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百损道人

  安全回到山上后,为了防止被各个击破,陈莽收拾了自己铺盖,搬到了张君宝的道观中,和他们师徒二人一起抵御强敌。

  收拾妥当后,陈莽将二人聚到了院子里,当着一老一小的面,打开了自己的包袱,将自己多年来积攒的家底亮了出来。

  “这是什么,长得好奇怪啊。”

  宋初五好奇的拿起一个铁头木柄的奇怪物件,拿在手中仔细打量。

  “这是我造的土制手榴弹,我爹嫌难听,非要叫它霹雳弹。我来给你们演示一下。”

  陈莽说着,拿起一颗手榴弹,打开保险盖,拽下拉绳,朝着院子外丢去。

  轰!

  惊天动地一声巨响,门前半人高的石头顷刻间炸得粉碎,霎时间烟尘弥漫。

  小道童宋初五目瞪口呆,嘴巴张开得能塞下一颗拳头,愣愣的站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

  张君宝也惊出一身冷汗,瞪大眼睛看看门外炸出的浅坑,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向陈莽。

  若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这一下恐怕要将他炸个四分五裂吧!

  这究竟是什么暗器,威力也太大了吧!

  陈莽十分满意两人的表情,每人分给他们两个手榴弹,说道:“这东西很难制作,我总共就造出来十几个,我爹行镖的时候用了几个,剩下的我带出来了一半,他肯定心疼死了。”

  张君宝闻言倒抽一口凉气。

  这种暗器有十几个?

  用它配上几个高手搞偷袭,恐怕都能屠灭一个门派了!

  看到陈莽将如此珍贵的东西拿给他们防身,张君宝心中颇为感动,将陈莽给自己的两个手榴弹还了回去,摇头道:“这东西我用不到,给初五两个防身就可以了。”

  陈莽点头道:“好吧,反正我们在一起,谁拿着都一样。到时候你吸引那人注意力,我一发暗号你就躲开。”

  接着又拿出一个手榴弹大小的铜钟,用铁棒轻轻一敲。

  铛——

  一声直击灵魂的钟声响起,张君宝神魄为之一荡,心灵顷刻间澄净下来。

  片刻后,他回过神来,用惊恐的目光看向陈莽:“这是什么邪物,竟能夺人心魄!”

  陈莽一脸鄙夷:“什么邪物,这是佛门正宗镇魂钟,一般用来平复思绪,参禅悟道。道门也有这法器,你当道士这么久,这都不知道?”

  张君宝愕然片刻,随后有些激动道:“大小寺庙皆有钟鼓木鱼,但那些皆是凡物,老道我今日方才有幸得见真宝。”

  陈莽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将铜钟塞给了宋初五,叮嘱道:“修行不深的人听到钟声,都会失神片刻,你见到陌生人就敲,然后我和你师父趁机偷袭。”

  张君宝嘴角微抽:“此等圣物,居然用来偷袭……”

  陈莽嘁一声道:“若是命都没了,还留它何用。初五别听你师父的,听我的,他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这几天你把耳朵塞上,见人就敲。”

  宋初五偷偷看了眼师父,默默将铜钟拥入怀中。

  张君宝见状,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陈莽继续往外拿东西:“这把钉子上涂了箭毒木汁液,哦,这毒别名叫见血封喉,当人察觉中毒基本就没救了。待会去院子里挖几个坑,把钉子铺在坑底。我这里有瓶解毒丹,中了毒赶紧吃,你们一人预备几颗。”

  “这是石灰粉……迷烟,可以含在嘴里……烟雾弹……我仿制的软猬甲,初五你拿去穿,我身上还有一件……哦,这支小铁管是暴雨梨花针,一种暗器,也涂了毒……”

  随着陈莽将一件件阴人的物件不要钱一样拿出来,张君宝头皮发麻,额头上流淌下一滴豆大的冷汗。

  这小怪物到底从哪冒出来的!

  以前的东邪都没他邪!

  西毒都没他毒!

  这么些东西,就算在他有防备的情况下,八成都得中招,更别说那个武功还不如他的邪派高手。

  他心中甚至都已经在为那人默哀了。

  希望他别不开眼找来吧,否则真就是个死无葬身地的下场,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介绍完让人眼花缭乱的“防身”器具,陈莽带着小道童宋初五在道观各处布置起陷阱。

  虽然在张君宝看来这大可不必,却并没有阻止,其中缘由,在于他想借陈莽之手给徒弟上一堂课,让他好好了解一下什么叫做江湖险恶……

  神经紧张的陈莽一夜未眠,一直到太阳出来,见没有强敌来犯,这才安心的去补了个觉。

  吃过午饭,下山打探消息的张君宝带着一身怒气回来,也不吃饭,坐在饭桌前一言不发,吓得宋初五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陈莽见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微微一叹道:“那人去祸害其他人了?”

  张君宝脸色难看的一点头:“他昨晚回去了那间饭馆,店小二并掌柜一家五口,无一生还,有个孩子才刚刚满月。早知如此,昨夜我就不该回山。”

  “可恨他已连夜离开武当不知去向,否则老道必要他偿命!”

  陈莽听闻那人已经远走,微微松一口气,劝慰道:“别自责了,等我练成绝世武功,跟你一起下山灭了他。”

  一阵沉默之后,张君宝无奈的叹气一声:“这次放他离去,不知还会有多少无辜受其所害。我这就去写信,让江湖同道多多留意此人动向!”说罢,起身走向卧房写信去了。

  下午的时候,张君宝将书信委托人派发出去,没几日,便陆续收到了几封回信,都言说没有见过那人。

  时日一长,陈莽也就逐渐遗忘了此事,白日里和宋初五一起练功,晚上一起学习道藏,偶尔吸一下张三的内力,惬意的等待着“张三丰”某天会突然间冒出来,传授他绝世武功。

  秋去春来,一年时光悄然过去。

  直到这一日,一个二十出头的峨眉派尼姑带着一封书信前来,方才打破了道观中的宁静。

  张君宝看过送来的书信后一言不发,径自去到了内屋收拾行囊。

  陈莽见状,一脸同情的看向旁边发愣的宋初五,摇头叹息道:“可怜的孩子,以后山上就咱们俩相依为命了。你师父他看上了这位小师太,要以六十岁高龄毅然决然下山还俗去了。”

  边上的尼姑腾一下红了脸,宋初五则是悲从心来,两颗泪珠在眼眶里打起了转。

  从屋里出来的张君宝怒视他一眼,训斥道:“胡说些什么!去年那人找到了,他自号百损道人,如今在峨眉山一带为非作歹,很多江湖同道都折在了他手中。我此行是应邀前去,和江湖侠客们一同围捕他!”

  陈莽微微一怔:“百损道人,原来是他。”

  张君宝诧异的看他一眼,问道:“你知道他底细?”

  陈莽点头道:“知道的不多,既然是百损道人,那他所用的阴寒掌力应该就是玄冥神掌了。此种武功为他自创,中掌者寒毒入体,发作时痛苦难当,九死一生,需要用阳刚内力驱除寒毒才能得救。”

  一旁的尼姑一脸难过的点头:“我师姐中了那道人一掌,便是上述这种症状,幸好师姐回山及时,被师父用内力逼出寒毒,这才保全了性命。虽然师姐的命救了回来,但筋脉却被寒气所损,一身武功全废了。”

  张君宝脸色凝重,急匆匆往外走去:“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赶路吧。”

  陈莽得知那人是百损道人,知道他必死的结局,心中没了畏惧,也想去凑个热闹,赶忙道:“等下,如此盛会怎能错过,我也去开开眼界!反正有那么多高手在,根本用不着我们,到时候我们就远远地吃瓜。初五,你留下来好好看家!”说完便追着二人跑了出去。

  宋初五孤零零倚在道观门口,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泪水在眼眶里滴溜溜打起了转。

  刚才还说相依为命呢,怎么才一眨眼,就只剩下自己了……

第四章 百损道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