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张三丰真乃神人也

  良久后,张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心情复杂地苦笑道:“原来江湖上有这么多隐世高手,看来以后老道行走江湖时可要留心点了。”

  陈莽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点头道:“知道就好,行走江湖,最重要一个苟字,保住性命才是第一要紧的事,这是我用血的教训得来的真理。”

  “咱们江湖中人拼到最后,拼得就是个寿命。就好比说四个练武功的人对着骂街,你把那三个熬死了,你就是大宗师!”

  张三脸颊狠狠一抽,张了张嘴,想不出该从何反驳。

  这时,陈莽已经将豚鹿烤好,扯下一根鹿腿分给了他。

  张三得了鹿腿,也顾不上反驳他了,迫不及待嚼了几口鹿肉,一脸享受的吞入腹中,继续刚才的话题道:“能让你放弃如此多绝学前来拜师的那位张三丰,武功必定也是出神入化吧?”

  陈莽综合了前世听闻过的传说,信口开河道:“张三丰当然厉害,传说他年轻时曾梦见真武神君向他传授拳法,一身修为惊天动地,现在恐怕已经修炼到了事能前知,阳神出游的境界,比起当年的达摩也不遑多让。”

  “堪比达摩,事能前知,阳神出游,这是我道家的陆地神仙境界呀……”

  张三听得心驰神往,一拍大腿道:“张三丰真乃神人也!”

  陈莽点头道:“是呀,要不然我怎会不远千里跑来拜师。你说你和他名字只差了一个字,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张三讪讪一笑:“听你这么一说,别说是你,就连老道我都想拜张真人为师了。”

  陈莽心念一动,运起法力,施展地藏法眼观察了一下他体内的情况,摇头道:“你怕是不行了。你都这把年纪了,体内气息还这般驳杂,先天之炁运行不畅,练起武功来只能徒耗精神。若无高人指点,恐怕你今生便只能止步在这浅薄之境了。”

  “浅薄……之境?”

  张三听了,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挫败之色。

  能够练到后天返先天这种境界的人,江湖上除他自己之外,他还未见过第二个人,怎么到了陈莽口中,就变成了还没入门的小虾米。

  世外高人对收徒的条件这么严苛吗?

  看到张三一脸失落的模样,陈莽感觉自己对这老头打击的有点过重了,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尴尬。

  其实张三比起他家中的镖师们已经强出了许多。

  他曾经用地藏法眼内视过家中镖师,那些镖师们体内只有与生俱来的一口先天之炁不散,像张三这种体内先天之炁充足,距离筑基只差临门一脚的人,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不仅如此,他还认识峨眉的风陵师太,想来他在江湖上应该也算是一号人物。而且他年纪都这么大了,眼看已经半截身子入土,自己如此打击他,显然是有些过分了。

  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陈莽站起身朝着张三走去。

  “我看你连个道统都没有,自己一个人筑基怪艰难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来帮你一把。”说完,在衣服上抹了抹手上的油渍,抬起白嫩的小手按在了张三头顶的百会穴上。

  张三一脸茫然,下一瞬,察觉到一股热流从头顶百会穴涌入,热流所过之处舒畅无比,经脉内的驳杂之气,竟被那股热流压迫得从毛孔向外排出!

  正暗自震惊之时,耳中传来陈莽有些不耐的声音:“傻愣着干嘛,运行你修炼的内功心法啊!”

  张三心神一动,明白自己遇到了大机缘,连忙运转起自己所创的内功心法,调动那股热流运行一个大周天后,体内杂质尽数排出,经脉中先天之炁的运行再无阻碍!

  感受到张三体内变化,陈莽停止了法力输送,将手从他头顶挪开,长吐一口气道:“成了,幸亏你的筑基只差临门一脚就能完成,不然我也帮不了你。这下你筑基成功,再找本断魂刀、虎爪功什么的练一练,以后行走江湖,就不用怕什么海沙派、巨鲸帮的人了。”

  张三去除身上杂质,正感受着先天之炁畅通无阻带来的畅快质感,听到陈莽如此说法,猝不及防之下,险些行岔功走火入魔。

  海沙派和……巨鲸帮?

  让这两个帮派的帮主一起上,能抗住他三成功力的一掌不死,他张君宝三个字倒过来写!

  如果陈莽知道他心中所想,恐怕会立刻激动地跳起来,因为这人便是他心心念念寻找的张三丰啊,只不过此时的他还未改名,仍旧叫张君宝而已。

  张君宝是偶然路过这处道观,正巧遇到陈莽烤肉,被他的精湛厨艺所吸引,又听他说起江湖上的故事,而且是关于北侠郭靖他们,其中还有郭襄和自己。

  怕陈莽得知自己身份后有所顾忌,不能把知道的事情如实道来,于是乎他便隐瞒了姓名。

  这一隐瞒,便一直瞒到了今天。

  张君宝幽幽地看了眼陈莽,感觉他拿什么海沙派和自己对比,未免也太小觑自己。

  不过就在刚刚,他一口气听闻了如此多的绝世高手和神功秘籍,又被陈莽用秘法易筋洗髓,眼界比之先前开阔了不少,心里其实也并没有多少底气反驳。

  而且陈莽言谈间虽偶有几分夸张,却不会无的放矢,兴许海沙派和巨鲸帮里,当真隐藏着和他武功差不多的高手?

  唉,天下高手何其多,自己在江湖上闯下的这偌大名声,恐怕只是江湖同道地抬爱罢了……

  再三谢过陈莽之后,对自己武功产生怀疑的张君宝披星戴月回到了自己的道观。

  推门进去,一个十二三岁的道童从桌旁的椅子上站起,留着口水,眼巴巴看向他手中片好的豚鹿肉。

  “师父你回来了!”

  “呵,等急了吧,快吃吧。”

  张君宝将油纸包递给小道童,小道童当即眉开眼笑,打开油纸包,胡吃海塞的吞起鹿肉。

  张君宝揉了揉他的脑袋:“徒儿,为师方才仔细考虑了一下,开山立派的事还是往后再推一推吧。”

  小道童愕然停住,吞咽下嘴里的鹿肉,乖巧道:“全凭师父做主。”

  张君宝点了点头,神情有些唏嘘的继续说道:“这天下高手多入黄河泥沙,为师可能还不够资格开宗立派啊,远的不说,单说咱们武当山上,就有一位名叫张三丰的得道高人,一身通天本领,当世无人能及。”

  “等为师改日寻得张真人,和他知会一声,得他同意,为师方能安心在这武当山上开宗立派呀!”

  小道童听着师父讲话,脸色逐渐变得古怪了起来。

  张三疯?

  自从峨眉派郭襄女侠去世后,师父一日三疯,被山下村民调侃叫做张三疯的事情,师父他老人家已经知道了?

  师父本领他当然知道,当世难逢敌手,江湖同道无不拜服。

  不过,师父怎么还自己吹嘘上了?

  哦,一定是师父的疯病又发作了!

  小道童关切的看着自家发疯的师父,心中泛起了浓浓的忧愁。

  这些天师父的疯病已经极少发作,还隔三差五带烤肉回来给他吃,他原本都以为师父已经恢复了正常。

  但现在看来,师父的神志似乎并没有完全恢复啊……

第二章 张三丰真乃神人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