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刀剑争锋

  谢逊一经亮相便用狮吼功震慑了场中众人。

  威风凛凛的往台上一站,除了张翠山依旧无动于衷,其他人纷纷被其气势所迫,讷讷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殷素素率先回过神来,走上前抱拳道:“敢问前辈高姓大名,来此有何贵干?”

  谢逊长笑一声:“哈,我知道你,你是鹰王的女儿!我谢逊来此所为之事有两件,一是要拿走屠龙刀,阻止江湖人为其厮杀,二是来杀几个江湖败类!”

  “谢逊!他是金毛狮王谢逊!抢夺崆峒派七伤拳谱,灭了少林龙门镖局的谢逊!”

  “这魔头居然也来抢屠龙刀!快走,走晚了就要遭他毒手了!”

  “这魔头猖狂至极,每次犯案都要留下“明教谢逊”几个字,生怕别人不知道人是他杀的,而且男女老幼皆不放过,是个名副其实的大杀星!”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有胆小的已经钻过人群偷偷的开溜,可见谢逊赫赫凶名!

  谢逊怒吼一声,压住场中嘈杂之声,挺起胸膛道:“我谢逊杀人无算,但所杀之人皆是罪大恶极,只要是我杀的,我绝不会不认账!但崆峒和龙门镖局这两桩血案,实乃是我师父混元霹雳手成昆冒我之名做下!”

  人群之中的陈莽微微皱起了眉。

  早在十几年前,他便将成昆所图谋之事告知了空见,让老好人空见去暗中保护谢逊家小。

  谁知空见一去便和他断了联系。

  如今听了谢逊的话,他当即便知空见护下了谢逊家小,否则,谢逊被仇恨蒙蔽双眼之下,绝不会主动解释这么多。

  而且听他话中意思,成昆这是贼心不死,又借了谢逊名头到处行凶,企图栽赃明教啊。

  空见一直没有消息,该不是被成昆给害了吧……

  陈莽在心中猜测的时候,台上的谢逊再度开口。

  “今日我要杀之人,其中便有躺在这里的过三拳。过三拳人面兽心,对自己的嫡亲嫂子崔飞烟施暴不遂,转而将其害死,实乃是死有余辜!”

  海沙派帮主元广波一脸冷笑,说道:“人都死了,还不是随便你说?”

  谢逊怒目而视道:“你海沙派武艺平常,专靠毒盐害人。去年在余姚害死张登云全家,本月初欧阳清在海门身死,都是你做的好事!”

  元广波大吃一惊,心想这两件案子做得异常隐秘,怎会给他知道?

  他的底细被揭穿,又为谢逊气势所迫,不由自主倒退了几步,在众人看来,无疑是被言中心虚了。

  谢逊又转脸看向巨鲸帮的麦鲸,喝道:“麦帮主,今年五月间,你带领手下在闽江口抢劫一艘远洋海船,将数十名无辜客商尽数抛入海中,又将七名妇女侮辱致死,是否太过伤天害理?”

  麦鲸惶然色变的说不出话来:“这……这……”

  看着谢逊一一将他们罪行公开,台上台下众人皆都沉默下来,生怕谢逊下一个点到自己名字。

  这时,旁边的张翠山蔑视了一眼低下头去的众人,冷笑道:“在这里讲什么废话,就算你说的都是天大的实情,今日过后,又有几人能够信你?赶紧料理了他们,再来与我决出屠龙刀归属!”

  谢逊微微一滞,朝张翠山道:“阁下是谁?”

  张翠山将手中刀剑反手收起,报出自己名号:“武当张翠山!”

  谢逊面色一肃,抱拳道:“原来是张五侠当面,令师叔陈真人慈悲心肠,救我一家老小性命,是我谢逊的大恩人。但这屠龙刀是灾祸根源,不知多少人因它赔上了性命,原谅谢某不能将其交托给你。”

  张翠山一脸不耐道:“能打得过我再说这话吧。我说你到底还杀不杀他们,婆婆妈妈的,不行我替你出手!”

  听他说完,谢逊顿时语塞,心说我们俩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魔头啊?

  陈莽也是一阵的无语,捂了捂脑门,有些不确定地朝青儿道:“不应该啊,翠山的杀性怎么这么大,这不是我教的吧?”

  “应该……大概不是吧。”

  青儿眼神闪躲的嗯了一声,不敢去看陈莽。

  张翠山的剑法是她传授,跟谁学的不言自明……

  好在陈莽没有深究,而是继续看向了擂台,这才让青儿微微松了口气。

  此时,被谢逊当众揭露罪行的麦鲸和元广波早已提不起勇气反抗,撒开腿就要逃走。

  谢逊见状,眼神一凛,一步跨至麦鲸背后,一掌下去,麦鲸头骨碎裂瘫软下去。

  元广波扭头看到了麦鲸惨死的模样,顿时亡魂大冒。

  谢逊冷笑一声,将麦鲸尸体一脚朝他踢了过去。

  元广波被麦鲸尸体一砸,直感觉五脏六腑都挪了位置,霎时间七窍流血,居然被谢逊隔山打牛的功力当场震死!

  见谢逊两招便结果了这二人性命,在场众人无不惊骇。

  只有张翠山见猎心喜,眼中冒出浓浓战意,手中刀剑摆于胸前,盯着谢逊道:“我的武功乃是师叔亲自传授,一手用刀,一手用剑,两套不同武功配合使用,能发挥出自身三倍战力,你小心了!”

  谢逊闻言,眼神立刻变得认真起来:“陈真人所创武功果真是不同凡响。我师承混元霹雳手成昆,善用混元功、霹雳拳,又在空见神僧门下习得佛门狮吼功和上乘内功,你也当心了!”

  谢逊从空见口中得知是陈莽算到他有一劫,派空见前来替他化解,一直以为能掐会算的陈莽是神仙中人,对他创出的功法不敢小觑,抢先出手,一拳击出,隐隐携带风雷之声。

  “太慢了!太慢了!”

  张翠山眉毛一竖,双手同时发招,后发先至,一剑刺向谢逊眉心,同时右手宝刀已临近了谢逊肋部。

  两面夹击之下的谢逊闪身而退,大吼一声,逼迫变了招欲要追击的张翠山身形一滞。

  两人仗着各自绝学斗在一起,七十多招不分胜负。

  场中刀光剑影闪烁不停,不时响起震耳欲聋的狮吼。

  在场观战的众人只觉得头晕眼花,内力浅薄者被震昏了大半。

  白龟寿被这二人武功惊得浑身冷汗,朝殷素素道:“小姐快走,等他们决出胜负可就走不成了!”

  殷素素目不转睛的盯着张翠山,问道:“白坛主,你看他们二人谁能赢?”

  白龟寿焦急道:“他们二人武功绝顶,我哪看得出来,咱们还是快走吧!”

  此时,擂台上已然出现了新的变化。

  只见张翠山身形如灵蛇般一扭,姿势诡异的躲过了谢逊的霹雳一拳,左右一抖,以诡异的角度一剑刺中了谢逊肩膀。

  谢逊吃疼的大吼一声,趁张翠山动作迟缓的瞬间,一掌击向了张翠山胸口!

  陈莽低呼一声:“不好!”就要出手救援张翠山。

  青儿一把将其拉住,道:“没事,谢逊内力快耗光了,这一掌威力不大,而且翠山还穿着软猬甲呢。”

  仿佛像是要验证青儿的话一样,谢逊一掌打在张翠山胸口,张翠山却只是倒退两步,反而是谢逊的手掌变得血肉模糊,瑟瑟发抖起来。

  谢逊收回手掌放于背后,大笑一声道:“张五侠,好功夫!不过这一场应该算我赢了吧?”

  张翠山欲要反驳,哪知刚一张嘴便一口鲜血吐出,盯着谢逊看了几眼,缓缓将刀剑收入鞘中,说道:“若是公平比武,的确是你赢了。”

  谢逊笑道:“我内力所剩无几,你却还有余力,强行再打下去必是两败俱伤。你我二人又非生死对头,比武分个胜负便罢了。”

  张翠山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一粒疗伤丹药:“这是我武当的大力丸,由我师叔和神医朱丹溪共同炼制,对外伤有奇效。”

  谢逊接过大力丸,也不怕有毒,毫不犹豫的吞入了嘴里,拱手道:“多谢!”

  张翠山微微一愕,傻眼道:“外敷的。”

  “……”

  外敷的药你给练成丹?这不是坑人吗!

  谢逊尴尬的看着张翠山,张翠山笑了笑,再度拿出一粒丹药,捏碎之后亲手给他糊在了伤口上。

  殷素素见他二人握手言和,张翠山看起来也并无大碍,微微松了口气,面带笑意的走了上去,得意道:“既然二位都已经打不动了,那这屠龙宝刀我就不客气的收……”

  “屠龙宝刀我们要了!”

  “杀!一个不留!”

  三个西域面孔的中年人突然跳出,带着手下如虎入羊群般对着在场众人大开杀戒,霎时间,喊杀声和惨叫声交杂成了一片。

第二十一章 刀剑争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