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游子归家

  离了武当的陈莽星夜兼程,经过三日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濠州城下。

  他远远的便看到城门紧闭,明显是封了城,城墙之上,士兵们脸色灰白,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显然也在为瘟疫所忧。

  知晓情势不妙,陈莽策马来到城门楼前,喊话道:“我是武当陈莽,被举荐来防治瘟疫,这是文牒!”不等官兵回话,便将一封官府文牒丢上了城头。

  城墙之上,一个官吏打扮的中年人伸手接住文牒,打开一看,居然是好几个县令的联合举荐,不敢怠慢,连忙让士兵打开城门放陈莽二人入城,并亲自来到了城门处迎接。

  “在下濠州县丞王富贵,代濠州百姓谢过陈神医相助之恩!”

  陈莽拱手笑道:“王县丞客气,都是老熟人了,何必如此多礼。当初我满月时,你还抱过我呢。”

  王县丞微微一愕,打量着一身道袍的陈莽,想不起他是谁来。

  陈莽笑道:“家父是大发镖局陈锦鸿。”

  王县丞猛地一拍脑门,一脸懊恼道:“原来是陈贤侄回来了,瞧我这眼神,前几日和陈总镖头喝酒,我还问贤侄何时归家,没想你今日就回来了!”

  陈莽一笑:“我久未归家,先回家里看看,随后便前往县衙。”

  王县丞捋着胡须道:“贤侄学艺归来,陈总镖头定然万分欣慰,快快回家报喜吧。”

  陈莽和他拱手作别,带着陈友谅轻车熟路回到了家中。

  刚一进门,陈莽便大呼道:“少爷我回来了,快准备饭菜给我接风!”

  府中下人和镖师认出来人真是陈莽,纷纷上前打起了招呼。

  “少镖头回来了!”

  “少爷,小人是阿福,少爷还认得出我吗?”

  “少爷……”

  “少镖头……”

  嘈杂声中,一个头发花白的魁梧中年人走了出来,一见陈莽,便焦急的破口大骂起来:“你这混球,何时回来不好,偏要这时候回来!快随我去城门,我送你出城!”

  陈莽嘿笑一声:“老爹你且息怒,我这次回来带来公务在身,可不是你想赶就能赶走的。”

  陈锦鸿怒道:“刚一回来就又胡言乱语,你毛都没长全,有个屁的公务!”

  “自己去看。”

  陈莽翻着白眼将文牒丢了出去,带着陈友谅径直往内堂走去:“阿福,去准备饭菜和洗澡水,我先带徒弟去见我娘。”

  阿福赶忙答应一声,跑去了厨房。

  陈莽则是来到后院见到了陈母。

  陈母见久别的儿子归家,瞬间哭成了泪人,拉着陈莽问东问西,全然将他当做了孩童时候对待。

  陈莽有点无奈的安慰了陈母几句,然后将陈友谅推到台前,讲述了陈友谅悲惨的身世后,成功将陈母泛滥的爱心转移到了小家伙身上,总算是得到了片刻清闲。

  半晌之后,陈莽带着陈友谅洗了个澡,一家人围坐在饭桌上吃起了午饭。

  仔细看过官府文牒的陈锦鸿惊奇地打量着自家儿子,依旧满脸不敢置信:“你这几年不是在武当山混日子吗,怎么突然间认识了这么多当官的?”

  虽然和家里有书信往来,但陈莽也是才知道自己拿师兄就是张三丰,上哪给家里人说去。

  不过这事儿实在有些滑稽,说出来肯定会被笑掉大牙,于是陈莽便啃着酱肘子含糊道:“我之前不是和你说去拜师张三丰么,拜师没拜成,认他做了个师兄。”

  陈锦鸿脸上的惊奇之色更甚:“武当山真武帝君转世的张三丰?你没骗为父吧?”

  “噗,咳咳咳……”

  陈莽险些一口噎死。

  真武帝君转世?谁传出来的,是真敢说啊……

  陈莽呛得咳嗽几声,翻了个白眼,转换话题道:“对了老爹,咱们家有牛没有?”

  陈锦鸿见他还是如从前那般不靠谱,问话也不好好回答,还三句不离吃喝,不由得黑下了脸:“没有!有也不给你吃!”

  陈母幽怨的看了眼丈夫,温声道:“莽儿想吃牛肉了?待会我让阿福去农庄偷偷宰上一头,让他向官府报备说耕牛落水淹死。”

  陈莽吐出一根骨头,起身朝陈锦鸿道:“我就知道老爹你不说实话,你赚来的银子除了买田就是买田,附近的田地都快被你买光了,怎么可能会不买牛耕田!友谅,走!跟师父看牛去!”

  陈友谅赶忙起身,师徒二人一人抱着肘子,一人啃着烧鸡,快步朝门外走去。

  陈锦鸿气得一拍桌子,心疼道:“刚一回来就要宰我的牛,这个败家子,真是气死我了!”

  陈母心中一阵好笑,道:“这么心疼,那你拦下他不就是了。”

  陈锦鸿哼了一声,满脸骄傲道:“以后还要靠着他名头行镖呢,就放纵他这一次,嗯,就这一次。”

  另一边,出了屋子的陈莽找到阿福,很快便在阿福的带领下来到了农庄。

  “少爷你看,这万亩良田都是咱家的!那边是长工住的窝棚,边上就是牛棚,牛让长工家的孩子放养,管他们一日两餐,许多孩子都抢着干。”

  阿福说着,带陈莽来到了牛棚,查了下数后,见十几头黄牛全部窝在里面,不由得大怒:“这些偷奸耍滑的贱骨头,今日竟没有出去放牛!”

  说罢,朝着长工的窝棚大喊道:“今日摊到谁放牛,出来领鞭子!”

  陈莽啪一巴掌抽在了阿福后脑:“这么大威风,你是少爷我是少爷?”

  阿福哎呦一声,连忙求饶道:“小的错了,我不该抢少爷的威风。”

  “我是这个意思吗?”

  陈莽一瞪眼,抬手就要再敲他后脑瓜。

  这时,一个瘦骨嶙峋的男人从窝棚里走了出来,满脸畏惧道:“阿福哥,我家孩子今日有些不适,忘了放牛,我这就替他去放。”

  阿福哼一声,道:“朱五四,过来拜见咱们家少爷!”

  朱五四赶紧就要下跪:“少爷万福……”

  陈莽一把将他拉住,见他眼神躲闪,微微皱眉道:“别多礼了,带我去看看你的孩子。”

  朱五四畏畏缩缩道:“少爷,窝棚里脏……”

  “带我去看你孩子!”

  陈莽一声厉喝,朱五四吓得一个哆嗦,满脸惊惧的转过了身,身躯摇摇欲坠的走在前面,带着陈莽进了窝棚。

  进了门,一股腐臭的味道便迎面而来。

  陈莽掩了下鼻子,看到一帮长工围在一起搓脚闲聊,一个五六岁的男孩躺在床铺上,小脸发红,呓语不断。

  亮明身份后,长工们连忙过来拜见,陈莽驱散他们,来到了孩子床前查看。

  “淋巴肿大,有些发热,皮肤下有丘疹,这症状几天了?”

  “回少爷话,已经三天了。”

  “还有什么其他症状?”

  “开始他说身子疲乏,我以为他想偷懒,还训斥了他几句,哪知道从前日起,他就开始身子发热……”

  陈莽和朱五四一问一答,问答间,朱五四脸色苍白,明显是心中早有猜测。

  陈莽见状,微微一叹道:“是天花。”

  话音落下,窝棚里立刻炸了锅。

  “朱五四,你这王八蛋,居然把得了天花的儿子放我们这儿!”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要害我,我便先打死你!”

  “少爷,咱们快走!”

  “都闭嘴!”

  陈莽运起法力大吼一声,屋内众人直觉耳中轰鸣,纷纷停住了话,屋内顷刻间变得鸦雀无声。

  安静了片刻后,陈莽道:“都别慌,你们几人身强体壮,大概率没有感染天花。把各自衣物和屋内的常用器物用开水煮一遍,不能煮的直接烧掉,这几日呆在窝棚不要走动,我会让人给你们送饭,几日后没有症状便无忧了。”

  说完,陈莽扭过脸来朝着陈五四叮嘱:“你这孩子症状较轻,应该没有性命之忧,暂时放在这里休养,再找大夫抓几服药,等发了痘便好了。”

  “这几日照看他时记得用棉布捂住口鼻,照看完用热水清洁,以防自己被传染。”

  朱五四一家老小都指望着他这份工过活,要是被赶出去,一家老小必然有人饿死,因此才隐瞒了孩子的病情。

  本来事情败露,他感觉天都要塌了,现在一听陈莽没有赶走他们的意思,顿时泪涕横流地跪倒在地:“多谢少爷,多谢少爷给我家活路,您是我们老朱家的大恩人……”

  陈莽微微叹息,将他搀扶起来,朝阿福道:“去请大夫吧。”

第十章 游子归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