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和尚与女侠

  朱重八的病情就如陈莽所说,没几日便好了起来。

  几日间,陈友谅照顾着自己这新师弟,努力学出宋远桥的样子,建立起了身为师兄的威严。

  陈莽多番寻找之下,也找到了患有牛痘的耕牛,向朱丹溪验证了种牛痘的可行性。

  在二人的把控下,防疫工作有条不紊的开展了起来。

  有了天花抗体的陈友谅和朱重八也跟着陈莽一起,做起来种痘的工作。

  这一日,陈莽正在衙门设立的医棚外悠闲帮人种牛痘的时候,阿福突然间跑来,还隔着老远就叫喊起来。

  “少爷,少夫人来了,少夫人来了!老爷和夫人喊您回家吃饭!”

  阿福一边叫喊,一边朝着陈莽跑来,脸上带着挥之不去的笑容,看起来发自内心在喜悦。

  “少夫人?什么少夫人,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陈莽顿时拉下了脸,等到阿福跑到近前,一把将他按住,凶恶道:“给我老实交待,老爹什么时候给我安排的亲事?谁家的姑娘?”

  阿福当即被吓傻,结结巴巴道:“不、不知道,小人也不知……”

  陈莽一把将他推开,气道:“这都不知道,我要你何用!友谅,重八,你们俩继续干活,我回家看看先!”说完便施展轻功往家里跑去。

  没一会儿,陈莽进到了院子里,远远便看到陈锦鸿坐在堂中,陈母和一个女子陪坐一侧,三人正有说有笑。

  陈莽无视了那女子,径自走到了老爹身旁一屁股下,拿起茶壶仰头喝起了水,解渴之后,这才用眼神轻飘飘在那女子身上打量起来。

  见她居然还佩戴一口宝剑,陈莽心中微微有些纳闷。

  什么情况,老爹给自己找了个女侠媳妇?

  见陈莽如此不懂礼数,陈锦鸿顿时大怒,一拍茶几道:“混球!没看到有客人在吗!”

  陈莽一脸不在意的挥挥手:“离我远一点,刚看完病人回来,小心传染到你。”

  陈锦鸿噌一下跳起,额头上青筋暴起的怒吼道:“真是……真是气死我了,你……你……”

  这时,坐在西面的女子站起身劝道:“伯父莫要动气,陈莽哥哥在忙正事,实不该叫他回来的。”

  陈莽朝着女子挑起一根大拇指,轻佻道:“懂事,谁家姑娘啊?”

  女子眼神带些幽怨的看向他道:“陈莽哥哥,几年不见,你认不出青儿了?”

  陈莽愣了片刻,在女子脸上打量一阵,见她十七八岁年纪,肤白如雪,长相极为秀丽,笑起来脸颊右侧还有个浅浅的梨涡,看起来似曾相识。

  “青儿!”

  陈莽猛地想起了她来,原来是峨眉山的小青儿,顿时欣喜的笑了起来:“青儿,你怎么来了?”

  青儿缓缓道明原委:“我和师父一起去武当山观礼,听说你来濠州防治瘟疫,师父怕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派我过来助你。”

  陈莽听闻了前因后果,立刻明白阿福听错了话,这才闹了个笑话,脸上不由得有些发热,干咳一声道:“青儿你来得正好,我正需要人手帮忙。现在这场瘟疫已经初步控制住了,再有你相助,最多再有一月,濠州便能恢复如常了。”

  青儿一脸崇拜道:“哥哥你真厉害,天花都难不住你!”

  看两人称呼得如此亲昵,陈母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朝丈夫使个眼色,道:“你上次行镖不是得了一幅上等蜀绣,我还没见过呢?”

  陈锦鸿愣了愣,很快会意道:“我怎么把这事忘了,今日得闲,正好和夫人一起观赏。”说罢,和妻子一起移步后院。

  青儿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一脸羡慕道:“伯父伯母琴瑟相和,真是令人艳羡啊。”

  陈莽翻起白眼道:“嗯,仅限于有人在的时候。”

  青儿被他逗乐,掩嘴一笑道:“哪有你这样在外人面前说父母的。”

  陈莽嘿笑一声:“青儿你又不是外人。难得你来一趟我老家,晚上吃牛肉火锅给你接风!”

  青儿脸颊微微一红,低声的嗯了一声。

  陈莽则是好奇的看向她微红的脸颊,打趣道:“啧啧,还真是女大十八变,以前你听到有吃的可不是这反应。”

  青儿顿时语塞,偷偷瞥了眼陈莽英俊的侧脸,无奈的叹了声气。

  心说我这是因为听到有吃的才这反应么?

  怎么陈莽哥哥一点都不开窍,还是跟小时候一个样子……

  正在这时,阿福慌张的跑进了院子,大叫道:“少爷不好了,有人强闯医棚,要杀咱们的牛!”

  听到阿福讲话,陈莽噌一下闪身来到院中,急切地询问道:“谁要杀我的牛,衙门的人没拦着吗?”

  阿福喘着粗气弯下腰来:“拦、拦不住,一个大和尚……把衙役都给打倒了……”

  “他还敢打人!”

  陈莽顿时怒火中烧。

  那些牛是此次防治天花的关键,若是没了那些牛,鬼知道这次瘟疫会不会反弹。

  现在竟然有人敢来杀牛,还侍武行凶……

  陈莽三世为人都没感觉这么气过,怒声道:“真是胆大包天!青儿,跟我去弄死他个龟孙!”说着便掠出了院子。

  青儿施展轻功跟在身后,二人一前一后,很快便来到了安置耕牛的医棚内。

  此时,临时搭建的牛棚前,一个身材魁梧、肥头大耳的和尚站立牛棚前,朱重八和陈友谅一左一右抱住了他的大腿。

  向来胆小的陈友谅身体瑟瑟发抖,却还是紧紧地抱着和尚不松手,朱重八因为年纪小,更是整个小人都挂在了他的腿上,一副拼死也要阻止他的样子。

  除了两个孩子,便再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拦了。

  大和尚凶威赫赫,仿佛夜叉在世,一脸凶狠地朝两个孩子威吓道:“松手,再不松手,我把你们两个小东西踩成肉泥!”

  急匆匆赶来的陈莽看到这幅画面,不由得怒极而笑:“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把他们踩成肉泥!”

  “师父!”

  听到陈莽声音,陈友谅和朱重八齐齐松开了手,迅速跑到了他的跟前。

  陈莽两手一搂,将两个泪眼汪汪的孩子揽入了怀中,满是欣慰道:“做得好,没给师父丢脸。”

  大和尚听到陈莽之言,冷哼一声道:“他们叫你师父,那你便是这里主事的?”

  陈莽横眉立目,上前一步道:“是我,你待如何?”

  大和尚大笑一声:“哈,和尚找的就是你!今日我便替天行道,送你去西天见佛祖!”说罢,和尚将肩上背着的布袋一甩,劈头盖脸朝着陈莽头顶砸来。

  陈莽身形一闪,侧身避开了布袋。

  此时,仓啷一声,一道剑光从陈莽身后骤然亮起,闪电般朝着和尚心窝刺去。

  剑光凌厉袭来,和尚骤然一惊,慌忙侧身闪避,却为时已晚,嗤啦一声被剑光划破袈裟,在胸口留下一道血痕。

  这还未完,在他闪身后退的同时,那剑光有如附骨之疽,笼罩住了他周身要穴,令他汗毛耸立,片刻不敢放松心神。

  “好剑法!”

  和尚一边闪避,一边用手中布袋去罩来人宝剑,三番两次后终于得手,用手中布袋裹住了那宝剑。

  趁这一瞬间得闲,他抬眼打量,见来人竟是一美貌女子,不由得微微一愕。

  来人正是青儿,见宝剑被布袋缠住,青儿抽了下手中宝剑,发现那布袋居然划不破,明显是件宝物,不由得微微皱眉,运起内力一震,真气附着在宝剑之上将布袋震开,强行将剑抽了回来。

  这时,陈莽已然悄无声息绕到了和尚身后,趁着和尚被内力震得后退,抬起手掌,一巴掌冲着他的大光头拍了下去。

  “打死你个龟孙!”

  “啪”的一声响亮声音过后,大和尚白眼一翻,肥硕的身躯轰然翻倒在地。

  看到凶恶和尚被打昏过去,陈莽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心情舒畅地来到青儿跟前,像小时候一样,伸出手来摸了摸青儿脑袋:“几年没见,配合得还是这么默契!”

  青儿灿烂一笑,刚要说话,陈友谅忽然凑了上来,带着朱重八朝她一躬身,十分恭敬地道:“拜见师娘!”

  青儿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偷偷打量着陈莽,结巴道:“不,不是……”

  “抖什么机灵呢!”

  陈莽看着自己这自作聪明的徒弟,嘴里发出一声嗤笑,见太阳已经快要落山,单手提起地上的和尚往外走去:“下班了,回家吃火锅去!”

  “啊!好的!”

  青儿恍然回过了神,垂下螓首跟在陈莽身后,脸颊绯红,心口犹如一只小鹿砰砰乱撞。

  刚刚被那俩孩子叫师娘的时候,陈莽哥哥似乎……

  似乎默认了?

第十二章 和尚与女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