知。”

  “此话当真!”张飞顿时惊喜不已,若是可以绕过朱然大营,那两万大军便有用武之地了。

  “千真万确,小人正是从此路来!”周英郑重地点头道,“只是此路极为难行,不利于大队人马行军。”

  “那战马车辆能过去吗?”听到周英这么说,张飞不由皱起了眉头。战马对骑兵来说必不可少,车辆可以承载粮草辎重,这些如果不能通过,两万大军就算走出荆山,也用处不大。

  “战马可以,车辆却是断然过不去的!”周英如实回答道。

  一听战马能过,张飞的脸上倒是舒坦了一些。而王甫手捋胡须,喃喃地说道:“眼下我大军被朱然挡在这里,若是能出其不意地派一支兵马,从此路去取南面的当阳……”

  “鲍家庄门客李震等十数人已乔装成百姓,混入当阳城内!只等张将军派兵前去攻打!”周英立刻说道。

  听到鲍家庄竟然还派门客潜入当阳,潘濬在欣喜之余,却也疑惑地问道:“周英,鲍凯庄主为何如此相助我军?就不怕惹祸上身吗?”

  “不瞒先生,这两年来,吴兵对鲍家庄的监视始终不曾停过!”周英无奈地苦笑道,“我家主人恐当日相助关二郎君之事终将泄露,更兼有为关将军报仇之心,因此铤而走险,决定助大汉收复荆州!”

  其他人或许难以理解,关索心中是清楚的。当日自己凭借精妙的箭术射伤枝江县尉李业,保全鲍家庄的事迹被陆逊知道后,陆逊还到鲍家庄打听过自己。

  不久之后,关索又在夹石山连败马忠和潘璋,一手神射必然被吴军知晓。那陆逊何等聪明之人,很容易就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自然就怀疑到鲍家庄了。

  既然是自己给鲍家庄带来了麻烦,关索自然不会再去怀疑鲍家庄,于是问道:“周兄,你可知道当阳守将是何人?”

  “吴军大将,甘宁甘兴霸!”周英微微一顿,郑重地说道。

  

第068章 周英献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