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邪派凶徒

  天柱峰上,一道晨曦洒落人间。

  陈莽吸收完清晨第一缕紫气,正待缓缓收功。

  这时,一老一小两道身影由远及近,朝着山顶而来。

  陈莽察觉身后动静转过身来,看到来人样貌,不由轻笑出声:“老张你竟然洗脸了,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张君宝莞尔一笑,朝身旁的徒儿道:“徒儿,这小家伙叫陈莽,你叫他……叫师叔罢。”

  小道童来到高了他半头的陈莽身前,有板有眼的躬身施礼:“宋初五见过师叔。”

  陈莽打量几眼小道童,用怀疑的眼神朝张君宝看去:“这真是你徒弟,怎么如此懂事,跟你一点也不像啊?”

  张君宝闻言哭笑不得:“你这泼皮,老道怎就不能教出懂事的徒弟!”说罢佯做发怒地一拂袖,带着徒弟来到一处开阔之地,教徒弟练起了武功。

  陈莽饶有兴致的看了会儿,感觉张三的武功比起自家镖师们高出不知凡几,一招一式皆有奥妙,运转舒展如绵,动作连而不断,不由得好奇道:“你教他的是什么武功?”

  张君宝回头笑道:“这是老道自创的绵掌功夫,让你见笑了。”

  陈莽摇头道:“看起来有点意思,起码比我家镖师厉害多了,我也来学学!”

  说完,来到了宋初五身侧,跟他一起练起了掌法,一招一式,居然和张君宝施展的毫无二致!

  张君宝目中神采连连,忍不住赞道:“只看几遍便能得我绵掌之中真意,此等天赋,当真令人惊奇。你运起内力,试一试我这绵掌威力如何!”

  陈莽动作一滞停了下来,不高兴地转过脸来:“哪壶不开提哪壶,想运内力,前提也得先有才行啊。”

  “你没内力?”

  张君宝一愕,不敢置信的来到他身前,右手探出刁住他的脉门,片刻后,脸色变得异常精彩。

  陈莽体内竟然一丝内力也无,全然没有练过内功的痕迹。

  但他体内百脉具通,先天之炁充盈无比,和道经中先天道体的记载完全一致,分明是道家追求的高深境界,此等情况,当真古怪至极。

  他皱眉看了眼陈莽,松开陈莽的手腕,想了想说道:“你的情况有些特殊。炁是人体根本,内力依托炁而生,按理说你先天之炁如此充足,早该达到内力自生,循环往复的境界了。可你体内却无一丝一毫的内力,当真古怪……”

  “嗯。这样吧,我这里有个口诀,你不妨试上一试。”

  “先以心使身,从人不从己,后身能从心,由己仍从人……”

  “气向下沉,由两肩收入脊骨,注于腰间,此气之由上而下也,谓之合……”

  陈莽听着张君宝的口诀,小心翼翼地调动体内先天之炁运转,很快的,一股热流生出,顿时让陈莽眼前一亮。

  内力!

  原来这就是内力?!

  正在他兴奋的当口,刚刚凝练出的那一丝内力遇上了他经脉之中自然流淌的法力。

  二者相触的瞬间,法力像是饿极了的猛兽,一口将那丝内力吞噬殆尽!

  内力居然被法力吸收了,而且好像法力还多了一丝?

  是错觉吗?

  陈莽心中震惊的同时,身体微微一颤,停下了行气功法。

  在一旁护法的张君宝见状,赶忙上前询问:“感觉如何?”

  陈莽一把抓住张君宝,眼睛发亮道:“快!往我体内输送一些内力!”

  张君宝闻言不敢怠慢,抓起他的手掌,二掌相合,缓缓将内力输入陈莽体内。

  陈莽体内的法力再度蠢动起来,迅速扑向了张君宝输送过来的内力,眨眼间便将那股内力吞噬。

  随着张君宝源源不断的输送内力,陈莽体内的法力终于有了可以明确察觉的变化。

  法力真的增加了!

  验证了心中猜想,陈莽兴奋得不能自已,开始主动运行法力,炼化输入到体内的内力。

  这下可苦了张君宝。

  张君宝只感觉输出去的内力入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见,大半内力都输送了出去,陈莽的身体却还如渊似海般,贪婪吸纳着自己的功力,心中不禁大为震撼。

  若不是陈莽不能主动吸他内力,他都怀疑陈莽对自己用了昨日听闻的《北冥神功》!

  看着陈莽激动的表情,感觉他并无大碍,张君宝缓缓收住了内力,没好气的看向了他。

  陈莽吸收不到内力,不满的抱怨起来:“怎么停下了,这点内力还不够塞牙缝的。”

  张君宝气得吹胡子道:“没了!你当我的内力是大风吹来的,想要多少有多少?”

  “唉,这充电宝怎么比充话费送的质量还差。”

  陈莽垮下脸叹气一声,接着有些嫌弃的道:“老张你内力不行啊,改天我们去天山走一趟,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北冥神功》,给你加强一下内力。”

  我内力不行?

  张君宝被他气笑,嘲讽道:“昨天是谁说这门武功邪门,用出来会被整个武林围攻?怎么现在又不怕了?”

  陈莽嘿然一笑:“反正是你练,围攻也是围攻你。”

  张君宝顿时语赛。

  看着他对自己的提议无动于衷,陈莽眉飞色舞的蛊惑道:“想要成为高手,总得付出些代价,到时候吸到的内力咱们三七分成,保准你一年内成为一流高手,三年绝世高手!以后横行江湖,人人见了都喊你大侠!考虑一下?”

  那模样,像极了推销游泳健身的业务员。

  张君宝被他表情逗乐,嗤笑道:“我为何要平白分给你三成功力?”

  陈莽用第一天认识他的那种眼神看向张君宝,撇了撇嘴,道:“想什么好事呢,是我七你三!”

  张君宝:“……”

  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番蛊惑之后,陈莽唾沫都快说干了,张君宝仍旧不为所动。

  天山路远,而且人迹罕至,没有人同行不够稳健,陈莽只好暂时放弃了去天山的想法,闷闷不乐的和这师徒二人下了山,去到集市上采买日用。

  小半天后,陈莽和宋初五在街上吃着糖葫芦看杂耍,正看到精彩处,张君宝扛着米袋,一脸凝重的走了回来。

  “回山吧。”

  “等会儿,快吞火球了!看完再走!”

  陈莽说话间用余光瞄了张君宝一眼,见他脸色有些异常,发问道:“怎么了?”

  “遇上一个邪派高手杀人行凶,掌法十分阴毒,我和他对了一掌,吃了点亏。那人睚眦必报,一言不合便要杀人,我怕他会对你们不利,还是早点回山的好。”

  张君宝神色复杂地看了陈莽一眼,随便下趟山就能遇见如此高手,这江湖果然和这小家伙说的一样卧虎藏龙。

  不过,若不是他早间给这小家伙输送了太多内力,那人焉能从他手下全身而退。

  现在他功力未复,身边又跟着俩拖油瓶,万一那人前来截杀,他有些没把握保这俩孩子周全。

  陈莽听完他讲述,心里立刻咯噔一声,慌张的拉着宋初五就往人群外挤去:“那还等什么,赶紧扯呼!才多大会儿不见你就惹事,下次再来赶集,你不许离开我身边五步!”

  张君宝见他像教育小孩一样教育自己,顿时哭笑不得,无奈的摇摇头跟了上去。

  “那人武功什么路数?”陈莽一边拉着宋初五小步快跑,一边问道。

  “他武功招式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将阴寒内力藏于掌中,和他对掌的一瞬间,感觉如撞上了一块寒冰。”

  “寒冰?”

  陈莽脚步微微一缓,有些焦躁的念叨道:“明教的寒冰绵掌、嵩山派的寒冰神掌,还有玄冥神掌都有类似效果,哪一个都惹不起,这回你可捅大篓子了。”

  张君宝神色一肃道:“他只因饭菜不可口便要杀店小二,我看不过眼才上前阻拦。若他不依不饶,老道说不得要去他门派掰扯掰扯。”

  陈莽斜了眼跟前这个一根筋的老头,无奈道:“你以为谁都跟咱们一样讲理啊,这个江湖,谁势力大拳头大,理就在谁那边。”

  “咱们现在打了小的,就得来大的,打了大的还有老的,算了,和你说不明白,这件事我来处理。”

  张君宝微微一愕:“你要如何处理?”

  陈莽目露凶光:“若他敢来寻仇,就弄死这龟孙,然后把他尸体挫骨扬灰,谁找来也是死无对证。再不行,我就在这武当山设下天罗地网,来一个杀一个,然后放流言出去说武当山闹妖怪,看他们谁还敢来!”

  张君宝看着他青涩的面容,背后不由自主冒出了丝丝凉气。

  这……这到底谁才是邪道啊!

第三章 邪派凶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