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峨眉山下

  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

  周流试登览,绝怪安可悉?

  山高水秀的峨眉山脚下,两匹骏马从官道上飞驰而来。

  一匹马上,坐着个不修边幅的邋遢道人。

  另一匹马上,却是个尼姑,身后还坐了个半大孩子,这一行三人,便是从武当山赶来的陈莽等人了。

  当日陈莽三人从武当山出发,刚行到山脚下,小尼姑便内力不支,无法再跟上张君宝和陈莽的脚步。

  陈莽见状,心疼的拿出银钱买了两匹马,三人经过几日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峨眉山下。

  至于为什么不跟张君宝同乘一匹马,原因十分简单。

  味大……

  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成年不洗澡的糟老头子,宁愿装小孩卖萌,也要缠着小尼姑灭情共乘一骑。

  眼看山门在望,灭情多日来的紧张情绪得到缓解,朝着身后微微一歪头,朝身后的陈莽道:“小弟你饿了吧,等回到山上,姐姐亲手给你做几道斋菜。”

  陈莽顿时脸颊一抽。

  自从跟小尼姑在一起后,他已经连着吃了七天素,脸都快吃绿了,听到此言,连忙强颜欢笑道:“不敢劳烦灭情姐姐,姐姐你连日来带我赶路肯定累坏了,回去休息几日,我再去找你玩耍。”

  “咦,前面有家客栈!老张,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

  张君宝也看到了前方客栈,感觉冒然上山有失礼数,不自觉减缓了马速,勒马停在客栈门前,朝灭情道:“劳烦你先去风陵师太面前通禀,老道稍后便上山拜会。”

  灭情一点头:“那就烦劳张道长在此稍待,我前去禀告师父,去去就回。”说完回头去看陈莽,扭过头一看,却发现陈莽早已飘然下了马背,而她竟丝毫没有察觉。

  “小弟,姐姐去去就来,待会儿见。”

  灭情见状一笑,扭回头去,策马朝山道上而去。

  客栈门口,一个白衣僧人口诵佛号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贫僧空见,见过张道长。这位小施主好俊的轻功,张道长得此佳徒,可喜可贺。”

  “空见?金刚不坏体神功?”

  陈莽打量和尚几眼,见他四十多岁年纪,生得慈眉善目,一副大德高僧模样,不禁有些惋惜。

  这空见身怀少林五大神功之一的金刚不坏体神功,内功与外功均登峰造极,可惜为成昆所骗,前去找谢逊化解他师徒二人的仇怨,被金毛狮王谢逊用七伤拳打时拒不还手,因此毙命,是个脑子有些轴的老好人。

  一想到日后他死于非命,陈莽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悲悯。

  另一边,空见被他一口道破自己修炼功法,不由大为吃惊:“小施主好眼力!”

  张君宝笑道:“这小家伙叫陈莽,家学渊源,我痴长其几岁,便厚颜认了他做师弟。”

  陈莽翻起白眼,打趣道:“是痴长了几十岁,净把自己往年轻了说。”

  空见被这两人逗乐,笑着伸出手来,礼让道:“张道长,里面请!”

  张君宝将缰绳交给陈莽,和空见谦让一番,两人并肩走进了客栈。

  陈莽拴好了马,洗了洗手,来到桌前坐定,迫不及待放声道:“小二,切一斤鹿肉,炖个肘子,一只烧鸡,再来碗酸梅汤解暑!赶紧的!”

  “客官稍等,马上就来喽!”小二满脸笑容地应道。

  空见听得他满口荤菜,不禁微微一愕,望着陈莽苦笑起来:“小施主真是好胃口。”

  陈莽嘿笑一声:“佛经有云: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大师你佛法高深,应该不会在意闻上一点荤腥吧。”

  空见感觉这经文妙极,但自己却从未听过,虚心求教道:“这是哪部佛经所云,小僧怎从未听过?”

  “南无大慈大悲加特林菩萨说的!”

  陈莽随口一说,让身旁空见神色一肃。

  他初次听闻这菩萨法名,越发觉得自己修为浅薄,口诵几遍佛号,将其牢牢记在心中。

  紧接着,店小二端菜上来,憋坏了的陈莽不再理会他,扯下一只鸡腿大快朵颐了起来。

  另一桌上,一个身材矮小的青年拍桌而起,怒喝道:“店家,明明是我们先来,为何给他们先上菜,你是看不起我们崆峒五侠吗?”

  陈莽扭过头去,那桌是五个青壮汉子,相貌各异,但各个衣着华丽,富贵非凡,腰间还佩戴武器冰刃,一看便知是江湖中人。

  掌柜满头虚汗,小心翼翼从柜台走出来赔礼:“这位大侠见谅,小人未敢轻视五位大侠,更不敢轻视崆峒派,这烧鸡、鹿肉都是提前做好,随时可以取用,因此上得快些,还请诸位大侠海涵。”

  五人中年长一些的青年摆了摆手,朝站起身的同伴道:“既是如此,便饶他这次吧。”

  “那便饶他一次。”

  矮小青年闻言,气哼一声坐下,小眼睛斜视空见,言语之间满是挑衅:“若是因少林派名头大,便先给他们上菜,我唐文亮定要为崆峒一争短长。”

  “唐文亮……崆峒五老?”

  陈莽脸色古怪的看向那桌五个青壮,心说原来是这五个倒霉催的。

  这五人真是有毒,惹谁不好,非要惹空见,你们五个捆一块也不够人家打的啊。

  要知道空见可是未来的少林四大神僧之首,数遍整个倚天屠龙,大概也只有张三丰敢说能稳胜他。

  崆峒五老是何等货色,居然敢同他叫板?

  话说回来,这崆峒五老像是自带嘲讽光环一样,先是被谢逊打,谢逊打完殷天正打,殷天正打完张无忌打,不是在挨打,就是在挨打的路上。

  这趟过来,得离他们远点才行,可不能沾上他们的晦气。

  空见被他们挑衅,丝毫没有动怒,反倒是好奇的朝陈莽问道:“你认识他们?他们几个都是壮年,为何要叫他们崆峒五老?”

  陈莽被问得一乐,随口道:“你不觉得他们面向有点老吗?不过这也正常,他们几个修炼崆峒七伤拳,欲要练拳,内脏先受损伤,五劳七伤之下,长得老相一点也是理所应当。”

  空见闻言,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

  唐文亮一直留心着空见这边动静,虽然二人对话声音很低,但交谈的内容还是被他收入耳中,听罢怒摔酒杯,再度站起身来,指着陈莽大叫起来:“黄口小儿,在这里放什么厥词!我崆峒绝学是你能妄加议论的?今日我便代你家大人教训你一番!”

  陈莽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空见:“不会吧,不会吧,江湖上不会真有人跟小孩一般见识吧,这心胸也太狭隘了吧?”

  “你……你……”

  唐文亮闻言一滞,脸上怒气更盛,哆嗦着指着陈莽,气得说不出话来。

  陈莽虽然不怕这五个龙套,但稳妥起见,感觉还是把空见拉下水更加安全,于是装出一脸惊惧的模样,拉住了空见衣袖。

  “明明是我身旁这位少林派大师问的话,你却非要揪着我不放,难道你的七伤拳只打得过小孩子?那你可真棒棒哦!”

  唐文亮气得浑身发抖,怒喝道:“今日我一定要教训你,谁来说情也不行!”

  说罢,运起内力,一拳朝陈莽打来。

  下一瞬,拳头夹杂厉风呼啸而至,眼看就要打在陈莽身上。

  然而,在陈莽眼中,他的拳头却犹如慢动作回放一般,让他生出一种随时可以躲过之感。

  正想闪避间,空见身形一动,已挡在了陈莽身前。

  碰!

  唐文亮来势汹汹的一拳砸在了空见胸口,自己却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整个人倒飞而出,一下砸在了自己同伴所在的桌子上,霎时间人仰马翻。

  空见受了唐文亮一拳,如无事人一样,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几句戏言而已,施主何须动怒。”

  在大阴阳师陈莽的控场下,空见终于被拖下了水,又看到唐文亮败的这么干脆,陈莽终于完全放下了心,一脸吃惊道:“就这,就这?就这点功夫,也敢挑衅少林派神僧?”看向崆峒五老的那小眼神,完全像是在看傻子一般。

  崆峒派其余人等怒不可遏,纷纷起身,唐文亮也从地上爬起,五个人对空见形成包围之势。

  “我们崆峒五侠情同手足,对十人百人是五个齐上,对一人也是五个齐上!今日我们兄弟五人,就在此领教少林派高招!”

  崆峒五老的老大关能站在最前,感觉唐文亮对个孩子动手有些掉价,轻轻揭过此事,话头直奔空见而来,满脸正气的说道。

  陈莽一下乐出了声:“噗,既是如此,那刚才打我的时候,你们怎么没有五个齐上?”

  关能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脸色一片铁青。

  正在此时,门外一个女声脆声响起。

  “张道长,晚辈风陵携峨眉派众弟子前来拜见。”

  话音方落,一个中年貌美尼姑带着几个弟子出现在了门口。

  一旁看戏的张君宝听到这声音,知道这回是打不起来了,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微微叹气一声,微笑着站起身来,做礼道:“有劳师太大架,贫道不胜惶恐。”

  “张道长客气,折煞贫尼了。”

  风陵师太连忙避让开了张君宝的施礼,接着看向在场众人,和他们打起了招呼,“空见师兄好,崆峒五侠也来了,还有华山派的朋友……如此正好,还请诸位移步上山,一同商议围捕百损道人之事。”

  唐文亮还想继续和陈莽等人为难,旁边盯着张君宝的关能却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一变,一把将其拉住,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别动,这道人是武当张君宝!”

  唐文亮身子骤然一僵,脸上流露出些许后怕,不敢再多说什么,默默退到师兄身后,跟随众人朝峨眉山顶而去。

第五章 峨眉山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