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心慈手软陈友谅

  阿福去请大夫的时候,陈莽亲身教学,教会了一众长工如何预防天花传播,顺便用棉花做了两副口罩,一副交给朱五四,一副给了做为易感人群的陈友谅。

  一个多时辰过去,阿福领着一位身穿长袍的大夫归来。

  这大夫四十左右年纪,面白微髯,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小药童。

  和陈莽相互见礼之后,陈莽得知他竟然是赫赫有名的神医朱丹溪,为了瘟疫特地赶来濠州,不由得大感敬佩。

  而他身后的两个药童,一个名叫青牛,一个叫难姑……

  又是两个熟悉的名字,陈莽也见怪不怪了。

  朱丹溪看了下孩子的病情,开了五服清热凉血的药,然后和陈莽交谈起来。

  “陈真人这防治天花的方法,在下有些看不懂的地方,这开水和棉罩,当真能阻隔疫气?”

  “有些作用,但并不是绝对,万全之策,还在这种痘上。”

  “陈真人懂得种痘之术?这种痘之术风险极大,种不好还会加重天花散播,陈真人有几分把握?”

  朱丹溪微微凝眉,明显是不看好陈莽的方法。

  陈莽一听就知道他想错了,说道:“朱神医说的大概是种人痘之法,选取病人痘痂,稀释后吹入常人鼻中,虽然毒性较轻,但常人仍有很大几率病重。”

  朱丹溪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那陈真人的种痘之术又是如何种?在下洗耳恭听。”

  陈莽道:“我的法子是种牛痘,牛痘和天花二者同出一源,疫气相似,用牛痘感染人身,得过牛痘之人,便一生都不会再患天花。”

  朱丹溪豁然开朗,拍手道:“妙啊!天花难治,但牛痘好治,此法当真妙极!若陈真人所言属实,牛痘和天花二者当真同出一源,那天花从即日起便根绝矣!”

  陈莽看向身旁的三个孩子,说道:“此事我有十成把握。孩童容易感染天花,神医若是不信,可先让这三个小家伙感染牛痘,治愈后放入病人之中,几日便可验证真伪。”

  朱丹溪沉吟着点了点头:“事关重大,需谨慎而行,青牛,难姑,你二人可敢为天下先?”

  胡青牛和王难姑对视一眼,同声说道:“敢!”

  陈友谅看着师父鼓励的眼神,不想给师父丢人,扯了扯嘴上的口罩,细声细气道:“我也敢……”

  陈莽一脸赞许的笑了笑,摸着他脑袋道:“乖,晚上师父给你做牛肉吃。”

  陈友谅听到有牛肉吃,瞬间感觉就算死也值了,吞咽一口口水,胸脯一挺,大声道:“师父,我也敢种痘!”

  王难姑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师兄,这个小馋鬼好好笑,跟没见过牛肉似的!”

  胡青牛也大笑道:“不光是小馋鬼,还是土包子!”

  陈友谅的脸腾一下变红,唯唯诺诺的闪身到陈莽身后。

  陈莽见徒弟被人嘲笑,护短的性子一下发作,坏笑着看向了眼前两个小孩,道:“友谅,去跟你这两位师兄师姐切磋一下,记得莫要打脸。”

  陈友谅哦了一声,有些畏惧的来到了二人身前,一脸受气包模样的行礼:“师兄,师姐,请多指教。”说完,在两人惊呆的表情中,提起拳头,猛虎下山一般冲了过去。

  被揍了两拳的胡青牛连连叫疼,王难姑见师兄吃亏,立刻也加入了战团,二人一起,堪堪抵挡住陈友谅攻击。

  看着打成一团的三个孩子,朱丹溪脸颊微微抽搐:“这……陈真人,这……”

  陈莽面带微笑道:“小孩子打架而已,不用在意。”

  朱丹溪无奈的一笑:“我这俩徒儿心地不错,就是嘴上刻薄了些。罢了,也该让他们受点教训,好叫他俩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

  片刻后,看着被打趴在地上的两个孩子,毫发无伤的陈友谅带着一脸做错了事的表情回到陈莽身旁:“师父,我下手是不是重了?在山上和师兄们切磋的时候,我也是这个力道啊……”

  陈莽笑着一摆手,教导徒儿道:“你下手其实是有点轻了,不能动弹的对手才是好对手,以后行走江湖,莫要再像今日这般心慈手软了。”

  陈友谅重重一点头,将师父的话牢牢记在了心中。

  朱丹溪无奈的摇摇头,来到两个爱徒身旁,将其从地上拉了起来,教训道:“叫你们平日里口无遮拦,这一回知道后果了?”

  胡青牛泪眼模糊的点头:“知道了。”

  王难姑则是一脸愤愤不平:“哼,不就是打架厉害点,有什么了不起?等我日后学好本领,专挑能打的人下毒,看他们中了毒以后还能不能打!”

  陈友谅一个哆嗦,不由自主攥紧了陈莽的衣角。

  陈莽笑着摸了摸他脑袋:“别怕,师父也会下毒,回山以后教你。”

  闻言,被揍了一顿的王难姑一头栽在了桌子上。

  打又打不过,下毒人家也会,年幼的王难姑感觉报仇无望,今后的人生一下子失去了色彩……

  陈莽和朱丹溪来到牛棚,检查一番后,见没有得了牛痘的耕牛,陈莽不禁有些郁闷,命阿福宰杀了一头小牛,巧立名目曰招待神医。

  两个时辰后,一头黄牛处理干净,陈莽让阿福从家里取来了木炭和铜锅,和朱丹溪师徒围坐在一起吃起了火锅。

  第一次吃到火锅的王难姑和胡青牛筷子不停,嘴里塞得满满的,腮帮撑得像是吹胀的气球,比起一旁因为怕生吃得慢条斯理的陈友谅来,他们二人才更像是没见过牛肉一般。

  陈莽笑吟吟看着眼前这俩真香怪,一边涮牛肉,一边和朱丹溪商议防治瘟疫的分工:“牛痘的事情我来处理,明日我就去衙门让官府收集耕牛。不过我医术不精,对于已经感染天花的病人,就只能靠神医你了。”

  朱丹溪面带忧愁的一叹:“唉,天花非药石可医,在下也只能尽点人事,让病人生还的几率维持在四成。”

  陈莽安慰道:“天花的生还率连三成都不到,神医能硬生生往上拔高一成,已是夺天造化了。”

  二人正聊着,窝棚里忽然爆发出一阵吵闹之声。

  陈莽停下筷子,朝窝棚内走去,一听之下,才知道是朱五四的孩子发了痘,众人害怕之下,想要将孩子扔出去。

  朱五四张开双臂,用瘦弱的身躯护住孩子,阻拦在众人身前,不善言辞的他一个劲重复道:“少爷说让我们留下了,少爷说让我们留下了……”

  “都给我闭嘴,让我看看!”

  陈莽一嗓子让众人老实了下来,分开人群来到床前,看着眼睛半睁的孩子,见他脸上发出了密密麻麻的水痘,伸手在他额头上一探。

  “嗯,退烧了,继续吃药,过几天就能痊愈。”

  朱五四仿佛听到了神旨一般,激动地朝众人喊道:“你们都听见了没,少爷说我们家重八快好了!我们家重八快好了!”

  陈莽身躯一震,瞪起眼看向朱五四:“等等,你这孩子叫什么?”

  朱五四愣道:“叫、叫重八,怎么了少爷?”

  “朱……朱重八?”

  生在濠州,名叫朱重八,年纪比陈友谅小个七八岁,这不是朱元璋还能是谁!

  愣了片刻后,陈莽深吸一口气,转脸看向了身旁的陈友谅:“友谅,师父给你收个师弟玩怎么样?”

  陈友谅先是一脸不解,随后点了点头,道:“我听师父的。”

  陈莽在两个孩子脸上打量了一阵,忽然间感觉自己在造反的道路上一去不回。

  朱元璋、陈友谅……还缺个张士诚,元末的造反三杰就齐活了!

第十一章 心慈手软陈友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